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陌生人》

第04章

作者:珍娜·奎哈晶

蓓淇沿路走回家时,迈凯那张生气的脸孔仍不时浮现在她眼前。掏出大门钥匙时,她几乎快忍不住哭了出来。

所有玛丽警告她的话都涌现在脑海中,现在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蓓淇开始相信任何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活该!这就是随便侵犯别人私生活的报应,蓓淇想,其实刚才他很可能会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蓓淇不禁打了个寒颤。室友说得没错,要判断一个人是否值得信赖,的确是件很难的事,就像我们永远不知道谁是大坏蛋一样。直觉是她唯一能凭借的东西,但目前看来似乎并不是太管用。

蓓淇打开门,正想悄悄溜进卧房时,小娇宏亮的声音响起了:“蓓淇,是你回来了吗?”

蓓淇只好换上一张可爱、愉快的笑脸,走到客厅面对室友。“咦,你们怎么都在家?真是难得。”她摆了张大笑脸。

洁喜穿了件黑色丝质睡衣半躺在沙发上;小娇则穿了件超大t恤舒服地跷着二郎腿,还有大盆爆米花摆在两人中间。

“本来小娇是要去参加一个电影观摩展,而我要去参加一个酒会,但我们最后还是决定要待在这里聊天。”

看到蓓淇一副无法置信的模样,洁喜和小娇都乐得大笑。

“哎哟,你还真相信洁喜的话啊?”小娇笑着说,“今天是因为我们的男人都有事,所以我们只好乖乖待在家里开睡衣晚会噗!过来加入我们一起嘛!这里有爆米花,厨房里还有一些奶酪条,很不错的嘎。”

“谢了,我还很饱。”

“蓓淇啊,不要工作得那么辛苦,还是找个白马王子比较实际一点。”洁喜表示。

蓓淇突然觉得脸红,不久前,她的确是把马迈凯当成白马王子,但没想到他却是个青蛙王子。

“赶快过来吃点爆米花吧,否则快被小娇吃光了。我想,你晚餐一定也没吃太多东西。”

“拜托,”小娇抗议,“那是不可能的,不知是谁在爆玉米时故意加一大堆奶油进去的?蓓淇,我一定要先声明一下,每次我吃爆米花,一直都非常规矩,一次拿一个,但洁喜呢?太可怕了,她毫不客气地一次抓一把,所以,你说爆米花会被谁吃光?”

蓓淇从进门就感受到室友的关心,但是,刚才那种吓人的情景却仍令她难过。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整晚都装出一副没事的模样,室友们迟早都会感受到她的紧张、怪异,然后马上开始总质询。所以她一定不能在客厅久留。

“谢了,可是我头有点痛。”为了更具说服力,她把手按在太阳穴上。不过这也不是信口胡诌的,刚才的那一幕令她觉得神经紧张,随时都可能会引起头痛的。“我还是早点上床休息比较好。”

两位室友马上露出关切之情。

“蓓淇,是不是工作大繁重,压力太大了?”洁喜问。“每天对着计算机那么久,对你的健康会有妨碍的,难怪你会头疼。”

“然后你又没吃好,像你这种正在发育中的女孩,一定要注意健康和营养才行。”小娇插嘴。

“发育中?小娇,你把我说得好象才12岁一样!我没有吃得不好,只是今晚刚好我肚子不饿而已。”蓓淇争论着。

“我帮你泡杯热巧克力好了。”小娇马上起身。

“谢了,但我真的吃不下,”蓓淇表示,“而且,我真的会照顾自己,放心好了。”

“不过,我还是认为多个人照应一下比较好,何况你最近常加班,工作得那么辛苦。”小娇关心地表示。

蓓淇调整一下站姿,这种刻意装出无事状的伪装开始让她觉得不耐烦了。电视机传出的笑声如击鼓般地敲进她的太阳穴。她瞥了电视一眼,女主角在她的公寓与一名高大的棕发男人聊天,没想到这个男人却是另有企图,逼得她不得不绕着沙发打转,躲避他的騒扰。现在的蓓淇完全能够了解这种冲击了。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蓓淇有气无力地表示,“我想先去休息,明天见了。”

“好吧,”小娇回答,“希望明天看到你时,又是一条好汉。”

“对啊,”洁喜附和,“对了,你房里有一样东西一定能让你的心情豁然开朗,是你家里写来的信,就放在床上。”

蓓淇点点头,走进卧房,看到粉红色床罩上的白色信封。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自从离家以后,她就一直没有收到家里的任何音讯。时间过得太快了,这一转眼就是半年了,离家那天她告诉父母,她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那时的决心现在依然清晰可见。

蓓淇曾写信回家,不过只是短短的便笺,告诉家人她现在已经找到了份工作,而且室友是两个很好的年轻女孩,希望他们不要担心。不过,她没有收到任何回音,这也是她意料中的事。因为她父母的思想依然十分古板、传统,尤其是爸爸,他一定不会准许妈妈回信给她,她甚至可以想象爸爸是怎么说的:“这小女孩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给她几个月的时间闯闯,让她知道大城市是多么的可怕,这样啊,她才会知道我们是对的,然后夹着尾巴乖乖回到我们身边来。”

