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陌生人》

第02章

作者:珍娜·奎哈晶

从密歇根湖吹来的冷风迎面袭向蓓淇。蓓淇每天得走过8条街去上班,室友都嘲笑她大概已经习惯那种每天要迎着风雪、赤脚走路上学的乡村生活了。不过,她不在乎,因为她真的很喜欢走路,从小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改变。

《今日芝加哥》是一个小型的、创办艰辛的报社。自从蓓淇接手日报的个人启事刊登工作之后,她就忙得不可开交,但是薪水仍是少得可怜。蓓淇也很清楚,就算到麦当劳上班都可以拿到差不多的薪水,甚至很快就可以升级当个督导,可是,到麦当劳工作不是她的理想。

打从蓓淇在高中时参与尼尔森高中《扬声报》的编辑工作后,她就打定主意,把当记者作为这辈子最大的志愿。虽然这条路可能会很漫长、很艰苦,尤其她个性比较内向,是从事记者工作比较大的致命弱点;但她天生聪颖、反应灵敏,而且想象力极为丰富,应该可以弥补个性上的不适。虽然爸妈常说她那太丰富的想象力将会是招惹麻烦的根源,但蓓淇依然相信这些都是事业成功不可缺少的天赋能力。

担任个人启事栏的编辑工作将是她迈向成功的第一步。等钱存够了之后,她首先要做的,就是继续进修。同时,她也希望哪天能有机会向《今日芝加哥》的总编辑展示她真正的编辑能力,让这个留着大胡子、一脸严肃的史坦德先生知道,她是一块经得起琢磨的璞玉。

蓓淇常常幻想,有一天会有一个被通缉的逃犯在她们报上刊登一则启事,而敏感的蓓淇却发现不太对劲,及时通知了警方,于是在犯人正要下手犯案时抓到了他。

警长一定会这么致词:“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位热心小姐的机智反应与正义感,所以我们居住的城市才能够更加地安全。”搞不好他还会送她一个奖章呢!史先生一定会乐死了,这种有助于提升报社形像的正面报导,而且又是免费的,他不马上将蓓淇升为记者才怪。

自己竟能从一则小启事产生这么多联想,蓓淇不由得也对自己的“超能力”佩服了起来,她甚至可以从小启事里的一个句子或是刊登者的名字而感觉出这个人的个性。目前她所遇到的最引人深思的名字是马迈凯。这是什么样的人会有的名字呢?他应该是位电影明星,或者是个艺术家……,反正,他绝对不会是在银行或超级市场上班的人。况且,他的声音那么特别、那么低沉而且有磁性,深深地吸引了蓓淇,那种性感的声音害她差点儿无法专心地记下他的名字及要刊登的内容。即使到现在,他的声音仍萦绕在蓓淇脑海中,她仿佛还可以听到他在讲话……我的名字是马迈凯,你听清楚了吗?

蓓淇不由得为这句话在她心中造成的影响感到震撼。她真可能迷恋上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吗?就因为他有着性感低沉的声音?不过,蓓淇早已在心中塑造了他的身影:他是一个高大的棕发男子,有点儿像克利,但头发没那么卷;而且,这位男子的穿着讲究,又不会太保守;他还有一对湛蓝的眼睛,让人不得不融化在他的凝视中……

急促的喇叭声把蓓淇带回现实,突然出现在街角的出租车差点儿撞上她。这是她每次做白日梦时最大的毛病,外界的事物仿佛都不再与她有关。

专心点,戴蓓淇,她警告自己,不要再想马迈凯了,反正你不可能跟他碰面,就算真碰面了,又怎么样?他也不可能喜欢上你。所以还是实际点,上班不要迟到可能对你比较有益些。

抵达报社时,蓓淇的两颊早被冷风给吹得红通通的,冰冷的空气也令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要是今年的雪季来得早一点,她大概就不能再继续这样走路上班了,这也表示在明年春天之前,她是没办法存钱了。

蓓淇走进与韦玛丽共享的办公室。“瞧你一副健康宝宝的模样!”玛丽打趣地招呼。

“什么健康宝宝!我的脸颊都快痲痹了。”蓓淇说,“今天的风特别冰冷刺骨,我看我快要没办法走路来上班了。”

“对啊,雪季一到,你就要特别小心了。”玛丽表示。“要不要来杯咖啡?待会儿我要到老板办公室去,我打算顺道偷偷去倒杯咖啡。”

“谢谢,我也想要一杯。”

“好,那你就负责接电话了!”

