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03章

作者:姚雪垠

住在密县城中的官绅大户,近三四天来不断得到省城战事的消息,有的近于真实,有的纯属谣言。但是因为各种从东边传来的战事消息都对李自成十分不利,所以住在密县城中的官绅大户们都乐于信以为真,感到宽心和振奋。尤其昨天他们听到郑州李仙风行辕传来的谣言之后,更是欢喜鼓舞。据这个谣言说:保定总督杨文岳从封丘渡过黄河,有两万人于夜间潜入开封北门,李自成毫无所觉。李自成于十七日在开封城下中箭之后,尚无退兵之意,半夜开封城内官军步兵大开西门杀出,同时骑兵出南门包抄,李巡抚也亲自指挥大军从郑州截断中牟大道。李自成冷不防遭到官军夜袭,几乎溃不成军,侥幸逃到中牟附近又被伏兵截杀,将士大批死伤溃散,所余无几,拼死保护他向西南夺路逃窜。谣言还说:李自成箭伤沉重,躺在门板上逃跑,不能骑马。另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是:皇上因洛阳失陷,福王被杀,决定对李仙风严加治罪,同时命蓟辽总督率领十万边军铁骑星夜前来河南,专力剿灭“闯贼”,又命杨嗣昌火速出川,全力“剿献”,兼顾河南。

密县城中的官绅们一则都认为李自成确已溃不成军,二则看见这从西边来的一队人马有很多妇女,既想抢夺骡马辎重,更想抢掠年轻妇女,所以把平日害怕“流贼”的思想都抛到爪哇国了。

高夫人吩咐张材去后,回头来到慧梅身边,望着从南门冲出的这群乡勇,分为左右两支,每支有一个骑马的土豪在后督战,包抄而来,越来越近,连鼻子眼睛都看得一清二楚。她望了慧梅一眼,看见这姑娘手执弓箭,面露轻蔑微笑,十分镇定。她又向慧英等十几个女兵瞟一眼,都是手执弓箭,注目敌人。当练勇来到五十步左右时,慧梅用有力的低声说:

“射!”

练勇中登时有几个人中箭倒地,但仗恃他们人多,依然喊杀前进。说时迟那时快,又一批利箭射出后,倒下的练勇更多,而那两个督战的土豪也同时从马上栽了下去。两支练勇的队伍崩溃了,好像鸟惊兽骇,拼命逃窜,有的人连手中的兵器也抛掉了。慧梅向慧英使个眼色,让她同亲兵姐妹们留在高夫人的身边,自己带着五十名健妇追杀逃敌。那些健妇虽是初次临阵杀敌,却因敌人已败,更加增添了她们的胆气,乘胜纵马,杀个痛快。

高夫人见城中出来的练勇已经杀败,命慧梅立刻收兵,回头向东杀去。东边,几百练勇已经被男女骑兵冲杀得散成几股,仍在凭险抵抗,等候救兵。高夫人亲自督率慧梅的一支人马来到,迅速将一股练勇赶离开一座小山包,杀得四散逃窜。刘希尧已经杀败了前边的敌人,正要回头来迎接高夫人和红娘子,不料刚走不远,从左边树林中一声呐喊,杀出来一千多练勇,发生了混战。这是从附近几座山寨中纠集的人马,都想来夺取义军的妇女和骡马。红娘子正要驰援刘希尧,却看见从东门又杀出来几百练勇。她对慧剑说:

“你保护夫人,我去收拾这群野狗!”

