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哥哥》

第12节

作者:陈忠实

人需要别人的信任。被别人尤其是被众多的一群人所信任,所拥戴,会产生一股强大的心理力量,催发人为了公众的某种要求,某种愿望,某种事业而不辞艰辛地奔走,忍受许多难以忍受的苦难,甚至作出以生命为代价的牺牲,也在所不借,心甘情愿。他们的这种英雄行为,往往使那些极端利己的人迷惑莫解。

十八岁的哥哥曹润生,此刻就被这种强大的心理力量支配着。他骑着自行车,驶过沿着坡根伸展开去的坑坑洼洼的土石大路,穿过一个个大的或小的村庄,忍受着尖利的下山风的刺骨的寒冷,意气勃发地转上了平整光滑的柏油公路,更加快速地踩动着自行车的踏板,到设置在三岔路口的乡砂石管理站去,代表曹村所有捞石头的庄稼人,交涉出售砂石的公务。

为了刚刚成立的捞石头的劳动者联合体,润生要耽搁一整晌时光了,一整晌时间里,他可以捞出半立方米石头,价值两三块钱。他心里明白这笔帐,毅然做出牺牲了。为了众人有秩序地出售石头,也使自己日后再不为出售石头而追拦汽车,低三下四地讨好司机,牺牲一晌乃至一天的时间是不足计较的。他第一次受到那么多曹村父老兄弟的委托和信赖,心里简直承受不住了;那些比他高过一辈两辈的叔叔和爷爷,那些和他平辈的老哥或兄弟,竟然对他——一个刚刚从五里镇中学下到沙滩上来的青年,寄予厚望和重任,他感到充实,感到有力,感到自己骤然间成为一个大人了。

这种强烈的心理力量,帮助他克服了隐藏在心底的重大障碍。他曾经暗暗下定决心,再也不进砂石管理站的铁栅大门了;既然晓兰已经另有选择,他就要狠心割断和她的一切来往和感情上的联系。现在,他必须再次走进那个宽大的水泥立柱的铁栅大门,说不定还要撞见晓兰,撞见了也就必得说话打招呼……他是为曹村一百多个捞石头的庄稼人的切身利益来造访管理站的,理直而又气壮;不是找她走后门卖石头,也不是死乞白赖地纠缠她和他的那种关系的。他飞一般踩动自行车。冬日的冷风,即使在晌午,也仍然是尖利的,他的脸颊和耳朵冻得麻辣辣地疼。

刚到三岔路口,他跳下车子,尽管有那样强大的心理力量推动着,他还是感到心跳了,而且跳得越来越厉害,现在见了晓兰,该怎么说话才合适呢?他略停一会儿,稳一稳心情,硬着头皮走进铁栅大门了。碰得真巧,晓兰正在院子里打羽毛球,对手是那位戴眼镜的青年。她打得很开心,又很专注,没有发现他。晓兰穿一件红色的羽绒宇航服,蓬松的头发从后颈上束住,尾梢披散在肩上和背上,跳起击球的时候,头发被风张起来,落地时又像潮水一样跌落在肩背上。她的动作优美,跳起而又落下,蹲下而又跃起,进前退后,像是一种刚健的舞蹈。一个好球打完,她的嘎嘎嘎的笑声响起来。

润生突然觉得心里很别扭,看见她和他那么快活的玩着,听见她那动人心魄的爽朗的笑声,他妒恨起那个戴眼镜的砂石管理站的会计了。他凭他的老子谋得这样一份不晒太阳也不挨风冻的职业,把他的晓兰轻易地夺走了,润生不愿意看见她和他玩羽毛球的样子,更不想在这种场合里和她照面,他想退出门去,过一阵子再来,然而已经为时过晚,晓兰已经瞧见了他,握着球拍跑过来,毫不在乎地和他打招呼:“润生,到屋里坐,午饭吃了吗?”

“我来找你们站长。”他立即说明来意,企图向她暗示,他不是来找她的。他用一种自己也觉得陌生的事务式的口气说,“和站长联系一下俺们曹村村民卖石头的事。”

“站长回家吃饭去了。你等一会儿吧!”那位青年用不耐烦的口吻说,“晓兰,快!现在是十比七……”

“到我屋里烤烤火,等会儿,站长两点来上班。”晓兰有点为难说。

“不去了,我到外面转转。”润生已经推动车子,“我不打扰你了。”

“外头好冷!你到哪儿去?”晓兰说着,把球拍往他怀里一推,“你来玩玩吧!”

他的心里一动,撑起车子,接过长柄球拍,站到球网的另一边,从球网的网眼里盯着那位站在对面的情敌。他大约不太乐意他换下了晓兰,有点明显的扫兴的神气,没精打采地把白色的羽球掷了过来。

“开始计数!”润生看见对方懒洋洋的样子,不由火起,从地上挑起球,以一种挑战的姿态说,“你开球吧。”他又回过头,对晓兰说,“你作裁判。”

眼镜青年一震,愣了片刻,不在乎地笑笑,把球开过网来。润生忽然跃起,一记重扣,那白色的羽球像从绷紧的弓弦上怒射出的一支羽箭,栽死在对方脚下,眼镜青年的拍子还没有挥动起来。他脸色略略一红,迅即捡起球来,发了一个刁钻的旋转球,直飘到润生背后。润生灵巧地转身,背对着球网,把羽球从地上捞起来,送过网去,对方又一个轻吊,球儿落在网前,润生跃进两步,长臂猿似的从地皮上又把球儿挑过网去,落在底线周围,眼镜青年转身补救的时候,脚下绊了一下,摔倒了。

