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雾》

第三节

作者:方方

豆儿那天在办公室尽其所知个体户聚赌之气魄夸夸其谈了一个多小时,引得一室人凝神屏气听了个快活,纷纷夸豆儿对社会情况了解深入。却不料豆儿对桌的苏小沪竟就此谈作出一篇文章,对城市娱乐活动的贫乏大发了一通议论。豆儿闻后暗叹大亏,如此能搅动社会舆论的题材竟从自己手边滑过对岸。实乃疏忽。又不料主编唤了苏小沪去谈话,指出这文章的社会效果只能引起人们怀疑我们到底还是不是社会主义。如果是,怎么会有黑社会的存在?苏小沪无言以对,只得回办公室大发牢騒。豆儿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便笑道:“这可是你自己撞到枪口上的呀。”

苏小沪说:“‘粉碎’这么多年了,怎么思想还不解放?”

豆儿说:“原本让你作喉舌,你却这么大谈思想且还要解放岂不显得有些奢侈?”

苏小沪听豆儿如是说,脸便涨得通红。低头一思又找不出反击之理,只得自认晦气。

苏小沪同豆儿同班同学。一向学习成绩好。作《新闻的生命在于真实》一论文时,曾获全年级最高分。而豆儿刚刚混得个及格。这就导致苏小沪在报社总觉得抑郁不快而豆儿却如鱼得水。

豆儿负责周末版“三教九流”这个栏目,为此而几乎认识普天下的人。反正有指示要求挑好的说,乐得豆儿睁一只眼尽看见好人好事,闭一只眼不看亦不知坏人坏事。提笔展纸便妙笔生花,时而也指天射鱼指雁为羹地来点创造。好在顶头上司只要光明并不在乎豆儿说的是真话假话而下面即令知道你说假话也愿认可。这局面使豆儿确实有了“无冕之王”气概。豆儿理发是特级理发师。豆儿做衣服是特级裁缝。豆儿下馆子是特级厨师。以及豆儿上舞厅听音乐会买正价的“良友”“红双喜”“洋河大曲”之类都易如反掌。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在豆儿笔下露过面的人自然也都尝过甜头。一俟成为知名人士,房子问题工资问题待遇问题提拔问题评职称问题自是比旁人要沾便宜得多。

田平曾说豆儿占著一个好地方,便宜便自动送上门来。豆儿却说他这是利用仅有的一点权利为人民做好事。

豆儿常庆幸自己在大学期间没把《新闻学概论》学好,才使他不至于被著名的五个“w”所束缚得无法动弹,而得以浮出轻松的微笑看著苏小沪们严肃地痛苦。

那天豆儿正在看书:“教授,您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吗?当‘泰坦尼克号’的锅炉爆炸时,一名船员被气浪掀到了水里。后来有人问他,‘你是在什么时候离开船的?’他自豪地回答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船,是船离开了我。’”

这时,苏小沪过来说:“豆儿,主任找你。”然后又一脸霉气地坐下。

豆儿去了主任办公室。主任眼睛里喷著怒火说:“这个重要的采访就交给你了。”

豆儿说:“最好比挑战者爆炸更惊人些才好。”

主任说:“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不相上下。”

豆儿说:“太好了,怎么回事?”

主任说:“工学院那个吴教授你记得吧?”

豆儿说:“记得。您为他写的那个报告文学用了整个版面哩。连他老婆都占了三千字。”

主任说:“是呀是呀。他太忘恩负义了。上个月他居然到法院提出离婚。完全不顾我们报纸的威信,也不顾社会影响。而且他都五十岁了,还这么邪乎。”

豆儿说:“离就离呗,管人家。”

主任说:“那还行?都这么干,社会不就乱套了?”

豆儿说:“哪里会都这么干呢?比方您就不会。”

主任说:“政策要允许那也没准。傻瓜才不想要年轻姑娘哩。”

豆儿说:“不过‘道德法庭’是归苏小沪跑的呀。”

主任说:“别提她。她居然说那教授没错,他应该离婚。我若不是看在她父亲是市检察院的头儿面上,就简直怀疑她正处在第三者的位置上。”

豆儿说:“这话可别乱说。苏小沪的爱人也是我同学,是省委宣传部长的儿子。”

主任忙说:“算我没说,算我没说。你包著一点。咱得罪不起。”

豆儿说:“要搞多大篇幅?”

