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小鸟》

第16节

作者:邓一光

小鸟池丹和青年唐林吹了,这是我们后来知道的事。

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很吃惊,我们的脸上肯定表现出了这样的吃惊,我们全都放下手中的工作,像树林一样地围着池丹,我们问她,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我们还关心地询问池丹,不要紧吧?

池丹有一段日子很憔粹,脸蛋上的潮红没有了,眸子里的小星星也没有了,和一只伤着了翅膀的小鸟一样。她倒是仍然常常手托着腮帮子坐在那里发呆,但是她不再突然地微笑,快乐地唱歌,以及冲着我们大叫了。

我们知道这很困难,很折磨人,我们知道谁都不愿意碰上这种事,谁碰上了这种事都会痛苦万分,我们还知道这得靠她自己来解决,她得挺过去,这是她的事,我们帮不了她。我们有时候会给她倒一杯水,轻轻地放在她的桌子上,然后走开;我们有时候会给她买一些零食,并且细心地把袋口撕开,递到她的手中;我们有时候会带她去什么地方转一转,给她买一只漂亮的气球,然后把她安全地送回家;仅此而已。这是一次手术,公平他说,这是一次不小的手术,它不可能没有后遗症,不可能不出血,不可能不留下创伤,不可能不痛苦,我们只能面对现实,情况就是这样。

池丹对我们说,我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完全可以不管你们怎么想,可我不想失去你们的友谊。

池丹说完这话之后就放声大哭起来。

我们都感动了,我们被池丹的那句话所感动,我们的眼眶里涌满了泪水。我们在心里想,哦,可怜的小鸟池丹。

我们办公室既往的日子又恢复了。它现在和从前一样,令别的办公室羡慕,不,应该说,它比从前更好了,是更牢固了。我们的办公室在当年又评上了优秀,抱回了很多的奖旗和奖状,并且还有一笔数目不小的奖金,这是我们大家通过不懈努力获得的荣耀,我们全都很珍视它。

比较痛苦的是,局长一天到晚在我的屁股后面追我,要我写总结报告,要我把我们的经验在全局推而广之,我很担心这样事情会一年一年地重复下去,那将使我非常地忙碌。不过局面很快就改善了,我们的办公室现在已经实现了办公自动化,我不用再做一些重复性的工作,任何时候都可以轻松地从电脑里输一份存档的总结出来,如果愿意,甚至可以直接把它传到楼上赵红梅的办公室里去。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多年,持续到现在。

如果说我们的办公室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我们的家庭生活,比如说,我的太太,她从电视台辞职了,自己开了一家美容中心,当上了老板,她的名气很大,生意非常红火,连电视台的播音员和台长的夫人都以在她的中心拥有贵宾卡而为之炫耀,可以说,她现在才是如日中天。

老马和他的太太终于结束了他们的蜜年,他们在不久前生下了他们的孩子,是个女孩,很漂亮,说实话,我们对女孩子一般来说没有更高的要求,我们也许是有要求的,但那和漂亮无关,不过女孩子能够漂亮一点又有什么不好呢?于是我们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且相邀着一齐到老马家去热热闹闹地庆贺了一番。

大牛还没有结婚,他仍然是那么的喜欢哲学;并且充满着激情,不过,大牛的女朋友现在已经不是花样游泳教练了,而是一个大学的老师,教西方美学的,这是大牛的第十四个女朋友,我们拿不准大牛还会换多少女朋友,不过我们对此很有信心,西方美学教师,这回离哲学越来越近了,迟早有一天,大牛他会找到真正的哲学的,他会的。

小杨还是独身,没淡恋爱,一次都没有谈,他的眼光太高,而且没玩醒,这是他的问题所在,不过我们并不着急,我们也不去干涉他,他愿意怎么处理他的生活那是他自己的事,我们干嘛要去干涉呢?我们才不会干涉呢。

当然,我在上面提到的这些家庭琐事与我们的办公室无关,它们仅仅是我们的私人生活部分,我甚至可以不说它们。除此之外,我们的办公室里没有什么变化。

对了,需要补充的是我们的小鸟池丹,我刚才把她给忽略了,她当然还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她现在成了我们的骨干,真正的骨干,她干得很不错,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她的长发一直盘在头上,她现在是以这种方式做着一只可爱的小鸟的。

1999年3月24日于汉口

(此文原载于《大家》1999年5期)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我们爱小鸟》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邓一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邓一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