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泥湖年谱》

1965年(三)

作者:方方

十二月的一天,因公致残的宗梅生搬进了金显成退掉的那个房间,这是甲字楼下的右舍。宗梅生准备十二月二十六日结婚,这天是毛主席的生日。宗梅生说他负伤后能得到这样的照顾,全靠毛主席,全靠共产党。为了牢记毛主席的恩情,他把婚礼选择在了十二月二十六日,他要让这个日子成为自己一生中最重要最甜蜜的最幸福的日子。

本来,宗梅生和罗彩秀的婚礼只想简简单单办一下。宗梅生在此地可谓举目无亲,他的父母因家中穷困,无法前来,罗彩秀是地主的女儿,亲属也不便出席。所以婚礼想热闹也热闹不起来。照顾他的老钱将这个情况透露给了谢妈妈。谢妈妈一听便动了恻隐之心,说就算罗彩秀是地主女儿,可现在讲究重在政治表现。罗彩秀没干过坏事,她主动前来照顾因公负伤的宗梅生,就是为建设社会主义出力,就是一个好的政治表现。为什么就不能把婚礼好好办办呢?为什么就不能让负伤致残的宗梅生感到党的温暖和人民的温暖呢?谢妈妈的话句句都显示出了高水平,乌泥湖宿舍的家属们心里都一亮,纷纷说,对呀,宗梅生这辈子不容易,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他把婚礼好好办办呢?许素珍说:“这些年饿得慌,大家好久都没有在一起开开心了,就把给小宗办婚礼当成为我们大家开心好了。”

明主任一想,觉得也是。三年的自然灾害,令日子过得没了气氛,人心都跟冻僵了一般。现在日子一天天又好了起来,大家的热情也都如同被解冻一样燃烧了起来,那么,为什么不就此让这燃烧的火焰更烈一些,更旺一些呢。回想起1958年大跃进时,大家团结一心热火朝天地干事业,该是多么快乐。明主任这么想过,便觉得实在是没有理由让宗梅生的婚礼简简单单办掉,为了因公负伤的宗梅生,也为了她们自己,她们应该好好操办一下。

既然连明主任都这么想了,家属们便都行动起来。为他人张罗婚事,似乎是女人的天性,这件事竟让所有家属都觉得激动。许素珍领了人把房子粉刷一新,张雅娟陪着罗彩秀上街买了几件家具,计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厨房里的锅碗瓢勺是乌泥湖的家属们凑份子钱买来的。金妈妈剪了几个双喜贴在了窗户和门上。小孩子们更是激动不安,天天跑去新房看热闹。新房尚空着,并无人住,门上总是挂着一把锁。嘟嘟去过几次都没能看到屋里的样子,更没有看到新郎倌和新娘子,便有些气忿,每次回来都发牢騒,说为什么就不能先当新娘子再结婚?为什么非要规定到二十六号才能结婚?为什么不能把新房的门打开来让所有的人参观?每每在嘟嘟发牢騒时,一家人都觉得好笑。

婚礼终于如期举行。因为新房太小,便把举办婚礼的地方移在了原先扫盲班的教室。头两天,明主任事先领人将这里布置了一番。还特地请书法写得好的刘格非写了王杰的话贴在墙上。

什么是理想,革命到底就是理想。

什么是前途,革命事业就是前途。

什么是幸福,为人民服务就是幸福。

婚礼前一天,宗梅生来看了看这里的布置情况,在这条豪言壮语下,他凝视了许久,不禁暗自感慨。心想,比起王杰的粉身碎骨,我残了半身并且还能娶到老婆,该是多么幸运。宗梅生自受伤后,从来都是满心无名的哀怨,而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是满足。

这天的婚礼热闹的程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不光水文站来了许多人,乌泥湖宿舍的家属也来了一大半,再加上数不清的窜来窜去的小孩子,整个婚礼喧闹成一团。水文站的站长作为男方家长讲话,很是动情地讲述了宗梅生当年受伤的情形。历历往事,令宗梅生情不自禁地双泪长流,婚礼一时气氛低沉。直到有一个小孩子大声喊着:“结婚好开心哦,为什么要哭呢?”方使宗梅生意识到,这个日子他应该快乐。