晓兰嘎嘎嘎笑起来,报着数:二比○。

眼镜青年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面孔气得煞白煞白了,他的笨拙的动作出了丑,又在她的面前。他扶正眼镜,咬着嘴角,谋算着第三个球怎么开法。

润生随随便便地站在场地上,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的心里,却凝聚着一股强烈的报复的火气。他要彻底打掉他的那种优越的干部公子的神气。他要打得他措手不及,疲于奔命,一败涂地。他要他在她面前出丑亮拙,他要把他彻底地击溃……即使在地区的中学生篮球联赛的时候,他的求胜的迫切性也不过如此吧!第一局结束,晓兰也不好意思再笑了,大约怕那位同样十分自尊的青年太难堪——比分悬殊:十五比三。

“再来?”眼镜青年喊,企图挽回面子。

“来吧。”润生随随便便地应着。

一开局,又是五比○。眼镜青年愈急愈输,愈输愈气,简直是一副气恼的神气,脸颊上淌下汗水来了。润生愈打愈熟练,挥洒自如,左右逢源。看看对方狼狈不堪的架势,瞥一眼晓兰也显出难堪的神色,他不忍心再使对方输下去。恰在这时,晓兰喊:“站长来了。”

润生停下球拍,歉意地笑笑:“站长来了,我该办事去了。你们玩吧!”他把球拍递给晓兰。

眼镜青年扫兴地说:“甘拜下风……”

“不!你是实际的胜利者。”润生拍拍他的肩膀,苦笑一下说。

眼镜青年悻悻地笑笑,以为润生在安慰他。只有晓兰体味出润生那句话里的真实含义,脸上掠过一丝难堪的神情,转过头,掩饰地说:“站长,有人找你。”

润生也借此机会跟站长走进他的办公室。

站长是个瘦老头,虽则是砂石管理站的脱产站长,其实从头到脚都是一个纯粹的农民的装束,属于那种精明强干的农民。听说他原来是源上一个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因为上了年纪,被年轻的新干部所代替,乡政府安排他到这个只有七八名职工的管理站来主事。他仍然习惯抽旱烟,仍然习惯蹲在条凳上和人交谈。听完润生的述说,很爽快地说:“那好嘛!咱们有计划地给曹村调拨汽车过去拉石头,你在那边有秩序地卖货,免得曹村社员白天黑夜到管理站来找熟人,要汽车。这是好事嘛!”

“那就这样,站长。”润生听了站长的话,十分鼓舞,一切都顺顺当当,简简单单。从这位老站长的直言直语中,感到了老干部秉公办事的品德,很钦佩这位干练的老站长了,“我等你派汽车到曹村……感谢您。”

“回去给你们村长谈谈, 让他知道你们有了劳动组合。 ”老站长提醒他说,“免得村长说他不知道……”

“应该应该。”润生感激地盯着老站长,“应该尊重村长的领导……”事情已经谈妥,他就告辞出门,临走时叮嘱站长,顶好能派足够的汽车到曹村来……

第一次出门交涉公务,竟然这样顺利,十八岁的哥哥心里十分畅快,加之他略施球技,把那位优越感十足的情敌打得溃不成军,心里更觉解气,一路顺风,回到曹村来。

村长曹子怀,年近五十,坐在自家的简易沙发上,接待登门请示工作的小青年曹润生。他嘴角咂着黑色的卷烟,只用半个嘴角说话:“你去乡政府请示吧!我吃不准,你们成立的‘捞石头协会’,究竟算个啥性质的组织……”

瞧着村长嘴角里上下闪动的卷烟, 慢腾腾的声音, 润生不由得发急,忙说:“民间劳动组合。城北一个村子是养鸡专业村,村民成立了养鸡协会,电台广播了,说是新事物……”

“报纸和电台,一天换一种说法,咱撵不上哇!”村长蔫不拉搭地说,“我得靠上级的正式文件行事。广播和报纸,只能参考一下。你说你那是新事物,旁人要说那是非法组织咋办?现时要肃清‘文化革命’的无政府主义哩!”

“这是劳动组合嘛!”润生莫名其妙,“不是‘文化革命’那种搞派性斗争的组织嘛!”

“我吃不准,刚才就说了。”村长仍不起性儿,“我保守脑瓜跟不上形势,你去问乡政府吧!乡政府批准了,我照乡政府的批示办。”

润生不再解释了,退出门来,村长的冷淡态度令人难以忍受。他走出门来,推起自行车,又奔公社去了。

乡政府一位主管乡镇企业的吴副主任回答了他的问询,也十分简单:“你们成立这样一个协会,不能算是‘文革’中的派性组织。可是,你们搞得迟了,曹村村长今晌午刚报来一份申请,大队里已经建立了砂石管理机构,大队统一管理就行了,再搞一个什么协会,成了重迭机构了,势必加重群众负担。现在的政策精神是,要减少干部,要减轻农民负担……”

“我不是抢着干部当。”润生忽地红了脸,向吴副主任解释,“我说过不要报酬。”

“算咧算咧!小伙子——”吴副主任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没有信心再谈下去,越谈可能越造成他要抢当干部的印象。他退出门来,懊丧地转上回曹村的路。

刚走到村口,广播上正响着村长慢腾腾的声音:“经村民委员会和大队委员会开会研究,决定成立本村砂石管理站,统一经销……”

后面的话他听不清了。

傍晚的下山风吹下来,润生觉得从后背到前心,全凉透了。

“润娃!唉——”

润生木然地转过头,长才大叔垂头丧气地摇着头,摆着手,气哼哼地说:“村长的儿媳妇已经下到河滩,经营曹村砂石管理站的事咧!你还为大伙空张罗哩!唉……去他妈的黑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八岁的哥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