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24章

作者:姚雪垠

清兵攻陷武昌、汉阳以后,只留下少数部队驻守,大队人马几乎是全力追赶李自成,中途并没有停下休息。只因李自成的侦探不明,消息迟缓,才错误地判断清兵要一天之后才能追到富池口。其实当大顺军在富池口宿营的时候,清兵水陆并进,主力已经到了富池口附近。躲在近处山头上的老百姓,对于李自成宿营的地方,看得清清楚楚。他们认为李自成是倾覆了明朝、逼死了帝后的“流贼”,又认为清兵是来替明朝皇帝报仇的,所以将李自成的宿营情况告诉了清军,而且将富池口一带的地理形势以及李自成御营驻扎的地点都告诉了清军。这样,英亲王阿济格就派一支精锐骑兵约两千人直接奔袭李自成的御营。其余人马分别从后赶去,攻击大顺军的各处宿营地。这两千精锐骑兵,一直快到李自成御营附近时才被发觉。大顺将士们从梦中惊醒,仓促应战。幸而御营中的数百将士拼死保护皇上的御帐,同敌人展开了惨烈的混战。尽管一批一批人死在冲杀之中,但是始终能够阻止敌人,不让他们冲进帐去。

李自成猛然睁开眼睛,听见一片纷乱的呼叫声、脚步声、马蹄声和兵器的碰击声。他本是和衣而卧,这时来不及询问情况,霍地从地铺上跃起,匆忙穿上鞋子,抓起宝剑,冲出御帐,看见前边正在进行混战。一个亲将牵着乌龙驹在帐外等候,大声催促:

“皇爷上马!”

李自成刚上马,敌人已经冲到身边。他匆忙中挥动宝剑,连杀死两个敌人,但已经被清兵包围。正在危急的时候,王四率领几十名骑兵冲进敌人中间,一阵猛刺猛砍,将敌人暂时杀遇,保护他退到江边。他向左右问道:

“张鼐在哪里?”

“小张爷正在同敌人混战。”

这时江面上已经很乱,敌船从上游疾驶而下,一部分船只从北面包围过来,江上火把通明。炮声、人声、水声,乱作一团。李自成看见了他那两只御用的大船。船上的将士们正不断地向敌船射箭,施放火器。刘贵妃的大船开始向下游逃去。另一只大船不能走脱,一个选妃、两个选侍、十几个宫女拥立船头,向他呼喊:

“皇爷,皇爷……”

李自成立马江岸,大声命令选妃、选侍:“火速投江自尽!投江!投江!”

片刻之间,敌船已经来得很近。两位选侍纵身跃人江中。剩下一位选妃大哭,尚在迟疑,只听李自成在岸上厉声喝道:

“推下去!”

立刻有一位护船的将领将她推落水中。宫女和仆妇们也跟着纷纷投江,也有怕死的躲入舱中,但随即又出来,跟着跳人江中。许多船上的年轻妇女大部分都投江自尽,一部分连同船只被敌人夺去。护船的将士多数战死,也有一部分投江自尽,一部分被俘虏了。向下游逃走的大约有二百只船,一面逃走,一面有人站在船上同敌人对着射箭。有不少战士在对射中中箭落水。

李自成乘着江南岸和江面上到处混战,过了富池口,往东奔去。

原在富池口小街上宿营的人马以及在混战中逃出来的将士总共不到一万,其中一部分挂了彩,追随在他的身边和背后。他们几乎全是陕西延安府各县的人。有的跟随李自成起义十多年了,李自成认识他们的面孔,甚至对绝大多数人的姓名、籍贯也还记得。他们奔逃到江西境内的桑家口,听不见追兵的喊杀声了,人困马乏,又饥又渴,实在不能再走。李自成下令在此地略作休息,赶快打尖喂马。逃出来的二三百只大船,也到了桑家口。李自成下了乌龙驹,在将士中走了一阵,不由得想起来楚霸王项羽的末路,在心中感慨地说:

“这剩下的几千人也是我的江东子弟兵啊!”

正在这时,吴汝义率领二三百骑兵狼狈奔来,下了马,跪在他的脚前就哭。李自成也很伤心,低声说:

“不要哭,不要这样,这样只能够动摇军心。子宜,起来说话。”

等吴汝义站起来以后,他挥退左右将士,单单留下吴汝义,小声问道:“汝侯现在哪里?军师现在哪里?许多将领都在哪里?”

