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

第九节

作者:方方

尤其令李亦东没有想到的是,“强盗”那晚上接货果然选择了废矿井。但还没走到地,就听到了矿山保安一片打杀之声。“强盗”虽知是抓小偷,但也不愿冒此风险,于是临时决定改地儿。双方约定下午去城南一家录相室交接货。一早,“强盗”接到金花朵的呼机。“强盗”并非金花朵的金刚之一,但同金花朵有过几夜销魂。接此呼机,便想下午总是要去城南,不如上午便在金花朵处混上几个钟点。料不到的是,竟撞在了江白帆的手里。

李亦东知道过程如此,不由一声长叹。什么话都没说。

夏天没有过完,江白帆便被记了一等功,北方这个小城的整个公安局都没有出现过一个一等功功臣,江白帆成了头一份。于是记者再一次蝗虫似的扑来。抓强盗的英雄事迹经过层层报纸的报导和转载,已经越说越唬人了。内容变化得江白帆自己都不知道报纸上那个江白帆是不是他。先前李亦东搭档牺牲的事,解救人质的事,与“强盗”对峙着的事,抓黑子的事,全归在了江白帆身上。重案组的人每天都一边看报一边骂人。明里暗里都说江白帆这王八蛋简直是要名不要脸。

江白帆也觉得自己有着天大的委屈。他只有天天跟人解释说,这些他从来都没对记者讲过。记者都是些无孔不入者,啥事喜欢根据自己需要张冠李戴,既半瓶子醋且又要妙笔生花,于是花一乱开,不管是什么品种颜色,全都往一棵树上挂了再说。

局长读了那些报导都觉得有些过份,有一回在大门口见到江白帆,说:“咋的?你现在真去当演员了?”

江白帆百口莫辩,而且也受不了天天跟人解释之苦,便又委委屈屈地想要调走。料不到这信息竟是又被记者获悉,报纸上便特辟大半页的纸,写江白帆这一英雄在外光荣,在家受气的经历。然后又发下一大堆中国人窝里斗,容不得别人出名的感叹。文章里还暗示出有一个最容不得英雄的人,大家一看便知是指李亦东。李亦东看了也觉得这不是指自己又是指谁,一股火便冲上脑门子,揪住江白帆的领口要揍人。

小高急忙拦下,说:“人家现在是功臣是名人,放个屁上个厕所都要见报。这回没点你的名,就给足你面子了。你若揍了他,下篇文章你李亦东三个字非出来不可。你当心引起民愤。”

李亦东一转念,便也软了下来。暗想,罢罢罢,咱好孬还懂得个好汉吃不得眼前亏的道理。

这件揍英雄未遂事件,靠了小高这一拦,没有被弄上报纸,但却有人七传八传地传到了省局里。恰好那天,省局领导刚读完英雄在外光荣在家受气的文章,立即沉下脸来,当天便下发出一份文件。文件中指出,这种嫉妒同行、排挤英雄的事件,绝不允许再在我局发生云云。局长再见到江白帆时,便再不说演员不演员这样的话了,而是亲切地拍着江白帆的肩说:“小江呀,你是我们局的光荣。”

不多久,省局组织英雄事迹演讲团,点名江白帆是第一演讲者。这一来,江白帆就有了一个多月行走大江南北演讲的机会,并被各级领导接见以及同各级领导照相,且还为无数的崇拜者签名、接受她们的献花。江白帆成天泡在这样的场面里,于不知不觉间也泡出了一些派头。再次回到重案组时,说话口气都变了。重案组的人都忍不住磨着自己的拳头,想要揍人,就连组长也不例外。

只是没几天,江白帆就调离了重案组。省局指示对于英雄要用特别方式进行培养。局长想来想去,咋安排这个小白脸呢?终于想起他还颇有些文化,于是让他做了宣传处的处长。

这个提拔不仅令李亦东目瞪口呆,也令组长一口气堵得说不出话来。自己出生入死几十年,都还没得这份提拔的运气。于是开欢送会那天,大家都不发言,光是听得电扇嗡嗡嗡地响。江白帆没有介意,他想他现在的身份已与往日不同,大可不必跟这些下面人生气。于是他很和蔼地笑了笑,说:“重案组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地方,我在这里经受了严竣的考验,我现在的成长离不开在座各位的帮助。虽然我将走上新的岗位,但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我会把工作搞得有声有色。”

组长说:“咱也没啥更多的话说,小江提到重要岗位,是好事,也是咱组里的光荣。不过,江处长,你交给我的调离报告,咋办?”

江白帆怔了怔,然后想起曾经有过的低落的往事,不禁一笑,说:“撕掉得了。”

李亦东说:“别撕,借给我用用。”

组长说:“你要这干啥?”

李亦东说:“抄一份呗。省得咱动脑子。”

李亦东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一惊。惊过后,纷纷想,这事是咋整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过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