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哥哥》

第04节

作者:陈忠实

刷——

十八岁的哥哥曹润生,现在双手摸紧锨把儿,前弓后踮着双腿,从少梁上铲起一饱锨混合着沙子和石头的砂石,抛向双层铁丝罗网。太阳已经托上秦岭群峰的上空,温暖的阳光羞怯地洒在沙滩上,严寒开始消退,河水闪闪发光。

他有意无意地瞅一眼对岸的河堤,落光了叶子的杨柳枝,伫立在天空中,树下的河堤的沙地上,留下他和她相依相偎的足迹,人生第一次接触异性,第一次拥抱和亲吻,第一次听一个心爱的人儿专为你唱歌,永远烙进心上,难以忘怀了。他每天走下河滩,不由得瞅一眼他和她坐过的那一段河堤,他背她涉水过河的那一段河口,天夭如此。

他后来就明白了,她说她不能下水,完全是一种托辞。她说到学校去拿报纸,无非是把时间拖得更晚一些,好使那些在河滩稻田里贪恋干活的庄稼人走光去尽。由此可以追索得更远一些,在县上篮球联赛期间,女队员常常帮助男队员洗衣服,晓兰总是及时地从他的床头把汗渍斑驳的衣裤搜走,洗得干干净净,叠得平平整整,放到他的床头,别的女同学根本插不上手。她常常在他上场的时候:在场外观看,给他递毛巾,桔子水……看来她对他早已有心了,而自己却糊里糊涂,不过觉得晓兰和自己既是同班,又同是小河北岸的同乡,自然更熟悉更亲近一些。没有料到,她忽然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令他不知所措,慌慌乱乱中把她从背上撂到河水里了……真是不期而遇!

在学校的篮球场上,他一跃而起,空中揽月似的抢到对方的篮板球,冲过层层堵截,可以一气把篮球带过中场,那球似乎粘在他的手掌里,难得脱掉,然后跳起,单手托球,往下一扣,篮网上刷地一声响,球儿连篮环儿的边也不撞,动作简捷,姿势优美。在他的周围,常常围随着一伙崇拜者。可是一坐在教室里,他的魔力,他的风韵,完全失去了光彩,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学生。他没有想到过恋爱,更没有瞅瞄过班里哪一位女生可以成为他的追求对象,尽管已经有传闻散布,说他们班里已经形成了“四对”,可是没有包括他和刘晓兰。平心而论,他就是没有想过嘛!

没有想过的事一旦发生,不期而遇的事一当遇到,曹润生的心再也安稳不住了。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桌子上,眼睛不由地从书本上移开,越过一排排男生和女生的脑袋,停留在刘晓兰蓬蓬散散的头发上,那头发的颜色有点黄,下梢甚至有点发红,却是那样蓬松,那么柔软,随着她写字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班际之间的篮球赛时常举行。他活跃在自己的自由王国里,不由地搜索扫瞄场外围观的观众,一旦在人丛中发现了刘晓兰,他抓篮板球的成功率更加提高,带球越过中场的速度更加迅疾,跃起投篮几乎是百发百中,当然,姿势是更加优美而简捷。相形之下,如果发现刘晓兰不在场外观看,无论抢接篮板球,无论跃起投篮,都往往发挥失常,令班主任叹惋。他在心里骂自己:你这是怎么了?依然不顶用。

紧张的毕业考试迫在眉睫,接着就是决定人生去向的关系重大的高等学校统一考试。教室里的灯光彻夜不熄。几个家在农村的老师的老婆利用两间废弃的勤工俭学的工房,办起了小饭馆,专售凉皮和红豆稀饭,昼夜开门营业,挣那些开夜车的学生的夜餐费。其实,真正在酷暑季节里苦熬苦斗的,不过是班级里的为数甚少的几个尖子学生,因为有考则必中的信心,所以苦攻的劲头愈足,而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仍然是按时就寝,如时起床,有一些同学已经打定主意:一当毕业考试完毕,就自动回乡务农了。曹润生只是打算碰一碰,碰不上了,自然回家去务农。教室里,校园中的树荫下,五里镇旁边的小河边,全是应届毕业生的天地。在河边的柳荫下,他和刘晓兰在背英语词汇。

“晓兰。”他叫。

“嗯。”她头也不扭,在念着单词。

“休息一会儿吧!我念得嘴chún都麻木了。”

“你休息吧!我不……”

“要是考不上大学,学英语有啥用?”润生说,“我那天回家,在后院里咕哝咕哝背英语,俺妈养的小鸡一下子扑楞着跑到我跟前,以为我叫它们哩!我刚明白过来,俺爸养的十多只小猪娃,也从猪圈的缝隙里钻出来,拱我的脚,当是我给它们喂食哩……”

刘晓兰早已忍俊不住,笑得前俯后仰,眼泪都流出来了,一手捂着笑得酸疼的肚子,一手拿着书本,在他头上打。

“真的!”润生说,“那些小鸡小猪……”

“你真出洋相哩!”晓兰莫可奈何地说,“复习功课这样紧张,你尽出洋相……”

“反正我考不中,你也玄乎!”润生说,“白费劲儿!”

