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09章

作者:姚雪垠

当辽东紧急,洪承畴肩负着明朝国家的命运匆匆出关时候,中原局势正在酝酿着新的重大变化。

伏牛山一带数百里内虽然去冬缺乏大雪,今年春天雨水不足,庄稼人都发愁旱情严重,但比起平原地区,例如伏牛山和桐柏山之间的南阳盆地,旱情要好得多了。许多山头,依然草木葱茏,山花烂漫。愈往深山,离大军驻扎的得胜寨一带愈远,草木更加茂盛。站在得胜寨上放眼遥望,到处是黑绿绿的山头,仿佛那些被草木覆盖的、人烟稀少的连绵群山,偏不怕旱,敢与天公抗衡。

这是李自成进入河南后的第一个春天。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春天,这是一个既有挫折也有胜利的春天。这是一个充满着希望和潜伏着殷忧的春天。但是总的看来,这是一个向胜利高峰前进的春天。

自从回到伏牛山中以后,李自成将他的大部分精力投入练兵。他在开封城下所受的箭伤不重,很快就完全治好,仅在左眼下留一个不很显著的伤疤。其余在激烈的攻城战斗中负伤的将士,除少数残废之外,大部分都陆续好了。尽管攻开封城暂时受挫,但不同于在战场上打了败仗,将士的伤亡也小,所以士气仍然很高,反而激起来将士们誓必攻破开封的决心。穷百姓依然不断地有人投军,骡马也不断增多,到了四月底,不仅全军在继续壮大,单就红娘子的健妇营说,全营五百多健妇都有战马,而且还有几十匹驮运辎重的骡子和大驴。在得胜寨附近的二十里内,这儿那儿,山坳深处常听见紧张练兵:金鼓动地,杀声震耳。张鼐所掌管的火器营每日炮声隆隆,硝烟腾起,散在林梢,遮住青苍的山色。

奔袭开封的没有成功和攻城受挫,在全军中产生了意想不到的鼓舞作用。在许多天里,七日夜攻打开封之战成了全军上下最爱谈论的话题。那些参加攻城战的人们都带着骄傲的感情谈他们的激烈战斗,那些不曾参加过攻打开封之战的将士们,尤其是那些投顺不久的大批新兵,常常怀着激动、羡慕和暗自遗憾的心情,听别人谈攻打开封的故事,然后自己对别人津津有味地转述故事。在伏牛山中的义军驻地,到处流传着一些惊心动魄的激烈战斗故事,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因此,仅从攻打开封受挫后的士兵心理看,大军的整个士气看,也分明可以看见李自成的义军正在等待着新的进军,酝酿着更大规模的新的战争。

小将张鼐是被大家谈论最多的一个人物。二月十二日清早,在距开封城六十里远的地方,他奉命率领一小队轻骑,扮做官军,离开大军速行,赶在开封城尚未知义军临近消息的时候混进开封,占领西门,迎接大军进城。宋献策深知开封城高土坚,所以定此奇袭赚城之计。张鼐于辰巳之间到了开封西关,休息打尖,等候大军。他身边只有三百骑兵,既要混进城去,杀散驻守西门官军,又不能进城太早,以免在孤军无援的情况下被城中官兵消灭。不料大军因三天来日夜行军,十分疲乏,步兵更是疲劳不堪,在最后的几十里路上耽误了时间。张鼐在西关人不解甲,马不卸鞍,等候大军。由于他的骑兵军容整肃,也不与老百姓说话,不向居民索取东西,使百姓不免奇怪,生了疑心。里甲借照料茶水为名,询问他们是哪里人马,何不进城。张鼐回答说是河南巡抚标营的官军,从洛阳回师,防守开封,只等候长官来到,即便进城。左等右等,仍不见大军踪影,简直要把张鼐的头发急白。将近午时,张鼐得到塘马禀报,言说六七里外出现了一千多骑兵。他同时觉察,西关的百姓们已经看出来他的三百骑兵不是官军,开始躲避,有的在忙着关闭铺门。张鼐决定提前进城,不再等候,再等候就晚了。他将几个头目叫到面前,目光严峻地看着大家,小声说:

“我们现在进城,占据西门洞和城楼。敌人军民众多,一定会将我们包围。弟兄们,我们拼着全部战死,也要坚持到大军来到。走!”

