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48章

作者:姚雪垠

晚饭以后,闯王同牛金星等回到书房,继续密谈,并且告诉亲兵头目:除非有军情大事,不必前来禀报。因为晚饭前牛金星已经谈了关于建立新名号的重要意见,所以李自成很希望再听听李岩对当前的用兵方略有些什么重要主张。他望着李岩说:

“林泉,我来到河南,到现在还不到两个月,虽然人马日有增加,已经有十多万人,号称二十万,但是还不能算站住脚步。得蒙足下不弃,前来相助,这实是天以足下赐我。对于我们今后用兵作战方略,务请不吝赐教。牛先生、宋军师,都是你的老朋友。大家在一起畅所慾言,共同商量,你用不着客气。”

李岩对李自成的谦逊和诚恳十分感动,正要回答,闯王的亲兵头目进来,告诉闯王说夫人和红帅来了。亲兵头目说毕就退到门口,掀起帘子。高夫人在前,红娘子在后,笑容可掬地走了进来,三四个女亲兵留在门外。牛、宋、李岩赶快起立相迎,闯王也为着红娘子站了起来。高夫人说:

“听说牛先生和军师都在这书房里,红娘子要来拜谒二位,这也是很应该的。我没有事,陪着她一起来了。”

牛金星和宋献策连说“不敢”。红娘子先向闯王施礼,随即分别向牛、宋施礼,举止大方,庄重而又娴雅。坐下以后,她望着牛、宋说:

“我去年冬天同军师有一面之缘,同牛先生虽是初次见面,却是慕名已久。今日我同李公子来到闯王帐下,备员偏稗,自当誓忠誓勇,驰驱沙场,为闯王打江山竭尽汗马之劳。还望牛先生和军师今后多赐教导,末将听从指挥,不敢有误。”

牛金星和宋献策都说了些客气话,还称赞了她破杞县救李公子的事。红娘子知道闯王同他们正在谈论重要题目,打算起身告辞,却不料牛金星问道:

“红娘子将军,上个月军师从开封来到军中,只谈到你数月前在豫东起义的事,至于如何起义,却知道的不甚详细。以将军能这样毅然起义,不避艰险,破城劫狱,实为千载奇闻。到底你是如何起义的?”

红娘子抿嘴一笑,不愿多谈,望望高夫人,眼神里似乎在问:“怎么谈好呢?”高夫人也笑一笑,对金星说:

“你们不是同闯王有重要事情商量么?”

自成说:“我也想听听红娘子是怎样起义的,说说不妨。”

高夫人又望红娘子一眼,见红娘子不肯说话,便对大家说:“这事情很简单,她上午已经对我讲了。只因她年纪轻轻的,又有点儿姿色,不该在江湖上卖艺吃饭。自古踩绳卖艺的是一种贱业,良家妇女谁个肯干?红娘子从她十四五岁起,还是个没有长成的少女,就在江湖上受人欺侮。无奈她人穷志不穷,生就的品性端正,脾气倔强,一身硬骨,不管谁威逼利诱,死不肯从。后来她人长树大,出脱得更加俊俏,在江湖上也有名了。那班有钱有势的浪荡公子、花花大岁,还有平日惯于倚势欺人的官绅富户,想打她坏主意的人越发多了。偏偏她的师傅又亡故了,由她率领着跑马卖解的班子,许多事儿得由她抛头露面,受人欺负的时候更多了。不管她吃不吃,也不管她立身清白,在那班有钱有势人家的眼中,总把她当成卖艺也卖身的贱人看待。因为她经常在豫东卖艺,遇到受人欺负,闹得不可开交时候,多蒙李公子仗义相助,替她排难解围。所以她对李公子感恩不尽。前年冬天,我在永宁县境内遇到她,她就对我谈到李公子兄弟二人。”高夫人转向李岩,微露笑容,说:“就是那次同她偶尔相遇,我才初次听到李公子兄弟大名。”

宋献策望着红娘子说:“这以前的情形,我完全清楚。只是你是如何决定起义的,在开封传说纷坛。自从你起义之后,我也没有同李公子贤昆仲见面细谈,所以有些谣传,我也莫辨真假。请你谈谈你的起义经过如何?”

