《李 自 成》

第17章

作者:姚雪垠

今年是清朝建都北京的第二年,也就是顺治二年。从今年正月开始,清兵就不断取得辉煌胜利。多尔衮要统一整个中国的梦想,虽然尚未实现,但已经大踏步前进,距离伟大的成功不远了。

去年十一月间,豫亲王多铎率领的西征大军从孟津渡过黄河,十二月十五日到达陕州,二十二日到了潼关城外二十里地方,立下营寨,等候后续部队和红衣大炮运来。

大顺军在去年九月间曾经派两万人马向清兵反攻,围攻黄河以北的战略要地怀庆府,结果把怀庆城门打开了。清兵死伤了几千人。后来清兵大军南下,这一支反攻部队又赶快撤退。李自成曾经决定由刘宗敏率领三十万人马出撞关进人豫北和畿南,威胁北京,使清兵不敢南下,但一时却抽不出那么多粮响和人马。不仅骑兵缺乏,步兵也很缺乏。从山海关作战以来,马匹损失了很多,也曾派人去河套向蒙古族购买马匹,结果没有成功。李自成还曾派少数部队到河南,希望号召河南百姓抵抗清军,可是如今河南百姓再也不听他的号召了。有些人原来是随顺大顺朝的,可是经过三四年的战争,对李自成也不再有兴趣。原来把他看成救星,后来一年年打仗,一个战争接着一个战争,老百姓乱久思治,希望过一天安定的日子,可是始终没有等到这一天。如今你纵然说得天花乱坠,老百姓也不再相信。他们要活命,要养儿育女,不愿再去打仗。至于那些脚蹬两家船的地方武装,像李际遇这些人,在清兵还没有到达河南的时候,就已经暗中投降了。所以李自成号召河南百姓从军卫国的希望落空了。当清军到达渲关城下时,李自成只能集合起来不到二十万人的队伍,虚称六十万人马凭险抵抗。而清朝方面后来为了夸大战果,也说李自成用六十万人马守潼关,被清军一战击溃。实际上大顺是虚张声势,而大清是捕风捉影,都不肯说出实际数字。刘宗敏在山海关战中受了重伤,如今伤势虽然好了,身体还是很虚弱。李自成因为操劳过度,又在真定受了箭伤,身体也不如往年,刚刚四十岁的人,两鬓已经生出许多白发。他同刘宗敏亲自在潼关指挥战争,可惜兵力枯竭,尤其可怕的是士气低落。当清兵红衣大炮运来之前,他也曾命刘芳亮等将领几次从潼关东南边董杜原一带向清兵进攻,可是每次只能派出很少人马,往往是几百人去进攻清营,结果总是失败而回。他实际没有力量在清兵大举进攻之前就向敌人反攻。如果当时人马较多,他可以派十几万人马从商州到河南,牵制清兵。但是像这样的战略,虽然人人都能想到,却非有人马不行。

当李自成和刘宗敏在潼关与清兵相持的时候,英亲王阿济格率领的一支满洲大军从塞外南下,进攻榆林。高一功事前已经有了准备,在榆林城外同清兵展开了顽强的防御战。阿济格又分出一支人马从榆林南下,经过米脂,进攻延安。李过守延安,人马不多,粮食很少,被围不久,城中粮食就断了。清兵用红衣大炮攻城。李过眼看无法坚守,从延安突围出来,不向南去,而是奔往榆林,协助高一功死守,企图拖住阿济格,不让他的人马前往西安。

李自成得到延安失守的急报,知道守潼关已经没有用了,赶快留下马世耀率七千人守潼关城,自己同刘宗敏带着其余十来万人奔回西安。三天之后,就放弃了西安,从蓝田走商洛向邓州、襄阳奔去。路上偏偏遇着大雪,老弱妇女在七盘岭向商洛去的大道上冻死病死了很多。情况十分不妙。

豫亲王多铎从董杜原到了潼关西南的金盆坡,使防守潼关城的马世耀不得不投降。但是他的心中并不愿降,又派人给李自成送信,请李自成反攻,他作内应。可惜这密信被清兵截住,于是多锋就杀了马世耀,将他手下的七千将士也全部杀尽。