张鼐的轻骑兵正过吊桥,城上和桥上同时有人大呼:“贼来啦!贼来啦!快关城门!”吊桥上登时大乱,百姓惊慌奔跳,互相拥挤,有人被冲下城壕,有人将挑子扔下逃命。张鼐的骑兵没法迅速奔近城门。在混乱中有一个皮匠来不及逃进城去,回头抢一扁担,将最前面的骑兵打下马去,他自己也被第二个骑兵杀死。城上的人们因见义军人少,都从城垛上露出半截身子,呐喊着向吊桥射箭和投掷砖、石。

张鼐见城门已闭,喝令骑兵速退。他立马桥头,对纷纷落在身边的矢、石全不在意,向城头连射两箭,射中两个敌人,使敌人不敢再从城垛上露出头来。他的第三箭从城垛的箭眼里射中敌人,惊破了敌胆,迫使他们只能盲目地乱投砖、石和乱放箭,再不能伤害义军。随即,张鼐的骑兵退回来占领西关。他自己率领一部分骑兵揽辔仗剑,立马街心,神态镇静,怒目东望,而使另一部分骑兵下马登屋,面对吊桥,引弓注矢。他曾经想着官军会突然打开城门杀出,所以准备着随时厮杀。过了很久,由刘体纯和白旺率领一千多前队骑兵赶到;又过很久,全部大军才到。

高夫人、女兵们、孩儿兵们,都喜欢听人们讲说张鼐的这段故事。高夫人因为一向喜欢张鼐,眼看着他同双喜都是在戎马中长大,成了两员十分有用的小将,所以听到张鼐的这段故事就像做母亲的听到人们称赞她的儿子有出息。高夫人身边的女兵们喜欢听张鼐的这段故事,是因为张鼐常来老营,身为重要小将,在高夫人前仍带孩子气,同女兵们相见也是呼姐称妹,如同兄弟一般。孩儿兵们喜欢听张鼐的故事,是因为张鼐原是从孩儿兵营出来的,至今仍关心孩儿兵营的事。所有上述各种人物喜欢听张鼐在开封城下的故事,都是摆在明处的,大家公然谈论,称赞,为之欣然而笑。惟独有一个人却是在心中赞叹,高兴,但不肯在人前多谈。这就是慧梅。在闲时她常常不由得产生缥缈的胡思乱想:几年之后,闯王得了天下,张鼐也是开国功臣,封侯封伯,而她已经同张鼐……每次想到这里,她便沉浸在甜美的梦幻之中,暗暗心跳,眼神含羞,如有微醉,又泄露出若有若无的幸福的微笑。这其实不能说成笑,而是关不住的青春情怀。

但是在李自成的左右,却很少有谁谈到张鼐。他们经常谈论的是如何练兵,筹饷,再攻开封,以及各种军国大计。李自成按照不打仗时候的习惯,除亲自处理全军许多大事外,还经常请牛金星为他讲解经书和《通鉴》。

到了四月上旬,正是俗话所说的青黄不接时候,粮食困难的情况明显地出现了。虽然破洛阳时得到了很多金银财宝和粮食,但因为人马日众,还得救济百姓,粮食消耗很快。在普遍灾荒严重的情况下,有大批金、银、珠宝、古玩、玉器等都不能变为粮食,长久下去,必将坐吃山空。附近几县老百姓已经将地里的豌豆荚吃光了,稍嫩的豌豆秧也吃了。他们靠山中野菜过活,吃蕨类植物的根和芽,吃野苜蓿,吃光了榆钱、芦根和野藤的紫花,然后吃各种稍能下咽的树叶和嫩草。于是,开始有人剥吃榆树皮了,有人出外逃荒了,有老人倒毙在路边了。李自成本来就不断地拿出粮食赈济得胜寨周围二十里以内的饥民,如今不得不拿出更多的粮食了。从开封回师时候,虽然沿路打粮,但得到的数量不多。目前还在不断地派出小股人马去附近州县打粮,攻破几座县城。闯王和牛金星、宋献策等经常商议,必须攻下富裕繁华的开封,才能解决困难。

