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黄叶》

第七节

作者:方方

生活的流水依然喧嚣着沿着它自己的指向流淌而去。无人能遏止得住它前行的浪头。

黄苏子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几个人了。去琵琶坊已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部分。她是白天的黄苏子,黑夜的虞兮。作为白天的黄苏子,她外表是白领丽人,雅致而安宁,而内心却满是龌龊,不停地对他人发出恶毒的咒骂;而当她成为晚上的虞兮时,她外表是“鸡”,婬荡且下贱,而内心却怀着一种莫名的悲凉,觉得自己并不是为卖婬而卖婬,而是尝试另一种生活方式,是在完成人生命中的某种需要。黄苏子把自己分裂了又分裂,然后想,人是多么复杂的一种生物呀。他是立体的,天然就有着不同质地的层面。只因为虚荣和矫情,他总是只去照应生命中的某一个层面,做自己这一层面的奴隶,活成一个平面的人。他们从不愿分裂自己,不敢让自己每一个不同质地的层面独立起来,不敢活成一个立体,让每一个面都放射出活力的光芒。所以,人是那么的单调和呆板,思维狭隘,行为机械,把依附于人肉体上的本该活泼泼的生命,弄得好像腌过一样。所有光采夺目、魅力四射的成份,经此腌制,都变得酸腐,黄苏子因为被腌过,深知被腌的痛苦,所以她要完成对自己的分裂。让生命更加本真而且立体。黄苏子想到了这些,就觉得自己悟出了什么,仿佛是有一种真理在作为指导,于是,她就以为自己活得比谁都清醒明朗。同时,她果然就发现无论什么,都真真切切地散发着一股令她总想掩鼻的气息。

年底分发了奖金后,黄苏子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辆rǔ白色的富康车。她之所以买车,全然是为了好去琵琶坊。先前她总是回家吃过晚饭后,换上衣服打的出门。但这难保不会遇上熟人。而熟人见她如此这般装束,一定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并且会添枝加叶地把她的这种样式说得满天下的。所以,黄苏子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买辆车好。

黄苏子准备了一个小帆布背袋,她将“虞兮”所有衣物、化妆品及安全套全都装在背袋里。黄苏子是一个有经验的人了,但她在琵琶坊总是独来独往。她不像其他的女子,喜欢聚在一起疯笑和嬉闹。有时还结伴同客人们去闹市唱歌跳舞。黄苏子行迹只在琵琶坊。如果客人要拉她外出,她便毫无犹豫地拒绝掉。与她的同行比,常去琵琶坊的客人们认为虞兮最低贱,她连玩都不想玩,乐也不想乐,一点文化品味都没有,只想干那一件事。黄苏子由他们去说,因为她知道,自己同他们所有的人都是完全不同的。黄苏子的同行们都纯粹为了赚钱,而黄苏子却不。钱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

只不过有时在夜深人静,客人丢下钱离开时,黄苏子也会问自己,如果我不是为了钱,又是为了什么呢?问过后,她却回答不出来。后来她想来想去,想到一个词:测试。她想,我就是想要测试一下,人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活法。把一个人活成两个人或者是几个人。

黄苏子下班后,通常会在外面吃一份快餐,然后开车到中心广场的停车场,在车里换上她的“鸡”服并且重新化妆。作为黄苏子,她穿的衣服是很精致很典雅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而作为虞兮,她只需穿廉价而艳俗的衣装,浓抹眉眼和嘴chún。将这一切工作完成后,这时走下车来的虞兮便全然没有了黄苏子的影子。

有一次黄苏子在这里还碰到过老板的弟弟,她心里跳了好几下,因为他们险些成为夫妇。但他瞥了一眼却并没有认出黄苏子,只当黄苏子是只“鸡”。这使得黄苏子有了自信。至于在琵琶坊的晚上,她就真正是虞兮了,就算有人觉得她脸熟,也不会相信她是黄苏子。因此,黄苏子便有自如感。

黄苏子在琵琶坊从来都没有固定的去处。总是碰到哪有房间就算哪。起先有一段时间,她曾租下过一个房间。但用过几回,她觉得这样没什么意思。而且,她也不喜欢同房东太熟。所以不到一个月,她便退了房。