清兵占领了西安。高一功、李过得到消息,赶快放弃榆林,从陕西省的西部南下,沿途收集大顺军驻防各地的零散人马,向汉中一带奔去。

摄政王多尔衮得到豫亲王多铎占领西安的捷报以后,高兴万分。在多铎攻破西安以前,朝廷对于军事的进展情况一直严守机密。到这时才大事宣传,祭告天地宗庙,又遣使分别驰往盛京、蒙古各盟和朝鲜国,传报大捷消息。也就是在这次宣传中,清朝将潼关之战大大地夸张,把马世耀被消灭的七千人说成是马世耀率六十万大顺军守潼关,被清兵全部击溃。

多尔衮命多铎率领他的人马赶快离开陕西,分路到商丘集合,然后南下平定江南。这是去年秋天原定的计划。至于追赶李自成的任务就交给英亲王阿济格去办。这样多锋的人马就分为三路:一路出潼关经洛阳向东;一路从洛阳出龙门由汝州向东;一路是追赶李自成的部队,由商州经南阳向东。三月间会师商丘。沿途招抚河南各府、州。县,设置地方官吏。这时奉史可法之命到河南抵御清兵的高杰,已经在睢州被暗降清朝的许定国设计杀害。高杰的部队约数万人向南溃退。扬州空虚。所以多铎的大军从商丘长驱南下,没有遇到抵抗。

四月间,北京的气候本来风沙较多,可是初十这一天,没有刮风,天气晴朗,十分温和。多尔衮想到了年轻的圣母皇太后。他处理了重要的朝政之后,便离开摄政王府,乘步辇进宫。

他先到小皇帝福临读书的地方,看了看福临,向教书的文臣问了一些情况,又看了看福临写的仿书。虽然他并不怎么值得汉人的书法,但大体说来他也知道一二。他对大臣们训谕了一些话,无非是如何教好皇上读书、写字,要多读孔孟的书,多认汉字,可也不要忘了学习“国字”(指满洲文字)等等。然后他就前往圣母皇太后住的慈庆宫去。

听见太监传禀:“叔父摄政王驾到!”小博尔济吉特氏不禁有些心跳。她虽是圣母皇太后,可是多尔衮非同别的亲王,她不得不站起身来,迟疑一下,走出暖阁迎接。多尔表向她行了简单的满洲请安礼。她面露微笑,略为还礼,便将摄政王让进暖阁坐下。

在盛京的时候,清宁宫十分狭小,布置简陋,宫女很少,皇太极的后(大妃)妃们身边常有一些贵族和大臣们的福晋轮流服侍。如今进人关内,要有中国皇上的气派,许多宫中的礼节、规矩,都要向汉族学习。只是近来圣母皇太后选取了许多比较漂亮的满族姑娘,也有少数蒙古姑娘,通过学习宫中规矩、礼节,用作宫女;而将前朝的宫女分批遣散出宫。今天多尔表来到小博尔济吉特氏的宫中,看见的宫女全照满洲习俗梳着两把头,穿着花盆式粉底鞋,身上是一色的满洲服装,珠翠耀眼,使他眼前气氛一新。献过茶以后,宫女们行了屈膝礼,悄悄地从暖阁退出。多尔衮向小博尔济吉特氏看了一眼,带着很不自然的微笑说道:

“我刚才问了皇上的读书情况,也看了他近来写的仿书。他很聪明,只是有点贪玩。”

年轻的皇太后抬起头来说:“请叔父摄政王对他多加管教,务必使他多读中国圣贤的书,懂得治国理民的道理,做一个好皇帝,不负太宗皇帝和叔父摄政王将辛苦打下的江山交到他的手里。他每天来慈庆宫时,我也常常教导他,要他时时想着叔父摄政王不但扶他登极时很不容易;如今平定中原,日夜操劳,何尝容易!”