主任说:“二千字以内。用特写的形式,要有议论。要观点鲜明。要通过这文章使社会上如同吴教授这样道德败坏的人无地自容。”

豆儿说:“没问题。最好让他们自杀,为减少人口作点贡献。”

主任吓一跳,说:“那也不行。吴教授科研上有一手。还得让他活著出些成果。”

豆儿领命而归。正慾继续看他的书,苏小沪问:“你打算写?”

豆儿说:“我一向服从领导。”

苏小沪说:“你觉得吴教授没有离婚的权利吗?”

豆儿说:“我觉得只要他自己愿意,离婚也对,不离婚也对。”

苏小沪说:“很好,那你怎么写?”

豆儿说:“自然看主任脸色行事。”

苏小沪说:“你何必如此乖巧。舍了人格,可中级职称未必轮得上你。”

豆儿说:“那倒是。朝廷无人便只好把人格脸皮自尊都称了去卖,以换取一点好日子过。”苏小沪说:“但是人不能这么自私,为了自身利益,连是非都不分辨。”

豆儿说:“就是。好在把是非分清了也没什么用。且不如听其自然。”然后懒得多说,又翻开他先前搁下的书。忽而,他朗声念道:

“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船,是船离开了我。”

豆儿早点是在路口小摊上吃的。他原先打算吃油条,不料见那师傅挖了鼻孔又挖耳朵然后将手猛一插在面团里大刀阔斧地揉了起来。豆儿虽没尝过加了耳屎和鼻屎的油条是什么味儿,但也不打算品尝一二,于是便只喝了一碗馄饨。吃馄饨时见那些炸得焦黄的油条一忽儿就卖去大半。

搁下碗,见时间尚早,便逛了逛小书摊。小书摊上除了琼瑶金庸张恨水外,还有《人论》《大趋势》及汤因比的《历史研究》。豆儿突然发现一本杂志。是妇联办的杂志。封面上赫然有醒目标题:《丈夫有了外遇的对策之一》。豆儿想有趣,便买了一本,打算送给教授夫人,并提醒她妇联是专为妇女说话的。有“之一”必然就会有“之二”“之三”,记住买下几期,也算是为自己的“娘家”作点贡献。

豆儿进法院民事审判庭时正是时候,审判长刚开始说话:都是往五十走的人了,老夫老妻,又何苦这么折腾?……豆儿前后几个穿灰不溜秋衣服的女人皆鸡啄米似地点头,私下里说是呀,审判长头句话就击中要害。豆儿望望,认出那都是市妇联的,便笑笑。妇联最仇视男人遗弃老婆最恨第三者最恨离婚案件,常说老婆为你生儿育女你凭什么休掉人家让女人后辈子靠谁?又骂第三者,男人又不是一碟菜,隔著锅难道就香一些?然后算计著离婚案件的多少推测这回能否评上文明单位。

一个女人在豆儿身后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身后都站著一个可敬的女人。”豆儿不禁回了回头,见是熟人,妇联杂志的叶编辑,便微微一点头,亮了亮他手中的杂志。叶编辑立即笑容满面,说:“多谢多谢。”并指著封面标题说:“这是我组的稿,请提意见。”豆儿一看是那“对策”,便说:“不错不错。很有风格很有个性。”

吴教授此刻说话了。洋洋洒洒说了好些。若无其事一副样子。不象是在与他相伴二十来年的老婆离婚倒象是要将他一件旧衣服处理掉。这种态度让妇联诸女性产生屈辱感。吴教授说来说去总算让人弄清他离婚之故乃是因为他与老婆的价值观念不同。审判长对“价值观念”一词理解不透,便晃著二郎腿请吴教授说具体点。一具体便全是琐事。惹听众们高声武气地恨不能笑掉大牙。吴教授在笑声中气焰大灭仿佛还有一些灰溜溜。轮教授夫人开口时场上就安静了。夫人凄凄切切谈他俩曾有过的花前月下的恋爱。如同惯例教授当年是个穷小子而夫人曾是某高级知识分子的女儿。又说她为成就他献出了青春,作了多少自我牺牲。还很隐约含蓄地表白他们半年前还有过夫妻生活。只是在教授带了那个女研究生后,家里才出现不和谐局面。夫人边谈边泣。于是妇联的人又窃窃私语,间或有“流氓”二字冒出。豆儿听得甚是有趣,回头问叶编辑:“你觉得他们该不该离?”

