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黄叶》

第三节

作者:方方

便是这天晚上,黄苏子意外地遇到一个人。黄苏子走在大街上,她穿着件呢风衣,里面是豆绿色短套裙———这是职业规定所穿。风扬起,衣袂飘飘,颇有几分姿色亦颇有几分风度。一辆小车迎面开来,车灯打得雪亮,直刺黄苏子的眼睛。黄苏子便闪到一边。

车已经开了过去,却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往回倒,一直倒在黄苏子的腿边。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男人,盯着黄苏子说:“是……黄苏子吗?”

黄苏子怔了一怔,定睛细看,待看清后,她有些吃惊,这男人竟是高中时给她写过许多情书的小男生。黄苏子同时也想起了总是龙飞凤舞地写在情书后面的那个名字:许红兵。

现在的许红兵显然也不小了,仿佛过得很好,黄苏子借着灯光一眼就看清了他身上的名牌比他们总经理的还要略好一些。从那上面散发的香水味道,黄苏子也闻出是一种很好的法国香水。但黄苏子还是本能地说:“你要怎么样?”

许红兵笑了,说:“你怎么还像以前那样。你我都是大人了,难道我还会像以前那样欺负你吗?见到老同学,你一点美好的回忆也没有?”

黄苏子没作声,当年那些情书中无数热烈的词句都一起涌在了眼前。其实,在她许多寂寞的日子里,她常常都在回想那些情书的内容,所以,她对里面字句的熟悉程度,比她当初更甚。黄苏子便略带歉意地点了一下头,说:“对不起。”

许红兵又笑了,说:“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今天是平安夜,你没事吧?找个地方,我们一起聊聊?”

黄苏子犹豫了一下,在许红兵拉开的车门前停顿了约半分钟,她终于一抬腿,坐了进去。

他们找了一处安静的茶寮,泡了一壶绿茶。许红兵给黄苏子斟上一小杯茶。杯子是褚红的,开水一落下,杯里便散发出一股清香。这香气令黄苏子感到一种她这一生都未曾体会过的温馨。这温馨淹没了她脑子里收藏的所有骂词。

讲话的主要是许红兵。他回忆了高中班上许多有趣的事情,这林林总总的少年往事,也唤起了黄苏子的怀想。黄苏子更多的时候是在听。只是当许红兵询问起她的情况时,她才有一句回答一句。

许红兵说:“哦,我知道你们公司,你们经营得不错。不过,我想象不出来,你言语这么少,怎么在公司里呆得下去?”

黄苏子没回答,但心想难道只有会说废话的人才配在公司里么?

这一聊便超过了12点。提出回去的是黄苏子。她忙了一天,到底有些倦了。倒是许红兵仍然兴致勃勃。许红兵坚持要把黄苏子送回家。黄苏子反对了一下,就认可了。

行车一路,他们都无言。直到黄苏子的住处,黄苏子正慾下车时,许红兵一把拉住她的手,用一种非常温柔的声音说:“我好久都没有像今天晚上这么愉快了。明晚我们还见面,好吗?”

黄苏子浑身一阵战栗,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想说不必,但却又说不出来。许红兵松开了手,目送着她下车,然后说:“下班我接你。”说罢不等黄苏子表示出什么,便摇摇手,呼一下开着车跑掉了。

黄苏子不记得自己怎么进了家门,也不记得自己怎么洗完澡上床。只是到了床上,适才与许红兵的相逢点点滴滴地蓦然间就浮了出来,所有的过程如鱼游动。她几乎是在一寸一寸地品味她和许红兵在一起的一切。这期间她不由自主地脱下短裤,因为它已经湿透。当她赤躶着躺在温软的被子里时,她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水的流淌声音,水一寸一寸地涨着,很快便将她泡在其中。黄苏子很清楚地知道,她需要什么。

次日的整整一个白天,黄苏子都心神不宁。她的总经理似笑非笑地问她说:“是不是昨天晚上我说了什么不当的话?或者是我撩起你的什么生理感受?”

