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家小院》

第09节

作者:陈忠实

十四

爷儿俩半年来又第一次自造伙食了。老土坯客看着儿子蹲在灶锅前点火烧锅,沤出满屋满院的青烟,重手重脚拌磕得碗瓢水桶乒乓响,心里好难受。昨晚,他坐在炕头上,等见勤娃从丈人家告状回来,叙说了经过。他对吴三的仗义的行为很敬佩,心里又暗暗难过。相亲相敬的亲家,以后见了面,怎么说话呢?他痛恨这个外表看来腼腆,内里不实在的媳妇,给两个安生本顺的庄稼院平生出一场祸事。他更恨那个总是见人笑着的杨先生,你狗日为人师表,嘴里讲什么男女平等,婚姻自由,难道就是让你自由地去霸占老实庄稼人的女人吗?他恨得咬牙!三五天来家庭剧烈的变化,给饱经过孤苦的老土坯客的刺激太沉重了,他一生中命运不济,性情却硬得近乎麻木,对于一切不幸和打击,不哭也不唉叹。可是,当生活已经充满希望的时候,完全不应出现的祸事却出现了的时候,老汉简直气得饭量大减,几天之间,白发增多了。他恨那个给他们家庭带来灾难的白脸书生!后悔那天晚上拦阻勤娃太早了;虽然不敢打死,至少应该砸断狗日一条腿!

他活到五十多了,不图什么,只图得有吃有穿,儿辈可靠。可是,如今却成了这样不酸不甜的苦涩局面了。

勤娃烧好开水,把两个蒸溜得热透的馍馍送到老汉面前,老汉忽然想到自己在刚刚死了女人以后,不习惯地烧锅做饭的情景,难道儿子勤娃又要钻厨房拉一辈子“二尺五”了吗?啊啊!老汉看见儿子愁苦的面容,几乎流下泪来。

勤娃拿了一个馍馍,夹了辣椒,远远地蹲在门外的台阶上,有味没味地慢腾腾地嚼着。

他担心勤娃,比自己要紧。他迅即抑制住自己的感情波动,用五十多岁老人的理智和儿子说话:

“勤娃——”

“嗯!”勤娃应着。

“明天出门打土坯去。”老汉说,“她爸她妈指教过她了,算咧!只要日后好好过日月,算咧。”

“……”

“人么,错了要能改错,甭老记恨在心。”他劝慰,“咱的家当还要过。你舅的话是明理。”

勤娃没有吭声。老汉从屋里走出来,想告诉儿子,他已经给他在南围墙村应承下打土坯的活路了。这时村长走进门来,后面跟着一位穿制服的女干部,胸膛上两排大纽扣。

“老哥,这是县文教局程同志,想跟你拉一拉家常。”村长说,“你们谈,我走了。”

“我叫程素梅。”程同志笑着介绍自己,很大方地坐到老汉炕边上,态度和蔼,和蔼得教见惯了旧社会官人们凶相的老土坯客反倒不知如何是好了。她说,“我想来和你老儿坐坐。”

老汉心里开始在猜摸,程同志究竟找他来做啥?一般乡上县上的干部来了,总是和村长接手,和他一个只会打土坯的老汉有啥家常好拉的呢?

她问他家里都有什么人,分了几亩地,和谁家互助,老汉都答了。最后,程同志把弯儿绕到老汉最担心的那件事上来了,果然。

“没有啥!”老汉的嘴很有劲地回答,“杨先生教妇女识字有没有啥问题,咱不知道喀!咱一天捐上石夯打土坯,谁给管饭就给谁家卖力,咱没见过杨先生的面,光脸麻子都不知……”

“勤娃同志,你没听人说什么吗?”程干部转脸问,“甭怕。”

勤娃摇摇头。

“康大叔,你老儿心放开。”程同志说,“新社会,咱们把恶霸地主打倒了,穷人翻了身,可不能允许坏人再欺侮庄稼人,糟踏党的名誉。咱们的干部,有纪律,不准胡作非为……”

这些话说得和老汉的心思刚刚吻合,他觉得这个清素淡雅的女干部完全是可以信赖的,可以倾诉自己一生的不幸和意料不到的祸事。可是,他的话出口的时候,完全是另外的意思:

“杨先生胡作非为不胡作非为,咱不知道嘛!他在哪里胡作来,在哪里非为来,你到那里去查问。咱不知情喀!”