叶编辑说:“那还用问?当然不能离。不能太便宜那个男的了。”

豆儿说:“离了后那女人还可以另找一个爱她的嘛。”

叶编辑说:“她这种年龄,顶多只能找个老工人或一般小职员什么的。哪里还能碰上吴教授这样好条件的?”

豆儿说:“可吴教授并不爱她呀!”

叶编辑说:“豆儿你真好玩儿。他们都一大把年龄了,还谈什么爱不爱的话?扛著‘教授夫人’的牌子见阎王总归还是光彩。”

豆儿说:“那么只好又建立一个‘维持会’?”

叶编辑旁边的一个女人说:“哪里。一直调解到他们不愿离婚为止。既然不离了,就说明还是有感情基础,家庭就还是幸福的。”

豆儿说:“这大概是第二十三条军规。”

叶编辑和那女人都没懂。叶编辑说:“这是我们妇联余副主任。”

余副主任说:“记者同志,你不知道我们现在多忙,大量的调解工作都得靠我们这一张嘴皮去慢慢磨。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可离婚率还是超过了规定指标。今年的先进集体眼看著又轮不著我们了。象吴教授这样的人,还是先进模范人物,都不能替我们的事业著想,你说这让我们感到多寒心。”

豆儿说:“的确。他也太不高尚了。只顾自己。就算不替老婆想也该替妇联想想呀。”

余副主任说:“太对了。还是你能理解我们。记者同志,你多大了?”

豆儿说:“二十七。”余副主任说:“结婚了么?”

豆儿说:“没有。”

余副主任说:“也不小了,该解决了。”

豆儿说:“打算光棍一辈子哩。”

余副主任说:“为什么?”

豆儿说:“怕离婚。”

审判长宣布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精神,判决不准离婚。听众席上陡然响起一阵掌声。豆儿听见余副主任兴奋地说:“我们又胜利了!”

教授夫人同许多人一一握手,一把鼻涕一把泪说:“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余副主任上前使劲摇著她的手说:“祝贺你。可得把他看管好,不要让别人有可趁之机。”教授夫人说:“一定,一定看管好。”

豆儿把杂志送给教授夫人,然后走向教授。教授无精打彩沮丧万分地坐在凳子上没动。豆儿递上一支烟,便坐在他旁边。两人皆埋头抽烟。好一会儿,豆儿说:“习惯了就好了。”

豆儿的文章隔天便在“道德法庭”一栏中露面。题目是:《正义的胜利》。

苏小沪阅后狠狠朝桌上一摔,不顾温文尔雅之风度,说:“全是屁话。”

豆儿说:“此评价恰如其分。有人爱闻,你就得为他放。”

豆儿近期日日里颠颠簸簸地忙,大有国家少了他机器就运转不灵的架式。先是应郊区果园之邀前去采访,说是一星期前厅局级领导在此学习文件,果园党支部专门送去五筐鲜梨,正在忐忑只比过去多送了一筐,会不会又出现赔了鲜梨又折印象的局面时,梨子被送了回来,而且一个未动。果园的书记激动万分,说:“这足以证明党的优良传统又回来了。”豆儿采访了一天,临了在主人盛情劝说下背回去了二十斤梨,自慰说自己尚未入党并不影响党风问题。拿了大半去办公室慰问众同事,吃罢抹嘴洗手才纷纷然说并不好吃,内容象棉絮。

刚写完《党的优良传统又回来了》的文章,尚处在慷慨激昂之情绪中时,一个朋友携了汾酒及百事可乐来访。朋友在机床厂工作。说是一个月前环卫所请求机床厂赞助一万元钱添置新式清洁工具,以便保障人民身体健康。但机床厂正处在转产时期只能勉强发得出工人工资断断拿不出额外的一万元,便婉言回绝了。这之后环卫所便不来机床长工人宿舍区打扫卫生和清除垃圾。开始没介意,日子一长垃圾便蔓延开来,恶臭熏天。工人怨声载道。厂里慾组织青年突击队突击一番,可是盘算半天又发不出犒赏青年突击队的奖金且突击完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垃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