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灿烂》

第11节

作者:方方

星子到底没来。粞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屋里一动不动。实际上粞也预料了这样的结果,可他仍然坚持地希望着什么。粞相信星子对他的依恋并不少于他她的爱,虽然星子总是拒绝着他。

粞想,他毕生后悔的事有两件:一是糊糊涂涂地同水香的恋爱,二是没去考大学。星子那时说他太多虑,说他优柔寡断,还说他见小利而忘大事,他当时不服,同星干好争了一场,而现在看来,星子说得何其正确。粞想,我恐怕是太自作聪明了,只相信自己的聪明而不相信别的,结果遭自己的聪明所误。

星子那天拿了大学招生考试的报纸一路狂奔地来找粞时,粞正在拖板车。粞放下车把一字不漏地将那条消息读完后,心里很受震动。星子两目放光,星子说:“粞,一定要考,我们一起复习。”

粞亦十分兴奋。粞说:“当然考,怎么复习,你晚上来我家好不?”

星子高高兴兴地走了,粞依然去拖他的板车。拖着拖着,粞的心便又阴云四起。粞想,我是不是又在做梦了?我是不是又在幻想了?我是什么人?我有什么资格上大学?我难道还没尝过被人刷下来的滋味?万一不许我上,又何必惹人耻笑呢?

粞在卸车时,对勇志说了考大学的事和自己的想法,勇志说:“你可别让人家一边政审一边骂你也不屙泡尿把自己照照,就凭你这反革命的爹,居然也想上大学。”

粞在勇志的话前,完完全全地泄了气。恰在这天下班时,站长王留找了粞。王留说“公司要办个理论学习班,站里推荐你去。”王留且说根据粞一向的表现,等学习班结束后,打算任命粞做甲小队的小队长。临了,王留还拍拍他的肩说:“年轻人,好好地干,你会有前途的。”

粞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运气。粞想,万一大学不录取,这儿又说他不安心工作,再不看重他,那么,他一辈子就得拉板车了。毕竟上大学是渺茫的事,而去理论班和当小队长却是实实在在的。

粞于是拿定了主意。星子极失望。星子很厉害他讲了粞一顿。粞不服。粞甚至想,你一个女人,哪里晓得我这样的人能打开一点局面又有多难。粞想,纵使我考上最好的成绩,大学也不是笃定要我的。我父亲是干什么的?

星子一鼓气考上了大学,在粞认识的人中,也有很差很差成份的人也考上了大学,而高考的题目又是这么的简单。粞失悔了。但粞到底当了小队长,公司也有个领导在会上说粞是个不错的青年。王留还叫粞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这些事又很快冲淡了粞没考大学的悔意,粞想,不上大学,人一样可以干出大事来,华罗庚没上过大学,高尔基也没上过大学,社会就是一所大学校。

粞真正认识到自己的幼稚和肤浅时已经晚了。

粞对自己说,如果他是所名牌大学的大学生而不是一个搬运小队的小队长或助理员之类,星子会如现在这样拒绝他么?

粞的回答是否定的。他想水香固然是一个因素、但并非是最主要的。

粞又问自己,我能不能放弃星子呢?去找一个各方面部说得过去的女孩成个家?像自己说的那样把星子作为一个长久的朋友相处?

粞的回答仍是否定的。他对星子有着不可名状的渴望,星子愈拒绝,这渴望愈强烈,驱使着他穷追不舍的除了感情、还有目的。虽则他说过只要星子允许他爱她就满足了,实际上,粞深知这是不可能的。他想他是不甘心这么败下阵来的。他既然已经向星子表明了心迹,同时他又知道星子的内心在作怎样的挣扎,那么他决意要攻下她。他粞应该做这样的人:既有所爱,就要得到。

星子没来,粞放弃了最后一丝幻想,他开始铺床睡觉。便是在他拉平席子的那一刻,有人敲响了门,粞冲动地跳起来使劲地打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粞的父亲。他红光满面,鼻息中微带酒气。

粞掩饰不住他的失望,一种深深的失望。

父亲说:“怎么?这么嫌我?”

粞说:“怎么会?我只是以为是星子。”

父亲说:“星子是你的未婚妻?

粞说:“还不是”

父亲说,“我常听你提她,你单恋她?”

粞说:“也算是吧,不过,我不配。”

父亲说:“怎么这样短自己的志气?”

粞说,“她是大学生,我算什么!”

父亲说:“你朝她求过婚了?”

粞说:“求过,她没同意。”

父亲说:“那就算了吧,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哪里找不到个好女人?”

粞说:“说是这么说,心里放不下。星子对我有同别的女人不一样的意义。”

父亲嘲笑般地打量了粞一下,方说:“你有毛病!”

粞笑笑,没说什么,他想父亲是不会理解他的。

父亲到厨房去张望了一下,折回时说:“你妈出去了?是不是有了相好?这都几点了!”

粞不满,粞说:“你对妈说点好话不行?她为你吃了一辈子苦了。”

父亲说:“这话没道理的。她为我,我又为谁?未必我这辈子在享福?即使她是为了我而吃苦,我写信要她离婚,她为什么又不肯?

粞说:“妈是为我们姐弟三个想呵。”

父亲说:“所以,一个人老是为了别人着想,倒霉的就只能是她自己。你想想,这个世界总得有人走运有人倒霉,她不许别人倒霉,那么就只好留给自己了。”

粞对父亲这套说法又好气又好笑。粞想父亲的自私有点炉火纯青了。可不能不说父亲的推理是符合逻辑的。粞说:“你既然认识这么深刻,为什么你一生也这么不顺?”

父亲说:“这就在于一切政治运动都不按逻辑办事,它信马由缰,撞到你,你躲都躲不开。我幸亏一走了之,要不,文革中还不又是一死?”

粞默默点点头,他想父亲也只是抓到一点保护自己的本事。

父亲又说:“还是说你妈,她老是讲为别人,结果,她使你们姐弟三个过好了吗?没有,她又使我过好了吗?也没有。她不离婚的结果,是她自己一人得了好处。这就是人人都同情她,人人都夸她忍辱负重,她得到了名声。”

粞吃了一惊,但他回味父亲的话时,却觉得母亲固然有些委屈,但父亲讲得实在有理。

父亲说:“所以我并不感谢她,你记住,粞,对于男人来说,不必去空谈什么爱不爱,灭了灯,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味儿。”

粞笑了。粞说:“你倒想得开,那你还找妈干什么?”

父亲说:“我不找她聊天干活睡觉,我找她离婚总是可以的吧?”

粞说:“离婚?你疯了!何必这样?”

父亲说:“很简单,她不要丈夫,可我要老婆,我二十几年没老婆,我现在想要一个。”

粞说:“你跟谁结婚?”

父亲说:“总归会有人的,我现在一百多块钱一个月,房子有一套,找个者伴儿暖暖脚也不会太难。”

粞说。“我真想象不出来你是这么敢做敢为,这么果决,什么都看得开,放得下。”

父亲说:“算你认识还对,我这只是做了一个人基本该做的,丝毫不出格。”

粞默默地点点头。

父亲说:“粞,我劝你同我弄好关系,这对你只有好处。”

粞说:“你是我父亲,我钦佩你。但是我更爱妈妈,这一点,你永远也达不到她的位子。”

父亲没等来母亲,只好走了。临行前,见粞呆思,便又说了句:“记住,不要心系于一个女人。关了灯,女人都一样,而男人最需要的是关灯后的女人,别的都无所谓。”

粞想,果然是如此,只是不甘心如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灿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