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妹子》

第10节

作者:陈忠实

四妹子躺倒了。

昨天晚上,老公公婉转而又体面地拒绝了她的要走姑家的要求,她的第一次示威被悄无声息地粉碎了,她回到厦屋里,早早脱了衣裳,关了门,拉灭了电灯,躺在炕上,眼泪潸潸流下来,渗湿了枕头。

院子里很静,大嫂和二嫂,一人抱一张席箔,领着娃子到街巷里乘凉去了,老公公和婆婆也到场边乘凉去了,偌大的屋院里,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了。三伏天,屋里闷热得像蒸笼,她的心里憋满了太多的窝囊气,更加烦闷难忍。她想放声痛哭一场,却哭不出来,如果哭声震动四邻,惊震了聚集在街巷和场边乘凉的男女老少,那么,她和老公公的矛盾就公开化了。她似乎还没有勇气使这种矛盾公开化,如果公开化了,很难有人同情她的。到这个家庭几个月来的生活,她已经大致了解到这个家庭在吕家堡是富于实际威信的。庄稼人被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和频频更换的政治口号弄得昏头晕脑,虽然不能不接受种种运动和种种口号对人们生活秩序和习惯的重大影响,可是对于绝大多数农民来说,他们依然崇尚家庭里的实际和谐。吕克俭虽然作为大肚子中农被置于吕家堡的一个特殊显眼的位置上,时刻都潜伏着被推入敌对阵营的危险,令一般庄稼人望而心怯,自觉不自觉地被众人孤立起来了。然而,对于吕家的实际生活,却令众多的庄稼人钦敬,甚至奉为楷模,用一句时兴话说,是模范文明家庭。人都说老公公知礼识体,老婆婆是明白贤惠人,两位老人能把一个十多口人的家庭拢在一起,终年也不见吵架闹仗,更不与村人惹是生非,这在吕家堡的中老年庄稼人眼里,简直羡慕死了。这样一个在众人眼里有既定影响的家庭,如果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吵架,而闹别扭,她即使有理也说不清了,她将会很自然地被人看作是搅槽鬼了。

二姑受到带有侮辱性的待遇,她说不出口,说了别人也还是要说二姑不懂礼行的,她只有眼泪,悄悄默默地淌。

四妹子听到脚步声,又听到敲门声了,是建峰。他白天黑夜在地里浇水,匆匆回家来,抱着大碗扒饭,嘴一抹就下河川去了。他负责四五眼机井上抽水泵的安全运转,发生故障及时修理,正常运行时,就躺在井台的树荫下睡觉,浇地的社员三班倒换,他是白天黑夜连轴转。听见他的脚步声,她没有拉灯,摸黑拉开了木门闩,随即爬上炕去,面向墙壁躺下了。

她听见他走进厦屋,顺手闭上门,拉亮了电灯。明亮的电灯光刺得她的眼睛睁巴不开,她用双手捂住,心里却在想:你老子今日把我二姑作践了!他也许不知道这件事,她猜不准,他的老子究竟给他说过没有?她一时又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向他诉诉委屈?

他坐在椅子上,咕嘟咕嘟喝下了她晾在茶缸里的冷水,啪地一声关了电灯,咣当一声关上了木门栓子,她就感到了他的有劲的双臂。她依然面向墙壁,双臂拘着胸脯,拒绝那双手的侵略。

他一句不吭,铁钳一样硬的手掌把她制服了……他满足了,喘着气又勾起短裤,溜下炕,拉开门,一句话也没说,脚步声又响到街门外去了。

没有欢愉,没有温存,四妹子厌恶地再次插上门,几乎是栽倒在炕上。婚后的一月里,她对他骤然涨起的热情,像小河里暴涨的洪水一样又骤然消退了。自从那晚老公公对他训导之后,他就变成一个只对她需要发泄性慾的冷漠的大丈夫了。他不问她劳动一天累不累,也不问她身体适应不适应关中难熬的三伏酷热,更不管她吃饭习惯不习惯,总之,他对她的脸儿绷得够紧的了。她的月经早已停了,她几乎减少了一半饭量,有几次端起碗来,呕得汤水不进。他知道她怀上了,却说:“怀娃都那样。听说过了半年就好了……”她想吃点酸汤面条,老婆婆没有开口做出这样的指令,她也不敢给自己做下一碗,一大家子人,怎么好意思给自己单吃另喝呢?她想吃桃儿,桃月过去了,一颗桃儿也没尝过。她想吃西红柿,这种极便宜的蔬菜,旺季里不过四五分钱一斤,老公公咬住牙也不指派谁去买半篮子回来。现在,梨瓜和西瓜相继上市了,那更是不敢想象的奢侈享受了……他从来也不问她一声,怀了娃娃是不是需要调换一回口味?