老汉忽然瞧见,勤娃的脸憋得紫红,咬着嘴chún,担心儿子受不住程同志诚恳的劝导,一下子说出那件丑事,就糟了。新社会共产党的纪律虽然容不得杨先生的胡作非为,可自己一家的名声也就彻底臭了!他急中居然不顾礼仪,把儿子支使开:

“南围墙侯老七等你去打土坯。快去,再迟就要误工了。”

勤娃猛地站起,恨恨地瞅了父亲一眼,走出门去,撞得旧木板门咣啷一声响。

“这娃性子倔……”老汉不自然地掩饰说,盼她快点走。横在老汉心头的这一块伤疤,无论是恶意地撞击,抑或是好心地抚慰,都令人反感,任何触及都是难以忍受的痛苦。

“没关系。回头我再来,”程同志很耐心地说。

“甭来了。”老汉很不客气地拒绝,心里说,你一个穿戴和庄稼院女人明显不同的公家干部,三天五天往我屋跑,那还不等于告诉康家村人,康田生屋里出了啥事啊?老汉今天一见到她,心里的负担又添了一层,意识到这件丑事,尽管尽力掩盖,还是闹出去了,要不,县上的这位女干部怎么会来到他的小院呢?即使外面有风传,他们一家也要坚决捂住。“咱庄稼人忙。实在是……我跟勤娃,啥也不知道喀!”

程同志脸上明显现出失望的神色,失望归失望,却不见反感或厌恶。她是作党的干部纪律的监督工作的。严肃的职业使她年龄轻轻儿就已经养成严肃而又和蔼的禀性。此类问题在她的工作中,不是第一次,不说庄稼人吧,即是觉悟和文化都要高一级的工人和干部,在这样的丑事临头的心理矛盾中,往往也是同样首先顾及自己和儿女的名声,这样,就把造成他们家庭不幸的人掩蔽起来了。

十五

紧张的体力劳动,给心里痛苦*挛着的庄稼汉勤娃以精神上极大的解脱。他走进侯七家打土坯的上壕,胳膊无力,腿脚懒散,浑身的劲儿叫不起来。侯七在一旁给木模装土,不断投来怀疑的不太满意的眼光。勤娃像受了侮辱——勤劳人的自尊。他暗暗骂自己一声,提起石夯,砸了下去,一切烦恼暂时都被连珠炮似的石夯撞击声冲散了。

劳动完了,烦恼的烟云又从四面八方朝他的心里围聚。吃罢晚饭,他怏怏地告诉侯七,自个有病了,另找别人来打土坯吧!侯七盯着面色郁闷的勤娃,没有强留。他扛着木模和石夯走出村来。

勤娃懒散地移着步子,第一次不那么急迫地往家赶了;赶回家去干什么呢?甭说玉贤不在家,即使在,那问小厦屋也没有温暖的诱惑力了。

浪去!勤娃鼓励自己,一年四季,除了种庄稼,农闲时出门打土坯,早晨匆匆去,晚上急忙回,挣那么几块钱,从来舍不得买一个糖疙瘩,一五一十全都交到她手里,让她积攒着,想撑三间瓦房……太可笑了!你为人家一分一文挣钱,人家却搂着野汉睡觉……去他妈的吧!

勤娃已经叉开通康家村的小路,走上官路了。

这样恼人的丑事,骂不能骂,说不敢说;和玉贤关系好不能好,断又断不了,这往后的日月怎么过?既然程同志赶到家里来查问,证明他的父亲和舅舅要他包住丑事的办法已经失败,索性一兜子倒出来,让公家治一治那个瞎熊教员,也能出口气,可是,他爸却一下把他支使开了。

勤娃开始厌恶父亲那一副总是窝窝囊囊的脸色和眼神。窝囊了一辈子,而今解放了,还是那么窝囊。他啥事都首先是害怕,不敢高声说话,不敢跟明显欺侮自己的人干仗,自幼就教勤娃学会忍耐,虽然不识字,还要说忍字是“心上能插刀刃”!他现在有些忍不住了!

沿着官路,蹈蹈走来,到了桑树镇了。

夜晚的乡村小镇,街道两边的铺店的门板全插得严严的,窗户上亮着灯光,街上行人稀少。勤娃终于找到了可以站一站的地方,那是客栈了。

门里的大梁上吊着一盏大马灯,屋里摆着脚客们的货包。大炕上,坐着或躺着一堆操着山里口音的肩挑脚客。

“啊呀!这是勤娃呀?”客栈掌柜丁串串吃惊地睁大着灵活的小眼睛,“来一碗牛肉泡,还是荤油臊子面?”

