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的乡村》

第03章

作者:何申

揪人心肝的锣声又响起来。这一回把锣敲破啦!南河套大坝决了口子,水进了东庄,不仅把前街给淹了,连后街赵德顺家的六个高台阶也没了五个,差一点就进了屋里。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全村人都傻眼了。老老少少瞅着河上游骂,王八羔子操的,哪来的这么多水呀。他们不知道,上面一个小水库崩库了,离水库近的地方,冲得更惨。

前街的村民把火全泄到赵国强身上了。先是有两户扛着行李到了国强家,气呼呼地说,反正房子泡了,钱也白扔在大坝和新开的稻田里啦,这一切都是听了村干部的话,所以,往后的吃住就全靠村干部了。

桂芝是心软的人,看人家老少没个窝,心里也跟着难受,就忙着让人家安置东西,又腾房子让人家住下。民兵连长柱子听说了赶来看,说你们都挤国强家叫怎么一回子事,水大也不是他放下来的,这会儿国强还在大坝上玩命呢,你们跑这来捣啥乱。说罢就撵那两户人。按说柱子说得有理,国强已经连着好几天没下大坝了,跟壮小伙子一块装草袋堵口子,人都累得快不行了,这边再不讲情理通弄人,也太不够意思了。

赵德顺老汉从前院过来了,拦住了柱子,说柱子你回大坝上去吧,这边的事听我的。柱子知道老爷子要干啥,小声说您老要发善心也别这会儿发,这会儿前街还有好几十户呢,您这都腾出来也住不下。赵德顺说这你就差了,甭说新社会,就是过去的年月,遇到水涝旱蝗,也得众人救济。这么办吧,你把后街的人都给我召集来,我跟大家说说,各家腾出一铺炕,把挨淹的安置了,咋也不能让乡亲睡露天。

前街的那两户人家听了脸都红了,直给赵老爷子道歉。柱子点点头,就按老爷子说的去办,等到赵国强从大坝上回来,后街已经人来人往炊烟袅袅,一切安置妥了。把赵国强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到前院看老爹。老爹的西屋和厢房都住满了,东屋还有两个半大小子。赵国强不好意思地说:“爹,这事,多亏了您……”

赵德顺低头抽烟,看也不看他说:“我用不着你表扬。一个村干部,让乡亲淹成这样,算是干啥吃的。”

赵国强揉揉眼睛:“水太大呀,没见过这么大的水,我估摸是哪个水库崩啦。”

赵德顺说:“也不知河西和沟里咋样了。”

赵国强说:“河西冲了几家,沟里没事。”

赵德顺说:“等水下去了,你得去看看,谁叫你是村干部呢。”

赵国强说:“我歇会儿就过去。这会儿水小些了。”

德顺老伴进屋说:“国强你快在这躺下,我看你走道咋有点打晃。快上炕,哟,眼眶子全是青色的。”

赵国强说;“没事,就是在大坝上……”

赵德顺指指铺在炕梢的毡子:“躺下,歇一会儿再说。”

赵国强无可奈何把身子往毡子上一撂,立刻就觉出浑身的骨头节要相互脱离似的,又酸又疼,连翻身的劲都没有了。眼睛冒了一阵金星,然后就昏昏睡着了。

桂芝等了一阵,不见国强回来,就想去前院看看。正在这时,自己的娘家兄弟小山来了。小山在金矿上开车,国强在矿上那阵子,没少搭他的车回家,后来国强离开金矿,小山来的机会也少了。桂芝见了兄弟好高兴,说你咋来了,咱爹咱妈身体好不。小山说好着呢。然后,搬了一箱子白酒,还有一个猪后臀尖。

桂芝问:“来看看,你拿这些东西干啥?”

小山说:“是矿上给我姐夫的,金矿长说那二年抓安全抓得好,一个伤号都没有。自打他一走就完啦,前半年就砸死俩,伤一个。矿长说怪想他,让我给送点东西来。”

桂芝心头一动:“是不是想让他回矿上?”

小山说:“有那意思,金矿长说只要我姐夫愿意,矿上的工作,随他挑。”

桂芝小声问:“矿上工资开得多吗?”

小山说:“眼下还好,金货直往上涨价,矿上的日子就好过呗。姐,你劝劝我姐夫,在村里当个干部有啥意思,不如回矿上,再弄几年,你都能跟着农转非。”

桂芝想想,问:“咱爹咱妈的意见呢?”

