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哥哥》

第09节

作者:陈忠实

神秘的动人心魄的初恋,竟是这样来去匆匆地结束了。在人毫无精神准备的时候突然发生,又在人毫无精神准备的时候突然中止,真是不期而遇,来去匆匆!

黎明时分的河滩里好冷啊!秦岭东山的群峰的上空,透出一抹亮光。田野里一片昏暗,河堤上落光了叶子的杨柳林带,像一堵雄浑的城墙,齐刷刷排列在河岸上,露出高高矮矮参差不齐的锯齿一样的树梢。小溜子北风在黑暗里溜过来,像挟裹着无数的钢针,扎刺人的脸颊。钻进脖颈和袖口,手指麻木得握不住铁锨的木把了。

沙滩上空寂无人,河水也像冻结了似的发出不大连贯的颤颤的响声,白日里熙熙攘攘的沙滩,现在显得空旷和广漠。黎明前的这一刻愈加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即使顶勤快的庄稼人,也要等这一刻过去,大地和村庄露出黎明的端霓的时候,才扛着铁锨和担笼下到河滩来。

十八岁的哥哥曹润生鸡叫三遍的时候,就在沙滩上撑起罗网了。他昨晚一宿未曾合眼,翻来覆去,那被窝里像是有石子和柴枝,蹭得他睡不着觉。他和晓兰就这样断了!刚刚热乎了起来:骤然又凉咧!唉……怎么处理这种事?老师在课堂上只教给他作文和计算,从来没有讲过怎么恋爱。有一次,老师严厉地批评两个偷偷谈情说爱的同学,凛然无情,直到那两个倒霉的家伙抬不起头来,老师干脆宣布:中学生不准谈恋爱……他却在心里说,晚了,老师做戒得太晚了!他和晓兰在河边上已经亲过嘴了!抹也抹不掉这样的记忆了……老师要是能给他们讲讲怎样恋爱,失恋了又该怎么办,现在对他来说就有很大的参考作用了,老师却只是一味地警告不许谈。父母亲只是教他好好念书,供给他吃的和穿的,训示他要尊敬先生,和同学友好相待,出远门念书一切得谨慎,从来没有告诉儿子,当一个姑娘突然亲他一口,给他唱歌的时候,他应该怎么办?没有,从来没有,因为政府里提倡晚婚,已成定律,庄稼人虽然不大满意,却逐渐地推迟了给儿女们订婚的年龄,一般都在二十岁以后才张罗,订得早而不能婚嫁,倒惹得好多麻烦。他才十九岁,尚不见任何一位热心的婶娘或嫂子来提亲说媒,父母也没有因缘提及此事,他更不好意思告知父亲和母亲,说他和一个女同学如何如何了。

没有谁能帮助他,现在怎么办?他和晓兰在三岔口旁边的麦田里分手了,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拒绝了她要送给他的那一身合尺合码的衣服,走回曹村来了。他现在说不准他对她的这种态度合适不合适,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和她的关系好不好,只是……完全是凭着一种不可逆转的心性,就这样告别了。当他现在躺在小厦屋的被窝里,静静地回想刚才和她在麦田里的谈话的时候,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既然她要和那位县上干部的儿子……又何必给他送一身衣服呢?他穿上这一身衣服会是一种什么滋味呢?保持那样一种不明不白的关系干什么呢?要么就好,好得无遮无掩,像他们那晚过河时的情景一样;要么就断,断得一丝不连,各人奔各人的前程,她能找下一位大学生派头的管理站的会计作女婿,他也绝不至于打光棍一辈子!他头脑简单,喜欢干干脆脆,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脑子里盛不下缠缠络络的丝麻……尽管这样,他还是睡不着了。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乡亲们悄悄送来了那么多糕点和烟酒,指望求他通过她卖掉石头,却不知他现在正打算再不和她交往了呢!既然睡不着,躺着特难受,上房里传来父亲沉重的舒悦的鼾声,更叫人感到心胸里憋闷,他悄悄爬起来,扛上铁锨,挑上铁笼,出了街门……

包谷秆子燃烧起来,僻啪乱响,火光在沙滩上辟开一个小小的温暖而明亮的空间,他抓起一捆干透的包谷秆子扔到火堆上,被黑夜收缩了的空间,又随着蹿起的火光而扩大了。他铲起一锨砂石,抛到罗网上,刷地一声刚落,又一锨砂石接着抛上去了。他发疯似的干着,像是和谁赌气似的干着,不让双手有一瞬间有停歇。忽而蹿起的火光,照出他一副红扑扑的脸膛,眉毛拧到鼻梁上头的凹坑里,嘴里轻轻喘着气。

要是晓兰现在坐在包谷秆燃起的火光里,嘎嘎嘎地笑着拢火,歪着脑袋唱“九九艳阳天”,那他就会……啊呀!胡乱想到哪儿去了,他揪一把自己的头发,眉头又紧紧地拧扭在一起了,用劲挖砂石吧!

用劲挖,使劲抛,一天争取增加一半收入,早点攒够钱数儿,把东杨村那十箱意大利蜜蜂买到手,早点离开这无聊的曹村的河滩,满世界赶着花开放养蜜蜂去。把晓兰和他的关系彻底割断,把她在他心里的影子彻底抹掉,一身轻松,无牵无虑,满世界去逛呀!