她到这个家庭快半年了,大致也可以看出来经济运转的过程,老公公把生产队里分得的粮食,统统掌管在自己手中,一家人吃饭的稀稠和粗细粮搭配,由老婆婆一日三顿严格控制,上房里屋的脚地,靠东墙摆着四个齐胸高的粗瓷大瓮,靠南墙和西墙摆着两只可墙长的大板柜,全部装着小麦,玉米则盘垒在后院的椿树和榆树的树杆上。据说每天晚上脱鞋上炕以前,老公公像检阅士兵的总统一样,要揭起每一只瓷瓮的凸形盖子,打开木柜上的锁子,看看那些小麦,在后院的玉米垒成的塔下转一圈。不过她没有发现过,许是村里人的戏谑之言。她确实看见过老公公卖粮的事,那是夏收前的青黄不接的困三二月,入睡定时光,屋里院里一阵自行车链条的杂乱响声之后,悄悄地灌了小麦,又灌了包谷,那些陌生人的自行车货架上搭着装得圆滚滚的粮食口袋,鱼贯地从院子推出街门去了。她爬在窗台上,约略数出来,十一口袋。她明白,目下粮食交易的市价,小麦卖到六毛,包谷卖到二毛七八,各按一半算,也有五百多块。这时候,建峰从里屋回到厦屋,头发上和肩头扑落着一层翻弄粮食的细沫尘土。老公公做得诡,一次瞧准时机,把全部要卖的粮食一次卖掉,神鬼不知。不像村里一般庄稼人,见了买主就想卖,一百也卖,二百也卖,反显得惹眼。每年的这一笔重大收入,压在婆婆的箱子底儿,难得再出世。

另一笔较为重要的收入,就是养猪。政府禁止社员养羊、养牛、养蜂,视为资本主义的“尾巴”,只允许养猪。毛主席“关于养猪的一封信”,用套红的黄色道林纸印出来,家家户户屋内都贴着一份,是县上统一发下来的。老公公从地里回到屋里,扔下家具,就蹲到猪圈口的半截碌碡上,点燃旱烟袋,欣赏那头黑克郎,直到交给公社生猪收购站,装着七八十块钱回来,再愈加耐心地侍候那只两作长的小猪崽。

第三笔重要收入,是大哥的工资。听说大哥的工资是三十九元,每月七日开支以后,必定在开支后的那个星期六回家来交给老公公,然后再由老公公返还给他十九元,作为伙食费和零用钱,抽烟,买香皂或牙膏一类零碎花销。老公公留下二十元,做为全家统筹安排的进项。老公公禁止儿子回家来买任何孝顺他老俩口子的吃食,一来是家大人多,买少了吃不过来,买多了花销不起,于是在家里就形成一种大家都能忍受的规矩,无论谁走城上镇回来,一律都不买什么吃食,大哥二哥的娃娃自然也不存任何侥幸。屋里院里从早到晚,从春到夏,都显得冷寂寂的,没有任何能掀起一点欢悦气氛的大事小事。

大嫂和二嫂,渐渐在她跟前开始互相揭短。二嫂说,这个屋里,大嫂一家顶占便宜了。大嫂一家五口,四口在吕家堡吃粮,每年的口粮款几近三百,而大嫂做不下二百个劳动日,值不到一百块,大哥交的二百来块钱,其实刚刚扣住自己家室的口粮,谁也没沾上大哥的什么好处,老公公明明知道这笔帐该怎么算,还是器重大哥,心眼偏了。二嫂还说,大哥最精了,小学校教员的伙食,月月没超过十块,而给老公公报说十五块,一月有九块的赚头了。二嫂说他们两口子最吃亏了,俩人一年挣五六百个劳动日,少说也值三百元,而四个人的口粮不到三百元,算来刚好扣住,而六百个劳动日秋夏两季可带的小麦和包谷就有六百斤,六百斤小麦和包谷黑市卖多少钱?老公公心里明白这笔帐怎么算着,却不吭声,老也不记者二的好处。

二嫂这样算,大嫂却有自己的算盘。大嫂说,二哥订娶二嫂的七八百块钱,全是她的男人的钱,老二不记大哥的好处,有了媳妇就忘了拉光棍的难受,反倒算计起大哥了,跟着二嫂一坡滚!大嫂说,老二人倒老实,净是二媳妇鬼精。老二有木匠手艺,跟队里的副业组在城里十八号信箱做工,每月五十七块钱,给队里交四十块,计三十个劳动日,留十七块伙食钱,而实际上连五块钱也用不了。咋哩?民工自己起伙,粮由家里拿,自己只买点盐醋就行了,十七块伙食费都给自家省下了。更有叫人想不到的事,民工利用星期天或晚上加班,挣下钱就是自己的,不交队里,也没见老二给老公公交过。二嫂搂下的私房钱谁也摸不清,净是苦了她的老大,被老公公卡得死死的,每月上交二十块,一年到头也买不起一件新制服,她的男人是小学校里的教员中穿戴最破烂的一个……

