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示》

第五节

作者:方方

及近中午,爸爸妈妈赶来了。二妹业已退烧。医生说不必住院,但最好再观察半天。爸爸和妈妈便留下来看护,让叶桑和宁克回去休息。爸爸说了许多感激宁克的话。宁克说:“马上就快是一家人了,您还客气什么?”说完却又似做贼心虚般望了望叶桑。叶桑正打着一个长长的呵欠,但眼角的余光窥见了宁克的神态。

叶桑同宁克同打了一辆“的士”。上车后,叶桑竟支撑不住打起盹来。仿佛入梦,又未曾入梦。仿佛温暖,又仿佛寒冷。正不知如何时,竟醒了过来。其实是到家了。宁克摇动着她。她发现自己靠在宁克的臂弯里。她抬起眼来,看到宁克温情的笑意。但叶桑想,这样的笑,也可以称为鬼谲。她迅疾地下了车,连再见或谢谢之类的话都没说,直接就奔进了屋里。躺在床上,才感受到胸口剧烈的跳动。细品着宁克的目光,竟也有一些心潮起伏,浮想连翩。不觉中叶桑觉得自己的下身已经湿了。叶桑想,一个人落入陷井原来这么容易。一个人的自律能力原来这么薄弱。如果宁克这时来到她的床边,她会怎么样呢?她想她会对他说,你进来吧,我需要你。

然而宁克没有来。叶桑这一觉睡出许多纠缠不清的梦,直睡得日迫黄昏。在杂乱无章的声音中她醒来。睁开眼时,她看到二妹笑嘻嘻地躺在对面床上。妈妈掖被子,爸爸倒水,小妹在客厅里大声说话。宁克你干嘛不多睡一会儿,看我大姐睡得多好。叶桑便忆起梦里曾与一个男人缠绵。那个男人肯定不是邢志伟。宁克走了进来,他看了叶桑一眼,见叶桑惺忪地睁着眼睛,便打了一声招呼:“嗨,睡得还好吗?”

叶桑闻到了他身上的气息,这是她好熟悉的气息,那气息从深梦中一直弥漫到她清醒之时。叶桑说:“很好。你呢?”

宁克说:“也很好的,虽然短暂。”

二妹嘻嘻地笑着,说:“暗示。”

晚上,电视节目很无聊,很俗气。每天如此。便也只有看。叶桑原本是可以避开这些俗气的,可小妹搂着宁克的腰俩人进里屋了。叶桑只有懒懒地坐在沙发上目无光彩地望着电视机。妈妈说:“要不看本书?”

叶桑摇摇头。她侧耳听着屋里的动静,心里生出些怅然。妈妈又说:“还是给邢志伟打个电话吧?”

叶桑说:“为什么?”

妈妈说:“他倒底还是你丈夫呀。再说,男人的心原本就是花的。”

叶桑说:“他可以花,我可以不理。这不很公平么?”

妈妈说:“可你倒底是个女人呀。”

叶桑冷冷地说:“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怎么样,至少我这个女人现在只打算按我自己想的去做了。”

妈妈说:“你想要做的就是长期住在娘家,也不工作了?”

叶桑说:“当然不是。”

妈妈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叶桑说:“我只是在作一个等待。”

妈妈说:“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等待呢?”

叶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它很快就会来了。”

妈妈说:“你这口气简直象二妹,莫名其妙的。”

叶桑说:“其实二妹精神自成一体,简洁而又深刻,我很羡幕她哩。我这辈子可惜进入不了她那个境界,如果我一但进去了,我会比她走得更远更彻底也更灿烂。”叶桑说到此时,眼前竟展现出一片辽阔的天空,色蓝得纯净无比,叶桑只觉得自己被溶在其中。她说:“那时我就会有我自己的天空。”

妈妈说:“你千万别跟我说这些毛骨耸然的话。叶桑,你一向脑子都是很清楚的。”

叶桑说:“我知道,我脑子是很清楚,而且越来越清楚。”

几分钟后,叶桑看见妈妈走到了书房里。她听见妈妈对爸爸说:“你必须得同叶桑好好谈谈,她有些不太正常。”她也听到爸爸回答道:“你自己神经兮兮的,倒说孩子不正常。我看叶桑挺好。就是要硬给邢志伟那小子看一看。”她又听到妈妈说:“她和邢志伟毕竟是夫妻。邢志伟年轻有为,只不过花了一次,我看还是劝他们和解的好。”她再次听到爸爸回答道:“和解了一时,和解得了一生吗?”叶桑不想再听下去了。一股强烈的乏味感紧紧的攫住了她。她忍不住就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她只觉得无论是妈妈想的,还是爸爸想的,都与她所想的相距遥远,远得如同不在一个世界。理解这二个字,叶桑想,在这个世界上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符号。是一种应酬的手段。人心遥远无极,怎是“理解”两个字担当得了的?何况这世上谁又理解过谁呢?

宁克和小妹调着情从里屋出来时,见叶桑捂着耳朵,一脸痛苦不堪的表情,顿时吓了一跳。宁克说:“叶桑,你怎么了?”

小妹瞥他一眼,说:“叫大姐,礼貌点。大姐,你不舒服?”

声音惊动了爸爸和妈妈。当那两副明显苍老而又忧心忡忡的脸出现在客厅里时,叶桑心情更加烦乱了。她想他们怎么都这样。她感觉到自己的心情被身外的这些噪音割裂得粉碎,以致她想要把这些碎片迸射出去。她想要大喊或者狂乱地砸点什么,更或是揪扯自己的头发,甚至于让自己燃烧起来。叶桑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慾望。这时她听到爸爸的声音。爸爸温和不过地说:“叶桑,明天你陪我去给你姨妈上香,好吗?”

叶桑抬起了头。她浑身的燥乱迅疾的消失了。她眼前仿佛出现一个女人艳丽的面庞。她记起她小时候经常地坐在她的膝上,接受她温情的抚摸。一瞬叶桑似又感到了那张温热的掌心。后来有一天爸爸痛不慾生地喝酒,还砸了家里的许多东西。乒乒乓乓的声音令襁褓中的二妹放声啼哭,一直哭得嘶哑。妈妈冷眼相看着,一动不动。好多天后,叶桑问妈妈为什么。妈妈淡淡地说:“姨妈死了。”叶桑于这突来的回忆中,看到了往昔日子里暧昧的色彩。那色彩令她碎散开的精神又汇拢而来。她说:“好的。”她说这话时知道妈妈的脸色灰暗了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