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灿烂》

第12节

作者:方方

星子直到下半夜才将自己弄睡着了一会儿。早上起来时,母亲已经上班了,桌上已摆好了牛奶面包,面包甚至连果酱也抹上了。

星子知道此乃亦文所为,没说什么,坐到桌前便吃了开来。

亦文从厨房出来,坐在星子对面,说:“怎么样,服务还周到吧?本人愿如此服务五十年以上。”

星子一笑,说:“你今天反客为主了。”

亦文说:“不敢,只是正在争取。你觉得呢?”

星子说:“我觉得不好。”

亦文说:“昨晚,你们谈得怎么样?为什么哭?”

星子说:“你怎么知道我哭?”

亦文说:“这还不简单,红彤彤的眼睛松垮垮的脸嘛。”

星子说:“你想知道什么?”

亦文说:“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一刀两断了。”

星子说:“是又怎么样?”

亦文说:“是就给了我机会。”

星子心动了动,她瞥了一眼亦文。亦文正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星子笑了笑,说:“太晚了。我们已经把关系定下了。”

亦文说:“真的?”

星子说:“真的。”

亦文说:“你妈妈知道吗?”

星子说:“你不用搬我妈,这是我自己的事。”

亦文垂下了眼帘,眼睛盯在自己脚上,停了停方说:“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星子说:“你还小,急什么。”

亦文说:“这是我的事,你也不必教育我。”

星子暗自好笑。但星子觉得亦文身上有一种东西,已打动了她。星子想,那是什么呢?

星子匆匆吃罢早餐,回到自己房间。她的头绪颇乱,星子想人有时喜欢制造些混乱来充填生活。我现在是站在谁制造的混乱之中呢?粞?亦文?水香?母亲?抑或自己?星子忽然忆起黄山脚下那老头儿的话:“姑娘你正站在你一生的关口上,你得留神拿好主意呀。”

星子想,那瞎子还真灵,真该多出点钱讨教他这主意该怎么个拿法。

亦文进门时,星子不知道。直到亦文走到她跟前。她才吓了一跳。

星子说:“你怎么鬼鬼祟祟的?”

亦文说:“你自己想呆了,倒怨别人。”

星子忽而见他拎了旅行包,一副出门装束,吃惊地问:“你这是干什么?”

亦文说:“住得够久了,该走了。”

星子说:“怎么这么突然,得等妈妈回来才能走呀。”

亦文说:“不必了吧,我觉得我已经是不受欢迎的人了。我的优点就是晓得知趣。”

星子说:“别这样。我一定要留往你。”

亦文说:“留下来对你没好处,我会抢在那位粞的前面跟你……”

星子一惊,便道:“你胡说什么?”

亦文说:“别紧张,吓唬吓唬你。”

星于说:“听我的话,晚上妈妈回来后再说你走的事。”

亦文说,“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告诉我你和粞究竟怎么回事。你妈昨天对我说了好些,我还想听你的。”

亦文这番话说得很诚恳,也很温柔,它使星子突然间产生一种倾诉感。她好想把她心里淤积了许久许久的痛苦疑虑彷惶以及慾爱不愿、慾罢不能而产生的千般焦虑,统统地倾泻出来。

星子点了点头。亦文坐在了她的对面。于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一寸一寸地从星子心底扯了出。当星子说到水香时便开始了流泪,往后,她的泪越涌越多,最终泣不成声。

星子不知什么时候亦文坐到了她的身边,也不知什么时候她被亦文搂在怀里。她将脸埋在亦文的胸脯上,哭得十分伤心。亦文不停地不停地抚着她的头发她的肩膀。

亦文说:“你受的委屈大大了。粞不值得你留念,那个水香永远是一片阴影罩在你俩的头上。”

星子哭道:“那我怎么办呢?”

