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小鸟》

第13节

作者:邓一光

我现在要说到这个故事最关键的那一部分了,它是我们这个故事的最重要部分,不管这个故事有没有意义,最好看的部分是从这里开始的。

当然我说的好看,是有多层意思的,对别的意思老实说我不大关心,我在这里强调意思而非意义,只不过是想说我们总是把一些事情搞得非常复杂,我们老是追求一些我们力所不能及的事,老是把自己弄得非常可笑,比如说我们老是想得到意义,其实我们不知道意思的意义有时候并不比意义的意义小,甚至它们更大;同时我想说,作为树林我们是付出过很大努力的,我们遮天掩日,郁郁葱葱,我们没有放弃树林的职责。我们不愧是一片好树林,这就是我事先想要说的话。

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认识了。有关青年唐林的基本情况我想没有太多的必要介绍,总之他不是那种很招摇的、除了青春痘之外其他什么也看不见的青年人,但是他这样的人对绝大多数女孩子(尤其是安静而且出道不久的女孩子)具有着强烈的吸引力,那种吸引力较为隐蔽,属于渗透性的,但是葯效发作得很快。有点像一种叫做aerhne的激素类葯,也许女孩子们见到他的头一面还不至于发生什么,世界还会控制在一种正常的状态下,如果说这种情况不加以制止,比如说,我们不给患者服用安定之类的抑制葯,情况就会非常糟糕了。

有关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之间还有一个背景要介绍,那就是他们的名字。池丹姓池,池塘的池,唐林要姓唐,唐与塘谐音;池丹名丹,丹顶鹤的丹,唐林名林,树林的林,丹顶鹤是鸟儿。鸟儿总是爱呆在林子里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有关名字的背景是池丹说出来的,池丹完全被这样的背景迷住了,她有一段时间整天坐在那里托着腮帮子望着窗外发愣,她还常常拿着一片树叶的标本出神,我们知道,这些全都与那个名字背景有关。

我们当时就批评了她,我们一致认为,池丹作为一名具有高学历的现代青年,是不应该有这种愚昧的念头的,这种念头实在让人好笑。我们怎么可以凭着两个符号的象征性来决定自己的命运呢?这就是我们的想法。

周末。池丹去逛商场。

一个孩子被挤倒了。池丹去扶孩子。人们涌挤过来。还有一台运货的手推车。车上的健身器摇晃着往下倒。青年唐林抢过去扛住健身器,一个特等奖摇出来了。人们又涌过去。孩子不肯爬起来,哭。青年唐林坚持不住了。孩子的母亲跑过来,孩子的母亲推了池丹一把。池丹倒在唐林身上。唐林倒在地上。健身器倒在唐林身上。是一整手推车健身器。唐林很敏捷。唐林用自己的身体把池丹覆盖住。池丹觉得自己在大地的怀抱里。池丹听见唐林叫了一声。池丹怀疑是不是在地震。这是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认识的第一步。商场经理要送唐林去医院。唐林笑着拒绝。唐林抽着气说没事。池丹觉得她不该倒在别人身上,池丹觉得别人完全有时间躲避开。又一个一等奖摇出来了。人们涌过来。池丹非常愧疚。池丹一定要送唐林回家。池丹要扶唐林上楼。唐林不肯。唐林扶着楼梯单脚跳上去了。唐林的脚出血了。池丹学过简单的伤口处理。唐林不好意思脱袜子。有一个孩子在楼上吹单簧管。唐林跛着脚去给客人倒水。池丹的眼睛突然湿润了。这是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认识的第二步。

池丹放心不下袜子后面的那只脚。池丹抱着鲜花上楼时想她应该把花换成水果。门打开时门里的人看见门外的人眼睛一亮。门打开时门外的人看见门里的人脸一红。一个孩子坐在地板上。一盘围棋残局和一只单簧管也坐在地板上。孩子嗓门亮亮地叫姐姐好。孩子抱着单簧管跑掉了。孩子又在楼上吹单簧管。两个已经不是孩子的人突然不知该说什么话。缠着雪白绷带的脚上没穿袜子。池丹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这是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认识的第三步。

池丹头一回有了五心不定的感觉。两次计划中的郊游被取消了。办公室又出了一次失误。池丹忘记了盘头发。总务室通知领食用油。池丹有些生气了。她想伤口总是会好的。她想袜子又会代替雪白的绷带。她想她于嘛要去牵挂呢?池丹开始唱歌。池丹唱一支谁也没听过的英文歌。池丹硬要和小杨打赌去蹦极。池丹夸张地笑出声来。池丹慵慵恹恹地,池丹想她也许是病了。池丹要回去睡上一觉。池丹想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池丹想没有什么了不起。一个花工在浇花。池丹在走下台阶时一下子站住了。那个伤了脚的青年人站在那里。伤了脚的青年人微笑地看着她。池丹的眼泪一下子就淌下来了。这是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认识的第四步。

从以上这些情况我们可以清楚地作出如下的判断:池丹陷得很深,她差不多是一下子就陷进去了,她的陷进去简直毫无道理,而且它和以前的每一次都不一样。这一次池丹没有打算告诉我们,实际上她是陷得太快太疾太猛以至根本没有想到要告诉我们,她的整个心思全都放在那只缠着雪白绷带的脚上了。