多尔衮听了小博尔济吉特氏这几句话,又看见她眼睛里似有泪光,心中不能不感动,回答说:“眼看江南就要平定,李自成也就要消灭,今后治理这么大的一统江山可不容易。皇上不仅要读书,也要自幼学习骑马射箭,能文能武。以后八旗子弟都应该这样。”

小博尔济吉特氏含笑说道:“皇上如今年幼,如何读书,如何学习骑马射箭,请你选派妥当的文武大臣,认真教他。你是叔父摄政王,同他的父亲差不多,等他长到十几岁,能够亲自治理国家的时候,你这位叔父摄政王才好休息。”

多尔衮没有注意年轻的皇太后后一句话的深意,笑着说:“我是他的亲叔父。你说我同他的父亲差不多,许多王公大臣也都是这么看的。有的王公大臣在私下议论:等平定江南之后,我的尊号可以改一改,不必称叔父摄政王了。”

年轻的皇后心中一惊,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叔父摄政王”的尊号还不够尊么?难道世界上还有比这更高的尊号么?她的心怦怦乱跳。这跳不是平时与多尔衮单独相对时那种跳,而是惊骇、恐惧的心跳。噢,我的天!这么早他就不甘心做摄政王了!他要自己做皇帝,要篡位!她竭力使自己保持镇静,不要在多尔衮面前惊慌失措。她想,如若你要篡位,满洲八旗未必都心中服气。除非你先杀死我,我拼着一死,决不答应!这么一想,她有了勇气,望着多尔衮用微微打颤的低声问道:“王公大臣们打算将叔父摄政王的尊号改成什么呢?”

多尔衮随着军事上的节节胜利,个人的慾望越来越高,曾经反复想过,等平定江南之后,他的尊号要改成“皇父摄政王”,但是王公大臣们还都不知道他的这一心思,他对小博尔济吉特氏也不敢贸然说出,只是笑一笑,说道:

“现在说出还早,等平定江南之后再说吧。到那时还得先请皇太后斟酌。”

小博尔济吉特氏又问道:“到底是什么尊号合适?”

多尔衮仍然不肯说出。他愈不肯说,年轻的皇太后愈是疑心。她决心套出他的实话,于是既庄重又不失妩媚地微微一笑,望着多尔衮的眼睛,小声问道:

“叔父摄政王,你到底打算改称什么尊号?”

多尔衮只好笑着回答说:“到那时,改成‘皇父摄政王’,你看如何?”

小博尔济吉特氏一下子满脸通红,一直红到脖子上,心中狂跳,低下头去,半天不知如何回答。她不明白多尔衮想改称“皇父摄政王”是怀的什么鬼胎。别的尊号犹可,这“皇父”二字是可以随便用的?多尔表要改皇父,岂不是要马上篡位么?他不但要篡位,连她这位年轻貌美的圣母皇太后也将公然成了他的妻子!自古以来,权姦篡国于孤儿寡妇之手,还没有一个人如此狠毒!可是,多尔衮要改变尊号也许不是为着篡位,谁知道他怎么想的?既然他自称皇父,岂不要同她住在一起?如果不是篡位,仍是摄政王,同她住在一起,她肯不肯呢?平日她对他并不是毫无情意,可是自古以来还没有过这样事情,她怎好同意?唉,我的天,这太可怕!如今正在学习汉人礼法,这样不是让天下臣民耻笑吗?况且豪格他们能够答应么?岂不引起大乱,八旗中自相杀戮?再说福临已渐渐懂事,她知道福临近来对多尔衮已经暗中怀恨,日后懂事更多,他能够答应么?她又想,多尔衮称为“皇父”后,纵然暂时不篡位,以后随时要篡位还不容易?……这一切复杂的念头一古脑儿盘旋在她的心上。

多尔衮也觉得很尴尬,说道:“这事情以后再说吧。近来天气很好,西苑中百花盛开,圣母皇太后可以率领宫中妃嫔宫女们多去西苑赏花、散心,不必总是闷在紫禁城中。”

小博尔济吉特氏趁这个机会抬起头来说:“是的,我也常有这个打算,预备在西苑或者北海的琼岛上同大家快活一天,也请叔父摄政王带着你的福晋们一起来玩一天。不要多的礼节,算是一次家宴吧。”

多尔衮说道:“这样也好,请圣母皇太后定下日期,只要我的事情不太紧,一定率领摄政王府的福晋们前来侍候皇太后快活一天。”

“叔父摄政工日夜为国事操劳,也应该休息一天才是。”

多好的圣母皇太后!口气亲切,声音温柔,还有她的青春美貌,使他怎能不动心呢?他看见她分明还在因刚才的事儿困惑,分明她的呼吸仍然有点紧张,这情形格外地使他动心。

多尔衮不觉又咽下去一股口水,很不自然地笑着说道:“刚才我说的改尊号的事,请皇太后不必放在心上。等以后平定了江南,统一了江山,再请太后斟酌。”

小博尔济吉特氏又一阵脸红,轻轻说道:“千万不要再说了,传出去会使朝野震动,对叔父摄政王也有不便。”

多尔衮用别的话岔开了这个问题。他说,从南方传来消息,在南京又有一个崇祯的“太子”出现,闹得南京城中风风雨雨,有的说真,有的说假。他又说,左良玉声称要救那个南京的假“太子”,听说已经从武昌率兵东下了。

小博尔济吉特氏笑了一笑:“哪来这么多真真假假的太子。如今在太医院中的那个少年,你究竟打算怎么处置?”

