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黄叶》

第四节

作者:方方

许红兵与黄苏子的约会似乎没有淡季。初始,黄苏子还隔一两天见许红兵一回,后来他们便差不多天天要见面了。每次分手,许红兵都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许红兵为黄苏子的公司出了不少主意。黄苏子公司里一位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设计师亦是许红兵给推荐的。这位设计师为黄苏子的公司设计的几套服装都大受欢迎。于是,黄苏子在依恋许红兵的同时,亦对他充满了感激。如此这般,黄苏子便觉得自己已经时时在盼望许红兵的身影了。

春节不觉一晃即过。春天便在人们的欢天喜地中轰隆隆地来临了。一天晚上黄苏子和许红兵一起吃饭。他们落座在一家星级酒店。酒店一角的钢琴声轻柔而来,像一只温暖的手一下一下地抚着心,把一颗颗的浮躁的心都抚得沉静。

黄苏子呷着可乐,听着如诉琴声。突然就说:“我很后悔。”

许红兵说:“后悔了什么?”

黄苏子说:“后悔当年没给你回信。”

许红兵听罢只是笑了笑,然后眼睛望向窗外。片刻,方用一种感伤的声音说:“春天真是一个迷人的季节呀,只是太短了。”说完便低头喝汤,一喝便好几口,头一直低着不抬起来。一曲终了,一曲又起,许红兵仍然在喝汤。

黄苏子想,是我触动了他的往事么?往事有时让人亲切,有时让人痛苦,但更多的时候是让人惆怅满怀。喝汤代表着什么呢?黄苏子漫想着,也低下头喝汤去。

黄苏子不明白,往事带给人的其实远不止这些内容。有时的心情不可以用言语来形容。比方这个时候的许红兵。

这天晚上,他们一起看了场电影。电影院里几乎没什么人。所有的观众都坐在包厢里。于是接吻的声音和女人的低吟和娇嗲不时地夹杂在音乐和对白间。

这天黄苏子在电影院里一直同许红兵肩挨肩地坐着。当他们身后有声音传来时,黄苏子明显不安,她忍不住望望许红兵。而许红兵亦用贼亮贼亮的目光看他。黄苏子渴望她和许红兵也能有点什么,但许红兵却没有动。黄苏子想他自是被自己当年的举动吓怕了。于是黄苏子把自己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右腿上,许红兵正坐在她的右边。

黄苏子低声说:“我不会像以前那样的。”

许红兵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便抓起了她的右手。

以后的时间里,许红兵只是不停地抚摩黄苏子的右手。一直到电影结束,其间唯一说了一句话:“你的手很软。”说得黄苏子全身的骨头都要软下去了。

散场的灯亮时,黄苏子的脸已经红得发烧了。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黄苏子已经过了30岁,第一次被人如此抚摩。虽然有几分快意,但实在是远远地不满足。这一次许红兵送黄苏子下车时,黄苏子静坐了一下,想说什么,终于没说。然后她打开了车门。

到此一刻,许红兵才又一次拉住她。许红兵说:“我们相逢时间还不长,我心里想对你做些事,可我不敢。我觉得那是你我都需要的。”

黄苏子回过了头,望着他,说:“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

许红兵便露出惊奇的神情,说:“真的?如果真这样,这个星期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敢去吗?”

黄苏子说:“你敢带的地方我都敢去。”

许红兵笑了,说:“那好,一言为定。不过,最好穿得随意一点,像个老百姓。”

黄苏子怀着十分兴奋的心情回到家。她脑子里满是星期六夜里的幻想。她觉得她和许红兵之间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这层纸要捅破了。而她也知道她是多么地需要许红兵。她能想象得出来,星期六的许红兵和她在一起会做些什么。这样的时刻,黄苏子虽然在书上见过不少,甚至也看过一些录像,但对于她来说,尚未真枪真刀地领教过,于是,她便有一种珍贵的感觉。一连几天,黄苏子都在考虑自己穿什么内衣更合适。最后,她在一家合资商场看到一套绣花的真丝内衣,胸罩和三角裤上绣着鲜艳慾滴的三朵花,恰到好处地落在女人三处最美丽的地方。黄苏子果断地拿出三百多元钱,买下了它。

然而星期五下午,黄苏子的总经理却通知黄苏子,说香港东家明天到,市里领导将会见他,会见完后,公司请客,黄苏子必须到场,要穿上最亮丽的“丽港”服装。

黄苏子心一紧,说:“能不能请假?”

