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陌生人》

第07章

作者:珍娜·奎哈晶

迈凯拿起面包,下意识地剥成两半。“我想,现在该轮到你告诉我有关珊珊的事了。”迈凯首先切入主题。这时,柯先生送上一瓶红酒及玻璃杯,蓓淇对酒没什么概念,她甚至觉得这不是个适合喝酒的时候,但此时的她好象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她翻看了一下菜单,也是同样的没概念。

“是时候了。”蓓淇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开始说:“我不知道珊珊的下落,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看到迈凯轻起眉头,蓓淇不由得开始担心,怕他又要发怒了。“你把我搞迷糊了,你知道我会到“热闹滚滚”去;同时你也注意听我讲电话的内容;甚至当我抓住你的手时,你马上说你不认识珊珊。而我明明记得,我在电话里从没提到她的名字,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难道能预知未来?”

“不是这样的。”蓓淇可以感到两颊因不好意思而变得十分灼热。看来她是得说实话了,只是,这整件事实在有点可笑,但又能怎么办呢?就算迈凯会再发脾气,甚至不理她,她也只好认了。反正我也不可能有机会跟他在一起,她一边想,一边看着眼前那张英俊的脸孔,他真的就是我梦中白马王子的化身。

这时,柯先生又过来帮他们倒酒。迈凯举起酒杯向蓓淇致意,她尝了一小口,柔柔纯纯的,如丝缎一样流入喉间。

迈凯拿起菜单,“我极力推荐这里的意大利面,包准你找不到比这个更棒的人间美味了。”

蓓淇点点头,“那我就点这个吧。”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听话,不过既然这个地方迈凯常来,听他的话是不会错的。

点完菜,柯先生便转身离去。

蓓淇抬起头,刚好发现迈凯正看着她。“结果呢?”他继续问。

“你一定认为我的神经有毛病,”她说,“不过,那只是因为我看到了你的寻人启事,被好奇心驱使所产生的行为。”

她有一点心虚,因为刚才的回答并不是完全正确的;但她也没有撒谎,只是,她是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对这些事感到好奇而已。

迈凯却是一副觉得好玩但又有点困惑的表情。“你是不是觉得这种后续追踪很好玩,所以常常做调查?”

蓓淇低头看着白红格子的桌布,“听起来很傻对不对?不过,我是个无可救葯的浪漫主义者,总希望每件事都能有圆满、快乐的结局。我真的只是很想知道你有没有再见到珊珊而已。”蓓淇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

“现在你知道了,我并没有再见到她。”他皱紧眉头。“我在报上登启事也是走投无路下所做的决定,我想,如果她到芝加哥来的话,她一定会看这种报纸的,因为珊珊总认为自己很特别,喜欢看些比较奇特的东西。”

“你甚至不知道她人在不在芝加哥?”蓓淇问。

迈凯又咬了口面包。“我知道她一心想成为女演员,但她又没有钱到纽约或洛杉机去,所以她一定会来这里,她总是说她觉得能住在芝加哥这个剧场聚集中心附近的人好幸运。她住在印第安纳州的盖瑞城,所以每次她来看戏时,都会住在我那里,好多要在纽约百老汇上演的戏剧都会先在这边开演。你是不是常去看这类的戏剧?”

“我是很想去,”蓓淇回答,“只是我的钱包会抗议,那些票价都不算便宜,我还是得顾虑我的开支、预算。”

“这些门票的确是很贵,”迈凯说,“有一次我带她去看《苦儿流浪记》,门票就要50美元。不过,珊珊爱死了,她最喜欢这种有点悲哀但又具戏剧性的戏了。你知道看完表演后,她说什么吗?她说有一天她也要演这样的戏,那个时候我就得花50美元去看她表演了,那将是珊珊为我特别演出的。”

“你有没有去附近的剧院找过?”

“当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到那里去。”迈凯表示,“我走遍大大小小的剧院,注意看着进出的每个人,我甚至还到后台询问,看有没有人知道她,不过并不是每个后台都进得去,这点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可能以为我是个狂热的戏迷,怕带来麻烦。但还是有人把演出名单给我看。不过,我想珊珊一定会替自己取个艺名,反正她这个小家伙就是喜欢把事情弄得很戏剧化。”迈凯的脸上闪过一抹痛苦的神色,深深叹了口气。

看到他这么难过,蓓淇好想把他拥入怀中,抚平他脸上紧蹙的眉头。她发现自己竟幻想着拥住他的感觉,想象着自己轻抚他棕发的模样,想用她的温柔来抚慰他的伤痛。不过,她又拼命告诉自己得停止这种幻想,毕竟他想的人不是她,现在的他是在为一位他深爱的女人叹息,而不是为了戴蓓淇。

“你最后一次看到她是什么时候?”