亦文说:“勇志的话是对的。让粞自己去休养生息,而你,自然用新的生活来冲刷掉你心里头的伤痛。”

星子说:可我心里老是牵挂着粞,我觉得真的离开他会对不起他的。”

亦文说:“是他对不起你。是他忽略你的感情而找了水香,是他不看重你。你既发誓永不嫁他,又何必作这种柏拉图式的恋爱,让肉体受折磨呢?你难道一点也感受不到青春的冲动?”

星子叫亦文这么一说,突然间脑子里出现昨夜勇志家的一切。她浑身感到不自在起来,她情不自禁地将身体更贴紧了亦文。

亦文便开始吻星子,当亦文的嘴刚一触到星子的嘴chún时,星子有一种被火烫了一下的感觉。她下意识地将头向后仰了一下。但当她触到亦文热烈地充满情慾的目光时;星子又软下了。她感受到了一种召唤,这种召唤超越了她的理智,直接从她的肉体深处得到了回应。星子没了思维,她闭上了眼沉入这从未体验过的享受中。

亦文使劲地吻着她,星子感到透不过气可同时又盼望这吻能永远下去,许久,亦文终于将手搁在了星子的裙扣上。亦文低声地问了一句:“可以吗?”

星子焦渴地答道:“我要你。”

当一切结束后,星子躺在亦文的怀里,激动未已。星子想,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间就成为一个真正的妇人了?我怎么就这样轻率地将自己最珍贵的就这么交给了这个相识不久的年轻人?我怎么鬼迷心窍了?然而,那一切,又是多么的好,多么的不可思议,多么地快乐。

亦文抚着星子说:“星子,你好像很有经验。”

星子说:“水香一点一滴都告诉过我。你呢?好像也懂得很多,不致于也有个水香告诉你该怎么做吧?”

亦文不语。星子翻身坐起。星子说:“你有过?她是谁?”

星子不觉落下了眼泪,亦文慌了,也坐了起来。他笨拙地为星子抹泪,且说:“那是老早的事,一场游戏而已。”

星子说:“讲出来。”

亦文说:“在乡下,有一回中秋,大家都回去了,只剩我和另一个女孩。我们俩很无聊,晚上就坐在一起说话。有天来了几个农民,讲了好多黄色下流故事。他们走后,我们控制不住,过了一夜。就这。”

星子说:“后来呢?”

亦文说:“后来……寂寞时,也同居过几回。再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她被招到县招待所当了服务员,我们都清楚彼此走不到一块,就算了。以后再也没有来往。”

星子默然了。屋子想,水香是怎么说她和粞第一次上床的事的?那桃花何其灿烂。

亦文又拥了过来。亦文说:“星子,我向你起誓,我和她其实连恋爱关系都没有。我没爱过她,她也没爱过我。我们在一起,只是一种需要。那是客观环境造成的。”

星子再次躺下。星子想事情实际上就这么简单。有时人竟为了这么简单的事作那样复杂的铺垫。男人女人最终直奔的目的只有一个,何故又去制造些中间环节呢?爱有多大意义呢?不爱又少了什么呢?无非如此。

星子自觉有了一种彻悟。她觉得自己把一个并不要紧的东西严密看守了许多年,待有一天拿出来后,才发现也不值什么。

当亦文再一次凑近星子时,星子仍鼓胀起激情迎接他。星子想这就是男人,这就是女人,这就是享受,这就是婬荡;这是人类最高尚而又最污浊、最美丽而又最丑恶、最亲密而又最遥远的时刻;是每个人最公开也最秘密、最渴望也最鄙夷、最真实也最虚幻的事。

亦文说:“我们一毕业就结婚。我们要在毕业前拿结婚证,这样,我就可以不被分到太远的地方。你同意吧?”

星子点点头,温顺地偎在他的怀里。星子忽觉得自己对自己的婚姻没有一种庄严感,反感到有些好笑。星子对自己说:“噢,我就是这个小男孩的妻子了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灿烂》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