牛金星也笑着催促:“对,对,颇愿一闻。”

红娘子用含着微笑的明眸大眼望望他们二人,又转望高夫人,并不说话,心中说:“事情已经做过了,何必多谈?”高夫人从眼神里明白了红娘子的心中意思,也使眼色催她说话。她又看见闯王也在望着她,于是她收了笑容,轻轻地感叹一声,说:

“有什么可谈呢?谈起来只有叫人生气!”她摇摇头,嘘口长气,接着说:“这一年来,好多江湖熟人和我手下的伙计们都看见我的日子不好混,江湖饭不好吃,暗中怂恿我不如造反,大家愿意拥戴我做首领。大家这样甘心拥戴我,并不是我有多大本领,只是因为我平日在江湖上讲义气,别人有急难肯尽心帮助,也因我处事公正无私,大家清楚。可是我不听别人劝说,总是不愿造反,对他们说:‘我不是怕死,是怕我这个女流之辈,挑不起领兵打仗的重担!’人们说:‘怕什么?你做首领,我们齐心辅佐,有什么山翻不过去?樊梨花、穆桂英也都是父母生的!’我说:‘那都是唱本儿上的女英雄,不是真的,况且她们不是造朝廷的反啊。’人们说:‘永乐年间唐赛儿在山东造反,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难道不是真的?男子汉也不是天生下来就是造反的材料!’还有人多识得几个字,古事知道的多一些,还告我说了许多古时候妇女造反的名字。他们说王莽坐天下的时候,就有一个没有出嫁的女子名叫迟昭平①,率领了几千人马起义,连打胜仗。可是不管人们怎样劝,我还是没有打算造他朱家朝廷的反。处在这样有天无日的昏暗世界,我上几代积下来说不尽的深仇大恨,我自家又亲尝到百般苦楚,假若我是个须眉丈夫,就不会有一点顾虑,早八百年造反啦!”

①迟昭平——平原人。公元21年(新养地皇二年)起义

金星问:“后来你怎么忽然造反了?”

“唉,不造反不行啊!”停一停,她接着说:“我在商丘地方卖解,受一个恶霸财主欺侮。他将我骗到后花园中,竟图恃强将我留下。我忍着一肚子怒火,好言对他说我是清白良家女子,行的端,立的正,卖艺不卖身,不得向我无礼。他嬉皮笑脸地伸手就要拉我,我打回他的手,后退一步。他又不要脸追着拉我。我啪一耳刮打过去,打得他鼻口开花,鲜血喷流。我破口大骂他是无耻禽兽,青天白日下欺负我卖艺穷人。他大叫着我造反了,喊叫他的一大群悍奴恶仆,要把我捆起来狠打,要打得我跟他成亲。我唰啦一声拔出宝剑,说:‘快点放我出去,休得近前!’那群悍奴恶仆小看我是个姑娘,将我团团围住,舞刀弄杖,一齐向我攻打,还不断说一些下流的话。我看我倘若再不使出看家本领,休想逃出祸坑,牙一咬,心一横,说道:‘反就反了吧,先杀了这班禽兽再说!’我登时杀死了三个人,伤了几个,趁他们惊慌后退,纵身上了墙头。那群禽兽见我上了墙,又呐喊着扑了过来,还有人用飞砖打我。我将身子一闪,躲开了一块飞砖,从臂上取下弹弓,一弹打倒了那个在背后督阵的混账恶霸,又连着打伤了两个恶仆,然后纵身跳下高墙,冲出深宅大院,同我的一班子伙计会合。伙计们因知我在后院杀起来,已经有一部分人攻进前院。这时看见我决心造反,大家高兴,一阵呐喊,从前院杀到后院,杀了恶霸全家,凡是跑不掉的都杀了,抢了银钱、骡马,收拾了细软,放火烧了宅子,只留下粮仓不烧,将粮食散给饥民。我从此树起了造反大旗,招兵买马,在豫东一带闹了起来。”

金星问:“后来你怎么见到大公子了?”

红娘子说:“造反以后,闯荡了四个多月,下一步应该怎么走,我没有辙了。上月底,我把人马从虞城、砀山一带暗暗地拉到陈留境内,打算派人到开封找伯言大公子问计。恰好打听到大公子从开封回杞县,我就冷不防在半路上截住他,佯装将他劫走,为的是使他日后不受连累。我将他请到军中,问他下一步我该怎么走。他见我已经逼上梁山,只有大干下去,没有别的路走,就嘱咐我四句话,当日黄昏就带着他的仆人们回杞县李家寨了。我压根儿没打算留住他……”

闯王插问:“哪四句话?”

