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50章

作者:姚雪垠

大年初二,天刚闪亮,李自成像往常一样,已经起床,匆匆地漱洗毕,便挂着花马剑,提着马鞭,走出老营大门。尽管是新年,他仍然穿着半旧的深蓝色标布①箭衣,紧束丝绦,外罩老羊皮绎红色山丝绸旧斗篷,戴一顶北方农民喜欢戴的白色毡帽,上有红缨,脚穿一双厚底毡马靴。在刺骨的冷风中等候片刻,李双喜和一群亲兵们牵着战马走来。他从一个亲兵手中接过丝缰,腾身骑上乌龙驹,向着寨门走去。

①标布——棉花的纺织技术从元朝开始传入中国南方,到明朝中叶以后,上海附近和松江一带形成了纺织棉布的中心,行销全国,有一种质量较好的棉布称做标布。

整个上午,他走了不少营盘,包括那些打造兵器和缝制甲、帐、旗帜和号衣的各色工匠营盘。早饭,他是跟伏牛山矿兵们蹲在一起吃的。这一营约有五百人,十之九是挖煤窑的,只有少数是烧木炭的。挖煤窑的人在豫西一带称做煤黑子,原是失业农民,替人挖煤,活路极重,生活极苦,时常有生命危险,所以在明朝二百几十年中,以各地挖煤的矿工为主,还有开铜矿、铁矿、锡矿和银矿的工人,不断起义,官府和地主阶级统称之为“矿盗”。李自成驻扎得胜寨以后,伏牛山中的煤黑子一起一起地前来投军,编为一营,同那一营从嵩县来的毛葫芦兵驻扎在同一个背风向阳的山坳里。

快到中午时候,李自成因为红娘子与李岩定亲的事,驰回老营。但是简单的酒宴一散,他又去巡视诸营,直到太阳落山。这一天,他遇到了很多农民,都向他作揖拜年,有的跪下磕头。他在马上拱手还礼,对老年人还停住马笑着招呼。许多年来,他没有这一个新年过得愉快。

原来他打算初三日一早就动身去永宁,但是在今天晚上变了主意。田见秀又派人送来书信,说瓦罐子和一斗谷等一群河南起义大首领共十几个人,要求晋谒闯王,将在破五以前赶来拜年,他自己也将陪他们一起回来。同刘宗敏、高一功和牛、宋等商议之后,闯王决定留在老营等候,赶快派人去永宁告诉李过,处斩万安王的事仍按原议照办。初四日,田见秀同一斗谷等众首领带着三四百亲兵来到。这班人投闯王原是三心二意,所以李自成尽管对他们热烈款待,好言抚慰,却没有改变对他们的羁縻政策。由于他们的投顺闯王,使闯王的人马突然增添了五六万人,声势更大,但是实际上闯王并不把这些人马算在他的可用的兵力之内。一斗谷等在得胜寨住了五天,各自驰回本营驻地。接着,又有不少地方上的小股义军来投。他们是因见闯王杀了万安王,威名更震,慕义前来归顺,和瓦罐子、一斗谷等拥众自雄的人物不同,所以闯王将他们分别情况收编,大小头目们量才使用,不久就自然地泯去了畛域界限。

万安王已经在破五那天午时三刻,五花大绑,插上亡命旗,推出永宁西关,当众斩首。李过遵照闯王的指示,事前命文书们将牛金星起草的告示抄写了几十份,粘贴通衡和官道路口。告示中开列了万安王府虐害平民的滔天罪款,并声明闯王只杀苛剥百姓的王侯、贪官、豪强,为民除害的宗旨。同时处决的还有王府重要爪牙和从四乡捕获的王庄头子二十余人,并当众焚毁了从王府抄出的各种文约账册,宣布王府所占民田由原主收回耕种。自从杀了万安王,永宁一带贫苦百姓更加纷纷起义,随顺闯王,每日结伙投军的人像潮水一般。