为准备第二次攻打开封,李自成采纳宋献策的建议,命令张鼐的火器营加紧训练。他每天出寨观操,必去火器营停留很久,有时还亲自点燃火炮。

四月下旬的一天上午,他请牛金星讲书一毕,便率领刘宗敏、牛金星、宋献策、李岩、田见秀、高一功等去火器营看试放新铸成的两尊大炮。因为这是第一次命匠人试制成的大炮,所以李自成特别关心,一定要择定今天黄道吉日,亲自观看试炮。每尊大炮前都摆好一张供桌,上有红纸牌位,上书“大炮将军之神位”。炮身上贴着红纸,上写“开炮大吉”。牌位前摆着纸糊的三牲供品,清酒一壶,香炉一只,瓦烛台一对。先由军师宋献策偕火器营主将张鼐,沐手焚香,向炮神虔诚三拜。宋献策默诵事前拟就的几句祷词,然后抓起酒壶,斟满杯子,浇在地上。随即,四名炮手全是十字披红,先向闯王等跪下行礼,然后走到炮前,每尊大炮两人,虔敬地跪下叩了三个头,暗诵祝词,站起身,以酒浇地。接着别的士兵撤去供桌,炮手们开始装葯,一个人先从炮口装进几斤火葯,另一炮手用长杵将火葯捅进炮膛底部。向接近炮膛底部的炮眼儿插进用纸加火葯做的引线,继续装葯,捅紧,装入铁弹。张鼐请闯王等后退十丈之外,立身大石背后,其余众多将士也都退到远处,或藏身石背之后,或立在大树之侧,都做了万一准备。张鼐只后退三四丈远,将手中小旗一挥,说声:“点!”两尊大炮的引线同时点燃。四个炮手立刻退到张鼐身边,神情紧张,一齐注视迅速燃短的引线。刘宗敏叫道:

“张鼐速退!”

张鼐没做声,直立不动,仿佛没有听见。他的神情镇静,等候火线着完。火线原是边燃烧边发出哧哧微声,到炮眼外的部分着完时,微小的响声忽止,所有人的心都收缩了。在极其短暂的片刻,一切出奇地寂静。高一功猛叫一声:

“张鼐速退!”

张鼐似乎没有听见,继续凝神等候,担心引线有点潮湿,会在炮眼内熄灭。

突然,炮眼红光一闪,紧接着炮口喷出火光,轰然两声,脚下土地一跳,群山震动,霎时间大炮前一片硝烟。在大炮响时,所有在附近看试新炮的人们都本能地将腰身一猫,躲在大石或大树后边;四名炮手也往下猛一蹲,同时惊呼:“小张爷!”张鼐看见红光时赶快张开嘴巴,并不躲避。炮响之后,他迅速跑近大炮,用手摸一摸,放下心来,高兴地回头大声说:

“成功啦!成功啦!既没有炸裂,也没有热得烫手。好,弟兄们,再放一次!”

当炮手们又兴奋又快活地扫清炮膛,准备重新装葯的时候,闯王和众文武都走近来了。检视炮身、炮架,不住称赞。过了一刻工夫,有一弟兄从对面二里外的小山脚下飞马驰回禀报:两颗炮弹都打到对面山腰,一颗弹打断一棵松树,一颗弹入地一尺多深。闯王更加高兴,对宋献策说:

“有几十尊这种大炮,下次攻开封不用愁了!”

刘宗敏正要说话,看见吴汝义带两个亲兵骑马奔来,便对汝义说:

“子杰,刚试了新炮,十分成功,可惜你晚了一步。你莫急,马上还要再来一次。”

吴汝义下马笑着说:“我听见了炮声。只要成功,下次攻开封就狠用炮轰。闯王,我有事前来禀报,真是意料不到!”

闯王愕然:“什么事意料不到?”

吴汝义引闯王离开围观大炮的众兵将六七丈远,小声向他禀明。李自成确实意料不到,起初感到惊奇,但随即就十分高兴,认为这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他对吴汝义说:

“等看过再试一次大炮,我就同军师和捷轩回老营。看来我们的大事该成功啦!”

于是李自成和吴汝义重回到大炮旁边,观看装葯。

吃午饭以前,李自成偕刘宗敏、高一功、牛金星、宋献策、李岩等回到老营。在路上,刘宗敏等已经知道罗汝才从枣阳境内派专人前来得胜寨,带有书子一封和许多贵重礼物,向闯王问候并表示想念之意。在看云草堂坐下以后,大家将罗汝才的书子看了一遍,没有来得及仔细议论,午饭便摆了上来,而平时常同闯王一起用饭的老医生尚炯也进来了。李自成向吴汝义问:

“下书人是什么人?为何不请来吃饭?”

吴汝义说:“他刚来到的时候我问过他,他说是曹操的远房兄弟,比曹操小几岁,名叫罗汝明,起小跟曹操当亲兵,如今在曹营中管点杂事,不曾带兵。”

李自成眨眨眼睛,默思片刻,忽然说:“啊,我见过他,几年前见过他!他脸上有几颗碎麻子,嘴chún厚厚的,是不是?”

“就是他。你的记性真好!”

“是的。他这个人略识几个字儿,我不知道他的表字,只记得他排行老十。既然是他,何不请来吃饭?”

吴汝义笑着说:“他说他虽是曹帅的本家兄弟,在义军中却是名微职卑,高低不肯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