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云围的月亮》

第11章

作者:蒋光慈

阿莲见着李尚志走进房来,欢喜得雀跃起来了。她即刻走向前去,将李尚志的手拉着,眯着两眼,笑着问道:

“李先生,你为什么老久不来呢?”

“我今天不是来了吗?”

“姐姐天天说你为什么不来看我们呢。她老记念着你,李先生……”

“这阿莲才会扯谎呢。”正预备着走出去的曼英,现在傍着桌子立着,这样笑着说。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否认阿莲的话,可是否认了之后,她又觉得她是不应当否认的。她见着了李尚志走进房来,一瞬间也曾如阿莲一般地欢欣,也曾想向前将李尚志的手拉起来,和他在床上并排地坐下,说一些亲密的话。然而她没有这样做。当她一想起来自家的现状,她觉得她没有权利这样做,于是她将头渐渐地低下来了。

“李先生,你为什么老穿着这一套衣服呢?”曼英又听见阿莲说话了。“永远不换吗?没有人替你洗吗?我会洗,有衣服拿来我替你洗罢。”

“小妹妹,”李尚志很温存地摩着她的头,笑道,“你真可爱呢。谢谢你。你看我这一套衣服不好看吗?”

“天气有点热起来了呢。”

阿莲说着,便将李尚志拉到桌子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先从热水瓶倒出一杯开水来,然后开开抽屉,拿出来一包糖果(这是曼英买给她吃的),向李尚志笑着说道:

“李先生,长久不来了,稀客!”阿莲说着这话,扭过脸来向曼英望着,表示自己很会待客的神情。然后她又面向着李尚志说道,“这是姐姐买给我吃的,现在请你吃,不要客气。”

李尚志面孔变成了那般地和蔼,那般地温存,那般地亲爱,简直为曼英从来所没看见过。他似乎要向阿莲表示谢意,但他不知说什么话为好,只是微笑着。曼英简直为他的这般神情所吸引住了,两眼只向他凝视着不动。

阿莲和李尚志开始吃起糖果来,宛然他们俩忘却了曼英的存在也似的。她觉得在他们俩的面前,她是一个剩余的人了。房中的空气一时地沉重起来,紧压着曼英的心魂,使她感觉到莫知所以的悲哀。一丝一丝的泪水从她的眼中簌簌地流出来了。

“曼英!曼英!”李尚志一觉察到这个时,便即刻跑到曼英的面前,拉起她的手来说道,“你,你又怎么了?我感觉着你近来太变样了。你看,你已经黄瘦了许多。你到底遇着了什么事呢?你这样……这样糟踏自己的身子是不行的呵!你说,你有什么心事!我做出使你伤心的事了吗?我的……(他预备说出妹妹两个字来。)你说,你说……”

曼英不回答他的话,伏在他的肩上更加悲哀地哭起来了。阿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呆立着不动,如失了知觉也似的。停了一会,曼英开始哽咽着继续地说道:

“尚志,我不但对不起你,而且我……我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救葯的人了。从前我不爱你,那,那是我的错误,请你宽恕我。可是现在……尚志!可是现在……我没有资格再爱你了,我,我不配呵!……唉,如果你知道我的……”

说至此地,曼英停止住了。李尚志觉得她的泪水渗透了他的衣服,达到他的皮肤了。他见着曼英的两个肩头抽动着,使用手抚摩起她的肩头来。

“曼英,你有什么伤心事,你告诉我罢,世界上没有什么办不好的事情……”

曼英想痛哭着尽量地告诉李尚志这半年多的自家的经过,可是她觉着她没有勇气,她怕一说出来,李尚志便将她推开,毫不回顾地跑出房去……那时该是多末地可怕呵!不,什么都可以,可是她决不能告诉李尚志这个!那时不但李尚志要抛弃她,就是和她住在一块,称她为姐姐的小阿莲,也要很惊恐地跑开了。不,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是这个!……

“尚志,”停了一会,曼英又哽咽着说道,“说也没有益处。已经迟了,迟了!尚志,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呢?”

