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泥湖年谱》

1965年(二)

作者:方方

“六一”那天,三毛终于加入了少先队。虽然比妹妹晚了一年多,可三毛仍然兴奋得不行。宣誓完后,他戴着红领巾跑到照相馆照了一张相。自从大毛上了大学,二毛读高中住进了学校,三毛便觉得自己已经成为家里的重要成员。他要求每个月的零花钱,像大哥和二哥一样提高到一块钱。雯颖觉得这个要求可以满足,便在每个月初分别给三毛和嘟嘟一块钱。早餐零食和学习用具,都在这里面开销。嘟嘟节俭,把钱都换成新钞票收了起来,而三毛则每个月都将这笔钱变成零食装进他的肚子。为了这次入队的照片,他忍了又忍,终于拿出了其中的三毛六分钱为了自己留下了一个重要的形象。这件事他是秘密进行的,家里没人知道。三毛一直沉住气不说,直到相片取回来,他才在吃饭时故作玄虚地把相片从口袋里掏出,得意地亮给大家看。

相片上的三毛,眼睛很明亮,胖乎乎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胸前的红领巾被拉扯得很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前胸。

雯颖看过,立即发出惊喜的声音:“三毛,什么时候照的?子恒,你看,三毛多可爱呀。”

丁子恒拿过三毛的相片,看着相片上神气活现的三毛,觉得这孩子真是十分有趣,也笑了,说:“哟,看不出来,三毛戴了红领巾这么漂亮。”

三毛听到爸爸妈妈如此夸奖,脸上的得意之情立即变成了嚣张。他咧着嘴,眼睛笑得只剩了一条缝。他晃着脑袋,对着嘟嘟,不停地说:“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比三毛早入队一年多的嘟嘟此刻倒像是个败将。嘟嘟想,为什么自己入队时没有去照张相呢?为什么这样大的事情她竟然都忘了呢?她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而在她正委屈不堪时,三毛却更加得意。三毛斜着眼望着嘟嘟,嘴上则说:“妈妈,我们把它放成大照片,挂在我的房间里好不好?”

雯颖对三毛这张相片确实是满心喜欢,觉得三毛这个提议不错,便应声道:“好呀。”

嘟嘟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啪”的一下放下饭碗,说了一声:“妈妈偏心。”便哭着跑到隔壁房间去了。

三毛拍手哈哈大笑起来。雯颖此刻才发现,他们因为看三毛的相片看得高兴,都冷淡了嘟嘟。

但是三毛的快乐只持续了三天,一件严峻的事情便发生了。

这是一个星期天,乌泥湖宿舍十分热闹。市里的知识青年一批一批地或下乡或去边疆,终于轮到张楚文这一批了。张楚文、皇甫浩和辛字楼陈杞的女儿陈小兰一起前往大别山的但家凹。张楚文神采飞扬的脸上,不时而闪过出几分阴影——他的爸爸张者也始终不肯原谅他。

明主任领着一帮人敲起了锣鼓,还召集了人马在操场上搭了一个小小的台子,为他们举行隆重的欢送会。张楚文的妈妈荣心怡虽然对张楚文下乡一事满肚子怨气,但母亲毕竟心疼儿子。张楚文的每一个行动,都令她牵挂,她不想张楚文临行前无人相送,便打起精神参加了这个会。张楚文对每一个表示向他学习的人都热情地说:“欢迎你以后去我们但家凹。”但在说话间,他仍在不断地朝他的家——癸字楼的方向张望,他盼望他的父亲能够在最后一刻走出家门并支持他的行动。可是,张者也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欢送会上皇甫白沙露了面。他在家中对皇甫浩说,下乡劳动锻炼,建设新农村,也未尝不是一条光明大道。但在操场上时,他却面孔严峻,什么话也没有说,他的心情很复杂。他自然十分希望皇甫浩能进大学深造。他觉得国家要发达,必须要依靠科学的进步。他替皇甫浩感到几分委屈,因为皇甫浩不是没有能力考上大学,而是因自己的右派问题影响了他,皇甫浩即使考上了,多半也会因“不宜录取”而刷下来。以皇甫浩的自尊,肯定无法接受被刷下来的现实。皇甫白沙对此莫可奈何,他除了支持皇甫浩下乡,还有什么选择呢?

