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哥哥》

第08节

作者:陈忠实

“你没有吃晚饭。”

“我从河滩直接来的,铁锨让别人捎回去。”

润生坐在床沿上,老老实实地告诉她,他没有吃晚饭。晓兰揭开火炉上的小铝锅,热气蒸腾中,端出一盘菜,又端出一碗包子,放在桌上,问:“你吃面条不?挂面是现成的……”

润生摇摇头,已经抓起一个包子:“有肉包子吃,面条就省下吧!”他想说得调皮点儿,却不见晓兰笑,他也不管,大嚼起来。

“我记得在县上赛球时,你爱吃甜食。”晓兰说着,又从五斗桌的下边,取出一包蛋糕来,解开,摊在润生面前,“你随便吃吧!”

“还有什么好东西呀?全拿出来吧!”润生畅快地吃着,故意逗晓兰,“我可真是饿……”

润生还没说完,看见晓兰取出一瓶啤酒,揭掉盖子,正要往玻璃杯里倒,他抢上一步,一把抓住瓶子,说:“你忘了?我喜欢对着瓶口喝……”

晓兰爱抚地瞅着他:“怎样喝,还不都是酒味吗?”

“你可不知道哇,对着瓶口喝来才解馋。”润生说,“你也吃呀!”

“我吃过了。”晓兰说,“这是给你预备下的。”

“你该是陪着我吃。”润生逗她说,“那才像是……一家人。”他想说“夫妻”,终于有点羞,没有说出口。

晓兰腾地红了脸,低了头,没有吭声。

润生发觉了,晓兰变得腼腆了,说话声音低了,不像过去和他说话时的那种爽朗的声调了,也没有那高八度的嘎嘎嘎的笑声了。她现在在他面前,完全表现出一种贤惠的妻子的温柔和娴静。他倒觉得别扭,干嘛要那么压低声儿说话呢?干嘛笑的时候只抿一抿嘴角而不出声呢?什么时候学会了这样的规矩?

晓兰却在炉子上给他熬茶了。

“晓兰,你不吃也罢,你坐在我跟前。”润生说,“我在沙滩捞石头,总不由得瞧瞧咱俩坐过的河堤……”

“我把茶冲好,就来。”晓兰依然不为他的挑逗而动心,说,“就好。”

他吃着,喝着,一碗包子吃光了,一瓶啤酒喝净了,打着饱嗝,双手接住了晓兰递上的酽红的茶杯。

“你吃饱了没?”她深情地瞅着他问。

“这样好的招待,我还不吃饱吗?”他笑着说,同样深情地瞅着她,她却把眼睛避开了,装着收拾碗碟,转过身去。这一瞬间,他发觉她好看的眼睛里隐藏着忧郁的神色。他说,“你坐下,让我好好看看你,忙着收拾那些碗碟做啥?”

她却从床头的箱子里, 取出一只包袱, 解开,把一件新衣服送到润生面前:“你试试,看看合包不?”

“这……”润生有点不好意思。

“‘这’啥哩!试试!”她声音仍然不高,却很执拗,“穿上让我看看。”

润生穿上了。她拽拽前襟,神神后摆,用手熨熨平,欣赏一番,慰藉地笑着,完全像他的妻子要打发他出门走亲戚一样,那神态令他感动,他一把把她搂到怀里,动情地叫着:“晓兰……你真好……”

她偏过头,挣脱开他的手臂:“再试试裤子。”

“刚好。”他拎起裤腰,和自己的腿比了比长短,“你真有心啊!”

她把衣服重新折迭整齐,用废旧报纸包好,装进一只网袋里,说:“我第一次领工资,给你买一身衣服,算是纪念。”

“那……好,你等着……”润生感情的潮水在心里翻腾,激动得声音都颤抖了,“等我养起蜂来,我要把……我的蜜蜂……酿下的第一罐蜂蜜……送给你……”

晓兰听着,眼眶里扑下一行热泪来,似乎那泪水早就准备好了似的。润生以为他的真情打动了晓兰,又伸开双臂。晓兰结结巴巴地说,“咱们出去……走走……”

他和她避开公路,走上田坎,冻僵了的麦叶儿在脚下沙沙沙响。他把一只胳膊搭到她肩上,她却抖索了一下。这是怎么了?他轻轻地问:“晓兰,你冷吗?”

