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家小院》

第10节

作者:陈忠实

十六

月亮半圆了,村外的田地里明亮亮的,似乎天总是没有黑严。玉贤匆匆沿着宽敞的官路走着,希望有一块云彩把月亮遮住,免得偶尔从官路上过往的熟人认出自己来。

经过一夜一天的独自闷想,她终于拿定主意:要找杨老师。在娘家屋比在勤娃家里稍微畅快些。一直到喝毕汤,帮母亲收拾了夜饭的锅灶,她才下定决心,今晚就去。

父亲一看见她就皱眉瞪眼,扔下碗就出门去了,母亲说到隔壁去借鞋样儿,她趁机出了门,至于回去以后怎样搪塞,她顾不得了。

桑树镇的西头,是行政村的中心小学,杨老师在那儿教书。月光下,一圈高高的土打围墙,没有大门,门里是一块宽大的操场,孤零零立起一副篮球架。操场边上长着软茸茸的青草,夜露已经潮起,她的脸面上有凉凉的感觉。

一排教室,又一排教室。这儿那儿有一间一间亮着的窗户,杨老师住在哪里呢?问一问人,会不会引起怀疑呢?黑夜里一个年轻女人来找男教员,会不会引起人们议论呢?

左近的一间房门开了,走出一位女教员,臂下挟着本本,绕下台阶过来了。她顾不得更多的考虑,走前两步,问:“杨老师住哪里?”女教员指指右旁边一个亮着的窗户,就匆匆走了。

走过小院,踏上台阶,站在紧闭着的木门板外边,玉贤的心腾腾跳起来。她知道她的不大光明的行动潜藏着怎样不堪设想的危险结局,没有办法,她不走这一步是不行的。

她压一压自己的胸膛,稳稳神儿,轻轻敲响了门板。

“谁?”杨老师漫不经心的声音,“进。”

玉贤轻轻推开门,走进去,站在门口。杨老师坐在玻璃罩灯前,一下跳起来,三步两步走过来,把门闭上,压低声音问:“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他怎么吓成这样了呢?脸色都变了。

“见谁来没有?”杨老师惊疑不定地问。

“见一个女先生来。”玉贤说,“我问你的住处。”

“她没问你是谁吗?”

“问了”

“你怎样说的?”

“我说……是我哥哥……”

“啊呀!瞎咧!人家都知道,我就没有妹妹嘛!”杨老师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不安,“唔!那么,要是再有人撞见问时,说是表妹,姨家妹妹……”

玉贤看见杨老师这样胆小,心里不舒服,反倒镇静了,问:“杨老师,我明白,这会儿来你这儿不合时,我没办法了。我是来跟你商量,咱俩的事情咋办呀?”

“你说……咋办呢?”杨老师坐下来了。

“你要是能给我一句靠得住的话……”玉贤靠在一架手风琴上,盯着杨老师,认真地说,“我就和勤娃离婚!”

“那怎么行呢!”杨老师胡乱拨拉一把头上的文明头发,恐惧地说,“县上教育局,这几天正查我的问题哩!”

“我知道。”玉贤说,“今日后晌一位女干部找到我娘家,问我……”

“你咋样回答的?”杨老师打断她的话。

“我又不是碎娃,掂不来轻重……”

“噢!”杨老师稍微放心地吁叹一声,刚坐下,又急忙问,“不知到勤娃那里调查过没有?”

“问了。”玉贤说,“听她跟我说话的口气,他也没给她供出来……”

“好好好!”杨老师宽解地又舒一口气,眼里恢复了那种好看的光彩,走到她面前来,“真该感谢你了……好妹妹……”

“要是目下查得紧,咱先不要举动。”玉贤说,“过半年,这事情过去了,我再跟他离!”

“你今黑来,就是跟我商量这事吗?”

“我跟他离了,咱们经过政府领了结婚证,正式结婚了,那就不怕人说闲话了,政府也不会查问了。”玉贤说,“我想来想去,只有这条路。”

“使不得,使不得!”杨老师又变得惊慌地摇摇手,“那成什么话呢!”

“只要咱们一心一意过生活, 你把工作搞好, 谁说啥呢?”玉贤给他宽心,“笑,不过三日;骂,不过三天!”

“你……你这人死心眼!”杨老师烦躁地盯她一眼,转过头去说,“我不过……和你玩玩……”

“你说啥?”玉贤腾地红了脸,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你说的话?”