婚礼在快半夜的时候才结束。张雅娟最后一个离开新房,临走前,她依然有些忧愁,她不知道年轻的罗彩秀将怎样和一个毫无能力的新郎度过这个新婚之夜。她只好一遍一遍叮咛罗彩秀:既然你自己选择了宗梅生做丈夫,今天晚上你就要有心理准备。你不能像别的妻子那样享受男女之事,你只有忍着点。罗彩秀明白其话意,只知道红着脸拼命地点头。

宗梅生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终于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美丽的胴体。他颤抖着用双手在罗彩秀光滑的肌肤上抚摸着。他将鼻子贴上去嗅着她的芬芳。然后他再一次地落了下眼泪。宗梅生说:“秀,对不起,我没办法让你开心。可是我这辈子都会用心来爱你。”

罗彩秀亦用双手从他的背上一直抚摸到他另外一半毫无知觉的身体,她也哭了。她说:“我知道,可是我不在乎。你帮我离开了我的家,你就是我的恩人,我要用这辈子来报答你。”

这个新婚之夜浸满了两个新人的眼泪。他们相拥而泣,几乎在天快亮时,才昏然睡去。

元旦前夕,院里在俱乐部举行了联欢,每个科室都准备了节目。施工室文艺人才不多,要拿出个舞蹈或者独唱,颇有难度。工会组长是湖北人,特别喜欢三句半。便在家里吭吭哧哧地写了几个晚上,写出了他认为一定会在联欢会上一鸣惊人的三句半。可是有了节目,谁去演又是问题。工会组长只好借在学习毛主席著作讨论会上发言的机会,动员大家踊跃报名。大家一想到演出时得拿锣背鼓地上台敲打,便都吃吃地笑个不停,半天都报不出个名来。工会组长又是央求又是号召,总算有三个年轻人跳了出来。他们分别选中了甲乙丙三个角色。剩下的只有“丁”这个位置尚空着。工会组长左挑右挑,不是不肯便是不行,仿佛再也挑不出个人来。便有人笑道:“谁姓丁就谁演吧。”

会上所有人都朝丁子恒望去,因为整个施工室只有丁子恒一人姓丁。丁子恒因对文艺节目毫无兴趣,脑子里的思路也没有与会场同步。突然见大家都望着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心里十分紧张,脸上也呈现出几分慌乱。一个年轻人笑道:“看丁工的样子,还以为让他上台挨批判哩。”

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丁子恒更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眼前的这些人,他不知道他有什么东西值得大家笑。他甚至颇为不悦,觉得有一种被耍弄的感觉,愠怒之气便从心底腾腾地直往上冒。可丁子恒心里十分清楚,他不能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这么多年来,压抑自己已成习惯,他尽可能地控制自己,让自己平静。于是他的神情便愈发可笑了。

室主任见他如此,忙道:“丁工,还没让你演节目,你就紧张成这个样子?”

丁子恒这才明白,原来大家笑他,是因为有人想要他演节目。他如释重负,也笑了起来,说道:“亏你们想得出来!”

工会组长笑了半天,突然说:“你别说,如果让丁工上台演,可能还真会有效果。”

演甲的人说:“对呀,三句半那半句的效果就是惹人笑的。”

丁子恒说:“开玩笑。我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怎么会叫人笑得起来?”

工会组长说:“诀窍就在这里。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去演一个幽默角色,这本身就是幽默。”

室里其他人见工会组长力推丁子恒上台演“丁”这个角色,先是吃惊,后来想想丁子恒在台上的样子,禁不住又笑了起来。大家一致认为丁子恒如若上台演了,施工室这回的节目一定能大爆冷门,把水文和勘测几个一贯在联欢会上出风头的科室,统统压倒。

这一下,丁子恒发现大家对他来真格的了,急得两手摆得像拨浪鼓。可是这时严肃的学习气氛已然被开心所替代,笑声一阵一阵的,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解释。喧闹之中,人人都认定只有丁子恒上台去演最合适,丁子恒哭笑不得地被孤立在会场。

连着三天的下午,他们都进行了排练。丁子恒虽然只有半句台词,可要把这半句说好也不是易事。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台词记住,可记了台词还要有动作,这对他更是他莫大的困难。他无法将任何一个动作做到位,他举手投足,都缺少协调感,尽管反复被指导,他仍然做不好那些动作。丁子恒央求道:“你们就放过我吧,我不是这块料。你们让我去画图纸,我保证每一张都画得漂漂亮亮。”

