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的乡村》

第20章

作者:何申

正月初二这天,赵德顺老汉一早起来,身子有些乏。头一天大年初一,来拜年的人从早到晚一刻也没断,几乎是前成让后戚,要不然,屋里都挤不下。人家来拜年的,一是看老爷子,二呢,也是看赵国强。要是国强在家张罗张罗,老爷子也不至于太累,起码有个帮助说话的人。偏偏这个赵国强一早就出去了,说是给县荣军疗养院送东西去了,一直到天黑才回来。幸亏有玉玲两口子和黄小凤,才没把老爷子累倒。

赵德顺起来以后去后院,冲着东屋说国强呀今天你哪也不能去。屋里满河从炕上坐起来,隔着窗户说:“他一早就出去了。”

赵德顺火了,扭头喊:“玉玲呀!你给我把你哥找回来!”

玉玲和嫂子睡在前院西屋。玉玲披着棉袄出来,跺跺脚把鞋穿实问满河:“他没说上哪儿去?”

满河说:“我睡着,觉着身边有动声,睁眼看,人不见啦。”

玉玲自言自语:“他能去哪呢?噢,我知道了……”

赵德顺说:“知道了还不去找。”

玉玲系好棉衣扣子,就出了大门。她琢磨国强准在高秀红那儿。高秀红昨天夜里住在福贵家。下了台阶,玉玲见街口过来两个人,正是哥哥赵国强,另一个是高秀红。玉玲赶紧迎上去,眼睛不瞅高秀红,只瞅赵国强说:“咱爹发火了,让你赶紧回家。”

“我这不回来了嘛。秀红今天也过来了。”赵国强很平静地说。

玉玲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往回走。她木本地站在原地,表示着不赞成。

“要不,我还是回福贵家吧。”高秀红说着,转身就走。

“回来!跟我走!我不信,谁敢不让你进家门。”赵国强火了。

高秀红笑了笑,上前推推玉玲说:“走吧,今天你们家人多,我没事,帮你做饭……”两个人随着赵国强往家走。

赵国强不愿意在大街上都是人的情况下领高秀红回家,所以,一早他就去福贵家找她。秀红没有说啥,随着国强就走,事到如今,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福贵担心地跟赵国强说你爹那通过了吗。赵国强说没事,我爹不管我的事。金香说我家里吃住都很方便,秀红在这儿一点问题都没有。赵国强说今天我们家人都回来,我想让他们都知道一下,省得将来还得乱打听。福贵和金香说那也好,晚上回来吧。就这么着,一大早,赵国强领着高秀红回家来。说实在话,赵国强打前天晚上心里就憋着股劲,说到天边去,这回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人家高秀红为了我又受侮辱又挨打挨骂,我赵国强要是不拿出真心对人家,我还算是个人吗!一定要大大方方把她领家去。可现在真到家门口了,他又不得不想老爷子这儿。别看那事传得可村里人都知道了,可没人敢告诉老爷子,万一老爷子接受不了,把自己骂一顿事小,要是把他气个好歹的,当着兄长姐妹,可就有点担当不起了。所以,当脚下踩着台阶时,他回头说:“刚才秀红说的不错,爹问,就说帮忙来了。”

玉玲问:“旁人呢?”

赵国强说:“让他们问我。”

高秀红说:“我自己会说。”

玉玲叹口气说:“但愿你们说好。”

还真不赖,赵德顺老汉轻而易举地就放过了高秀红。他熟悉秀红,有一阵子秀红常替玉玲来给他们爷俩做饭。一见面,老爷子倒先说:“你又来给我家帮忙来啦?今天人手多,不麻烦你啦,你家里也有人,回去吧。”

高秀红也会说:“老爷子,过年了,我得给您做几样可口的,我知道您爱吃啥。”

赵德顺乐了,“那敢情好,我身边呀,还就缺你这么个人。”

高秀红说:“回头我就到您身边来,您可别嫌烦呀。”

赵德顺没听太清:“你说啥,真上我这来?那广田他爷俩咋办?”