“其实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了。”他说,“但是,那时候我的工作很忙,所以也没太在意。直到他们打电话告诉我,她离家出走了,我才吓了一大跳。她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没有留下只字词组,什么都没有。我一直知道她想这么做,可是她也答应我要把大学念完,因为我告诉她,她若想要养活自己,还是得靠那张文凭。可是,她毕竟还是走了,她只剩一学期就可以毕业了……唉,真是太离谱了。”

他看着蓓淇,蓓淇只能点点头表示理解。

“从那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她也没打电话给我,仿佛不希望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似的。不过,我觉得有点难过,她竟然连我也不想通知。”

蓓淇清清喉咙:“你有没有想过,她会不会发生了什么意外?我是说,你有没有跟警方联络过?”

迈凯沉思了一会儿:“我不认为她会发生什么意外,也没有报警。我该怎么说?她已不是小孩了,她有权决定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况且她一向都独立惯了,只是我忍不住要替她担心而已。”他看着蓓淇。“你们俩真的有点像,”他若有所思地说,“你们都有一双大眼睛,而且看起来都是那么青春、有朝气,处处受欢迎。而且,她信任每一个人,可是并非全世界的人都是那么值得信赖的。”他握住蓓淇的手。“假如你知道珊珊的下落,请告诉她,我绝不是想插手控制她的生活,假如她还是那么想当女演员,我也可以接受。我只是想知道她到底好不好、快不快乐而已。这样的要求不算多吧,对不对?”

“我真的很想帮你,”蓓淇忍不住有些颤抖,但他的手温暖了她。“我也真的很希望自己认识珊珊,这样我就可以把这些话转达给她了。不过,我真的不认识她。”

迈凯点点头:“我真的很高兴你今晚能来,这些话我一直找不到人讲,简直快把我逼疯了;上班时还得绞尽脑汁应付那些难缠的客人。唉!谁知道我的心早已累死了呢?”

“你一定很关心她。”蓓淇说。

他有点儿惊讶:“我当然关心她,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假如你愿意,”蓓淇表示,“我会尽我所能来帮你。或许你可以把她的照片给我,我可以到处帮你打听看看。”他有点意外地看着她,“你真的愿意这么做?”

他真的是很关心珊珊,蓓淇突然觉得有点失望。这时,柯先生端来两盘热腾腾的意大利面,蓓淇尝了尝淋在上面的白色酱汁,味道果然很棒,只是里面有一些她认不出来是什么的小东西。“我可能太孤陋寡闻了一点,这一粒粒的是什么东西?”她问。

迈凯微笑:“是蛤胡,希望你不会说你对海鲜过敏。”

“我活到这么大还没吃过这种东西,我猜我家乡的人连看都没看过这种东西,今晚我倒要尝一尝。”

“你一定不会后侮的,”迈凯说。

她舀了满满一匙。“真的很好吃。”她一边吃一边说。

“你的家乡在哪里?”迈凯熟练地用叉子卷起意大利面。

“我家在伊利诺伊州的尼尔森,我猜你一定没听过,因为我们那里实在很小的。”蓓淇津津有味地吃着。

“错了,”迈凯愉快在挥着叉子,“我们曾经跟尼尔森的贺奈斯队在州际足球杯里争夺过冠亚军。”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踢足球。”蓓淇兴奋地表示。

“不过,我已经好久没玩了,”迈凯表示,“现在的体力与身材比以前要差多了。我一直告诉自己,每天早上上班前要到公园慢跑,可是每天的天气不是太热就是太冷,所以呢,都得延期,永远都是明天再跑吧!”

蓓淇笑着说:“我是用走路上班来运动的。我想这一路也不算近,够我保持身材了。”

“你还需要运动吗?我还以为你是跳芭蕾舞的呢!”

蓓淇摇头:“完全猜错!6岁时,妈妈送我去学踢踏舞,从那时开始,大家就知道我完全没有舞蹈细胞了。高中时我也不能参加拉拉队,因为我永远学不会翻筋斗。”

“噢。蓓淇淇你现在的工作是什么呢?”