“没问题,那些刊登个人启事的人绝不会在10点以前打来的。”

“不过,有些人可是通宵不睡的。”玛丽笑着说,“我马上回来。”

蓓淇微笑地看着她走开。玛丽的动作永远都是那么优雅,甚至连被上围巾的动作都是那么迷人;她的声音略低,具有安抚人心的力量。蓓淇感到十分幸运,她才刚到这个大都市,就能跟玛丽这么好的人共事,减少了许多初来者的生涩与不安。玛丽是位三十多岁的单亲妈妈,独力抚养两个小孩。以前她曾在夜总会驻唱,但因为小孩上学了,晚上需要有人陪伴,所以她辞去驻唱的工作,专心在报社上班。

蓓淇刚来上班的前几天,总觉得对玛丽有点畏惧,但是几天之后,蓓淇就发觉她们有共同的幽默感,相处愈来愈融洽,于是,玛丽就像妈妈一样地照顾着蓓淇。

“来吧,赶快趁热把咖啡喝了。”玛丽端了个大马克杯进来。“还有,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今天千万不要靠近史先生,我看他八成是吃错葯了。我刚才只不过是去问他,星期四我可不可以早点走,我想去参加孩子学校的音乐会,他竟然说假如我要早走的话,还可以顺便利用这个时间找找下一份工作!”

“这太过份了!玛丽,”蓓淇替她感到不平。“我可以帮你,孩子们的事比较重要,你不要担心。”

“我知道,”玛丽表示,“只是,史先生不会这么想,尤其是会计昨天把账做出来了,结果好象不是很好,大概又赔了些钱,也难怪他脸色不好看。”

“他赔钱又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只负责接电话、登启事而已!”

“是呀!或许全芝加哥的人都已经成双成对了,就只有我们两个还窝在这里。”玛丽说。“对了,我想起来了,昨天你没到那里去吧?”

“哪里?”蓓淇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哪里,不要装蒜!”

蓓淇抬头看着远方,然后点点头。

“蓓淇!”玛丽大叫。“昨晚玛丽阿姨我不是告诉你许多智能语录吗?乖小孩,你千万不要老是呆呆的,那么单纯!”

蓓淇只能微笑,“没事的,玛丽。”她老实禀告:“什么事都没发生,他甚至连来都没来。”

“你怎么知道?”

“如果他来了,我一定会知道的。”蓓淇笃定地说。

“你怎么知道?”玛丽又问了一次。

蓓淇露出个不甚自然的微笑,“嗯……我就是知道,虽然他没告诉我他长得什么样子,我……,但我却可以从他讲话的声音想象出他的长相。”

“对啊!他可能是个四十五岁的老男人,不但秃头而且肥胖。”

蓓淇拼命摇头,“不!他是一个很年轻、顶多三十岁的人,而且有一副低沉性感的嗓音。”蓓淇形容。

“你难道不知道,有好多电台节目主持人的声音也都非常有磁性,但一见到本人哪,哈!每个人都是五短身体而且秃头!”玛丽争辩,“声音是不能代表一切的,我敢打睹,他一定来过又走掉了,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

“没有,我很确定,他一次也没有出现过。”蓓淇十分有把握。“假如他来了的话,我一定可以感觉得到。”

“孩子,你真是无可救葯的浪漫主义者。”玛丽懮心忡忡,“我真的很怕你会受到伤害。”

“玛丽,别担心。”

“我是真的很担心,蓓淇,”玛丽很关心,“你有没有想过,马迈凯这家伙的女朋友为什么要离开他?或许她是想逃离他的魔掌?也许他是个神经衰弱不正常的人,所以他的女友才会迫不及待想离开他呀!”

蓓淇没有回答,她只是瞪着眼前的计算机键盘,默默地告诉自己,马迈凯绝不会是那种人。

“你该不会计划晚上再去一趟吧?”

蓓淇没有抬头,“我一定得去,我一定要再试一次才行。”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蓓淇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想看到他和他的女友珊珊破镜重圆,从此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吧。”

“是吗?我想不是吧?”玛丽坚决地表示。“我看你是想看他无法与珊珊重聚,你才可以趁机攻占他的心。蓓淇,你只是在和一个自己虚幻出来的男人谈恋爱而已。”

“没有,我不是这么想的,”蓓淇争辩,“我只不过是好奇而已。况且,要成为一个好记者不就是要有这种精神吗?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报导题材吗?我看,就叫它是《热闹滚滚的重逢夜》好了。”

“哈!”玛丽不予置评。

这时,电话铃响了,玛丽接起了电话。“好的!先生,没问题,我再跟您确认一次……”

趁玛丽正忙着的时候,蓓淇拿出她从《今日芝加哥》剪下来的启事,其实这些句子早已深植在她脑中了。“珊珊,请速与马迈凯联络,我非常想你,想再见你一面……我每天晚上8点会在“热闹滚滚”酒馆等你,请你一定要来,珊珊,一定要来!”

蓓淇叹了口气,把剪报重新折好,放入皮包中。玛丽说对了,她是迷上这位神秘的马迈凯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上陌生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