总经理大惊,说:“什么情况呀,你有没有看清楚!这样的机会别人笑都笑不来,你还请假。”

黄苏子说:“我必须请假。我有要紧的事。”

总经理酸溜溜地说:“不就是去会你那个小白脸吗?”

黄苏子说:“不管是不是会他,我都要请假。”

总经理便翻了脸,说:“黄苏子,别以为当了经理,又傍了个主儿,翅膀就硬得可以撑台面了。告诉你,我想要炒你照炒不误。”

黄苏子说:“我不管炒不炒,我只是要请假。”

黄苏子把与总经理争吵的事告诉了许红兵。许红兵抚掌大笑,连说好好好,你连市领导都敢炒呀。那时他们正在汽车上,于是笑声使得汽车在马路上扭来扭去。

许红兵说:“我现在就带你去个地方。”

黄苏子说:“哪里?”

许红兵说:“去了你就知道。”

黄苏子说:“跟着你去哪里都行。”

许红兵意味深长地说:“是吗?”

汽车开了许久,车上一直放着音乐。乐声靡靡的,有点像黄昏的河岸风吹柳条的,令人情不自禁而幻想。这幻想不会像瀑布落水,灿烂而奔放,却更多地带着山缝里的幽气,鬼鬼祟祟神神秘秘。

许红兵对黄苏子说到了的时候,黄苏子迷茫地睁大眼睛。她看到的不过是一条小街。这条小街很简陋,而且有几分俗气。印象中她曾经来过这里。虽然夜色浓郁,却并无寂寞之气。

许红兵说:“这里是琵琶坊。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说着他将车停到距小街远远的一棵树下。浓影之中,仿佛看不到车身。

许红兵这天没有穿一身名牌,倒是很随意地穿着十分大众的便装。因了许红兵的嘱咐,黄苏子外装亦显得随便。黄苏子挽着许红兵的胳膊,沿街而行。街边暗处,不时能见一二打扮妖冶的女子在说笑或是吸烟。

黄苏子说:“她们是……?”

许红兵说:“‘鸡’!这里是个‘鸡’窝。跟别的‘鸡’窝不一样,这里是下层人寻欢作乐的地方。这一带有好多打工仔。”

黄苏子大惊,说:“为什么我们来这里?”

许红兵将嘴附在她耳边,说:“这该有多刺激呀。这里很多人家对外租房间。我们租一间,今晚上就……”他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

黄苏子脸红了,她忸怩了一下,然后低语道:“其实……其实……我是一个人住……。也没什么人打扰。”

许红兵说:“我知道,可有这里的氛围吗?”

这一说,黄苏子便认可了许红兵的主意。她已经开始了兴奋。浑身的血都在快速奔涌,骨头也开始酥软。终于,她和许红兵之间有故事了。

许红兵仿佛轻车熟路,很快他们就租下一间房。房东自称姓马。许红兵就叫她马嫂子。房间不大,约有11个平米,中间搁有一张床和一面大镜子。镜面已经不明亮了,雾雾的,四角都是陈旧的痕迹。却没有卫生间,只一只马桶。马桶呈着朱红漆色,座圈已脱落得斑斑点点,露出木头。

灯光很暗,许红兵同房东交涉完毕,进门来没说一句话,便扑到黄苏子身上,令等待接吻和温柔抚摩的黄苏子猝不及防。黄苏子轰然倒在床上,床单上一股令黄苏子形容不出来的气息,一下子扑入她的鼻中。黄苏子想说点什么,却无从说起。

许红兵三下两下扒去她的衣服。黄苏子精心为许红兵准备的三朵花,许红兵仿佛看都没看,便将它们扔在了床下。只几秒钟,黄苏子便如同被刺刀刺中。她努力地寻找感觉,却只觉得沉重的许红兵压得她喘不过气。一直待她温情脉脉的许红兵,这一刻有如野兽,凶猛野蛮得令黄苏子产生剧痛。这是一种被撕裂开来的痛楚。她情不自禁地尖叫了一声。叫完后,她想起许红兵说过,他喜欢听她尖声叫唤的。