陈小兰却纯粹是因为大学没有考上和对张楚文的崇拜而选择了这条路。她同张楚文小学时曾是同学,后来她考取了十六女中,便只是偶尔在上学途中遇到张楚文。高考落败下来,她在家以泪洗面,闻知张楚文的行动,心头不由一颤,立即便跑到张楚文家询问下乡事宜。张楚文一番激情澎湃的描述,令陈小兰的眼泪迅速变成欢笑,她当即决定要同张楚文一道下乡。陈小兰家做主的人是母亲姜心敏,姜心敏马上同意了陈小兰的请求。姜心敏在家里喜欢的是二儿子陈小阳,她觉得女儿读不读书或者是读多少书都无所谓。陈杞舍不得陈小兰离家太远,姜心敏便说小兰在乡下好好干,说不定也能跟侯隽邢燕子一样出名豹。陈杞惧内,凡事都听姜心敏的,这天的会上,父母双方到场的便只有陈小兰家。姜心敏代表家长讲了话,姜心敏说,怎么能不支持孩子们下乡建设新农村呢?如果大家都去上大学,都呆在城里,迟早有一天,我们都会没有粮食吃!她的话令许多人都鼓了掌。

代表三个青年讲话的当然是张楚文。他的讲话就是把他走在深山中写的那首诗朗诵了一遍,张楚文富于激情,手势音调都控制得恰到好处,一下子便把大家的情绪都感染了。围观的小孩子像三毛、嘟嘟、刘四龙、刘五虎以及吴安林等都跟看演节目一样,朗诵完后,叫叫喊喊地不让他下场。于是张楚文只好拉了他的两个同伴皇甫浩和陈小兰一起唱了支歌:我们年轻人,有颗火热的心,革命时代当尖兵,哪里有困难,哪里有我们,赤胆忠心为人民……

欢送会一直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操场上围满了人。被感动了的大人孩子都觉得张楚文他们是英雄。三毛这天戴着他鲜艳的红领巾,一边看热闹,一边跟他的伙伴们说着张楚文的事。三毛说张楚文哥哥跟他的大哥是好朋友,张楚文哥哥到他家去过好多回。他小的时候,张楚文哥哥每次到他家时,都会把他举起来,张楚文哥哥还送给他一支木头手枪。三毛因为自己比其他人跟张楚文更熟悉而分外自豪。但他绝没有想到,与他同住一楼的吴安森同几个孩子耳语几句后,那帮小孩子突然齐声喊了起来:三毛的哥哥是叛徒!三毛的哥哥是叛徒!

正在得意的三毛没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下子呆住了。待他弄清此乃吴安森作怪后,立即扑向了吴安森,两人便在操场上扭打了起来。嘟嘟在一旁吓呆了,她不敢靠近,只是尖声怪叫。待看到三毛渐渐占了上风,便也不做声了。

几个大人在一片混乱中,终于拉开了架。那一刻三毛正骑在吴安森的身上。三毛年龄比吴安森小一岁,个头却比吴安森大许多,打架占有优势。打赢了的三毛拍拍手上的灰,对吴安森吼道:“你再骂我大哥,我还会打掉你的牙,撕破你的嘴。我哥哥是大学生,才不是叛徒哩!”

吴安森骂骂咧咧道:“你哥哥就是叛徒。说好了跟张楚文哥哥一起下乡的,结果一个人跑去上了大学。”

三毛说:“是学校不让我大哥下乡,我大哥成绩全世界第一,怎么样?”

吴安森说:“吹牛,吹牛,吹牛不打草稿。你大哥叛变才是全世界第一。”

三毛懒得跟吴安森吵了,几个大步又冲到他面前,揪住他的领口便动手。吴安森这次挣脱了三毛的手,拼命逃跑。三毛追了几步,没追上,便放弃了追打,重新来看欢送会。

会上正是明主任在讲话。明主任讲话速度很慢,也没有什么听头,三毛便拉了刘四龙准备回家。不料刚走出操场,便迎面碰上手持弹弓的吴安森。刘四龙叫了一声:“三毛,快跑!”

三毛一看不对,拔腿便跑,吴安森举着弹弓追他。三毛在人群中钻来钻去,吴安森亦拉着弹弓穷追不舍。眼看吴安森要追上了,三毛一个闪身躲在了刘四龙的身后。糟糕的是,吴安森弹弓里的子弹已经射了出来,正好射中了刘四龙的眼睛。刘四龙一声惨叫,双手立即捂住眼睛,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里流了出来。吴安森和三毛都吓呆了。吴安森掉头便往家里跑,三毛却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许素珍正在欢送会的锣鼓队打鼓,听到有人对她喊叫:刘四龙的眼睛被人打瞎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扔了鼓槌便朝刘四龙嚎叫的地方跑去。许素珍喊道:“谁打的?哪个王八蛋打了我家四龙?”