“我先不说他们的下落,先说陛下真是侥幸逃出,多亏了御营亲军从梦中惊醒,拼死抵抗,使敌兵没有能冲进御帐。随后张鼐赶到,这时御营亲军已经死伤得差不多了。胡人也损失惨重。第一批精锐骑兵被杀退之后,大股胡人,前边是骑兵,后边是步兵,像潮水般接着涌到。幸亏张鼐拼死同敌人厮杀,拖住他们,不能追赶圣驾。真可怕!敌人对我们的宿营地完全清楚。”

“张鼐现在哪里?”

“张鼐陷于重围,不得脱身。慧琼本来在船上,这时她的大船被清兵夺去,不得已上岸厮杀。看见张鼐被敌人围困,她勒马奔到我的身边,对我说:‘子宜叔,快把你身边将士分给我二百,我去救小张爷杀出重围。’”

李自成感到鼻子发酸,小声问道:“以后呢?张鼐可救出来了?”

吴汝义接着说:“慧琼身边原有一百多名男兵,还有十几名女兵。侯府中十来个年轻的女仆,也都手执兵器,跟在她的身边。臣立刻将身边的弟兄分给她二百多人。慧琼在马上将宝剑一挥,大声说道:‘弟兄们,姐妹们,随我去救小张爷杀出重围!’唉,皇上,我们的将士,我们的将士……”

吴汝义激动得大声呜咽,说不下去。李自成也忍不住流泪,哽咽说:

“我明白,我明白,我们的将士虽然士气已经低落,常常遇敌即溃,可是还有不少人是铁汉子,到艰难关头怀抱着赤胆忠心哪!”

吴汝义接着说:“慧琼带头拼死杀人胡人中间,使很多胡人吃了一惊,回头来对这冲进来的一支救兵作战。张勇乘此时机率领他的残兵杀开一条血路,脱身走了。”

“慧琼呢?”

“我看见慧琼不能脱身,两次去救她,都被敌人挡住,白失了一二百弟兄。我只能望着慧琼挂了彩,左边脸上淌着鲜血,右手挥着宝剑砍杀。她不断地鼓励弟兄们拼死血战,声音都喊哑了。这些弟兄都是真正的好汉,十分英勇,不是被当场杀死,便是受了重伤倒下。慧琼且战且退,被敌人逼到江边,再也没有了退路。这时她身边还有三十多个男兵,七八个女兵。她又挂了一处彩,几乎栽下马来。随即她又从马鞍上坐直身子,举着剑高声呼叫:‘姐妹们,宁死不能受辱!’唉,皇上,我眼睁睁看着那七八个姑娘一个一个纵身跳人长江。有一个姑娘临到江边时回过身来,将一柄短剑向一个敌兵掷去,掷伤了敌人,然后投水自尽。唉,皇上啊,真是了不起的烈女啊!”

“慧琼如何?”

“慧琼因为伤势太重,腿上又中了一箭,不能迅速下马。我看见她扬起鞭子,正准备跃马投江,不料那马也中了箭,将慧琼跌到地上,被一群清兵捉去了。那些男女将士,不是战死,便是投江,没有一个跪下投降。”

“好,好,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顶天立地的烈女啊!”

李自成不敢直接询问刘宗敏、宋献策的下落,却问道:“你快告诉我,咱们那些重要将领的生死如何?”

“因为各营将士各自作战,一时溃散,许多重要将领的下落不明,臣只知道汝侯刘爷和宋军师都被敌人捉去。”

李自成大惊:“怎么?他们被捉去了?”

“是的,陛下,他们被俘了。”吴汝义又一次忍不住哭泣,然后接着说,“汝侯见御营被敌人偷袭,率领他身边的数百名将士来救御营,遇见军师,一起前来。还没有奔到御营,冷不防与大队敌人相遇,寡不敌众,受了包围。刘爷挥舞双刀,大声呼叫督战,在混战中马失前蹄,被敌人捉去。宋军师受伤落马,正要自刎,一群敌兵扑来将他捉去。天明以后,臣从富池口向东来的路上,遇见一个从他们身边逃出来的小校,我才知道他们二位被俘的事。这小校因为伤重,失血太多,在路上死了。”

李自成连连顿脚,绝望地长叹一声,不觉说道:“这是天意亡我,夺去我的左右膀臂!”

