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的乡村》

第17章

作者:何申

到了腊月二十九,县委县政府大院里已经没有人办公了,每个部门只留一人值班。此时,赵国民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皮靠背椅上,朝四下环视一番,沙发茶几书橱字画,宽大的写字台,还有几盆绿葱葱的花草,其中最茂盛的是一盆龟背竹,大而圆、形似龟背的叶子长在粗壮的绿枝上,好看极了。但它身下不断蔓延出来的根却无土可钻,只得枯草一般堆在盆外的地板砖上……赵国民突然有些伤感:自己真好像这无处扎根的龟背竹呀,表面挺光堂,脚下却空荡荡的。干了这么多年,一晃五十大几了,官场不讲情面,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如果在市里谋不到新的位子,只有一条路等着自己,那就是从县委退下来,到人大政协干二年,然后就拎鸟笼子河边遛来遛去了……

秘书小朱推门进来。小朱很机灵,在机关工作七八年了,文字水平虽然一般,但他特别了解县里的各种关系,赵国民让他办过一两件事后,就觉得很合自己的胃口,立刻就调到了身边。

小朱进来送过报纸和信件说:“收发室的人出去了,我帮他送送。”

赵国民说:“正月里去哪过?”

小朱说:“哪也不去,最多跟媳妇去老丈人家吃几顿饭。”

赵国民问:“不回老家看看?”

小朱说:“前几天抽空去看了,过年就不去了,防备机关有啥事。”

赵国民点点头说:“好,好。”

小朱说:“您要出门就找我,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赵国民说:“还说不准。你先忙去吧。”

小朱指着报纸说:“那里面有汇单。”

赵国民朝报纸里一翻,翻出一张绿字绿格的邮局汇款单,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汇款金额四个字:叁万元整。

小朱轻轻说:“是你自己取,还是我给您取去?”

赵国民心里吃惊,暗说谁给我寄这么多钱来。忙看汇款人地址,上面写着浙江温州市什么什么地方。他立刻松了口气说:“吓我一跳,原来是我爱人老家寄来的。这些人,干啥往我这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受贿了呢。”

赵国民把汇款单轻轻地扔到桌上,然后就翻报纸。小朱想想说:“赵书记,最近,有好几张这样的汇款单……”

赵国民放下报纸问:“是吗?”

小朱说:“我听收发室人说的。”

赵国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小朱知趣地出去了。赵国民抓起电话就往家里打,电话通了,没人接。

黄小凤急匆匆进来,朝办公桌上看,嘴里说:“我一猜就送到你这来啦。晚来了一步。”

赵国民问:“这是干啥的,这么多钱?”

黄小凤说:“我一个亲戚,托我买东西。”

赵国民问:“买啥东西?”

黄小凤说:“电器。”

赵国民说:“温州还缺电器?咱们这的电器,不是有好多都是温州产的吗?”

黄小凤拿过汇款单:“这你就别管了,这是我个人的事。”

赵国民看黄小凤要走,赶忙站起来过去关门,转过身说:“你说,寄这些钱来干啥?你帮人家做生意啦?”

黄小凤不高兴了:“国民,别看你是县委书记,在家咱可得男女平等。我个人的事,法律上保护隐私权,你别太霸道了。”

赵国民说:“这不是平等不平等的事,你弄来这么多钱,万一出了差,你担当得了吗?”

黄小凤的眼睛都瞪圆了:“出了事,我自己去坐监狱,与你无关!行了吧!”

赵国民说:“不行!只要咱俩是一家子,就不行。除非你是两姓旁人。”

黄小凤急了:“两姓旁人?噢,你是想跟我变成两姓旁人?好!你要是瞧不上我啦,你就说话!我黄小凤可不是没眼色的人,你要是有相好的,我立刻给她让位!走!现在咱就去办手续!”

赵国民火冒三丈:“嘿,你有病呀!你胡说些啥呀!我是为咱全家好,你咋连这点都听不出来。”

黄小凤说:“我听不出来!我傻!行了吧。”

俩人越说火气越大,黄小凤要出去,赵国民不让。正在这时,有人敲门。赵国民瞪了黄小凤一眼,赶紧捋了几下头发,回到办公桌后。门开了,苏海峰进来,笑着看看二人说:“我还以为这屋里干啥呢,原来是你们两口子,争将啥呢?”