这是迈凯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我……呃,我是个刚出道的新闻工作者,我一直都非常想成为一名出色的新闻记者。”她有点儿心虚地表示。

“真的?在哪家报社?”

“《今日芝加哥》。”她只好据实以报。

“哈,难怪你会看到我登的启事,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蓓淇开始觉得畏缩,真相马上就要揭晓了。

迈凯点点头:“你一直都准备着要发掘一些独家新闻,对不对?我倒没想过个人启事也是个发掘新闻的好地方,不过,我猜你一定已经发现了不少的好题材了,是不是?”

“不是这样的,”蓓淇觉得自己被冤枉了,“我从来没有利用别人刊登的启事来发掘新闻,我才不会这样做呢!”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迈凯追问,“你为什么会这么关心这件事?”

蓓淇把眼光转向别处,不想让他看出她的困窘。“实在是因为我的日子太平淡了,所以才会这样做,”她老实说,“虽然我有两个室友,但我每天的生活就是上班、回家、吃饭、看电视,一点也没有住在大城市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不想办法做一点改变呢?”迈凯问。“认识朋友的方法很多!你可以去参加俱乐部,或是去进修、上课!”

“参加这些活动都需要花钱,”蓓淇简单地说出重点,“我连吃晚饭都得要精打细算才行。”

迈凯又点点头,“对不起,有时候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还记得以前学生时代的情形。那时候根本没什么钱,所以我们都会跑到一些大一点的超级市场去,因为那儿都会有一些试吃的摊位,所以我们就在那里晃来晃去,不过次数一多,被售货员发现了,他们就连块奶酪都不给我们吃了。”

蓓进展开笑颜,“或许我该试试这个方法。”

“你应该去试试,运气好的话,可以吃到一堆丰盛的大餐呢。最好的方法还是找一个收入不错的好男人,这样他就可以每天带你到餐厅打牙祭,你也不用那么辛苦,每天吃汉堡了。”

他看着她,眼神非常温柔。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她暗忖。他是想当那位可以带我出去用餐的男人吗?她真恨自己没有多一点跟男人打交道的经验,这样她就可以知道他的话里是否另有含意了。

“我想听听你在今日芝加哥发现的独家新闻,”迈凯表示。

蓓淇有点想编些故事来唬他,像她如何发现市政府里正在进行的贪污行为,但她决定还是不要这样比较好,她不希望迈凯觉得她这个人不正经。“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目前我还没发现任何大事,”她说,“我们总编是个可怕的大巨人,我还没胆向他要求做真实、深入的报导,我们总编叫史坦德,我从来没见他心情好过。”

他对她笑笑:“放心,蓓淇,千万别放弃,总有一天你会做到的。”

“但愿如此。”她轻声回答。她知道,现在自己希望能拥有马迈凯的慾望跟她想当新闻记者的企图心一样强烈,不过却好象都一样遥不可及。

“我一点儿也不怪珊珊就这样不留只字词组地离开,”迈凯又把话题扯回珊珊身上,“我早就知道她不喜欢念商科,不过我却不知道她那么讨厌去上会计、统计这些课。”他抬头看着蓓淇,“你想,她现在应该很快乐吧?”

“一定的,”她坚定地表示,“从你刚才所说的来判断,我想她只是想一个人独立过生活,所以在她成功之前,她不想跟任何人联络,即使是最亲近的朋友也一样。她这种心情我完全能体会。”江迈凯似乎也完全能理解蓓淇的话,“听起来你好象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蓓淇点点头:“简直是完全一样!我爸妈一直希望我照着他们的安排过日子,一辈子待在尼尔森;念书、上一大堆家政课,准备当一个好太太,然后像我姐姐一样,怀孕生子、当个好妈妈。所以,我把我的梦想告诉他们时,他们只是一笑置之,不当一回事。你知道吗?我爸爸还说既然我这么喜欢写文章的话,我可以偶尔写写短文,投到《畜牧之声》去。”

迈凯大笑:“真是太惨了!”

“没错,”蓓淇一本正经地表示,“最后,我受不了了,所以决定要离开,到大城市来追寻梦想,除非我成功了。否则我绝不回去。”

迈凯点点头,眼神中带着赞许:“事情的表面永远是唬人的,蓓淇……你姓什么?”