李岩代答:“那四句话是‘兵精粮足,不守一地;严整军纪,多行仁义’。”

宋献策叫着说:“好!好!这四句话与闯王过去十余年用兵方略不谋而合!”

李岩说:“我确实自红娘子起义之后,即时常为她担心,反复寻思十余年来陕西各家起义部队得失之故,以及闯王此次到河南后何以众百姓从之如流,才得出这四句话来。不有闯王行之在前,我李岩何能凭空杜撰。”

高夫人接着说:“李公子的仇家得到消息就造起谣来。后来还有谣言说红娘子进攻开封没有成功,顺便把李公子掳到军中,真是捕风捉影的鬼话!开封是一座有一百多万人口的省城,红娘子那时手下只有千把人马,兵少力单,自顾不暇,做梦也不会去攻开封!”

红娘子觉得话已说完,想着闯王同军师等人还有要事商议,便望着高夫人说:“不耽误他们商议军国大事,咱们回后院吧?”

高夫人点头说:“好,咱们走吧。”

大家把高夫人和红娘子送到书房门外,回来重新坐下。李岩见闯王催他快说出胸中的方略大计,便欠身说:

“麾下问起此事,鄙意以为最重要的莫如乘此时机,经营河南,作为立脚之地。有一个立脚之地,则进可以攻,退可以守。以目前情况言,明朝确实如大厦将倾,无力可支。然而战争之事,变化万端,不能不思及意外变故,预立于不败之地。倘有一个立脚地方,纵然一时战事不利,亦可以应变裕如。兵法上说:‘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鄙意请闯王以河南为根本,建一牢靠立脚地,也就是这个意思。”

自成说:“你在神垕写来的书子里也说到此事,那意见很好,我反复读了几遍,也让牛先生和军师看过。只是河南不像陕西,大部分都是平原,无险可守,四面受敌。从前说是‘四战之地’。所以河南这块地方,利于作战,不利于固守。足下比我想的仔细,愿听听详细高见。”

李岩说:“河南古称‘四战之地’,就地理形势而论,险固不如陕西。但是‘固国不以山溪之险’。自古作战,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所以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叛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叛,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吴起对魏文侯论山川形势,反复说‘在德不在险’,实是千古名言。今日将军来到河南,又值朝廷失德,百姓离心,国力十分疲敝,官军十分虚弱,倘不乘此大好时机,经营河南,更待何时?《兵法》云:‘先至而得天下之众者为衙地。’孙子所说的行地就是地广人众,四通八达之地。河南对全国来说,就是衢地,所以自古为兵家所必争。今以河南全省而论,豫东豫中尚不十分残破,人口众多,土地肥沃,宜于农桑,这正是天以河南资将军。只要布德施仁,百姓拥戴,兵强粮足,处处制敌,便不怕河南是‘四战之地’。正是因为河南居全国腹心,四通八达,控扼南北,所以立足河南就可以制明朝的死命。况河南转输便利,他省莫及。北宋建国,削平群雄,统一江南、楚、蜀,远及岭表,何尝不是以河南为根本?地理是死的,古今不变;人事是活的,时有不同。攻守胜败,重在人事。”

宋献策见闯王心中犹豫不定,也说:“林泉兄所论甚是。兵法上常说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者中最重要的还是‘人和’二字。百姓拥戴,兵强食足,上下一心,就是人和。得此人和,虽处千里平原,可以兴邦;失此人和,虽有山河之固,可以亡国。上个月,我同启东也在私下里议论过此事,但那时闯王方到河南不久,正忙于号召饥民,编练人马,军中百事草创,全未就绪,所以只在与闯王闲谈时泛泛地提了一下,未曾多去议论。如今人马众多,洛阳指日可下,情况与一月前大有不同,所以今日启东提出来要议定新的名号,以便号召天下,那确实是一件急务。至于林泉所言在河南建立根本,以图天下,这也是一件大事,关系今后用兵方略,不可不早作决策。”

李自成注意听着,但未做声。他总觉得两三年内还有一些恶战要打,而河南是所谓“四战之地”,明朝决不会让他有时间在几个府中安安稳稳地招集流亡,散发耕牛种子,使百姓休养生息。十二年的流动作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