李自成为着部署进攻洛阳的军事,召集分散在宜阳、永宁、南召、鲁山、伏牛山和熊耳山中各处的主要将领在元宵节前一天赶回得胜寨老营议事,并听他重申军令,面授机宜。将领们一则巴不得立刻能攻破洛阳,二则想赶在灯节前回到得胜寨给闯王夫妇拜晚年,所以一接到命令就星夜往回赶,最远的也在十四日的下午赶到。只有袁宗第在破了宜阳后担负着进攻洛阳的主要责任,恰遇着明朝在洛阳的守城军事有变化,所以他直到十五日上午才赶到得胜寨。闯王立刻听他禀报洛阳的防守情况。一些原来的情况都是闯王知道的,只有两个新情况是袁宗第临离开宜阳前不久才发生的:一是袁宗第得到确实消息,洛阳警备总兵王绍禹已下令将分守巩县、偃师的两股官军约两千人左右调回洛阳守城,大约在十八日可到洛阳;另一是上月在潼关因欠饷杀了长官哗变的陕西兵,大约有五六百人,逃到陕州境内,被王绍禹叫到洛阳,协助守城,明天就会赶到。闯王问:

“这消息都可靠么?”

宗第回答:“完全确实。”

闯王又问:“你看该如何办?”

宗第笑着说:“我就是为这事耽搁着来迟了。我同几个将领商议,起初想派兵在路上埋伏截杀,把这两支官军剿灭在洛阳城外。后来决定打鬼就鬼,因势利导,使这两支去洛阳的救命菩萨变成送命判官,守城人变成献城人。”

自成笑着问:“这倒很妙。能办到么?”

宗第说:“能,能。在巩县和惬师的官军是由副将罗泰和参将刘有义统带。这两个人都是贪生怕死,胆小如鼠,既害怕咱们义军,也害怕他们手下士兵。这两支官军已经欠了六七个月的饷,平日就军心不稳,如今调回洛阳守城,放在刀口上使用,当然更加不稳。我们听说王绍禹命令他们十六日在侵师城内合兵一处,然后开回洛阳。我已经派细作到僵师城内,在罗泰和刘有义的手下将士中安下底线联络。至于从潼关来的几百变兵,都是陕西同乡,我们有人在洛阳城内等候,暗中接头。”

自成点点头,满意地说:“你们的办法不错。倘若来救洛阳的这两路官军都归我用,破洛阳就可以不必损伤将士了。”

宗第转向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说:“咱们准备破洛阳,原没有打算利用官军做内应。如今既然他们来了,就不妨借他们一臂之力。我于上月二十四日破了宜阳,然后把大部人马撤到宜阳南边,城内只留着我的老营和少数驻兵,对洛阳不加惊动,所为何来?还不是因为宜阳离洛阳只有七十里,便于我们把自己人陆续派进洛阳,串通洛阳城中饥民。还有不少陕西、山西两省同乡在洛阳做小商小贩,有的也可以暗中帮忙。如今好比下棋,咱们的棋是胜局,越下越活,满盘棋子都能出上力气,不像洛阳敌人方面处处受制,动弹不得,好不容易调动两个炮,恰恰又落人咱们的马蹄下边。”

宋献策哈哈大笑,说:“形势既成,运用在我,左右皆可逢源。《兵法》云:‘制敌而不制于敌,’就是这个道理。”

闯王又向宗第问:“你还有什么打算?”

宗第说:“等罗泰和刘有义的兵开往洛阳,我就立刻派兵去占领偃师和巩县,截断福王和洛阳官绅们的东逃之路。”

“还有什么打算?”

“戏没有什么打算了。其实,派兵去占领堰师和巩县两城,也是你原来谋划好的,不过如今可以不用多费力气攻城了。”

闯王笑着点点头,又说:“汉举,攻洛阳的重担子大部分挑在你肩上,别人去都只算你的助手。你多想一想,想到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麻烦,早对我说。”

宗第说:“破洛阳以后会遇到许多麻烦事,以及今后用兵方略,你同军师们早就想到了,计议熟了,用不着我多说。我只想说几句与破洛阳无干的题外话……”他笑一笑,忽然止住,改口说:“现在暂且不提,等你闲的时候说吧。”

闯王说:“你现在就说出来吧。为什么想说出来又把话咽了下去?”

宗第说:“这是我的私事,待一会儿我说出不妨。”

自成笑一笑,说:“既是私事,晚一点告我说也行。走,你跟我去寨外校场看看。近来将士们操演阵法,大有长进。”

“好,我正想出寨去看一看中军营操演阵法,学一点回去贩卖。”

自成哈哈一笑,便留下众人在看云草堂闲谈,独带着宗第出去。

他们骑马出寨,只带着少数亲兵在后,并不往校场去,而是在新修的宽阔驰道上朝着清泉坡的方向并辔徐行。走下得胜寨的山坡以后,闯王侧过头来问道:

“汉举,你快说吧,是什么重要的体己话儿?”