“现在你可以打我,骂我,唾弃我,但是你不可以爱我……我已经是堕落到深渊的人了。唉,尚志,我现在只有死路一条,永远地不会走到复生的路上了……”

李尚志恐怕曼英站着吃力,便将她扶至床边和着自己并排坐下了。曼英的头依旧伏在他的肩上。他伸一伸手,似乎要将曼英拥抱起来,然而他终究没有如此做。

“曼英,我简直不明白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地自暴自弃……我是不会相信你自己的话,什么不会复生的话……”

他看一看那床头上的曼英的象片。停了半晌,忽然他很兴奋地说道:

“曼英,请你相信我,我无论如何忘记不掉你。有时工作着工作着,忽然你的影子飞到脑里来……唉,这些年,自从认识了你以来,我实在没有一天不想念着你呵!……曼英,曼英,我爱你呵!……”

李尚志在曼英的头发上狂吻起来。曼英觉着他的全身都在颤动了。由他的内里奔涌出来的热力,一时地将曼英的心神冲激得忧惚了,曼英也就不自主地倾倒在他的怀抱里。呵,这怀抱是如何和柳遇秋,钱培生,周诗逸……等人的不同!李尚志的亲吻该是多末地使着曼英感觉得幸福和愉快!……她的意识醒转来了。她惊骇得从李尚志的怀抱里突然地跳将起来。她以为她在李尚志的面前犯了不可赦免的罪过:她忘却她自己了!她还有资格这样做吗?她是在犯罪呵!……

于是曼英又失望地哭起来了。

“尚志,”她吞着泪说道,“我没有权利这样做,我不配……请你忘记我罢,永远地忘记我!……这样好些,这样好些呵!你应当知道……”

曼英哭得不能成声了。被曼英的动作所惊愕住了的李尚志,只瞪着两眼向曼英望着,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一回什么事。听了曼英的话,半晌方才说道:

“曼英,你一点儿都不爱我吗?”

“亲爱的,尚志,你别要说这种话罢,这简直使我痛苦死了呵!”曼英说着,又和李尚志并排坐下了。她睁着两只泪眼,很痛苦地向李尚志望着,继续说道:

“不错,从前我是不爱你的,那是我的错误,请你原谅我。可是现在,我爱你,尚志,我爱你呵……不过我不能爱你了。我不配爱你了。如果我表示爱你,那我就是对你犯罪。”

“我真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尚志,亲爱的……是的,你不明白我的意思。你不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呵!唉,天哪,这是多末地痛苦呵!……”

一直呆立到现在不动的阿莲,现在如梦醒了一般,跑到曼英的面前,伏倒在曼英的怀里,放着哭音说道:

“姐姐,你不要这样呵!听一听李先生的话罢,他是一个好……好人……”

曼英的泪滴到阿莲的发辫上。她这时渐渐地停止住哭了。她抚摩着阿莲的头发,忽然将思想都集中到阿莲的身上。她知道她是离不开阿莲的,如果没有阿莲,那她便不能生活。但同时她又明白,那就是她没有权利将阿莲长此放在自己的身边。她也许会今天或明天就死去,但是她将怎样处置阿莲呢?阿莲的年纪还轻,阿莲的生活还有着无限的将来;曼英既然将自己的生活牺牲了,那她是没有再将阿莲的幼稚的生活弄牺牲了的权利呵!……但是,她应当怎样处置阿莲呢?

这时李尚志似乎也忘却别的,只向阿莲出着神。房间内一时地沉默起来。过了一会,李尚志忽然想起来了他久已要告诉曼英的事情:

“我险些儿又忘记了。曼英,我们有一处房子,看守的人是一个老太婆。我们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那是很惹人注目的,顶好再找一个小男孩或是小姑娘。我看阿莲是很聪明的,如果……”

李尚志说到此地不说了,两眼向着曼英望着。曼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始而大大地颤战了一下,如同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一般。继而她又向她的意识妥协了,李尚志是对的,阿莲应跟着他去……她失去了阿莲,当然要感受到深切的苦痛,然而这只是她个人的命运……

“阿莲能够到我们那边去吗?”停了一会,李尚志很无信心地向曼英问了这末一句。曼英一瞬间觉着李尚志太残酷了,他居然要夺去她的这个小伴侣,最后的安慰!她不禁愤恨地望了李尚志一眼。但是她终于低下头来,轻轻地说道:

“尚志,这是可以的。”

阿莲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李尚志听了曼英的话,不禁很欢喜地将阿莲拉到自己的身边,笑着向她说道:

“阿莲,你没有母亲了,我们那边有一个老太婆可以做你的母亲,你去和她一块过活罢。你愿意不愿意?”