“总得争取争取嘛!”晓兰说,“你……”

“我心里没劲儿,思想老是抛锚……”

“甭胡思乱想!”

“自从那晚上背你过河以后……”

“背我过河又怎么了呢?”

“谁要你在我脸上亲一口哩!”

“啊呀!你……”

“谁要你给我唱‘十八岁的哥哥’哩!”

“啊呀……”刘晓兰飞红了脸,瞧瞧左右,用书捂住了脸颊,“快甭说了,羞死人了……”

“我现在看书看不进去,老是想瞅你;听课也总是听不进去,耳朵里老是响着‘九九那个……’”

“你全当没有那回事儿。”晓兰扬起脸,“集中精力,准备考试。”

“我试过,不行嘛!”

“那怎么办?”她也莫可奈何地叹一口气,放下书,双手抱着膝头,坐在沙堤上,有点茫然地说,“我们都考不上学,回农村干啥呀?我想到很快就要离开学校了,心里真难受!回家干啥?喂猪养鸡?做小买卖?烦死了!”

“养猪养鸡,那是老婆婆们干的事!乏味无聊没意思。”润生说,“我已经瞅准了一桩事儿——”

“做啥?”晓兰不以为然地说。

“养蜂。”润生眉飞色舞,“带上蜜蜂,春天走南方,夏天赶北方,走南闯北,自由自在。你跟我搭伴,咱们的生活多有意思……”

“想得多美!”晓兰笑笑,“那些动物家禽,我全无兴趣,那蜜蜂整天嗡嗡嗡叫,烦死人了……”

“那叫声才好听哪!”润生说,“蜜蜂的叫声可不是苍蝇……”

“比百灵子叫得好我也不喜欢。”晓兰淡淡地,“我不喜欢嘛!怎么办?”

“那当然……”润生兴味索然了。

“我一看见那蜜蜂窝,身上就起鸡皮疙瘩。”晓兰说,“我看都不敢看!”

“噢!”润生叹口气,“我可简直入迷了。”

“你爱蜜蜂,你就养吧!”为了不使润生扫兴,晓兰调皮地说,“我可是爱吃蜂蜜呀……”

“我给你管饱。”润生也笑着,“能吃多少嘛!一箱蜂能酿……”

“好了,现在还是复习功课吧!”晓兰从草地上拣起英语课本,“我等着吃你的蜂蜜,未来的养蜂专家……”

曹润生抛着砂石,回味着离开学校前的那一段生活,自己也觉得好笑,当他和她以及十之八九的男女同学各自回到自己的村庄以后,那熟悉而又亲切的五里镇中学,立时就变得陌生而又遥远了,似乎不是刚刚离开了三四个月,倒像是三四年前的事了。一切不切实际的想入非非的幻想全都沉淀到大脑后头去了。有的同学进城做临时工去了,有的在自行车后边拴上两只竹筐,贩卖爪果蔬菜去了;有的买下小四轮拖拉机跑起运输来了;有的进社办工业单位当工人去了。他喜欢养蜂,为了把东杨村的那十箱蜜蜂尽早买到手,他现在正聚足力气,从早到晚,在沙滩上翻捣砂石,冷,不怕;累,咬咬牙忍下去,他被自己未来的养蜂事业鼓舞着,埋头在沙滩上,几乎与世隔绝了。

和晓兰见一面也不那么方便了,曹村和刘庄相隔六七里路,虽然不远,他也不能频频去找她。她的父母对她管得严,尤其是对女儿与异性接触很敏感。乡村间没有电话,通讯十分困难。他埋头苦干在沙滩上,没有想到晓兰已经进入社办企业,而且是砂石管理站管开票的工作人员了。

她依然对他好。润生肯定地想,她一坐进砂石管理站的办公室,就指派毛胡须的司机到曹村来装运他的石头。可爱的晓兰,心里疼着他哩!后晌得去找找她,为了祝贺她有这样一份又干净又省力的工作,为了她给他指派汽车来拉石头的好心,为了他又有一月多没有和她见面……他现在十分想见她。

他的胳膊上格外有劲,抛甩起砂石,必须把后晌找她所耽误的工夫加出来。

“润娃哎——”

听见一声亲切的女人的呼唤,他一抬头,看见长才大叔正在朝他招手哩,旁边站着他的婆娘,正在叫他。她给长才大叔送饭来了,老两口正在热情地招呼他过去一起吃饭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八岁的哥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