赵国强说:“来抽空给您做饭。”

玉玲说:“两头忙。”

赵德顺说:“那可难为你了,多累呀。”

赵国强赶紧摆手,让高秀红进屋里。他心里挺高兴,暗说还是少说两句见好就收,别一上来就露馅儿。

赵德顺接着就跟国强说今天说啥你也得在家,你哥你姐你姐夫都来,好像有好几年都没来这么齐了,另外就是少的那一拨儿也都长大了,聚到一块也够一个班了,也得好好招待……

赵国强一一应下。然后,他又简单解释一下昨天为啥没在家。昨天给温泉荣军疗养院的老人送去了一车东西,有衣服被子,还有吃的。赵德顺边听边点头,说你干这事我赞成,那帮老哥们不容易,回头多搞几回,我看城里人不少捐钱捐物,咱们要捐也有人捐。赵德顺忽然问:“温泉离这大老远的,你咋想起干这事?”

赵国强被问得一愣,想想说:“越到年节,越得想想革命前辈嘛……”他只好撒谎,他怕提起要债,爹再寻根问底,那就越说话越长了。

黄小凤不像当年那么爱指手划脚了。她从玉玲那明白点这里的细底,显出一副很机灵的样子,从屋里出来给国强使个眼色说:“咋干?你发话吧。”

赵国强说:“前院待客,后院做饭。”

黄小凤点点头:“好,我做饭不行,我在前面忙乎吧,我给大家伙沏茶……”

赵国强笑道:“您是大嫂,哪能让您干那活,您就跟大家说话吧。”

黄小凤说:“大嫂不如大款,二线的人,就得干点实际的,不能摆谱啦。”

赵德顺说:“不赖,你有进步,比我六十六那年进步多了。”

黄小凤说:“再进步也提拔不了啦。不过,往后国民再一退,我们就彻底退了。”

赵国强问:“咋着,我哥也要退啦?”

黄小凤就把上面搞年轻化的情况说了说,还说想调到市里去,到那又怕没有好位子,工资有限,干啥都得花钱等等。她可能是练气功练得嗓子眼特痛快,突突突就把家里那点事都倒出来。还算不错,没把集资的事露了,但憋得怪难受,好半天才咽下去。

赵德顺说:“要是不干了,还不如回家来呢,城里那么多人,往那挤有啥意思,电视里说空气不好,爱得毛病。”

黄小凤笑道:“瞧您老说的,没那么邪虎,现农村有钱的人把家都往城里搬,还是城里的生活好,高楼大厦。”

赵德顺扬起下巴,眯着眼看日头,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眼睛,他接着说:“高楼大厦好是好,住着也不如咱这一家一户的舒服。回头我盖个小楼,咱家生活也就跟城里差不多啦……”

赵国强在后屋接了电话,是大哥国民用手机在车上打的,说这会儿正在路上,再有半个钟头就到。国强放下电话,瞅瞅在堂屋忙着洗菜的高秀红。高秀红干得挺带劲,一缕头发散在脸前。赵国强轻轻招手说你过来。高秀红放下东西进东屋问:“干啥?”

赵国强指指靠山镜,又指指橱上的梳子,意思是你收拾收拾。

高秀红把头发向后一捋说:“不用吧。”

赵国强拉开橱子的抽屉,里面是些化妆品。那还是给桂芝买的,桂芝没使上就走了。高秀红愣愣地瞅着,却不敢去碰那些东西。玉玲进来拿起一瓶说:“大家都回来,收拾收拾吧。”

高秀红抬头看一眼玉玲,眼泪在眼里打旋,她说:“玉玲,别生气,我知道,我可能不行……”

“你行!”

赵国强嘴里喊出这两个字,就蹿出门外喊我哥就要到了。话声才落,就听哗啦一声响,黄小凤把一盘子茶杯给摔了,她自己也从里屋摔到外屋。

“加小心呀,看着点门槛。”赵国强说。

“对啦,这有门槛,在家没这东西,走道不知道抬脚。”黄小凤爬起来收拾碎片。

“我来吧,碎碎(岁岁)平安呀。”赵国强瞅瞅在院里的爹,爹耳朵有些背,好像没听见。

其实赵德顺听见了,大过年摔东西是犯忌的事。可已经摔了,没法子,不如装着听不见,省心。他站在门口,想第一个看见自己的大儿子。他当然特别疼国强,但国民在他心中,那是给赵家争大气的儿子,从祖辈上往下排,能当上县太爷这层官的,恐怕就国民一个人。每年清明给老坟添土,赵德顺自己心里跟祖上念叨些事时,总要有国民给咱老赵家争了光露了脸这一档。

噔噔噔从门外窜进一个人来。赵德顺刚要高兴起来的心情忽地被浇了一盆凉水。进来的是孙二柱,脸色青灰,头发像鸡窝。他进院紧眨眨眼,看清眼前的人,忙说:“是爹呀,给您老人家拜年。”

赵德顺嗯了一声,又问:“都过来啦?”