“我姓戴。”她回答。

“戴蓓淇,这名字倒不错,还满顺口的,嗯,这是记者戴蓓淇在白宫为您做的报导……你听,真的很顺口!”蓓淇开心地笑着。

“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蓓淇,”迈凯继续说,“光看外表是不准的,你虽然看起来非常柔弱,但其实是很坚强的。”

“我正在朝这个目标努力。”

“所以,你现在一切都是自己来,我想珊珊一定也跟你一样。”他又说:“蓓淇,我真的很高兴你今晚能来。”

蓓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她不晓得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问:“你说你希望事情有圆满的结局,那你相信命运吗?”

“我不知道。”

“我相信。是命运的安排让你看到我在报上登的这则启事;又因为好奇心的驱使,所以你才会到“热闹滚滚”去。假如不是因为你希望事情都有快乐结局的话,我这辈子也不可能会遇见你。”

用过晚餐后,服务生送来两杯香浓的卡布奇诺咖啡,浓浓的鲜奶油上洒着香香的桂肉。

突然间,蓓淇觉得迈凯正用深情的眼光注视着她,令她觉得好不自在。

“你准备好要再面对风雨了吗?”

“嗯,还要谢谢你带我来吃这么棒的意大利面。”

“你怎么这么容易满足?不过,这边的东西的确是十分美味。”他帮她把外套穿上,然后一起走到门口。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

“嘿,雨停了。”迈凯问:“蓓淇,你住在哪里?”

她把地址告诉他。

“离这里不很远,而且离我家也很近。”迈凯说。

好险,我还没老实到露出一副“我已经知道你的住址”的表情。事实上,蓓淇早就已经刻意经过他住的地方好多次了。

“不晓得现在还叫不叫得到出租车,”他看着空旷的街道说,“每次都这样,你想叫车时永远都叫不到。我看,不如咱们顺着湖边走回去?不知道你今天已经运动够了没有?”迈凯提出建议。

“没关系,我满喜欢走路的,我一直想在幽暗的夜色里沿着湖边散步,只是……一个人好象不是太安全。”

“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搞不好跟我在一起也不是太安全呢!”迈凯紧紧地盯着她看,看得她心中小鹿乱撞。“不过,我想人生总是要冒点险嘛。”他拉起蓓淇的手,开始向前走去。

被他的大手握住的感觉真好,蓓淇有一种仿佛走在云雾中的飘忽感。现在什么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迈凯就在她身边,他的手是那么温暖有力。此情此景就像她在办公室里常做的白日梦一样,不同的是,在办公室时,蓓淇清醒时面对的总是一成不变的计算机屏幕;而现在……我将会如愿以偿地跟这位白马王子在一起吗?他会不会认为珊珊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决定要将她忘怀,然后跟我在一起?

湖边的风很大,但这种冷冷的风吹在脸上却很舒服。湖边那些公寓里的灯光映在湖面上,就像黑丝绒上点缀的宝石一样,闪烁着光芒。这气氛真是好极了,只是偶尔有一些车声及水声会破坏这份黑夜的宁静。

“冷不冷?”迈凯问。他停下脚步,伸手摸摸她的脸颊。“嘿,你的脸好凉,”他伸手拥住她,“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不要冻着了。”

蓓淇还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时,迈凯便低头吻住了她的chún。他的吻不像彼得或是家乡那些小鬼一样只是轻柔的摩挲,他的吻是那么热情而且强烈,这是蓓淇从未体验过的。她可以感到他的舌尖正奋力地想要挑开她的chún,而且他的手也在她外套里游移。“这里好冷,你要不要到我家去?就在附近……”他把她拥得更紧。

蓓淇仍然感到头晕目眩、喘不过气来,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不过,她却清楚地知道,她想要跟迈凯在一起。

“好。”她呢喃着。

“蓓淇,”他一边低语着,一边轻吻她的chún。“你真的很可爱、诱人……我等不及……”然而,他却突然推开她,眼神变得陌生、冷漠。

“怎么了?”她注意到,他的眼神变了。

“对不起,蓓淇,这样做还是不太好。我是说……又要下雨了,你还是早点回家,继续过你自己的生活比较好。”

迈凯放开她,叫住一辆正好驶过的出租车。“带她到她要去的地方。”然后,他把钱塞给出租车司机,转身消失在黑夜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上陌生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