看到家书,蓓淇稍稍淡忘了迈凯带给她的不悦,她拿起信封,看着母亲特别的字迹。她怎么会改变生意写信来呢?该不会是爸爸心脏病突发吧?蓓淇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

蓓淇细细读着:“亲爱的小淇”,天哪,又是小淇!母亲就是这样,纵使全世界的人都叫她蓓淇,她却依然叫她小淇,怎样也改变不了。

亲爱的小淇:

一切可好?家里一切都很好,你爸爸的生意又开始忙了起来。最近不太景气,很多人舍不得买新机器,所以你爸爸的修理厂可忙了。可是,你爸爸年纪也大了,我有时还真担心,怕他负荷不了。

你姐姐和她那群小孩都向你问好,他们现在可玩皮了,就像那些精力充沛的小牛一样,每天把你姐姐忙得晕头转向的,但她感到十分快乐,而且浑身散发出母性的光辉。

不过,你放心,等当上妈妈时你也会一样的。毕竟。家庭才是女人生活的重心,这也是上帝创造女人的主要用意。小淇,我依然认为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与一大群陌生人相处是不应该的事。

总归一句话,你爸爸和我都希望你已经得到教训了。我们都清楚你的个性,你一向都是那么顽固,除非我们先开口,否则你是不会回头的。所以我们都拉下了长辈的尊严,忘掉你那时对我们说的话,拉下脸要求你快点回家,因为我们都很想念你。

看到这里,蓓淇叹了一口气,我也很想你们,她不得不承认。但从信上看来,他们仍不了解她离家的原因,甚至不想去了解。她无奈地继续看下去:

相信你现在也知道在城市里讨生活并不好玩吧!那里有太多不可信赖的人,甚至你还得提防他们会找你麻烦,小淇,相信你已经体会到这一点了。你爸爸和我每天都在祷告,希望你不要受到伤害,毕竟你还太单纯了,而外面的世界有着太多的诱惑。

对了,你一定猜不到昨天谁到我们家来了,彼得,你还记得他吗?是你高中班上那位好好先生,现在他可发达了,是一个肥料公司的销售代表,不但要跑遍全国各地,公司还给了他一辆车子呢!而且,他现在可帅了,高高壮壮的,看起来一帆风顺,是每个女人心目中理想丈夫的人选。反正,他一直在问你的事情,而且还打听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告诉他你很快就会回来时,他脸上有一股掩饰不住的兴奋。他甚至还说,要是你还是那么想实现以前那个记者的梦的话,他刚好认识《畜牧之声》的社长,或许你可以写些东西过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才是。

你觉得怎样?爸妈那么想你,男朋友也惦记着你,你也该玩够了吧?该收收心,让自己安定下来了,希望在圣诞节之前看到你回来。

爱你的爸爸和妈妈

蓓淇瞪着信纸发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将信纸揉成一团丢到墙角去。他们简直是无可救葯,想法依然那么古板、不知变通,竟然到现在还劝她嫁给那位全世界最最无聊的男子。没错,在高中时,蓓淇是和他约会过几次,但那时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他长得不错也是个事实,但却是那种标准农家子弟的长相,满头金发和满脸的雀斑。更糟的是,他是个非常无趣的人,蓓淇实在不愿去回想那时的情景,他成天只会谈论棒球赛的事,除了棒球还是棒球,要不然就是谈论他们家养猪场的事,彼得会告诉她某只猪现在有多重,以后卖到市场可以值多少钱。

我一定得让他们知道我过得很好,蓓淇想着,于是她走到书桌旁拿出纸和笔,有几件事情一定要让他们搞清楚才行。首先,得让他们知道她在这里很快乐,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在大城市里挣扎、傍惶;相反地,由于在报社工作的关系,她还遇见了许多有趣、富创意的人,至少他们从不会提及有关棒球和小猪的事。嗯,我还要告诉他们,我现在正在约会……她停了一下,仍未开始动笔。

至少,她现在已经忘掉刚才迈凯带给她的不愉快了。突然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会不会……爸妈的想法终究还是对的?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的事吗?一个在电话里听起来很好听的声音,本人也很帅,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啊!

蓓珍叹口气,然后整个人趴在床上看着因漏水而显得斑驳的墙壁。我到底要些什么呢?她问自己。

假如事情不是这么复杂的话,她一定会马上疯狂地爱上马迈凯,因为他正是她理想中的白马王子,但是,这个梦想已经完全被毁灭了。不过,要是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搞不好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也许他现在的心情比较平静了,假如我能抚慰他失去珊珊的失落感,搞不好他会很快地接纳我……

你是不是疯了!她大声问自己,你有没有搞错?虽然他长得很好看,但他却是一个不可预料、充满暴力的男子,你还要这么迷恋他吗?

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才好,蓓淇。心中有个小小的声音提醒她,但是马上又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反驳着,当初你不就是厌倦这种事事小心的环境才会到这里来的吗?你不是想追求冒险、刺激的快感吗?难道你忘了?

她开始能体会迈凯的心情了。可怜的迈凯,他一定还以为我知道珊珊的下落,所以一定还在那里一边痴痴地等着,一边懊悔着怎么会让我跑掉。

突然间,有个想法浮上心头,假如她再到热闹滚滚酒馆,跟他解释所有的来龙去脉,不知会如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上陌生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