孙二柱说:“这两天,我一直没走,不知她们娘几个过来没有。”

赵德顺真想给他一巴掌。强忍着,他问:“打三十晚上你就没回沟里?”

孙二柱说:“想回呢,生拉着不让走。不行啦,再也坚持不住了。你呆着,我进屋吃点啥,眼睛直冒金花,看啥都像八条……”

赵德顺哭笑不得。他也不想说孙二柱,人家倒挺实在,有啥说啥,比在自己面前假模假样要强。

“你个王八羔子的!你还露面呀!你咋不钻麻将堆里……”

玉琴领着两个丫头撵进来。这娘仨肩上背着手里拎着都是年货,脸色通红,喘着大气。进院里一看老爷子站在跟前,玉琴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忙带着孩子给老爷子拜年。孙二柱揉揉眼问:“刚才撵我的是你们?”

大丫说:“一进东庄看着就是你,你跑啥?”

“我没跑呀,我是急着给你姥爷拜年。”

“没跑?”玉琴扔过一条腰带,“这是谁的?你出了茅房看见啥啦?连裤带都跑掉了?”

孙二柱上前看看玉琴身上穿的外衣,浅绿色的。他指着说:“你也是,穿啥色的不行,非穿这绿色,我还以为是警察呢!”

二丫说:“我俩没穿呀。”

孙二柱上前拿下丫头肩上的东西说:“闺女,爸看花眼了,以为你俩是被警察抓住的……”

赵德顺摆摆手:“快进屋吧,给二柱弄点好吃的,先填填肚子。”

这时赵国强和黄小凤都迎出来,自然是又一番欢笑,然后,大家就奔了后屋,见到了高秀红和玉玲。孙二柱和玉琴一看就明白是咋回事,但赵国强不点透,他们也就装傻,有说有笑,玉琴挽起袖子就干活,孙二柱翻出猪蹄就啃,大丫喊:“妈,我爸啃生猪蹄,好像狼。”

孙二柱摸摸牙:“我说咋这么硬呢!生猪蹄咋这深色,跟熟的似的。”

玉琴说:“那是燎蹄子上的毛燎的。你是饿狼呀,也不仔细看看。给你馒头。”

孙二柱抓过就是一口,伸伸脖子咽下去说:“饿狼?比饿狼还饿。他娘的,都输啦,连卖包子的都不赊我一个。”

玉琴跟众人说:“各位呀,他要是找你们借钱,你们掂量着,我可不负责还。”

玉玲点头说:“最多借他个窝头。”

大家哄地都笑了。

孙二柱吃了多一半了,低头瞅瞅说:“这里还有馅呢,我说这么甜呢。”

公路上的车没有往日多,拉货的大车几乎没有,嗖嗖跑的一色全是轿车或面包车。赵国民坐在奥迪车里,用车里的电话给市里几个领导和朋友打电话。他没用手机,手机在山里打效果不好,但车上有天线的电话打起来就很清楚。他是由于心情不错才打的,昨天大家互相拜年时,有人给他通报了一个信息,说外面都传说你要高升了,具体说是要调到市里当副市长。这消息让赵国民一宿没合眼。正好黄小凤没在家,闺女儿子都找同学玩去了,他就开灯抽烟前前后后琢磨起来。他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天上掉金砖,就掉自己的兜里?这也太美了。他不敢相信,又打电话问告诉这消息的人,那人说一点也差不了,有个副市长要调省里去当厅长,空出一个位子来,梁书记在书记碰头会上提了您,过了年组织部就要去考察。电话里说得千真万确,不由得你不信。赵国民于是开始往好的方面想、他想,也许是自己在这些县委书记中属于资深的,工作上也有成绩,他们不得不重用;另外,就是梁书记每次来青远时,自己接待得都很热情,或许是感动了他;还有呢?也许是自己在处理复杂的人事关系时比较有经验,从来没有跟谁搞紧张过,上上下下都说自己的为人好……

反过来掉过去寻思了一宿,早上照照镜子,脸色发青,眼泡子鼓鼓的。肚子里的尿憋得很,到厕所却尿不出来,等了好一阵才有点畅通。他知道自己抽烟喝茶太多了,前列腺的毛病在加重。但精神头还算不错,那个神秘的消息像强心剂一样,刺激得他浑身是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彩的乡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