多尔表说道:“我看也该处置了。最近有些地方在叛乱,都打着要救太子的旗号。”

小博尔济吉特氏问道:“近来京中有什么有趣的传闻没有?”

多尔祯知道她是故意找些题目把刚才那件事岔开,便说道:“别的有趣消息倒也没有。只是李自成手下有一个女将,名叫红娘子,嫁给李岩为妻。李岩去年在山西被李自成杀害之后,这个红娘子逃走了。路上又遇着乡勇,杀得她只剩下一个女兵跟随,以后就没有下落了。我们平定山西以后,许多贼中情况都打听清楚了,惟独这个红娘子的下落不明。豫亲王多择来了奏报,说河南有许多地方白莲教造反,传说以红娘子为首。可是我们又得到细作禀报,说她最后没有办法,也在太行山中自尽了。还说她准备逃回河南,在黄河边上遇到追兵,无法逃走,只好投河自尽。我看说她已经白尽的谣言未必确实,已下谕各地查明来报。太后,这倒足一件有趣的事儿。”

小博尔济吉特氏又问道:“不过是一位会武艺的女子,有什么趣?”

多尔表笑着说:“会武艺的女子本来不算稀罕,可是听说这个红娘子长得极其标致,武艺也不一般,还有智谋,能够统兵打仗。我们去年追赶李自成的人马到了固关外边,也就是中了这个红娘子的埋伏,吃了她的亏,后来停止追赶。”

小博尔济吉特氏说:“可见得汉人中有本领的人还是不少。像这样的妇女,我们八旗里边,如今还没有一个。倘若将她找到,劝她投降,倒是很有用处。”

多尔衮笑着说:“她年轻标致,投降之后,自然要重重地用她,可是谁晓得她在哪儿?”

“色鬼!”小博尔济吉特氏在心中骂了一句,又说道:“那就吩咐下边,务必查到她的下落好了。”

多尔衮又说了几句闲话,提出告辞。他今天心中确实快活,不仅因为下江南之师已经杀向扬州,追赶李自成的人马已经进入湖广,李自成只顾奔逃,无力抗拒。而且更使他高兴的是,他今天说出了要将尊号改为皇父摄政王的意思,年轻的皇太后并没有说出令他不快的话,倒是满脸通红,似乎已经默默地同意,只是觉得目前时机还未到。当她满脸通红的时候,愈发显得美丽可爱。他在心里决定,只等平定江南之后,再同他的亲密大臣商议此事,料想不会有人敢阻止!他又向年轻的皇太后望了一眼。二人四目相对,多尔衮又觉得几乎不能自持。可是侍候皇太后的一群宫女和命妇已经进来,等待送他出宫。他只好向小博尔济吉特氏施了一个简单的礼,向外走去。

回到摄政王府,他的心上仍然困扰着小博尔济吉特氏的美丽的影子,眼前又浮现出她的通红的面孔、她的很不好意思但又分明含着感情的眼神。正在这时,忽然得到禀报,知道又有一些地方老百姓为着太子闹事。还有一个紧急禀报,说远在凤阳一带,老百姓有几千人叛乱,也打着救太子的旗号。这消息使他非常吃惊,年轻皇太后的影子立刻在他心上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将内院大学士范文程叫来,商量了一下,立刻发出严厉的令旨,对各处为太子造反的士民赶快剿杀,不要使别的地方的乱民起来响应。然后他吩咐,就在今夜,将拘押在太医院中的崇祯太子秘密勒死。

果然到了第二天,即顺治二年四月十一日,传出了消息,说崇祯太子在太医院中因病身亡。京城士民听到这个消息,人人怀疑,但是救太子的风声从此也就压下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