阿莲摇一摇头,说道:

“李先生,我不愿意。我还是和姐姐一块儿过活好。姐姐喜欢我,姐姐待我好,我不愿意到别的地方去。”

阿莲转过脸来,目不转睛地向曼英望着,那神情似乎向曼英求救的样子。曼英一想到阿莲去了之后,那她便孤单单地剩在这房间里,那两个圆滴滴的小笑窝也许从此便不会在她的眼前显露了……不禁又心酸起来,簌簌地流下来几颗很大的泪珠。但她用手帕将泪眼一揩,即刻又镇定起来了。她将阿莲拉到自己的怀里,抚摩着她的头,轻轻地,很温存地,如同母亲对女儿说话的样子,说道:

“妹妹,你一定要到李先生那边去呢。那边有个老太婆,良心好的很,我知道,她一定比我还要待你好些。现在你不能同我在一块儿住了,你晓得吗?我要离开上海,回家去,过两三个月才能来。你明天就到李先生那边去罢,李先生一定很欢喜你的。”

“我舍不得姐姐你呵!”阿莲将头抵住曼英的胸部,带着一点儿哭音说,“我舍不得你呵,姐姐!……”

“两三个月之后,你还会和我一块儿住的,你晓得吗?好妹妹,请你听我的话罢,明天李先生来领你去,那边一定会比我这里好……”

阿莲在曼英的怀里哭起来了。曼英不禁又因之伤起心来。停了一会,曼英开始用着比较严肃些的声音说道:

“妹妹,你为什么要哭呢?你还记得你的爸爸和妈妈的事情吗?如果你还记得,你就要跟着李先生去!李先生可以为你的爸爸和妈妈报仇……你明白了吗?……”

阿莲一听见这话,果真地不哭了。她从曼英的怀里立起身来,向李尚志审视了一会,然后很确定地说道:

“李先生,我愿意跟你去了。”

曼英又将阿莲拉到自己的身边,在她的腮庞很亲密地吻了几下,说道:

“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呵!……”曼英说着这话,微笑了起来,同时,涌激的泪潮又从她的眼睛中奔流出来了。她转过脸来向李尚志断续地说道:

“尚志!好好地看待她罢!……好好地看待她罢!……看在我的份上。……你不应当让任何人难为她……你能答应我这个吗?”

“曼英!”李尚志很确信地说,“关于这一层请你放心好了!我们自己虽然穿得这个怪样,但是我们一定要为阿莲做几套花衣服,好看一点的衣服,穿一穿。我们的那个老太婆,她是张进的,你晓得张进吗?她是张进的母亲,心肠再好也没有了。如果她看见了阿莲,那她一定会欢喜得流出老泪来。”

已经十点多钟了。李尚志告辞走了。在李尚志走了之后,曼英为着要使阿莲安心,又详细地向她解释了一番。阿莲满意了。睡神很温存地将阿莲拥在怀抱里,阿莲不断地在梦乡里微笑……

曼英也安心了。她想道,她也许辜负了许多人:母亲,朋友,李尚志……也许她确确实实地辜负了革命。然而,无论如何,她是可以向自己说一句,总算是对得住阿莲了!阿莲已经有了归宿。阿莲不会再受什么人虐待了。

但是在别一方面,曼英将失去自己的最后的安慰,最后的伴侣……她还有什么兴趣生活下去呢?她所剩下来的还有什么呢?……她觉着她失去了一切。这一夜,如果阿莲带着微笑伏在睡神的怀里,那曼英便辗转反侧,不能入梦。她宛然坠入了迷茫的,绝望的海底,从今后她再不能翻到水面,仰望那光明的天空了。

第二天一清早,李尚志便将阿莲领了去。曼英没有起床,阿莲给了她无数的辞别的吻……于是阿莲便离开曼英了。那两个圆滴滴的小笑窝,曼英也许从今后没有再看见的机会了!她失去了最后的安慰,她失去了一切……于是她伏在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