“不。”她说,“你呢?”

“我都要出汗了!”他故意夸张说,“你刚才打了个冷战……”

她没有吭声,走着,站住了。

没有月亮,星星在灰黑的天空闪着冷光,西北风掠过,虽然很小,却是够冷的。

“润生……”她站了片刻,轻轻地叫他。

“你的性格像是大变了!”润生说,“我可真是爱听你过去那利索的说话……”

她又闭口不说了。

“给我再唱一回‘九九艳阳天’吧!晓兰。”润生动情地说,“听了你那天晚上的歌声,我再不听广播上唱歌了!”

“呜……”晓兰却哭了。

润生一惊,扶住晓兰的肩头:“你咋咧?谁欺侮你了吗?”

“我……对不起……你……” 她终于说出话来, 就一头扑跌进润生的怀抱,“你……骂……我吧……”

润生大吃一惊,急切地问:“快说,到底怎么了?”

“我……姑父……给我……介绍下……”十分为难的声音。

“是不是那天和你看电影的那个人?”润生推开晓兰,抓着她的肩膀,急问。

“就……是。”

“晤……”

俩人都垂下手,静静地站立着。

“那个男的是干什么的?”润生问。

“管理站的会计。”晓兰说,“他爸跟俺姑父是朋友,才给我说这人……”

“他爸干啥哩?”

“县上干部……”

润生醒悟似的“噢”了一声,骤然就明白了,她姑父在乡里,他爸爸在县上,既是上下级关系,又是老朋友,他们的儿子和亲属就可以在砂石管理站工作,还要联婚,正好门当户对……想到这层说来复杂实际简单的关系,曹润生——十八岁的哥哥啊,几乎本能地想到他的父亲,那只是一个养猪养牛的能手。他的那种自卑的精神里,冒出一股强烈的厌恶情绪,负气地摆摆手:“那好!那好!我走了……”

晓兰一把拉住他,怨怨艾艾地说:“你……听人说完嘛……”

他站住了,手塞在裤兜里,直立在麦田里,忽然想到,她还没说清楚她对那个会计的态度哩!自己怎么就要走掉呢?他问:“你到底愿意不愿意?一句话就说清了,问题很简单!”

“俺爸俺妈逼得我……”晓兰诉说着,“我原先到管理站来工作时,一点不知道俺姑父有这意思……”

“你现在知道了,咋办呢?”润生耐着性子听着,“我不强迫你,只想听你一句截断的话。”

“你说……我咋办呢?”晓兰问。

“你的终身大事,我咋敢掺言呢?”润生直率地说,“而今的年轻人,各人主各人的事。”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晓兰坚持说。

“要叫我说……”润生毫不含糊,“辞了管理站的工作,回家另寻营生去!而今农村里,饿不死人了!”

“我也这么想过……”她低下头,“好容易找到这个工作……”

“那就算咧!算咧!”润生说,“你按你的主意办,我不干涉你……”

“润生……”晓兰拉住他的胳膊,又哭了,喃喃地诉说,“我刚刚领下头一回工资,我就给你买下礼物,侍候你吃一顿饭,好不好,算我补一回心……”

“……”润生忽然觉得鼻腔里也酸渍渍的。他听明白了她的话,这一切又都显得没有必要了。他说,“好!就这样……我走了。”

“你甭急嘛!”她又抓住他的胳膊,“我对不起你!你骂我吧……”

“没啥对不起的地方!没有!”润生忽然觉得自己长高了,豪爽地说,“我骂你做啥?你没伤害我嘛!你的事由你定嘛!”

“我心里还是忘不了你……”

“甭把事情故意弄复杂!快点忘干净吧……”

“我知道你在河滩捞石头,苦累重……”晓兰动情地说,“你捞下石头,甭愁卖,我给你调车……”

“不不不!再不要了!”润生固执地说,“你给长才叔卖掉那么多石头,算是帮了大忙。我的石头不愁卖,我追车拦车可有经验了……”

“我隔十天八天,给你放一趟车过去。”晓兰多情地说,“算我一点心吧!”