赵国民说:“没啥,她……她让我回家忙着做年货,我哪有空儿……”

黄小凤说:“你爱回不回。”推门走了。,

苏海峰坐下说:“嗨,小凤还是那个脾气,现在过年也不像以前,有点东西就够吃了,不用着急呀。”

赵国民给苏海峰倒水,然后瞅瞅窗外说:“是啊,是啊……过去过年东西少,不煮不炖不行,现在谁肚子里油水都多得不得了,也吃不下去呀……哈哈……女人呀,真拿她没有办法。”

苏海峰点点头说:“赵书记呀,你这几年干得挺有成绩呀,群众对你反映不错……”

赵国民忙说:“不行,还差得远呀。如果干出点成绩,也是跟您们老领导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苏海峰摇摇头说:“不。你自己进步,那是别人帮不了的。国民呀,我想问问你,你往上调的事,运动得咋样了?”

赵国民最怕他提这壶,他偏提。赵国民拿他也没法儿,只好说:“年前都太忙,年后再说吧。”

苏海峰点点头又说:“听说,咱县有搞集资的?给挺高的利息?”

赵国民一愣,忙摇摇头说:“不清楚呀,上级不让这么搞,会扰乱金融秩序的。”

苏海峰小声说:“国民呀,我说这事可不是要你去制止。实话跟你说吧,我手头有俩钱,都是我们老两口省吃俭用省下来的。我想这钱放在哪呢?银行一个劲减利息,我儿子要拿走炒股,我信不来他,弄不好全给赔进去。听说咱县有给高利息的地方,我琢磨,你信息最灵,办事也最把牢,这钱放在你手里,我放心。”

赵国民心里不由地暗道您消息挺灵的呀,我可不能跟你说实话,回头您老爷子一革命,把我给告上去,那是完全办得到的。赵国民笑着说:“哎呀,老领导呀,不是我推辞,这事我一点信息也没有,不知道呀。”

“真的不知道?”苏海峰问。

“真的,确实不知道。”

赵国民真盼着有谁快点进来,或者谁打个电话来。可门外楼道里静悄悄的,一点脚步声也没有,两部电话跟坏了一样,鸦雀无声趴在桌子上。

苏海峰站起身来,像是自言自语,其实是说给赵国民听。“不知道,对,不知道……可我咋听人说书记的老婆搞集资呢?听差啦?书记有好几个呢,是不是哪位副书记……”

赵国民不由地吸了口气,暗叫坏了事啦,准是黄小凤背着我自己干起来啦,温州寄来的那些钱,准是……

赵国民送苏海峰往外走,顺手把门关上,他也不准备再回办公室了,他要去找黄小凤,把事情问个清楚。边走,他跟苏海峰说:“您老先回去,我打听打听,要是真有这回事,又不担风险,又不违反政策,我一定帮您办。”

苏海峰说:“我回去也问问,到底是哪个书记的老婆,八成跟你家小黄没关系。”

赵国民打心里腻歪。还他妈的小黄呢,听着挺嫩的,其实,打年轻起就没让你舒心过。那会儿她要强,不顾家,一脑子的革命激情,就差把男人和孩子的命革了。在黄小凤身上,中国优秀的贤妻良母品格,是丁点也看不着呀,这会儿她又胆大包天,跟谁也不打招呼玩起钱的花活,一旦传扬出去,自己这个书记的脸面往哪搁……

路过门卫的时候,见里面有人,赵国民进去要看登记簿。门卫很为难,不愿拿出来,后来没法说:“那东西保密。”

“我是来检查的。”

赵国民硬是给要了过去,打开一看,他眼睛都有点发花了,在自己名下登记的汇款单,足有二十来张。金额不下二十万。赵国民嘴chún哆嗦着问:“都是黄小凤取走的,对不对?”

“那有签字,您认识吧。”

果然都是黄小凤的字,龙飞凤舞的一大溜。

赵国民问:“旁人知道吗?”

门卫说:“有纪律,不让外人看。”

赵国民点点头:“做得对。”

门卫说:“可门卫不是我一个人,我打不了保票。”

赵国民说:“你们这谁负责?”

门卫说:“没人负责,都听办公室的。”

赵国民说:“往后这由你负责,由你负责,明白不?”