四妹子心里反倒有了底:这个家庭里,其实最可怜的是她和男人建峰了。两位嫂嫂,都有一点使老公公无法卡死的活路钱,而她和老三建峰真是被彻底卡死了。她和他在队里劳动,年底才决算,不管长出短欠,统由老公公盖章交办。这个家里通过各个劳动力挣来的粮食,也由老公公统一管理,卖下的余粮钱不做分配。她和老三连一分钱的支配能力也没有,而俩人的劳动所得在这个家庭里却是最多的,花销却是最少的……吃亏吃得最多了。

结婚几个月了,公公和婆婆没给过她一分钱,老公公且不说,老婆婆难道不知道,起码需得买一札卫生纸吧?总不能让人像老辈子女人那样,在潮红时给屁股上吊一条烂抹布吧?从二姑家出嫁时,二姑塞给她五块钱,就怕她新来乍到,不好张口向老人要钱,买札纸啦,买块香皂啦。五块钱早已花光用尽,总不能再去朝二姑开口要钱吧?建峰睁开眼爬起来去上工,放工回来抱着大碗吃饭,天黑了就脱衣睡觉,从来也不问她需要不需要买一札纸,纯是粗心吗?

他对她太正经了,甚至太冷了,他只是需要在她身上得到自己的满足,满足了就呼呼呼睡死了,她没有得到他的亲昵和疼爱,心里好委屈啊!

在老家陕北,有个放羊的山哥哥,他和她一起放羊,给她上树摘榆钱,给她爬上好高的野杏树摘杏子吃。她和他在山坡上唱歌,唱得好畅快。他突然把手伸到她的衣襟下去了,在她胸脯上捏了一把。她立时变了脸,打了他一个耳光。山哥哥也立时变了脸,难看得像个青杏儿,扭头走了。她自己突然哭了,又哭着声喊住他。他走回来,站在她面前,一副做错了事的愧羞难当的神色。她笑了,说只要他以后再不胡抓乱摸就行了。他跑到坡坎上,摘来一把野花,粉红色的和白色的野蔷薇,金黄金黄的野辣子花,紫红的野豆花,憨憨地笑着,把一支一支五颜六色的花儿插在她的头发上,吊在发辫上。可惜没有一只小镜子,她看不到自己插满花枝儿的头脸,他却乐得在地上蹦着,唱着。

她想到他了,想到那个也需要旁人帮忙掏屎的山哥哥,心里格愣跳了一下。

这样过下去,她会困死的,困不死也会憋死的。没有任何经济支配能力,也没有什么欢愉的夫妻关系,她真会给憋死的。

她终于决定:向老公公示威!

她睡下不起来,装病,看老公公和婆婆怎么办?看她的男人吕建峰怎么办?

窗户纸亮了,老公公沉重而又威严的咳嗽声在前院的猪圈旁响着,大嫂和二嫂几乎异口同声在院子里叮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甭惹是生非,孩子蹦出门去了。院里响起竹条扫帚扫刷地面的嚓嚓声,那是二嫂,现在轮她扫地做饭了。老公公咳嗽得一家人全都起身之后,捞起铁锨(凭铁锨撞碰时的一声响判断),脚步声响到院子外头去了,阿婆和大嫂也匆匆走出门上工去了,院子里骤然显得异常清静,只有二嫂扫地时那种很重很急的响声。没有人发现她的异常反应,他们大约以为她不过晚起一会儿吧?这倒使四妹子心里有点不满足,她想示威给他们看看,而他们全都粗心得没有留意,没有发觉,反倒使她有点丧气了。

“四妹子,日头爷摸你精屁股了!”二嫂拖着扫帚从前院走到她的窗前,笑着说,“快,再迟一步,队长要扣工分了。”她催她上工。

终于有人和她搭话了,不过却是不管家政的二嫂,她的主要目标不是二嫂而是老公公和老婆婆,转而一想,二嫂肯定会给两位家长传话的。她没有搭话,长长地呻唤一声,似乎痛苦不堪,简直要痛苦死了。

“噢呀! 那你快去看看病。 ”二嫂急切的声音,她信以为真了。二嫂又说,“你现时可不敢闹病,怀着娃儿呀!”

“不咋……”她轻淡地说,却又装得有气无力的声调,“歇一晌……许就没事咧!”

“可甭耽搁了病……”二嫂关切地说,“不为咱也得为肚里的小冤家着想……”

四妹子又呻唤一声,没有吭声,心想,必须躺到两位老家长前来和她搭话,才能算数。看病?空着干着两手能看病吗?二嫂即使不是落空头人情,属于实心实意的关照,也解决不了她的问题,她能给她拿出看病的钱吗?

四妹子决心躺下去,茶水汤米不进,直到这个十几口的大家庭的统治者开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妹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