“不要。晓兰,我走了。”他这回下决心走了。

“回管理站,把衣服拿上。”晓兰又挡住他,“你把我的车子骑上,这么晚了……”

“不要!”润生甩开手,扯开步子,刚走开两三步,却听见背后传来压抑着的哭声。他想回过头,安慰她几句,略一踌躇之后,他终于没有转过头去,似乎后颈上别着一根棍子,脖颈梗得梆硬了。他大步走过麦田,冻僵了的麦叶在脚下嚓嚓嚓响……

结束了,他和她的初恋!那么令人心魄震颤的初恋,就这样完结了!他在平整的柏油公路上走着,现在才感到西北风的刺骨之寒了,他的脑子里混沌一片,乱糟糟的,只顾机械地扯开长腿走路,似乎懊丧,似乎伤心,又似乎是做视一切,说不清是一股什么滋味……

润生终于走进曹村了,村巷静寂,一幢幢房屋的黑乎乎的轮廓,静静地隐蔽在冬夜的黑暗中。他走到自家门楼下,木板门虚掩着,推开门,从里屋就传出母亲的问询声。他不回家,门是不上关子的,母亲就坐在灯下做针线,等待他回来,这已经是习惯了。走进院子,左边的猪舍里,传出老母猪睡下时的呼噜声和小猪崽的梦呓一般的吱吱声;右边的牛栏里,老黄牛倒嚼的声音很有节奏的响着。他从空旷的原野回到熟悉的现实世界来了,心里顿然稳实了。

“润娃,你到管理站去咧?”母亲从针线上抬起头,“我听你长才叔说的。你吃饭了没?我给你在锅里留着。”

“吃过了。”他坐在椅子上,低下头,想到吃她的那顿饭,心里又不自在了,“我去联系……卖石头的事。”他不得不撒谎。

“哼! 你联系得怎样? ”父亲并没睡着,坐起来,披上棉衣,不满意地说,“你看看柜子上——”

润生转过头,装着粮食的长板柜上,搁着一堆油渍渍的纸包,一堆未曾开启的酒瓶……这是怎么回事呢?

“村里人看着你给长才卖了石头,知道你有熟同学在管理站开票,这下倒好——”母亲不知是讨厌呢,还是欣赏这种事情,“都求你帮他们卖石头哩!”

“嘿呀!我怎么能……”润生说不出话来,这无疑又是一件不期而遇的事。他从报上看见过一些不正之风的报道,也从旁人的口中听到过诸多的行贿受贿的丑恶行为,而他自己亲身经历,却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是啊,没有什么人会给他的父亲行贿,他只会喂猪养牛,给别人帮不了什么大忙。他过去一直念书,也不会遇见什么人来求他帮什么忙的。现在,他第一次看见了在沙滩上被人谚称为“进贡”的贡品了,一包包糕点,纸烟,一瓶瓶贴着各种装饰图案的酒瓶,供奉在柜盖上了。甭说他受不受这些贡品吧!想到晓兰和他的不堪回想的初恋,他连看一眼那些贡品都觉得讨厌。

“你收人家这些东西做啥?”他朝母亲使性子,“你收下了,你去给人家卖石头吧!”

“啊呀!俺娃——”母亲不恼,亲热地叫着,“那些人一进门,挡都挡不住,不信你问你爸……”

“我一辈子没有白吃白喝过人家的东西。”父亲没有直接替母亲作证,却讲起家规来了,作为父亲,他比老伴更疼爱独生的儿子,却不忘时时处处给儿子以实际影响。他把这件事,看得远远比老伴严重,“即就是咱能给人家帮忙,也不能收受这些黑天黑地里送来的东西!啥味呀?”

“谁收下谁送走。”润生怨母亲。

“话虽这样说,理虽这样讲,甭忙——”父亲完全显示出他的一家之长的主事人的深谋远虑,“给人帮不了忙,也甭得罪乡亲……”

“你说咋办?”母亲也急了,“怎么还给人家?一还,就准定得罪人咧!”

“我想想……”父亲沉思起来。

“我还!”润生站起身,“谁送来的还给谁,简简单单的事,偏想得那么复杂!”

润生烦躁地走出里屋的小门,走进自己的小厦屋去了,他需要一个人静静地躺下,想想他和她究竟经历了一场什么,简直跟做梦一样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八岁的哥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