高夫人在一群女兵的簇拥中立马土丘,指挥战斗。突然有一百多练勇从一道沟中蜂拥而出,冲到土丘前边,呐喊杀来。慧剑一看敌人已到面前,弓箭不及施放,就将大青骡的镫子一磕,举起宝剑冲向敌人。紧随在身边的还有七八个女兵,虽然都没有战斗经历,且是才学的武艺,但她们在危急关头都个个奋不顾身,杀向前去。那些乡勇没想到这些姑娘竟然如此不要性命,尤其那个骑大青骡子的姑娘武艺高强,猛不可挡,登时在她的雪亮的宝剑下死伤数人,纷纷后退。慧剑正在追杀,大青骡子蓦失前蹄,向前栽去,跪到地上,将慧剑摔了下来。慧剑顾不得左手擦伤,迅速跳起。一个乡勇从面前的一棵树后蹿出,用枪刺来。她用剑将枪头格开,上前一步,挥剑猛砍,将乡勇砍死,而宝剑也深深砍人树身。刹那之间,又一支红缨从右边刺来。她来不及从树上拔掉宝剑,将身子一闪,右手抓住枪杆,打算夺来使用。但是那个青年小伙子的气力大,夺不过来,另一个乡勇已经从左边扑来。她匆忙中趁势将抓住枪杆子的右手一送,那个同她夺枪的小伙子立脚不住,踉跄后退,连人带枪跌进深沟。她立刻向左飞起一脚,恰踢中扑来的乡勇腕上,那一口向她劈来的宝刀飞出去五尺开外,当啷落地。这个人也很凶猛,向她飞来一脚,打算踢中她的心窝。慧剑退了半步,以惊人的敏捷抓住飞来的脚跟,向上一掂,向前一送,将敌人送出四五尺远,仰面倒地,后脑碰着一块大石头,再也没有挣扎起来。忽见白光一闪,一口刀又从左边劈来。慧剑半侧身将左手一举,抓住敌人右腕,使敌人的大刀落不下来,却猛出右拳,正打在敌人胸口,将敌人打得仰面倒地。慧剑正要取树上宝剑,忽有一个敌人从背后扑来,拦腰将她抱住,同时看见几个男人向她跑来,连声欢呼:“捉活的!捉活的!”她想用力甩开抱住她的敌人,但未成功,而另外两个敌人已经扑到面前。这两个敌人都认为她已经无能为力,只能等待就缚,不提防她猛起一脚,将一个敌人踢倒,又一拳捅在敌人肋窝,登时蹲了下去,吐了大口鲜血,不能站起。她趁机转过头去,看见拼死力抱着她的敌人有一双大眼睛,嘴里横噙着一把短刀。她没法夺到短刀,却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叉开,向敌人的两眼一戳,并不用力,只是低声怒喝:“松手!”敌人疼痛地大叫一声,蓦然松手,捂着受伤的眼睛转身逃命,鲜血从他的指缝间向手背上奔流。

慧英和慧珠等杀散了别的扑到高夫人面前的乡勇,继续射杀溃逃的敌人。高夫人勒马来寻慧剑,看见慧剑已经从榆树身上取下宝剑,杀死了被她打伤在地不能逃命的敌人,正向大青骡走去。高夫人间道:

“慧剑,你没有挂彩么?”

慧剑站住回答:“没有,夫人。正杀得起劲,他们都逃啦。”

大青骡虽然一只蹄踏进地洞,打个前栽,幸而并未受伤。几个乡勇曾想将它抢走,都被跟在慧剑后边的女兵杀退,也得亏慧英在紧要关头,连着三箭射死三个比较凶猛的敌人。如今大青骡若无其事地在沟岸上吃着青草,遇着有血污的青草就避开,因为它不喜欢那种腥味。慧剑来到它的身边,拿起丝缰,在它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它抬起头,向主人望望,嗅了嗅主人右手袖头上的血迹,静静地不动了,等待着主人认镫上鞍。

这时,一阵马蹄声从北边传来。慧英、慧剑、女亲兵们和健妇们都看见高夫人正向北望,满面堆笑。大家随着高夫人用鞭稍指的土丘转弯处望去,看见红娘子和慧梅率领一百多健妇,押着一群俘虏,带着很多人头,牵着夺得的十来匹骡马,鸣锣,吹角,欢呼着来了。

却说刚才当红娘子率领一队健妇去抵挡从东门杀出来的数百敌人时,她原以为很容易将敌人杀散,不料这一支敌人旗帜鲜明,部伍整齐,显然是城中练勇的精锐,训练有素,只有在十分必要时才出城作战。红娘子带着她的女亲兵走在最前,连射死几个敌人,不但不见敌人惊慌奔逃,反而更凶猛地喊杀前进。她想着自己身边的一百多健妇都是才学武艺,又是初经阵仗,决不能率领她们硬冲敌人,那样不惟不能取胜,反将遭到重大损失。她吩咐各哨头目务须沉着。各率本哨姐妹们缓缓后退,不许乱队。她自己带着亲兵断后,不断射倒敌人,迫使敌人也只敢缓缓追赶,不能追得太近。当退到一个土堤上时,地形稍较开阔,骑兵容易发挥优长。她对亲兵头目说:

“你看,那个骑红马的是个总头领,只要除掉这家伙,杀败这一队练勇就不困难。”

亲兵头目问:“咱们直冲到他的面前将他斩了?”

“不。看样儿他是个会武艺的人。万一杀不了他,咱们这二十几个人反而陷入包围。今天不能硬拼,要特别谨慎。”

“用箭射死他?”

“不,我想捉活的献给夫人。”

“怎么个捉法?”

