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

九 一张五十生丁印花税票的射程和威力不下于一颗炮弹

作者:巴尔扎克

夏娃写信给梅蒂维埃,过了几天收到一封短短的复信,她看着完全放心了。

 致 昂古莱姆 赛夏印刷所 大卫·赛夏先生

本月五日来函收悉。四月三十日未曾照付之到期票据,据尊处解释,原为解救令亲德·吕邦泼雷先生一时之急。令亲花钱撒漫,小号自当用合法手段令其偿还,此举想对尊处不无裨益。观其目前处境,诉讼谅亦不致拖延过久。倘令亲不能偿付,则宝号为多年老店,想必以信用为重。此复……

梅蒂维埃。

夏娃对大卫道:“好吧,哥哥受到控告,就知道我们没有力量付款了。”

夏娃说出这句话来,显得她心情大变。她愈来愈认清大卫的品格,愈来愈敬爱,对丈夫的感情代替了手足之情。可是她不知放弃了多少幻想!……

现在我们来瞧瞧退票清单在巴黎市面上经历的路程。一张本票从持票人手中转到第三者手中,第三者(在此是一家商号)根据法律,有权在票子上好几个债务人中挑出能迅速清偿的一个,向他单独提起控诉。因此吕西安被梅蒂维埃的执达员告上了。这控告其实毫无用处,却也经过许多程序。梅蒂维埃不过代人出面,躲在背后的是库安泰弟兄;梅蒂维埃明知吕西安无力偿付,但无力偿付的事实必须经过证明,在法律上方始成立。他们便用以下的程序来证明吕西安无力偿付。

五月五日,代表梅蒂维埃的执达员把昂古莱姆的退票清单和拒付证书送交吕西安,附着巴黎商务法庭的传票,要他上堂去听一些难堪的话,以及若不缴清欠款,将以商人身分受到羁押的警告。等到四面受困的吕西安看到传票,商务法庭的缺席判决书又送来了。他的情妇柯拉莉不知底细,只道吕西安帮了妹夫的忙,欠下这笔债,她拿所有的文件一齐交给他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女演员在舞台上见的执达员太多了,看到贴着印花的文件并不当真。吕西安眼泪汪汪,觉得赛夏多么可怜,自己假造票据多么可耻,很愿意料清债务。他少不得去请教朋友用什么办法拖延时间。卢斯托,勃龙代,毕西沃,拿当告诉他,商务法庭只能管辖商人,诗人不必理睬;可是商务法庭已经派人来查封财产了。贴在门上的那张颜色逐渐褪淡的小黄条子,会使当事人信用扫地,叫平日给称赊账的小店老板大起恐慌;而有些诗人对于七拼八凑的木板,破烂的丝绸,染色的呢绒,所谓家具什物,非常重视,见了封条更是浑身冰冷。如今吕西安门上便贴着这种条子。等到柯拉莉的家具正式要搬走了,《长生菊》的作者去找毕西沃的朋友德罗什,那位诉讼代理人看见吕西安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张皇失措,哈哈大笑。他说:“没有什么大不了,朋友,你是不是想拖时间?”——“拖得越长越好。”——“那么第一步对执行提出抗告。你去找我的朋友商事代理人玛松,把案卷交给他,让他接二连三的抗告,替你当全权代表,不承认商务法庭对你有管辖权。这一点毫无困难,你是相当出名的新闻记者。如果民庭出了传票,你马上通知我,那时才轮到我出场。你放心,谁要难为美人儿柯拉莉,我叫他们一齐滚蛋。”谁知对方逼得很凶,五月二十八日吕西安被民庭传去,判决的迅速出乎德罗什意料之外。财产遭到第二次查封,黄条子又贴在柯拉莉门上,家具又要搬走了。德罗什象他自己所谓受了同行暗算,有点不好意思,递了一张紧急申请的状子表示异议,凿凿有据的主张家具是柯拉莉小姐的。法院准了状子,发下重审,确定家具的产权属于女演员。梅蒂维埃不服,提出上诉,七月三十日判决下来,上诉驳回。

八月七日,驿车带给诉讼代理人卡尚一大包文件,写着:

梅蒂维埃控诉赛夏和吕西安·沙尔东的案卷。

内中第一件是一份清账,内容照原件抄录,保证正确。

本年四月三十日到期票据一纸,出票人大卫·赛夏,持票人吕西安·德·吕邦泼雷,结至五月二日为止,退票消单金额1,037.45法郎

五月五日 退票清单及拒付证书之送达费,连同巴黎商务法庭五月七日开庭之传票送达费8.75

五月七日 商务法庭判处被告羁押之缺席判决费35.00

五月十日 前项判决书送达费8.50

五月十二日 催付命令费5.50

五月十四日 查封笔录费16.00

五月十八日 粘贴封条笔录费15.25

五月十九日 登报公告费4.00

五月二十四日 查封物品提取前之核对笔录费(并载明吕西安·德·吕邦泼雷对执行提出抗告)12.00

五月二十七日 法院受理抗告声请,发交民庭审理费35.00

五月二十八日 梅蒂维埃诉请责令被告委托代理人即日应诉费6.50

六月二日 民庭判决费(判令吕西安·沙尔东照付退票清单金额,原告负担商务法庭诉讼费用)150.00

六月六日 前项判决书送达费10.00

六月十五日 催付命令费5.50

六月十九日 查封笔录费(并载明柯拉莉主张家具所有权,反对查封,提出抗告)20.00

法院裁定费(裁定本案按紧急程序开庭审理)40.00

六月十九日 确定家具产权属于柯拉莉的判决费250.00

六月二十日 梅蒂维埃提起上诉费17.00

六月三十日 维持原判的判决费①250.00

共计889.00

五月三十日 到期票据一纸1,037.45

向吕西安送达退票清单及拒付证书费8.75

共计1,046.20

六月三十日 到期票据一纸1,037.45

向吕西安送达退票清单及拒付证书费8.75

共计1,046.20

卷宗之外附有梅蒂维埃的信,嘱咐昂古莱姆的诉讼代理人卡尚使用一切法律手段向大卫·赛夏追诉欠款。七月三日②,维克托-昂热-埃梅内基德·杜布隆把大卫·赛夏传到昂古莱姆的商务法庭,责令偿付三张票据的欠款和一切费用,共计四千零十八法郎八十五生丁。催付命令由杜布隆送在夏娃手中,夏娃当然觉得数目惊人。同一天早上,她还收到梅蒂维埃的一封信,大为震动。

  ①上文称梅蒂维埃的上诉于七月三十日驳回,此处忽称六月三十日维持原判,等于提早一个月,显见作者前后日期错误。

②上文称八月七日驿车方将本案卷宗送与卡尚,此处忽称七月三日(等于提前三十五天)杜布隆在昂古莱姆传讯大卫,前后日期又有矛盾。

致 昂古莱姆 赛夏印刷所 大卫·赛夏先生

令亲沙尔东先生居心不良,竟将家具诡称为与其同居之女演员所有。台端早应将此种情形通知小店,免作不必要之控诉;而尊处对鄙人五月十日一信并未赐复。今请将票据三纸及小店垫付各款一并迅速归清为要。此致……

梅蒂维埃。

夏娃对商法完全不行,早先不听见票据的下文,以为吕西安已经补赎罪过,把三张假造的本票付清了。

当下她对丈夫说:“朋友,先去找柏蒂-克洛,告诉他我们的处境,请教他怎么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幻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