四龙正被皇甫白沙抱着。皇甫白沙说:“先别追究谁打的,赶紧送医院,要不这孩子的眼睛就完了。”

这个意外的事件,使得欢送会无法开下去了。刘家几乎全部出动。许素珍呼天抢地地搂着四龙,血已经把刘四龙的衣服染红了。刘景清火急火燎地从物勘总队借得一辆三轮车,让许素珍抱着刘四龙坐了上去。皇甫白沙说:“先送到空军医院,就近看了再说。”

许素珍和刘景清坐了三轮走了。刘四龙的二哥刘二豹、三哥刘三熊闻讯而来,望着三轮车走出操场后,一起对着围观的男孩子们吼道:“说!是哪个射的四龙?”

刘二豹见一些小孩望着三毛,便叫道:“是不是你,三毛?”

三毛吓得直往后退,脸都白了。他知道,就算不是他射的,他也难逃罪责,刘二豹不打他才怪。这一刻嘟嘟突然叫了起来:“不是我哥哥,是吴安森。是吴安森射的,我亲眼看到的。我哥哥没有弹弓。”

刘三熊知道四龙一直跟三毛要好,立即说:“不会是三毛,三毛不会射我家四龙的。”

旁边亦有小孩证明说:“不是三毛,是吴安森射的。他想射三毛,结果射着四龙了。”

刘二豹和刘三熊闻之,立即便往丁字楼上冲去,一群小孩喊叫着跟在后边跑去看热闹了。

但三毛不敢去,他也不敢回家。他想,万一四龙真的成了独眼龙该怎么办呢?他站在操场上,呆呆地向楼上观望。他知道,自己的这场祸闯大了。

这天吴安森家里没有大人,吴安森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家里只有李三婆。刘二豹兄弟没打到吴安森,一怒之下,把吴家的窗子和门都砸得稀烂。临了还丢下话说:如果四龙的眼睛瞎了,一定要吴安森的两只眼睛来赔。李三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先是吓得不敢吱声,后来便坐在走廊上哭天抢地地骂人,骂得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

明主任刚回家,听说此事,害怕老人这么一闹又出人命,便找了几个人急急赶去。连拖带抱,将李三婆弄进屋里。

丁子恒和雯颖这天带了二毛一起上街买自行车去了。丁子恒推了一辆崭新的“永久”回家时,发现楼上楼下乱成一团。雯颖忙找人询问,问罢先觉得二豹三熊太不像话,后又听说四龙眼睛被弹弓射中,血流得满脸满身时,脸色就变了。再又听说这事跟三毛有关,便一下子着急起来。没进门便去找三毛,结果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三毛,就连嘟嘟也不见了。二毛从简易宿舍那边开始,但凡三毛和嘟嘟的同学家,一家一家地找,一直找到楼房,直到天已昏黑,还没有找到这两兄妹。雯颖急得要死,丁子恒也觉得不对头。虽然小孩子吵闹打架的事时有发生,但还从来没有闹到这么严重的地步。而三毛是一个有主意并且倔犟的小孩,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自己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呢?嘟嘟一向爱看热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会离开这里往别处去呢?丁子恒心里纷乱不堪,此刻他觉得,他对自己的小孩了解得实在是很少很少。

丁子恒决定报警。二毛说:“爸爸,妈妈,我看再找找。三毛虽然淘气,但他不是一个糊涂小孩。说不定,他正躲在哪里呢。”

丁子恒说:“那为什么嘟嘟也不见了呢?”

二毛说:“可能三毛一个人害怕,嘟嘟跟他在一起,陪着他呢。”

雯颖说:“二毛,你再想想,三毛还会往哪些地方躲藏。”

二毛说:“他们小孩子藏的地方,有时候我们也找不到。”

天开始变黑了。丁子恒承受不了两个孩子失踪的压力,他觉得心里似有锯子架在上面,时间每过一秒,便在他的心头锯过去一下。他推出新自行车,说:“不能再等了,一定要去警察局报警。”

这时,嘟嘟回来了。她显然是跑回来的,小脸红扑扑的,额上满是汗水。丁子恒和雯颖两人几乎一起扑上去搂住了她。雯颖急切地问道:“嘟嘟,你上哪去了?哥哥呢?”

嘟嘟急不可耐地说:“妈妈,赶紧去救三毛!他不得了了!”

丁子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965年(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乌泥湖年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