许红兵所有的行为都在黄苏子的意料之外。他几乎没等到黄苏子再发出第二声尖叫,便把什么事都做完了。他迅速地套上裤子,动作快得使黄苏子几乎没有看到他的肌肤。而黄苏子却全身赤躶地摊在他的面前,任他的眼睛扫视和游览。

躶体的黄苏子没有动,她虽然有点儿冷,可她仍然愿意这么平摊着自己。她期待因了她的身体会再次唤起许红兵的慾望。但是,许红兵却只是默默地看了她半天,然后站到窗前,点着了一支烟。窗口又破又小,一挂肮脏的窗帘无力地垂吊在那里。许红兵将窗帘拉开一条缝,脸朝外望。黄苏子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街上的一盏路灯,荧荧如鬼火地亮着。她想故事就是这样的过程?想着,便觉得远不是她之所想。黄苏子说:“躺到床上来好不好?”

许红兵转过了身。他的脸色在灯下发青。几缕古怪的笑容浮上他的嘴角。黄苏子心里格噔了一下。许红兵说:“黄老师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女儿这样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盼我去姦她。怎么样,我还行吧?”许红兵说着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气都喘不过来。

黄苏子顿时面如死灰。她呆望着许红兵,似乎在回想什么。许红兵笑完,说:“你以为我真会爱你。老子的儿子都已经上幼儿园了。也不看看你那张僵尸脸。你装什么淑女,当年那样羞辱我你让我没法好好读书,因为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认为我是流氓。为了你,我吃了多少苦,你永远也想不到。而今,在我眼里,你上了大学又算什么?不过一个‘鸡’而已,是我玩过的一只‘鸡’,跟我玩过的‘琵琶坊’其他的‘鸡’没有两样。”

黄苏子在许红兵的陈述和辱骂中平静了下来。她很快明白了一个事实。这是一个设计好了的圈套。许红兵为报学生时代的仇,费尽了心机。

黄苏子突然间慾哭无泪,愤怒一下子燃遍全身。她内心深处被爱情业已掩埋了的脏话,仿佛定向爆破,瞬间在心里炸得开出花来。

黄苏子冷冷道:“你以为我不是在玩你?你他妈的在中学就趴在我的脚下了,你现在以为你这狗日的就站起来了?老子一直在看你有几板斧,你这么快就露了馅?怎么不弄大我的肚子再发这通威呢?”

这回轮到许红兵发怔了。便在他怔忡之间,黄苏子几乎不容他想,便将她心里深藏了许多许多年的脏话,一句一句地骂了出来。骂声如江河决堤,汹汹涌涌地扑向许红兵。许红兵踉跄着倒退,竟一直退到了门口,先前得意的脸上倒有了几分惊慌。黄苏子却不管不顾,她高声地叫骂。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她的骂声,每一字句都奇脏无比,不堪入耳。满屋里都是她脆绷绷的比喻,邪恶下作得令人全然可闻到臭气。这是她修炼了多年的成果,一招出手,又怎能不犹如惊雷炸耳。这一辈子,黄苏子还从来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长的一段话,也从来没有一下子说出这么多的话来,更何谈这么高声地叫骂。

退到门边的许红兵所有的潇洒仿佛都被黄苏子的骂声剐掉似的。他显得有点猥琐,一只手摸索着开门。黄苏子说:“事情要做漂亮。不要赖钱。我的价一直都不高,50块就成。那些盲流用我都是这个价。你也就按这个价付吧。钱就放在床脚。”

许红兵便在身上摸出一只钱包,从中抽出一张100的。低声说:“我没50的。”

黄苏子哈哈大笑,说:“那你还可以来一次。如果今天不行,改天来了就不用付帐了。我会常在这里等你的。”

许红兵丢下钱,逃跑似地离开了。

当门砰然关上时,黄苏子好像被人抽了筋,直直地倒在了床上。她的骂声止住了,这回决堤的是她的泪水。她哭得个天翻地覆,嗓子都哭哑了。枕头很脏,她在哭的时候,用嘴使劲地咬着枕套。从面颊上流到嘴里的泪是咸的,但另外一种味道是什么呢?黄苏子从来也没有品过。那种怪异的味道,从枕芯直扑黄苏子的心里,仿佛顺着她的血脉游走,走得她满身都是。然后又从她的每一个汗毛孔向外散发,以致弥漫了整个房间。黄苏子突觉这种味道有似曾相识之感,却记不得何时何地令她感觉过。

