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灭》

二十 结局

作者:巴尔扎克

日子一久,科布对赛夏老头的意见改变了。赛夏老头也对科布有了感情,发现他跟自己一样一字不识,也容易喝醉。退休的大熊教退伍的装甲骑兵管理葡萄田,出卖产品,他训练科布,存心留一个头脑清楚的汉子帮孩子们管家;因为他最后一个时期为着他的产业担惊受怕,简直可笑。他把磨坊老板库图瓦当作心腹。

他说:“我闭了眼睛,孩子家里变成怎么样,你等着瞧吧!

啊,我的天,想到他们的将来我就心惊肉跳。”

一八二九年三月,老赛夏死了,留下价值二十万左右的田产,和大卫的庄园联起来确是一份挺好的产业,科布已经井井有条的管了两年。

大卫夫妻俩还在父亲屋子里找到一批黄金,大约值三十万法郎。外边的传说照例大大的夸张,老赛夏的家私在整个夏朗德省估到一百万。夏娃和大卫的小小的产业,同老人的遗产加起来,一年有近三万的收入;因为他们自己的资金过了一个时期才安排,在七月革命的当口买进公债。

到那个时候,夏朗德省的人和大卫·赛夏方始知道长子库安泰的家业有多大。他一共有几百万,当上议员,不久又进贵族院,传闻他在下一届内阁中可能当商业部长。一八四二年,长子库安泰娶了包比诺小姐,她的父亲昂赛末·包比诺先生是七月王朝最有势力的一个政治家,巴黎选区的国会议员,兼某区区长。

自从有了大卫·赛夏的发明,法国的造纸业好比一个巨大的身体得到了养料。因为采用破布以外的原料,法国造的纸比欧洲无论哪一国都便宜。荷兰纸绝迹了,不出赛夏所料。大势所趋,恐怕早晚需要办一个王家纸厂,象戈伯兰,塞夫勒,萨伏纳里①和王家印刷所一样,这些企业虽然被摧残艺术的布尔乔亚一再打击,至今没有动摇。

①戈伯兰和萨伏纳里都是法国王家地毯厂。塞夫勒是法国的官窑。

大卫·赛夏生了两男一女,夫妇的感情始终如一。他胸怀高洁,绝口不提以前的尝试。夏娃也很聪明,劝大卫把发明家的可怕的志愿放弃了。所谓发明家原是摩西一流,受着何烈山上的荆棘煎逼①。大卫拿文艺做消遣,过着懒洋洋的快乐的地主生活,经营自己的产业。求名的念头永远放弃了,甘心情愿做一个耽于幻想和搜集标本的人:他从事昆虫学,研究虫类的奇妙的变化,现代科学在这方面还只知道变化的最后阶段。

人人听到检察长柏蒂-克洛的政绩,和有名的普罗凡的维奈②不相上下。他的雄心是要做普瓦捷高等法院的院长。

赛里泽常常在政治上触犯禁令,一再判罪,着实有点名气。在自由党的哨兵中间,他是最大胆的一个,外号叫做勇将。他被柏蒂-克洛的后任③逼得没有办法,把昂古莱姆的印刷所卖掉了,加入外省戏院另谋出路,好在他天生会表演,不难在舞台上走红。后来他吃了一个青年女主角的亏,上巴黎去请教科学帮他对付爱神,同时想靠自由党帮忙,捞些好处。

至于吕西安,他回巴黎的情形在“巴黎生活场景”④内另有交代。

一八三五至一八四三年。

①摩西在何烈山上看见荆棘燃烧,听到耶和华命令他去拯救人民,免于奴役(见《旧约·出埃及记》)。此处用以譬喻发明家的志愿坚强,好象奉了神谕一般。

②维奈,巴尔扎克的小说《比哀兰特》中的人物,也是恶讼师出身的检察官。

③指柏蒂-克洛后任的署理检察官。

④《人间喜剧》分为《风俗研究》,《哲学研究》,《分析研究》三大部分,第一类又分为六个场景,“巴黎生活场景”即其中之一。吕西安的结局详见“巴黎生活场景”中的一部长篇《烟花女荣辱记》。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幻灭》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巴尔扎克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巴尔扎克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