“你们每人手中拿三支箭,等我一声说射,你们就齐射他的左右家丁和心腹狗党,活捉他的活儿由我来做。”

一面练勇总团的蓝色大旗跟随着这一位彪形大汉的练勇首领前进,已经到七十步以内了。亲兵头目偷向红娘子的脸上望一眼,小声问:“射么?”红娘子没有做声,把劲弓挂回臂上,取下弹弓,摸出三个泥丸。敌人已经进到五十步内,开始利用开阔地势分三路向守在堤上的健妇营冲来。那个练勇首领举刀大叫:“杀过堤去!杀过堤去!”红娘子忽然回头向右方招手大呼:

“男兵们,赶快从右方包抄,截断敌人的退路,不许有一个逃回城去!”

练勇首领大吃一惊,略一迟疑,向左张望。红娘子立即下令:“射!”同时她一弹打中那人右手,钢刀当啷落地;又一弹打中左手,使他登时丢掉了丝缰,没法控驭坐骑,不能勒转马头逃跑;第三弹打中从后边来救他的骑马大汉的一只眼睛,落下马去。红娘子的战马如箭一般疾,已经冲到练勇首领的跟前,右手举剑一晃,左手抓住他的腰带一搡,将敌人搡落马下。“捆起来!”她吩咐一句,继续向前冲去,一剑劈死正在马上惊慌失措的旗手,只见大旗一晃,倒落下去。有一百多练勇拼死扑来,要抢救他们的首领,被红娘子连斩数人,同时全部健妇从土堤上向纷乱的乡勇杀来,而慧梅恰在此时奉高夫人之命率领一队健妇和男兵包抄敌后,截断归路。敌人兵败如山倒,不管有路没路,四散逃命,逃不脱的就跪地求饶。城头上站满了人,原来不断替练勇呐喊助威,不住敲鼓。这时,城头上的人们仍在注目战场,但是鼓声哑了,呐喊声停了,只有一些人小声惊呼:“看,看!我的天呀!”同时有一只乌鸦哑哑地哀鸣着飞过城楼。

红娘子同慧梅合兵一处,整了队伍。这一次因为杀得巧,健妇们虽有十几个挂彩的,却只有一人死亡。红娘子同慧梅率领得胜的健妇人马,押着俘虏,带着很多人头,向高夫人立马等待的土丘走去。

刘希尧也杀败了另一路敌人,除杀死多人外,也带回一群俘虏和十几匹骡马。所有男女将士集合在土丘前,按部伍排队,掩埋了二十几个阵亡的弟兄和姐妹,给带伤的作了安排,然后杀掉俘获的乡勇,将人头挂在大路两旁的树上。高夫人命令留下红娘子捉获的那个练勇首领,交给一个小头目押着他不许逃掉,然后率领全军启程。

约摸走了十五里路,人马停在一个荒凉少人的山街上休息打尖。高夫人因为急于想知道闯王攻开封失利的真实消息,在一个碾盘上坐下来,向张材吩咐:

“将城里的那个士绅带来!”

被捉到的士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魁梧汉子,名叫李守耕,是本城世家出身,又是武举人和廪膳秀才①两重功名。他的父亲曾在山东做知县,天启年间死于徐鸿儒之反,受到朝廷褒扬,追赠光禄寺卿,井荫一子人监民李守耕的家中十分富有,在乡党中被称为有文武全才,勇于任事,又凭借先人余荫,所以在士绅中较有声望,被推举为密县练勇总团两个副团总之一。(正团总由知县兼任。)他被几个健妇押到高夫人面前,不觉心中一愣:“这是何人?”随即恍然明白:“啊,此人必是人们哄传的闯贼的女人高氏!”张材见他有点倔强,不肯跪下,照他的屁股上猛踢一脚,使他不得不双膝跪地。他昂着头,心中说道:“横竖老子活不成,要死得不辱先人!”高夫人问过他的姓名、家世,本想接着就问他开封战事消息,却故意先问他城中练勇人数和防备情况,好像大有进攻密县城池的意思。李守耕虽然自知必死,但宁死不愿县城失守,撒谎说:

①廪膳秀才——又称廪生、廪膳生员。明制:生员(即秀才)经岁试或科试列入优等,由公家供给睛食,以示奖励,称为廪膳生员,简称廪生。

②入监——入监是入国子监读书的缩语,取得这种资格的称做监生。监生资格可以用捐钱买到,也可以靠先人立功取得,后者称为“荫监”。

“城中练勇有两千五百余人,今日出城者不足半数。除练勇之外,尚有丁壮男女数千,紧急时均会上城杀贼。城头上平时预备砖石甚多,还有大小弓弩,各种火器,火葯十分充足。尔等倘慾攻城一试,徒送死耳!”

高夫人从嘴角流露出轻蔑的冷笑,忽然问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李守耕回答说:“我自己亲率练勇剿贼,早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