小山说:“那还用说,一提起姐夫回村,爹就来气,妈差点,可也为你鸣不平。”

桂芝点点头:“兄弟,你回去告诉你们矿长,国强一定得国矿上,让他等几天。”

小山笑了:“那太好啦,姐,我走啦。”

桂芝送他到门外,嘱咐他慢慢开,眼瞅小山从地里绕过前街到了村东,开车走远了。

西边的天上又压过一片黑云,还夹着隆隆的雷声,空气突然变得又问又热,桂芝知道,这是又要来雨啦。

此刻,她的心情却变得很舒畅,腰身显得直挺,两腿格外有劲,连胸脯子也比以往支愣得多了。桂芝深深吸了口气,又像吸着啥甜汁似的,紧麻溜地往肚子咽咽。她真是高兴,高兴得是这些感觉,已经有好长时间不曾有了。啥时候有过呢?好像是在结婚前有过。那时听了解国强的人介绍说他聪明能于,为人脾气秉性又好,心里就有股甜美的感觉,觉得就要和这个人生活在一起了,自己这辈子有了依靠,多幸福呀。还有呢,大概是国强到金矿上工作并转了正,自己心想,这辈子大概还要吃商品粮,住家属院,或许自己还能在哪里做个临时工,一天就能挣个块八角的,那多神气呀……除了这两回,旁的时候就没有了,伺候公公婆婆,拉扯孩子,下地干活,烧火做饭,日子过得像没放盐的菜,淡啦巴叽,一点叫人乐的滋味都没有,尤其是国强回来当村干部,整天灰头巴脑地回家,急急火火又被人找走,要不就是嘬着牙花子想事,或者猛劲抽烟,满脑子全是村里的烂事,把桂芝弄得这叫心烦。有那么几个晚上,桂芝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好起来,并逗着国强也乐起来,关了灯,俩人说点私情话,毕竟岁数还在当年,不知不觉就有了那个意思,宽宽的大炕上才动动身子,外面就有人敲门,叮咣叮咣,能把人吓出毛病来……

桂芝现在明白了,自己要想心情愉快,关键是在国强身上呀。而这个理,好一阵子啦,自己烦得全然弄不机密。

“呼——”

一股风带着响刮来,把烂草片子啥的卷上了半空,桂芝的衣襟也掀了起来,她赶紧拽住,扭头就往家里跑。

院里很热闹,前街的受灾户在张罗做饭。九十年代的村民,在大灾面前虽然也火烧眉毛般的跳高,但只要没伤着人,过一阵就能平静下来。反正也是那么回事啦,冲也冲啦,淹也淹啦,把自己急死也没用;反正有粮吃,有肉吃,还有酒喝,水退了再说,政府肯定给救济,头年冬天坝上受雪灾的,不是都穿上嘎巴新的绿大衣了吗,还有的喝上联合国给的奶粉,加拿大的面粉。娘的,面粉里有几粒麦粒子,跟晾干的枸杞子那么长,你说能不多出面吧!那是高科技、优良品种。受一回灾,还开了开眼界,这不邪了门了吗。

桂芝悄悄来到前院窗根下,朝里面望望。德顺老伴出来抱柴,说你是找国强吗,他睡着呢。桂芝说睡得好让他睡。说罢扭头就走,她怕惊醒了国强,国强睡觉轻着呢,一点声响都能弄醒他。

挤在后院这户人家男人叫福贵,媳妇叫金香,冯三仙租的就是他家的房。福贵是挺精明的庄稼人,会算个小账。但他媳妇比他更能算计,不光租房,还给在前街摆摊的人存车存案板子存货。有的收钱,有的就收些东西。她最得意的是招来冯三仙,有冯三仙在这,谁来看病求仙,需要香烛之类的物件,就得到她那去买,一来二去,金香索性开了个小卖部,和冯三仙联起手来挣钱。所以,即使大水淹了房子,金香也不让冯三仙走,硬是把她也带到桂芝家来。

冯三仙可不是能闲着的衙役,她到哪儿就把热闹带到哪儿。她不知啥时到了桂芝的东屋,盘腿坐在炕上,磨磨叨叨给几个找她算卦的妇女说啥。说今年雨水大,是龙王爷的小舅子到了本命年,本命年是折腾年,折腾得龙王爷也跟着不消停,所以把雨水就折腾大了;说前街经过这么一淹,就生蛤蟆,蛤蟆是宝,金蟾嘛,水退了,这街上一准更变成挣钱的好地方……

金香说:“要听你这么一说,还淹好了呢。”

冯三仙说:“淹得好呀,水漫金山,财源滚滚往里钻。”

桂芝进屋里笑道:“拉倒吧你,鱼虾老鳖往里钻吧。”