没有固定的去所,对于黄苏子来说,似乎还更多一分刺激。大多的日子,黄苏子都是站在街的暗角里,用一种绵软不过的声音拉客。其实,不出声也行,只要往那里一站,许多人就心中有数了。在天气温暖的季节里,黄苏子有时会找不到可临时租用的房间,这时她会同“客人”一起溜达到铁路边,在废弃的工棚里草草地度过时光。有一次,他们甚至就把郊外的野地当作床了。望着头上黑乎乎的天空和稀疏的星星,黄苏子想,今天我就是自然。

这样的时候,往往价钱比较低,而且客人相对也更穷酸更粗俗,但黄苏子既然不在乎钱,也就懒得在乎人。黄苏子会对自己说,这是虞兮的事,只要虞兮愿意就行了。

有一阵,扫黄打非很历害,警察随时可能从天而降,扫荡婬窝。散落在琵琶坊的暗娼都紧张,纷然向其他地方转移。房东们也开始以各种借口不租临时房间。只有黄苏子依然如故。她独来独往,每天去琵琶坊。去琵琶坊,仿佛是她的生活必需,就像日常所必须的盐一样。

倘若被抓,应该怎么办呢?这样的问题黄苏子也想过,想过后的结论是到时间再说。因为如果不去琵琶坊,一个人呆在家里又怎么样呢?守着家里五盏灯到深夜?听邻家人嘻闹?看电视里欢歌?抑或一本书读得屋里死寂一片?如此这般感受,未必又会比派出所舒服。于是,黄苏子不能过没有盐的日子。

几乎在扫黄运动几近结束的时候,一天夜里,黄苏子终于在一次大行动中,同她的客人一起被抓了起来。这天她恰恰租着马嫂子的房间。当门被猛烈撞开的一瞬间,黄苏子脑子里闪过一句话:在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

这次行动,警方收获很大,破了不少婬窝。一辆卡车将妓女和嫖客们一起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的院子里,男嫖女妓分左右两边背墙而立。这些平常没有什么羞耻之心的人,此一刻或因恐惧或因羞耻,都深深地低下了自己的头。却只有黄苏子面色平静地抬着头,她望着院子里忙忙碌碌的警察,一副很消闲的样子。

一个看守他们的警察终于忍受不了黄苏子的这副神态。他走近黄苏子,厉声喝着:“看什么看?简直不知道丑卖多少钱一斤。”

黄苏子不动声色,淡淡答道:“为什么会丑呢?有什么丑的呢?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需要这样的生活,这和有人去舞厅跳舞,有人下酒馆喝酒有什么差别?”

警察愣了愣,想不到她竟会有这样一番话作答,愣完便破口骂道:“真不要脸。像你这样不要脸的‘鸡’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黄苏子说:“你的话未免太偏激了吧?”

一个当官模样的警察恰听到黄苏子所言,立即板下脸,一扬头,说:“把她带到楼上去。”

黄苏子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急剧地跳得厉害,皮肉之痛在她自然是一万个不情愿。她在一个警察押解下上楼。走到楼层半时,黄苏子看到一间女厕所,便说:“我要上个厕所。你们这点人道还是要讲吧。”

警察似犹豫了一下,心想在自己派出所里,而且自己还守在门口,怕你跑了不成?想过就说:“只给你5分钟时间。”

黄苏子说:“要不了5分钟。”

黄苏子一进厕所,心就开始紧张起来。她并不想小便,她只是为自己逃离找机会。她从厕所的窗口向外望去,竟是一下就发现从厕窗外的管道可以直接下到派出所隔壁一家的房顶上。黄苏子没有任何思索,当即爬出窗外,扒上又粗又脏下水管。她不顾一切地往下滑,在脚尖刚要踏上屋顶时,她听到押解她的警察在厕所门口的喊叫声:“完了没有?马上出来。”

黄苏子一急,便坠了下去。她落在别人的房顶上。并顺着房顶一直下滑,滑到屋顶边缘方才停下。屋沿边恰搭着一根树枝,黄苏子不敢有半点犹豫,她抱着树枝往下跳,树枝枝干颇长,一直将黄苏子坠到地面。整个过程快速紧张得令黄苏子自己不敢相信自己所为。她一点伤也没有负,唯在松开树枝时,脸颊被弹回去的枝桠刷了一下。