黄苏子没作声,心里道:“是你妈的个屁!”然后更多的恶毒得足可以致人于死地的句子,火山爆发一样砰砰地直撞她的胸口。撞得她隐隐作痛。这样,黄苏子在剩下的时间里方才安定了许多。

下班时,黄苏子一出门,便看到了许红兵。他手上甚至拿着一束玫瑰。他很贵族风度地走到黄苏子面前,把花递了上去。走在她身后的总经理讶异得咧开了嘴。站在距她几步远的地方,半天动不了脚。黄苏子却是蹙了一下眉头。仿佛是想了一下,但她还是钻进了许红兵的小车。这是辆“奔驰”。黄苏子的总经理开着他那辆奥迪时总是说:得换辆车了,这回,要换就换“奔驰”。

总经理的换车梦还没有做成,但黄苏子却在她的总经理眼皮底下神情淡然地走进了一辆奔驰。

这天晚上,他们一起吃了饭,然后就到郊外兜风。许红兵的车开得风驰电掣。纵然黄苏子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但其间几次紧要关头,她还是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声音尖细得令黄苏子自己觉得可以划得碎玻璃。

许红兵说:“我爱听你尖叫,这是女人的声音。”

外面的风真是太大了。但车内却温暖如春。黄苏子便脱下呢外套。

许红兵说:“其实你一上车就该脱。”

黄苏子没作声。许红兵又说:“纱巾也可以摘下来。难道你不觉得热?”

黄苏子的确感到自己有些冒汗了,便摘下了纱巾。很奇怪的是黄苏子这天穿的毛衣领口有些低,所以黄苏子的脖子整个都露在了外面。黄苏子的脖子很白,皮肤很细嫩。

许红兵似是有意无意地瞥了她一眼,说:“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的皮肤这么白。”

黄苏子的脸便红了,她把目光转向了车窗外。

汽车这时正行驶在一条小小的街上。街面不宽,路灯昏暗,虽然是在这么冷的天里,但这条小街看上去并不寂寞,始终有人来来往往。许红兵便将车略停了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说:“这里叫琵琶坊,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黄苏子说:“有什么好玩的?”

许红兵说:“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这天的黄苏子以为她和许红兵之间会有一点故事,因为她知道一男一女在一起的时候,男的总是会忍不住有些小动作,比方接吻抑或抚摩抑或更深入一些的,但出乎她意外的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有几回黄苏子几乎觉得这样的时刻就要来临了,却又总是被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岔子打散了业已形成的气氛。

12点的时候,许红兵再一次送了黄苏子回家。下车时,许红兵又拉住了黄苏子的手,并且抓得很紧,显得内心很是激动。许红兵说:“今天我很开心,我们能常常在一起吗?”

这一次黄苏子没有了心理活动,她点了点头,说:“好吧。”

许红兵拉的是黄苏子的左手,对于黄苏子来说,这天晚上的左手便显得颇为珍贵。她一直留着她左手上的那份感觉。一直不想去洗这只左手。甚至她在品味许红兵的手感时,忍不住在自己的这只左手上亲吻。她觉得许红兵把一种淡淡的咸味留在了她的左手上。她騒动不安,潮湿再一次地侵袭了她,于是她想用自己的左手去抚慰潮湿。她还是忍住了。她因了自己如此的念头而恶骂了自己几声。

这又是一个令黄苏子失眠的夜晚。这次失眠令她上班几乎迟到。

这一天总经理正有一个重要应酬。这应酬无非是借新年即临之际,打点一下关键部门的领导。红包和礼品早已备好,但因黄苏子的仓促落掉了一个排名较后的领导的礼物。领导虽然笑说没关系,实际上脸色已经挂了出来。想想也是,谁都有份,独落他的,且不说少一份利益,光是面子也够拿不下的。总经理为了这事大发了黄苏子的一顿火。

总经理说:“知道你在恋爱,晚上侍候人很累很忙,但工作还是要做好是不是?一天24小时,你白天归我,晚上归他,哪一头都是工作,哪一头都重要。知道你那位是个有钱的主,你不敢马虎他,但你也不能马虎我是不是?”

黄苏子几乎将“放你妈的狗屁”几个字一口喷在总经理的脸上。

黄苏子的总经理决定同一个香港人合作办一个属于自己的女装公司。总经理虽说是由处长而老板,但他曾经是个苦孩子,在县城的小街巷里捡着煤渣长大。举止间的俗气自己觉察不到,可明眼人却一眼看穿。总经理在做了老总后总是好跟人说自己的身世原本如何富有,海外又有如何的关系,父亲也是某地方的主要领导,全都是他妈的政治运动致使其家道落败,若非如此,他也早就是个大城市的人云云。总经理总喜欢说得有鼻子有眼,以致每回记者采访都要把他这些东西写出来。所以许多认识总经理的人都认为他家世很是了不得,来头大大。

这回黄苏子的总经理跟香港人如此这般说了半天,香港人淡然一笑,说:“这我知道,在镇上食品店当个柜长肯定是个很大的官。”

一句话令总经理瞠目结舌。香港人又说:“我要跟你合作,还能不把你的底细都弄清楚?”