“玩一下,你却当真了。”杨老师仍然重复一句,没有转过头来,甚至以可笑的口吻说,“怎么能谈到结婚呢!”

玉贤的脑子里轰然一响,麻木了,她自己觉得已经站立不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嘴chún和牙齿紧紧咬在一起,舌头僵硬了。

“甭胡思乱想!回去和勤娃好好过日月!他打土坯你花钱,好日月嘛!”杨老师用十分明显的哄骗的口气说着,悄悄地告诉她,“我今年国庆就要结婚了,我爱人也是教员……”

他和她“不过是玩玩”!她成了什么人了?她至今身上背着丈夫勤娃和父亲吴三抽击过的青伤紫迹,难道就是仅仅想和他玩一玩吗?她硬着头皮,含着羞耻的心,顶过了县文教局女干部的查问,就是要把他包庇下来,再玩一玩吗,玉贤可能什么也没有想,却是清清楚楚看见那张曾经使她动心的小白脸,此刻变得十分丑陋和恶心了。

“我不会忘记你的好处,特别是你没有给调查人说出来……”杨老师这几句话是真诚的,“我……给你一点钱……你去买件衣衫……”

玉贤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侮辱,一口带着咬破嘴chún的血水,喷吐到那张小白脸上,转身出了门……

十七

月亮正南,银光满地,田野悄悄静静。

玉贤坐在一棵大柳树下,缀满柳叶的柔软的枝条垂吊下来,在她头上和肩上摆拂。面前是一口装着木斗框架的水井,应该结束自己的生命了!一低头,一纵身,什么都不要想了!

也许明天早晨,菜园的主人套上牲畜车水的时候,立即就会发现她……十里八村的男人女人,就该有闲话好说了。啊啊!她将作为一个坏女人永远留在村民们的印象里……

她忽然想到了阿公,那个在她过门不到两月时光就把“金库”交给儿媳掌管的老人,小河一川能数出几个这样老好的老人呢!多少家庭里娶下媳妇,父子,兄弟,妯娌闹仗分家,不都是为着家产和金钱吗?她太对不住阿公了,如果能见一面,她会当面跪下,请求老人打她。那样,她死了,会轻松一些。

她想到勤娃了。他笨手笨脚,可搂起她的双臂是那样结实。他讷口拙舌,可说出的话没有一句是空的。他从外村打土坯回来,嘿嘿笑着,从粗布衫子的大口袋里头掏出钱来,很放心地交到她手上,看着她再装到阿公交给她的那只梳妆盒子里……

她对不起阿公和勤娃。她没脸面再去盯一眼这样诚心实意待她的人。她应该立即跳进井里去!

她对不住阿公和勤娃。应该在离开阳世的时候,对自己已经觉悟到的错事悔过,补一补心,再死也不迟啊!

她站起来,冷漠地盯一眼透着月光的井水,离开了,她从田间的小路重新走上官路,从桑树镇上穿过去,直接回家,免得回到娘家,父亲没完没了的责问,死了也该是康家的鬼!

玉贤走到桑树镇上了,街上已经空无人迹。经过客栈门前的时候,门口围着一堆人,嘻嘻哈哈,哄哄闹闹。她不想转过头去,这个客栈,早听人说过,是个乌七八糟的地方,丁串串开栈挣钱,婆娘卖身子挣钱。

“哎呀!喝了醋就醒酒了!”

“灌!”

“把鼻子捏住!”

又是什么人喝醉了,玉贤走过去了。

“我——不——喝!”

玉贤听到被灌着醋的喝醉了的人的吼声,猛然刹住脚怎么像是勤娃的声音呢?

“毒——葯——”

这回听真切了,是勤娃。天哪!他怎么跑到这个鬼栈里来了呢?她的心紧紧地收缩下沉,意识到她害得勤娃变成什么人了!

玉贤折回身,跑到人堆前,拨开围观的人堆;从门里射出的马灯的亮光里,看见勤娃被一个人紧紧挟住,丁串串正给他嘴里灌醋。勤娃咬着牙,闭着眼,醋水撤了一脸一胸膛,满身泥上。玉贤一下扑上去,抱住勤娃,哭喊出来:“我的你呀……”

丁串串和众人停住手,议论纷纷。

玉贤扯起衣襟,擦了勤娃的脸,抓住一只胳膊,架在她的脖子上,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勤娃的腰,几乎把那沉重的身躯背在身上,拽着拖着,离开丁家栈子,走上了官路……

1982年9.18-11.3改写于灞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康家小院》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陈忠实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陈忠实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