可是同台演出的甲乙丙三人都不同意。甲笑道:“我们已经够差了,可有丁工顶着,我们算强一点的。丁工,你存在的意义,就是把我们的丑动作掩盖起来。”

乙和丙也是异口同声。事情到了这一步,丁子恒完全没有退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节目中甲是打鼓,乙是打锣,丙是打钹。轮到丁子恒,已经没有东西了,便交给他一个木鱼。这木鱼无论式样还是声音,都更使丁子恒的角色更加可笑。丁子恒死活不干,可是不干又没有别的东西可敲。工会组长说:“那就拿个脸盆来敲行不行?”

丁子恒一想,拿着脸盆上台胡敲一气,更是惹众人笑话,相比起来木鱼还稍好一点。

联欢会开在1965年的最后一天的下午。丁子恒他们的节目安排在第六个。因为从来都没有登过台,丁子恒心里可谓万分紧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记住了台词。雯颖见他如此,心里好笑,可又怕他上台真会出洋相,便将台词按顺序写在一块白布上,又将白布缝在他左手衣袖的内侧,这样,丁子恒只要抬起左手,便一目了然。这个方法,使丁子恒大为快意,他觉得这是彻底解决他易忘台词的特佳方式。

三句半:迎新年!

甲 东风万里红旗飘,

乙 革命形势真正好。

丙 多亏领袖毛主席,

丁 领导好!

甲 英雄时代英雄多,

乙 雷锋王杰了不得。

丙 要以他们为榜样,

丁 忠于党!

甲 毛主席著作闪金光,

乙 光芒照在我心上。

丙 字字句句指方向,

丁 有力量!

甲 阶级斗争很复杂,

乙 敌人没把枪放下。

丙 提高警惕擦亮眼,

丁 莫手软!

甲 美帝苏修是一家,

乙 想要称王又称霸。

丙 世界人民不怕它,

丁 跟它打!

甲 政治挂帅要抓紧,

乙 技术革命当标兵。

丙 永远革命脚不停,

丁 有决心!

甲 转眼不觉又一年,

乙 各族人民笑开颜。

丙 敢叫日月换新天,

丁 永向前!

可是丁子恒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上台之后,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纵使只有半句话,并且都写在了衣袖上,他还是要看半天才念得出来。纵使他的动作极其简单,他还是在需要做动作的时候,忘记应该如何去做。这样一来,台上的丁子恒便常常在前三人铿铿锵锵念完台词后,依然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的衣袖,愣怔片刻,方能接得上去。而他的动作又跟他的台词不配合,非得念完台词后,方能想起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动作,赶紧伸胳膊伸腿地将动作做出来。有几回,他还在做动作时,甲已经在念另一轮的台词了,结果是把台下的人笑得几乎岔了气。

到了这地步丁子恒也拿自己莫可奈何,只得任由人笑。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他一句也没有念错。念得慢只是引大家发笑,倘若念错了呢?或许就是另外的情形了。

嘟嘟因为跟雯颖去买过年的新衣服,没能看到这场联欢演出。但三毛去了,三毛本以为爸爸演节目会令他多么自豪,但却没有想到台上的爸爸竟然如此窝囊。在人们一起笑爸爸的三句半时,他一点也笑不起来,他觉得好没面子。没想到爸爸在家里那么严肃,在外面却是被人们如此嘲笑,仿佛一个活宝。丁子恒的形象因为这一次演出在三毛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对此丁子恒完全意想不到。更令丁子恒意料不到的是,他这回演节目使自己出了大名,许多不认识他的人都打听他。以前只有几个搞业务的院级领导知道他,而通过这回的演出,差不多全都认识他了,见了面都笑着打招呼,说:“丁工,你很了不起呀。”这结果令丁子恒心里颇感诧异。

联欢会下午即结束,晚上俱乐部尚有游艺活动。嘟嘟因为没有看成下午的联欢会,便死活吵闹着要看晚上的游艺活动。雯颖也觉得许久没有热闹了,亦意慾前去一观,丁子恒只好带了她们同去。三毛却是坚决地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965年(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乌泥湖年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