房东马嫂子闻声过来问了一次。问完不等黄苏子说什么,马嫂子便一副老经验的口气,说:“哭哭也好。头一回都这样。开过头,就好办了。想通了男人都一样,能给钱就行。”

黄苏子没等马嫂子把话说完,又失控地开始了骂人。她心里骂的正是马嫂子,但骂出口来却让马嫂子以为依然在骂男人。于是马嫂子冷笑了一声,说:“说句话你也许不信,真恨的人都是在心里骂,骂上嘴的人越骂得凶越是相反。有个乡下女人头一回骂得差不多快断气,用头撞墙血都流出来了。结果怎么样?以后天天泡在这里。过一年找了个有钱老公,儿子也生了,还忍不住一个月来上一两趟。跟抽大烟有瘾一样。”

黄苏子骂声顿止。其实她并没有听清马嫂子说些什么。她突然觉出她叫骂出的每一个句子都仿佛汇入这房间怪异的气息中。它们在这气息中如鱼得水,欢快地跳动。它们往墙壁上跳,往残缺得露出砖块的墙缝里跳;往窗帘上跳,往窗帘上污秽形成的花朵上跳;往天花板上跳,往吊死鬼一样垂直向下的灯泡上跳;往屋角落里跳,往堆在角落的垃圾上跳。它们的舞姿独特而别致,世界上没有一个舞蹈大师想象得出来。它们和这屋里气息是如此和谐地融为一体,无端地令黄苏子感到一种沉醉。于是黄苏子觉得自己也被融在一起了。她情不自禁地舒展了一下胳膊,心说,其实,我并没有失去什么呀!我有什么可伤心的呢?虽是欺骗,可我终是骂走了欺骗;虽是失身,可我也从此了解到男人和女人间最本质的交往方式,如此这般,有什么大不了呢?黄苏子想着,伸手之间,她甚至觉得她最为欣赏的字句正在她的思想过程中一条条地舞蹈着缠绕上她的胳膊。它们在她肌肤上妖妖娆娆地笑着,笑得十分妩媚。黄苏子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浮出笑容。那是她从来也没有过的来自内心的笑容。于是她想,它们一直在我心里发酵,闷也闷坏了。现在它们突围来到我的体外,它们多么活跃多么自在多么美妙。

黄苏子在这一刻仿佛找到了自己同外部世界和谐相处的端口。

天便是在黄苏子的莫名的喜悦中亮了。她的眼泪早已干涸,干涸得连痕迹都不见。她想,这下好,从此一辈子不必担心再有眼泪。

这天是星期天,不用上班。黄苏子便静静地躺在这个房间古怪的气息之中。许红兵曾经拉开的窗帘缝依然裂开着。阳光从那里穿了进来。这是一个大好的晴天。晴得十分明朗。

马嫂子再次推门,她看见黄苏子依然躺在床上不动,便没好气地说:“喂,你的时间到了。别人还要用。你如果不想走,必须再付钱。”

黄苏子一指床脚边许红兵丢下的100块钱,说:“这么多够不够?”

马嫂子眉头立即被笑意包围,说:“够够够,足够了。你是个痛快人。哎,我说吧,你一想就想通了,是不是,我一向都认为,只有明白人才来我们这里做。”

黄苏子懒得理她。马嫂子见黄苏子无意与她对白,便拿钱退出了门。只几分钟,她又折身进来,样子显得有些神秘,说:“还想不想再做一笔生意?这个客人是老顾客。卖猪肉的。那生意赚钱,所以他出手很大方,一般人我还不介绍他的。跟你,我觉得有几分缘份。绝对没有病。你看,行不行?”

黄苏子觉得散落在满房间的骂词已然开始在她周围聚拢。一条条的字句,仿佛是一根根架起来的木柴,高高地堆在她面前,只需她轻划一根火柴,这架木柴便会燃烧成熊熊烈火,瞬间即能将马嫂子烧成灰烬。

但是黄苏子手上和心里却都没有了那根火柴。她显得有些慵懒,眼皮抬也没抬,说:“好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中黄叶》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