宗第说:“闯王,几天之内咱们就要攻下洛阳,转眼之间人马会增到几十万。咱们眼下不是兵少,倒是将寡。攻下洛阳以后,越发会感到能够带兵打仗的将领太少。李哥,这困难你可在心中想过没有?”

自成说:“我也常常为此事操心。拿眼下来说,咱们全军人马将近十五万,可是真正能够打硬仗的精兵很少。老实说,除万把人以外,都只能算乌合之众。为什么?你我都明白:第一,新弟兄刚刚训练;第二,有经验的大小将领太少。破了洛阳以后,即令咱们再增加十万人,这十万新弟兄如何带好,练好?汉举,你思虑得很是。你可有什么好的主意?”

“我没有什么好主意。凡是我能想到的,你早都想到了。只有一件事,你一直不提起,也许是你忘了,也许是你认为不到时候。目前咱们最困难的是将才缺少,只好把众多小头目都提拔上来做了偏稗将校。可是你身边现放着一个将才,为什么不把他使用起来?”

“你说的是谁?”

“摇旗!”

“噢,你说的是他呀!提到摇旗,我也常在心中思忖,打算使用。可是他失守智亭山不是一件小事,大家对他还是有不小成见,因此就想着暂时把他摆一摆,没有上紧安排他带兵的事。他自己请求蕃养战马,我想也很需要,就同意了。”闯王忽然笑起来,很有风趣地说:“摇旗如今做的事儿好像是在当清泉坡牧马监正①。当然啦,我不会长久叫摇旗这样的勇猛战将做一个小小的九品文官的闲散职事!汉举,你说,应该怎么办,嗯?”

①牧马监正——明代中央设一太仆寺衙门,掌管繁育军马;于华北、华中各地设许多牧马场,由牧马监分管。牧马监主管官称监正,九品;副的称监副,从九品。这是文官最低的品级。

“李哥,你知道,我跟摇旗既非小同乡,也非拜身兄弟,不沾亲,不带故。高闯王在世的时候,我只是跟他挂面认识,没有谈过话,更无杯酒之缘。自从你当了闯王,他做了你的部将,我才跟他熟了。总而言之,我跟他……”

闯王截住说:“这话你不用说了。你的意思是马上就叫他带兵么?”

袁宗第点点头,直截了当地说:“是的,让他带兵,以观后效。”

闯王微笑,没有回答。他在半月前曾打算让郝摇旗重新带兵,可是刘宗敏、高一功和李过都不同意,就把这件事暂时撂下。今天袁宗第如此真诚地保举摇旗,使他感动,但是他对这事需要认真地思虑一下。宗第见他不马上回答,忍不住又说:

“我很明白,这件事,有许多将领地位不够,一个字也不敢提。地位高的,像捷轩、一功、补之他们几位,至今还对摇旗生气,自然是只吹冷风,不添热火。田副爷心中有数,可是他一向不愿多说话。牛先生、宋军师,人家一则对摇旗原不清楚,二则凡是关于你手下将领的事,不便插言。摇旗想立功赎罪,并无人替他说话……”

“刘芳亮也有意劝我用他。”

“明远这个人比较谨慎。我知道他有意劝你起用摇旗,可是他害怕捷轩,不像我这个人有话存不到心里,非吐不快。李哥,我们看一个人,不能光看人家有多少短处,犯过多大过错,还要看看人家有些什么长处,立过什么功劳。世上有些人喜欢锦上添花或站在高枝上说风凉话,很难在别人犯了错误时多想想人家的长处。还有一等人,巴不得别人栽跟头。别人出了一点事,他们便来个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方称心愿,把如何共建大业的道理全不想了。闯王,李哥,你难道没有吃过这种苦么?我现在在你面前直言不讳,绝不是为着替摇旗打抱不平,想叫摇旗日后感我的情。不,不!今日我不当着牛、宋二位和将领们的面谈摇旗的事,也不让亲兵们听见一句,我的用意你明白:劝你起用摇旗的话,说出我的口,听进你的耳,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过就拉倒;采纳不采纳,由你自己做主。”

李自成深为感动,说:“咱俩八九年来同生死,共患难,亲如手足。你的秉性脾气我清楚:对朋友慷慨热情,对事情大公无私,别人不愿管的事你要管,别人不敢说的话你敢说。”

宗第问道:“闯王,摇旗的长处你都记得么?”

“我自然都记得。他作战勇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