黄苏子有如大难逃生,直到坐进自己的“富康”里,换好衣衫,全身才松软下来。她两手抖得几乎开不了车。于是她很长时间都坐在车上。在车上一遍一遍地回想她适才的举动。她想,一个人究竟有多大的能耐,其实他自己是根本都搞不清楚的。

这次可怕的经历,给了黄苏子以沉重的打击,几乎有半个月左右,黄苏子都不敢踏入琵琶坊。于是这半个月来,她度日如年。散发在琵琶坊的气息就仿佛罂粟,每一分钟都在诱引她再度前往。她烦乱焦躁,嗓子发干,夜里常常头痛剧烈。甚至她开始消瘦,开始厌食。开始觉得自己活着的无味。终于,度过第十六天后的一个晚上,她对自己说,与其这么被折磨而死,不如就让警察抓住被打死好了。

这一念穿脑而过,黄苏子立即轻松下来。她立即上街,赶在商店关门前,再次装备好她在琵琵坊所需要用的一切。开了车,直奔琵琶坊。当那熟悉的一切重新映入眼前时,黄苏子竟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金色的秋天很快凋零了。北风洋洋洒洒地成了季节的主人。天地间立即就有了苍白之感。

扫黄是一阵一阵的,四散逃离的“鸡”们陆续地重返琵琶坊。琵琶坊的街头暗角,渐渐地又散发出一些浪笑。正经的人们总是不明白,这伙人何故打杀不尽。

但虞兮的身影却在这个冬天的季节里突然消逝。曾有几个老顾客闲聊时还打听过她的下落,都说这个女人心特贱胆特大。他们对派出所的场景记忆犹新。并且他们也闻说虞兮在上厕所时逃跑掉了。言谈中,似乎觉得虞兮这个人对他们来说,有了另外的意义。

但是虞兮却再也不见踪影。

直到一个星期天的早上,郊区某个拾柴火的小孩子在养路工遗弃的工棚里发现一具女尸。她下身赤躶,脑袋破裂,鲜血淌了一地,血迹被冬天的风吹得干干的。她的死状很是怕人。

公安刑警闻讯而至。这是起明显不过的杀人事件。根据衣着,刑警很容易地想到这是常常出入琵琶坊的“鸡”。于是拿了照片去琵琶坊让人辨认。被唤去辨认的人都说:“哎呀,这不是虞兮吗?怪不得最近她不来了。她是个‘鸡’。名字叫虞兮。”

警察便问及她的住处,她是何处人。这时琵琶坊的人才发现,他们竟是无一人知道她住在哪里,甚至说不出有谁更了解她一些。只说她常在晚上来,半夜就走了。甚至还说了她从派出所逃跑的事。除此外,再没别的。案子到这里,便有点吊在半空下不去的感觉。

与此同时,黄苏子的总经理一连几天都火气冲天。黄苏子竟敢不辞而别。他回头想过自己这些年与黄苏子共事,自视待她不薄,并且近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可使黄苏子生气以至辞职。总经理案头诸多事都是交黄苏子处理的,一旦此人不在,还真的不方便。于是便天天给她家里打电话。但每次都无人接应。总经理甚至亲自开了车找到黄苏子的父母家。她的父母说:我们哪里见得到她?她差不多一年都没回来了。黄苏子的总经理猜测黄苏子一定是另谋高就,或是到南方发展去了。因为他这个老板待她始终不错,故而她不敢或是没脸前来告辞。总经理觉得自己这个推测深具合理性,只有无可奈何地重新为自己找了个助理。

几个月过去了。春天行将结束。有一天,中心广场停车场管理员向交警反映说,车场一辆白色的富康车放了许久,也没人来开,不知是怎么回事。查牌照是交警们的拿手好戏,很容易地就查出车主黄苏子的名字。

交警上黄苏子家发现没人,于是便去了黄苏子的公司。黄苏子的总经理这时方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普天之下,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知道黄苏子到哪里去了?她一个单身女子,莫非会出意外?

在公安局的帮助下,撬了黄苏子家的门。屋里灰尘满布,毫无人气,显见是许久无人居住的状态。但无论车上还是屋里,都没有任何痕迹表明黄苏子或去自杀,或是意外。黄苏子的老板挠头之间,灵机一动,决定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

黄苏子是个相貌秀丽的女子,姿色气质都不错,登在报上便有几分醒目。但凡拿了那报纸看的人,都会好好地看看黄苏子。看完后发出几声惜香怜玉的叹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