门卫张着嘴点头又点头,半晌说:“明、明、明白,这本我锁起来,再换一本新的。”

赵国民点点头走了。

县街上到这时就热闹到极点了,大部分买主已经不讨价还价,看准了就要,扔下钱就走。卖东西的人眼珠子都累出红血丝,拎秤的手指头都裂了,但精神头却是越发大了,大有连自己这百十多斤都一古脑卖出去的意思。

赶到家里,终于把黄小凤堵了个正着。这会儿,黄小凤还没撂下电话,嘴里说:“……要寄快寄呀,一万块钱以下的就不收了,起码一万……”

赵国民上前按电话,长途断了。

黄小凤抓着电话大喊:“你干什么?这是长途。”

赵国民说:“我知道你是打长途。我就是不让你打!”

黄小凤扔下电话:“你凭什么?你凭什么不让我打?这是我的自由!”

赵国民说:“你的自由?我看是你给自己挖的陷阱,你是找死呀!”

电话铃又响了起来。

赵国民刚要对电话说啥,黄小凤上前就抢。两个人争了一阵,到了还是赵国民力气大,把话筒抓在手里,他大声对话筒说:“你们不要寄了,一分钱也不许寄!”

电话里的人突然笑起来说:“你是老赵吗?你说的啥?”

赵国民怒不可遏:“我是黄小凤她男人,这事我说了算,你耳朵聋了还是咋着。”

对方也有些急了:“赵国民,你喝多啦!我是梁市长……”

赵国民差点把话筒扔了,连忙变了调门问:“您是梁市长呀?我没听出来呀。嗨,跟家里的闹点小气。没事,您有啥指示?你在哪呀?”

梁市长说:“我在省里,我回家过年来了,有个事想请你办一下,你县电力局于局长是我的同学,他闹离婚呢,没回家,过年了,你代我去看看他,问候问候。就这事。”

赵国民立即说:“没问题,您放心吧。您啥时候有机会到县里来。”

梁市长说了声好吧,就把电话撂了。

赵国民抹抹脑门子的汗,对黄小凤说:“闹,闹,这回都闹到市长那去了。”

黄小凤说:“活该,谁叫你抢电话,也不问清那头是谁就说。”

赵国民叹口气说:“你呀你呀,我早晚得倒霉在你身上。你真是那狐狸精变的,专门来害我的。”

黄小凤说:“害你的?我是来救你的,你还傻呵呵说我骂我!你都五十开外啦,眼瞅着就没职没权了,往上调,你需要钱不?你总想花公家的钱请客送礼?不行,时间长了就该有人反映啦。还有你自己说的,如果调到市里,将来买房子啥的都得花钱,咱的钱呢?”

赵国民说:“咱不是在钱满天那搁了三万吗?”

黄小凤撇撇嘴说:“亏你还好意思说出口,三万块钱能生多少利息?你算过吗?”

赵国民说:“要不,我咋让你把咱家的这些烟酒给处理了呢。”

黄小凤说:“你快拉倒吧,这烟酒卖不出几个钱,可要传出去你靠这个挣外快,你还想往市里调?你就调到乡镇去吧。”

赵国民说:“那,那你也不该搞得那么邪乎,连温州那头都发动起来。汇来那么多钱,万一上面纪检委问我这钱是干啥用的,我咋回答?”

黄小凤说:“咱不能让他们知道呀,咱是干啥吃的,连个门卫都管不住,还配管一个县吗。”

赵国民说:“我还怕万一钱满天那不行了,咱那三万块好往回要,你这二十多万,怕不那么好要。”

黄小凤说:“没关系,他钱满天坑谁也不能坑咱们,他手里有好几百万,还咱二十万的本息还是不成问题的。”

赵国民说:“我还怕这事让旁人知道可咋办,苏海峰好像就知道你搞这个,他找我就说这事。”

黄小凤说:“他要是非要人,就让他入点,他得着好处,也就把嘴堵上了。”

赵国民叹口气说:“你的招儿还真不少呀,跟谁学的?”

黄小凤说:“气功里讲神到气到随心所慾,无往不胜。”

赵国民说:“你不是练得视钱财均为身外之物,不动心了吗?”

黄小凤说:“那都是骗人的,教我们气功的老师就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彩的乡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