他将押运着自己的蜂箱,乘着火车,风驰电掣般地驰过平原和丛山,村庄和河流,春天到南方,夏天回北方,哪儿的花儿开了就赶往哪里,在平原上的某个陌生的小镇旁,或者在山区的某个小村庄里,摆开蜂箱,撑起一顶绿色的小帆布帐篷,戴上面罩,抚弄那些嗡嗡叫着的金黄色的蜜蜂,把那些已经无用的公蜂及时捏死,它们和蜂王交配以后就无用了,既不酿蜜,只是坐享其成。人工培置王台,不仅能控制蜜蜂的繁殖和分群,还可以生产蜂王浆,那是高级滋补品,听说资本主义国家的头儿把它当饭吃,所以一个个都长得头大腰肥,把那灌满蜂蜜的蜂皮装入摇蜜机,转动手把,那稠汁就被甩了出来……晚上呢?最好能带一台电视机,可以看球赛,问题是要钱!钱,他要挣钱,拼命地刨砂石,拼命地挣钱!

什么时候,南源那刀裁一样的平顶现出清晰的轮廓来,从夜幕黑沉沉的罩衣下分离出来,杨柳林带的梢头也从夜幕里摆脱出来,现出青色的枝桠,包谷秆燃起的火光暗淡了,黎明来到了。

村子里有了响动,河滩里有人在大声咳嗽,白杨甬道上,有人影晃动,车轱辘在冻结的土地上撞出嘡嘡的响声……终于,有人走到沙滩上来了。

今天,他是第一个迎接黎明的人。往昔里,他总是睡得醒不来,即使偶尔被尿憋醒了,仍是舍不得离开暖烘烘的被窝。现在,他站在沙滩上的罗网跟前,看着黑夜的暗影怎样一层一层被黎明的光亮所驱逐,看着从曹村通河滩的大路上走来,一个一个庄稼人,他心里顿然萌生起一股豪气,我是第一个起得早的人罗!

“哎呀!润娃!哈呀呀呀!”长才大叔人未来而声先至,大声嘘叹着走来了,“真是个勤快的娃娃,起得多早!真是发了狠心咧……”

润娃拄着锨把儿,没有吭声,瞧着长才大叔在沙滩上急急忙忙走过来,他的罗圈腿上裹着厚重的棉裤,在沙地上一踩一溜地走着,笨拙的样子,活像一只扑拉着翅膀的老母鸡。

“你昨晚啥时候回来?让我老等!”长才大叔走到当面,喘着气,“刚才我去寻你,一摸被窝都凉咧!你大概一宿没挨炕面儿……”

“有啥紧事吗?”润生问,刚刚给他卖掉积存了几个月的石头,还有什么急事一天两头寻他呢?

“紧事,当然是紧急事,还是不小的个大事哩!”长才大叔语言重复,紊乱,这是他的一贯性的特点,不过口气听来却是乐悠悠的,“你咋日后晌走了以后,好些乡亲来盘问我,问你跟砂石管理站有啥样的熟人。我说,你的一个女同学在那儿开票。你看,我不说不成嘛!有人已经扫风咧……”

“这算啥紧急的大事呢?”润生笑笑。

“甭急。你坐下,烤会儿火,该当歇气咧!”长才大叔在火堆旁坐下,两个指头从火堆里捏起一块火星,轻轻按在烟锅上,在棉裤上擦擦被火烫烧的指头,说,“你听我说。”

润生蹲在火堆旁,把双手伸到火堆上烤着,头侧着,听长才大叔说什么紧急的大事。他料就他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长才大叔一向说话声高,有点虚张声势,大伙背地里叫他“刮大风”的绰号。

“润娃,你常看报不?”长才大叔问。

“大队的报纸全给队长他婆娘擦了屁股,谁捞得到手呢!”润生笑着说。

“收音机你该有吧?”长才大叔依然认真地问,“念书人都爱看报听广播。”

“你到底要说啥事?还说紧急,真要是紧急事,早叫你给罗啰嗦嗦地耽搁得冰凉了”。

“你要是常听广播,我问你——听没听到过,人家说西安城北啥村子,农民自己成立了‘养鸡协作会’?”

“听到过。那是个养鸡专业村。我在‘对农业广播’节目里听过。那村子叫什么名字,记不得了。听是听过。”

“看看看!”,长才大叔磕着烟锅,“昨日后晌,你不在,好些人说他们在广播上听到了。听到了就想学那样子,成立咱曹村的‘捞石头协作会’哩!”

“那就成立吧!”润生冷淡地说。他的心没有安在这沙滩上,不过是临时干几个月,捞够了足以买回十箱蜜蜂的钱,他就要撤罗拔脚了。他从来也没想过把自己的一生交给这沙滩,两年也不曾想过。至于成立不成立什么协作会,与他关系不大。要是成立养蜂人协作会,他会大感兴趣的。他说,“那就成立吧!”

“‘那就成立吧’,你倒像不粘事一样。”长才大叔很不满意地说,“大伙瞅你……当会长哩!”

“那哪儿使得嘛!”润生急了,万万没有料到,他要当什么会长了,“我不干!”

“大伙瞅见你和管理站的那层关系罗!”长才大叔说,“当然……主要是大伙看你公道,老实,肯帮助像我这号笨佬儿……”

“我不干……”润生说,一点也不含糊,“我干到春节,过罢年,再不下河滩咧……”

这当儿,从滩地里通到河岸边来的大路口,拥挤着一堆人,嘻嘻哈哈,高声阔谈着什么,像是围观耍猴的游戏一样有趣。

“那些人围在那儿看啥西洋景哩?”长才大叔问。

“你去看看吧!”润生笑着说。

长才大叔站起来,又把一粒火星捏到烟锅上,喷着蓝色的烟雾,扭着丑陋的罗圈腿,赶去看热闹了,走出五六步远,又回过头来,叮嘱说:“众人托我先给你透透风,你甭一口回绝嘛!逢事多想想,甭违拗众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八岁的哥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