冯三仙看出桂芝心情挺好,她转一下眼珠说:“桂芝你今天有好事,你还不来算一卦。”

桂芝说:“我不算,我从来不敢算,算了心里犯膈应。”

金香说:“没事,让她往好里说。”

桂芝说:“往好里说,还有啥意思,说我能挣八百万,回头啥也没有,那不是跟挨蒙骗一样。”

冯三仙点着烟深深吸着,等到那几个妇女走了,屋里只剩金香她们三个人,她说:“桂芝,你这就说得不对啦,你还从来没找我算过,咋就当大家的面,说跟挨蒙骗一样?我要是算差了,你再说,算对了,你就得服我。”

桂芝想想,瞅瞅前院。她怕国强过来,国强最不赞成看仙算卦啥的。估计国强还在睡,桂芝说:“也中,我就破了戒,算一卦多少钱?”

冯三仙笑了:“给你算,不要钱。”

桂芝说:“那好,算对了,我请你吃饭。”

冯三仙说:“对,那块后臀尖炖着吃好,这死热的天,放不住。”

金香给她使个眼色:“快算吧。”

冯三仙噢了一声,就问桂芝的生辰八字,问罢沉思片刻,就说桂芝从小在家中受苦,跟着爹娘为日子操心。桂芝打断她的话,说太远的事就别说啦,我在家行大,那会儿谁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当老大的都跟着受累,你还是给我算眼巴前的事吧。

冯三仙说:“眼巴前就眼巴前,眼巴前嘛,你是……你是……”

桂芝皱着眉问:“是啥?”

冯三仙咽口唾沫,慢慢地说:“眼巴前,你是人在三将村,心已经飞出去。”

桂芝问:“飞到哪儿?”

冯三仙指指手指头上的金镏子:“瞅见没有?你就飞到产这东西的地方了。”

桂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哎呀,这,你是咋算出来的?”

冯三仙得意地晃晃脑袋:“你不是说我是蒙骗人吗?这回给你露露真货,你服气了吧。”

桂芝连连点头:“服服,你接着给我往下算。”

冯三仙说:“往下的事嘛,你是一个火盆心里揣,旁人却用冷土埋,大雪天里喝盅酒,是喜是祸随你猜。”

桂芝摇摇头:“前两句还中,后两句啥意思,到底是喜还是祸呀?”

金香在一旁说:“不能都点透了,那就没意思啦,往下的事,你就得自己动脑筋了。”

桂芝说:“我想让国强回金矿上去,他要是不去,我有啥法儿?”

冯三仙说:“法子嘛,倒是有一个,不知你肯使不肯使。”

桂芝说:“只要能让他离开咱村,啥法子我也敢使。你快说吧。”

冯三仙张张嘴,又闭上了,接着把眼也闭上了。突然打了个哈欠,脑袋筛糠似的抖动,嘴里又嘟嘟嘟磨叨起来。

桂芝吓了一跳:“嗨,你咋啦?”

金香说:“这是来仙啦,赶紧得找东西供上。”

桂芝转身就掀柜,掏了一阵又关上,说:“家里也没啥点心,供啥呀?”

金香说:“搁俩钱吧。”

桂芝忙掏出两块钱放在冯三仙的腿上,金香拉冯三仙的手按住,说大仙您歇歇,人家给您送钱来啦。冯三仙一下子就明白过来,睁开眼跟啥事没有一样,说:“这是哪来的钱?我不要钱。”

金香说:“不是给你的,是给刚才那位大仙的。”

冯三仙说:“噢,那我就替她收下吧。桂芝啊,谢谢你。”

桂芝说:“你别谢我呀,你还没告诉我,该使啥法子呢。”

冯三仙把嘴对着桂芝的耳朵轻轻说了几句,说得桂芝直皱眉头。一旁的金香假装啥也没看着,说我得去做饭啦,不管水多大,不能把肚子里也淹了。说着就出了这屋。桂芝眼睛瞪着冯三仙,说这法子不中吧,一家老小都指着我呢。冯三仙说舍不得八两肉,养不出胖小子,干不干由你。桂芝犹豫了一阵,说我请你吃炖肉,我去切肉。撩起门帘出去了。

好香的炖肉味儿呀……噢,要过年了,要穿新衣,要放鞭炮……还要干啥,粉条子炖肉,高粱米干饭,管够造他一顿,太美啦……

赵国强在梦中不由自主地吧嗒吧嗒嘴,他吃得好香,但又舍不得再往下吃,爹娘还没吃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彩的乡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