好在香港人并不介意一个人家世如何,香港人说关键要看公司办得怎么样,能不能赚着钱。钱就是一切,其它的都无所谓。总经理这才放下一颗心来。香港人还说如果创出了品牌,又赚了钱,名与利双收的话,他便会设法把总经理一家办到香港去。这个许诺令总经理心情激动。他做梦都想到香港去花天酒地,否则赚那么多钱有什么劲?激动过后,香港人说什么他便是什么了。

香港人说,公司需要一个经理,最好是女人。出去跟人洽谈,穿上自己品牌的服装,容易打开局面。总经理便将他的弟媳推荐了来。香港人只在他弟媳身上扫了几眼,便说:“她长得倒不差,可气质不好。好服装,从不需要漂亮女人,而需要好气质的女人。”说时他的目光落在了黄苏子的身上。他凝视黄苏子几秒,然后说:“这位小姐是?”

黄苏子的总经理忙说:“是我的助理。”

香港人说:“我们的服装,就是要穿在她这样的女人身上。她的业务能力怎么样?”

总经理说:“当然是一流的。只是,她太不爱说话了。”

香港人说:“服装好不好,不靠说,要靠穿。我看就她吧。”

总经理跟香港人交谈时,黄苏子拿了一叠文件夹,静坐一边。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过,脸上自然也无笑容。她的脑子里装满着许红兵的声音和他的神态。他们现在约会很勤,勤得令黄苏子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于是她想她是不是坠入了情网。对于许红兵,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是有没有结过婚,她一点也不知道。或许她根本也不想知道这些,就算是有了女朋友或是结过了婚,那又怎么样呢?她需要他,需要他的一切。既如此,就不必在乎别的什么。黄苏子心里已经想得波澜起伏了,脸上却依然静静的,像一尊佛。黄苏子从来没有去过香港,但她知道香港是个小地方。既是小地方,来一二香港人谈生意,又怎能占领她的脑子?她的脑袋装着许红兵,对她的老板和香港人赚钱或不赚钱又怎会有兴趣?既无兴趣,又何苦用耳?所以香港人与她的总经理说些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到。

然而,她竟作了总经理和香港人合资开办的“丽港女装公司”的经理。总经理把任命告诉她时,她暗吃一惊,但却没有大惊小怪。

总经理说:“是人家香港老板看中你的!你本事大呀,一句话不说,竟能把他搞掂。”

黄苏子原本并不想做什么经理。黄苏子想结婚了。她已经被许红兵弄得有些痛苦了。但总经理的这句话,令她恼了火。她眼睛平静地望着他,心里却是正翻江倒海地怒骂。

总经理说:“看看看,你总是这么副僵尸脸色,居然被香港人喜欢。这香港人也是毛病,鲜鲜活活的女孩子他倒看不上。”

黄苏子就这样走马上任,做了公司经理。总经理把她领进经理办公室时,她似乎还没有清醒是怎样的一回事。三天后,她终于明白了一切。黄苏子无论在机关还是在公司,她的业绩一向是骄人的,这全然说明她的智商不低,智慧丰富。她跟着老板下海好几年,商界把戏看也看熟了。所以她很容易地把公司打理得顺顺当当。

黄苏子的公司最初的业务便是为上层社会的妇女量身定做服装。所谓的上流社会妇女,诸多是领导家属。她们总想穿漂亮衣服,却又总想只出很少的钱。为此黄苏子把工价开得很便宜,有的几乎亏本。黄苏子知道,如此这般投资并不会亏,大的回报都在后面。香港人和黄苏子的总经理对她这样的开头甚为满意。总经理笑道:“黄苏子跟了我几年,做生意也真精道了。”

黄苏子的面孔永远都是淡淡然的样子,与她的顾客也不多言。她每天都换一身式样新颖的“丽港”服装,坐在办公室里神色自若地打理案头事务,操作电脑。她气质安静,举止优雅,无形中便让来来往往的人觉得她这样的状态正是那套“丽港”衬托的结果。奔来定做衣服的女人无论是不是雅人,却都有追求高雅之意。故一见黄苏子过后,便会有人提出就做你们经理穿的那种。慢慢地,黄苏子在一定的圈子里便有了点名气。大家都说到底是香港服装,不同凡响。黄苏子对这样的议论了然于心,并不自喜。她想这又有什么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中黄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