池丹的陷入是被我们观察出来的,除了小杨之外我们都是过来人,我们知道脸上的潮红意味着什么,眸子里的星星意味着什么,含情脉脉地出神意味着什么,突如其来的微笑意味着什么。

坦白地说这一次我们有一些小小的失误,我们有一些轻敌了,我们最先以为这不过是又一次重复,要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在一次新的听证会之后宣告结束,可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之后,我们没有得到听证会的任何通知,相反,在等待听证会的那些日子里,潮红和星星越来越多,含情脉脉和突如其来越来越多,这不能不使我们忧心忡忡。我们开始警觉了,我们决定不再等待,我们决定采取行动,如果一方不打算就此说明情况的话,另一方可以单方面召开听证会,这就是我们的想法。

实际上,这一回池丹根本就没有打算听我们的任何意见,这一回她打定了主意要顽抗到底,她已经完全被那条缠着雪白绷带的脚弄糊涂了,糊涂到不讲任何道理的地步。

我们一问池丹,她就爽快地告诉我们了,她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一点也没有打算隐瞒。我们从池丹那里知道了唐林的所有情况,我们有了底,比如说,相貌平平,身高平平,学历平平,比如说,普通的白领,薪水不高,孤儿;比如说……我们微笑着,我们胸有成竹,我们心里想,可怜的青年唐林哪。

我们把茶沏上,把椅子摆好,正襟危坐,我们说,想听听我们的意见吗?

池丹安静地看着我们,说,不。

我们瞪大了眼睛,说,不?

池丹很坚决地说,不!

我们不明白地说,为什么?

池丹果断地说,因为你们已经说过太多的不了,现在该我说一次了。

池丹把她的长发往肩后捋了捋,我们这才发现,她盘在头顶的长发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下来,随着她的动作而飘逸着,这使她非常地迷人。但是我们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不明白池丹的长发怎么可以放下来?她怎么可以说不?她说我们已经说过太多的不了,现在该她说一次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想要干什么?我们瞪大眼睛,张着嘴,我们就像看见了一个陌生池丹,一个让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池丹,一个有点怪怪的池丹,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没有放弃,我们继续做池丹的工作,不管她说没说过不,不管她是不是把盘上头顶的长发又放了下来,我们仍然把早已准备好了的意见说出来。我们的意见是成熟的,它们充满了经验和智慧,它们是小鸟池丹不具备的,但是池丹她不想听,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她是拿定了主意不听进去,她任我们在那里说着,若有若无地笑着看我们,好像是说,你们说吧,看你们能说成什么样。池丹这种样子是从来没有过的,令我们有些惊诧,令我们防不胜防。不过我们惊诧归惊诧,防不胜防归防不胜防,却并不放弃,我们知道,有些事情它就是这样的,你必须有主见,你不光要有主见,你还要有耐心,要反复做工作,你要把工作做好,做出成效来,你完全不能期望什么捷径。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们不断地做池丹的工作,我们反复阐述我们的观点,指出青年唐林的种种不足,不厌其烦。我们轮流上马,一个个地说,从经验上,从理论上,从实践上,从心理上,从各种各样的血的教训上,总之我们真是做到了良苦用心。

可是这样做一点效果也没有,池丹她根本就不为所动,她有时候是听着,听我们说,等我们说完,她就去干别的事,干她自己的事,一句话也不留给我们,好像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们苦口婆心说的那一大堆全都白说了;有时候她显得有些不耐烦,我们刚一开始,还没有来得及展开,她就打断我们,说,是不是还是那些话?如果还是那些话你们就别说了,你们说得太多了,我都听腻了。

她看我们愣在那里,像被人打了一耳光似的,有些犯糊涂,又不忍心地加上一句,说,你们说的从道理上讲都对,我全部懂,真的,你们放心,我不会把自己喂给老虎吃的。我们简直气坏了,我们不是为挨那一耳光气,不是为听腻了和别说了气,我们是为不忍心加上的那一句气,既然她明白我们讲的都对,既然她明白老虎吃人的道理,既然这一切她都懂,那她为什么还要那么固执呢?她在那里说,真的,你们放心,她就不想一想,我们能够放心吗?

池丹在唐林这件事情上是铁了心了,她不再像过去那样依从我们,这一次彻底我行我素地做了叛逆。在这件事情上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池丹她很快乐,她非常快乐,她的潮红和星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事实,她的解放了的飘逸长发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事实,她还不停地唱歌,她的歌声不再埋藏在小胸脯后面,它们就像鸟儿在真正快乐时显示出来的那样,是让我们听见了的。在这件事情上还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池丹她根本不在乎我们是怎么想的,她只要她自己的想法,她被她自己的那些想法弄昏了头,是置一切而不顾的架势,而且她是死了心眼的,认定了的,如果我们是一片树林,那她宁肯从我们的树林中飞走,飞到青年唐林的孤枝上停下来,栖息或者歌唱。

在青年唐林出现的日子里,我们办公室的情况就是如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我们爱小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