他忽然想起来他的皇帝金印和许多宝物、文书,尤其是崇祯十三年冬天宋献策献的“谶记”,一向被他看作是得天下的重要符瑞,却都在仓皇奔出御帐时失去了。他不肯将这事告诉吴汝义,只是喃喃地低声自语:

“我没有料到,我没有料到……”

“请皇上不必忧心,打尖之后火速动身,赶到九江,收集溃散,还可以有几万人马,转到宣、歙一带再说。”

李自成没有做声,他原来就明白去宣、欧立足只是一句不得已鼓舞人心的空话,如今再说这句话就没有一点意思了。他在心中对自己说:“没有料到我也有黄巢的下场啊!”

正在打尖的时候,清兵水陆都追到了。大顺军整队不及,仓促应战。大部分清散、死伤、投降。吴汝义率领一部分将士拼死抵抗,掩护李自成逃走。后来吴汝义杀出重围,无法同李自成会合,只好向另外一条路上落荒而逃。

泊在江边的船只大部分被清兵夺得,连刘贵妃和陈妃所乘的那只大船和船上的宫女以及李自成携带的大批金银珠宝,都成为清军的战利品了。

四月二十九日黎明,李自成奔到了离九江大约四十里的地方,身边残兵不过三千人,来到的大船仅二十余只。清兵又迅速地追到了,并且有一部分清兵的快船于黎明之前在前面登陆,截断李自成的去路。大顺军残部三千之众,突然发现前后都是清兵,战鼓号角与喊杀之声震天动地,大部分不战自溃。李自成不再迟疑,对自己说:

“这地方就是我的瑕丘,不可自误。”

他刚刚横着举起花马剑,准备往自己的喉咙砍去,突然王四的战马冲到身边,抓住他的右臂,使他的剑没有砍到自己脖子上。王四大叫:

“皇上不可轻生!赶快随我突围!”

王四带领一百多名将士在前开路,折向西南,落荒而走。李自成本来十分饥饿和疲惫,可是既然没有自刎成功,一种为生命搏斗的本能力量就奇迹般回到了他的身上。他挥动花马剑,凡冲到他身边的敌人无不应声落马。他的神勇鼓起了跟随他突围的将士们的勇气,连他们所骑的疲惫的战马也都精神奋发。王四一边在前边开路,一边大叫:

“大顺国的忠臣义士,愿意保驾的都跟我来!”

跟着突围的有一千多人。清兵继续穷追不舍。突围的人马不断死伤、逃散、被俘,最后只剩下五六百人。

王四在混战中连受几处刀伤箭伤,终于阵亡了。

清兵已经将李自成赶到瑞昌城外。一边是瑞昌城,一边是龙开河。瑞昌城门紧闭。城楼上站满了守城的百姓。李自成正在无路可走,突然从西北方树林中杀出了一支人马。清兵被杀个措手不及,向后败退。这一支人马,为首的是白旺。白旺飞马奔到李自成面前,说道:

“请皇上随我去,不要在此地逗留。刚才被杀败的只是胡人的一支尖兵,大队胡军尚在后边。”

李自成问道:“你的将士如今在何处?还有多少人马?”

白旺说:“臣的一营将士并没有经过什么挫折,损失不大。所以臣的一营人马仍然完整,士气也都管用。为着迎接皇上,臣的人马大部分已经开进了武宁境内。请陛下随臣前去,就先留在臣的营中,以后再作计较。”

李自成听了这话,略感欣慰,说道:“困难的时候,眼看着朕已经无路可去,你突然前来,好像从天上落下来一支人马,救了这一次危急。好吧,朕暂时留在你的军中,想办法收集溃散的人马,总可以收拢几万将士。”

白旺这一支人马有三四千人,保护着李自成,走了大约一天的路,在一个山村中停下来。李自成实在疲倦,就在这里睡了一觉。他不断地做凶梦,睡得十分不安宁,有时候醒了也是胡思乱想,想的最多的是黄巢。黄巢在狼虎谷自尽不成,被外甥林言杀死的故事总是盘绕在他的心头。他想过来,想过去,终于对白旺也起了疑心。白旺不是延安府一带的人,而且跟随他起义也晚。两三年来,白旺一直驻扎在德安府和承天府一带,很得民心。其部下也多是湖广人,这是他不相信白旺的很重要原因。当离开承天时候,白旺曾经苦苦谏阻,不愿意将他的数万人马退往武昌,而要在德安府或承天府一带同清兵作战。后来他下了严旨,又将白旺的人马分去大半,编人各营,白旺才不得不跟他一同退往武昌。他想,难道白旺对此心中不怀恨么?万一白旺投降满洲人,岂不会先将他杀死,或将他绑献胡人?他越想越怀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