“二两酒。”勤娃说,“晚饭吃过了,再来一碟花生豆儿。”

“啊呀,勤娃兄弟!”丁串串愈加吃惊了,“好啊!我知道,这二年庄稼人翻身了,村村盖房的人多了,你打土坯挣钱的路数宽了!好啊!庄稼人不该老没出息,攒钱呀,聚宝呀!临死时一个麻钱,一页瓦片也带不到阴间!吃到肚里,香在嘴里,实实在在……掌柜的,给康家勤娃兄弟看酒……”

丁串串长得矮小、精瘦,声音却干脆响亮,说话象爆豆儿,没得旁人插言的缝隙。他唤出来的,是他的婆娘,一个胖墩墩的中年女人,同样笑容满面地把酒壶和花生摆到勤娃的面前了:“还要啥?兄弟。”

“吃罢再说。”勤娃坐下来。

花生米是油炸的,金红,酥脆,吃到嘴里,比自家屋里的粗粮淡饭味儿好多了。酒也真是好东西,喝到口里,辣刺刺的,进入肚里以后,心里热呼呼的。接连灌了三大盅,勤娃觉得心里轻松多了。怪道有钱人喜时喝酒,闷时也喝酒!他觉得那股热劲从心里窜起,进入脑袋了,什么野汉家汉,丑事不丑事,全都模糊了,也不显得那么重要了。

“再来二两!”勤娃的声音高扬起来,学着丁串串的声调,呼唤女掌柜,“掌柜的,买酒!”

女掌柜扭动着肥大的臀部,送上酒来,紧绷绷的胖脸上总是笑着。勤娃从腰里掏出一卷票子,抽出两张来,摔到桌上,好大的气派!女掌柜伸手接住钱,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他把那一卷票子塞到腰里去。

“还有床位么?”勤娃干脆捉住白瓷细脖酒壶,直接倒进喉咙,咂咂嘴,问着还站在旁边的女掌柜。

“有啊!”女掌柜满脸开花,“要通铺大炕,还是单间?兄弟倒是该住单间舒服。”

“好啊! 我住单间。 ”勤娃满口大话,一壶酒又所剩不多了,支使女掌柜,“给我开门去!”

他妈的,我康勤娃也会享福嘛!酒也会喝,花生豆儿也会吃。往常里倒是太傻了哩!

“勤娃兄弟,床铺好了——”女掌柜在很深的宅院里头喊。

“来了——”勤娃手里接着酒壶,朝院里走去。脚下有些飘,总是踩踏不稳,又撞到什么挡路的东西上头了,胳膊也不觉得疼。那些坐着或躺在通铺大炕上的山里脚客,在挤眉弄眼说什么,勤娃不屑一顾地撇撇嘴角。这些山地客,可怜巴巴地肩挑山货到山外来卖钱,只舍得花三毛票儿躺大炕,节省下钱来交给山里的婆娘。可他们的婆娘,说不定这阵也和谁家男人睡觉哩……

“在哪儿?”勤娃走进昏黑的狭窄的院道,看着一方一方相同的黑门板。

“在这儿。”女掌柜走到门口,“我给你铺好被子了。”

勤娃走到跟前,女掌柜站在窄小的门口,勤娃晃荡着膀臂进门的时候,胳膊碰到一堆软囊囊的东西,那大概是女掌柜的胸脯。

女掌柜并不介意,跟脚走进来:“新被新床单,你看……”

勤娃一看,女掌柜穿着一件对门开襟的月白色衫子,交近农历四月的夜晚,已经很热,她半躶开胸脯上的纽扣,毫不在乎地站在当面,勤娃一笑:“好大的奶子!”

“想吃不?”女掌柜嘻嘻一笑,一把扯开胸脯,露出两只猪尿泡一样肥大的*头,“管你一顿吃得饱!”一下子搂住了勤娃。

勤娃本能地把脸贴到那张嘻笑着的脸上。

“瞎熊!”女掌柜又嘻嘻一笑,嗔声骂着,转过身,走出门去。

丁串串正好走到当面,站住脚。

“勤娃喝多了,在老嫂子跟前耍騒哩!”女掌柜说,丁串串哈哈一笑,忙他的事情去了。

勤娃往腰里一摸,啊,那一卷票子呢?阿呀!脑子里轰地一下,一瞬间的惊恐之后,他就完全麻木了,糊涂了。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勤娃从门里蹦出,站在院子里,“一把票子,几十块!只摸了一把奶!太划不来了……哈哈哈哈……”

他豁脚扬手,笑着喊着,从后院蹦到前房,又冲到门外。

“这瓜熊醉咧!”女掌柜也哈哈笑着说。

“大概屋里闹仗,生闷气。”男掌柜丁串串给那些山地脚客说,“这是方圆十多里有名的土坯客,一个麻钱舍不得花的人。今日一进门就不对窍嘛,大半是家事不和,看起来闹得很凶……”

丁串串说着,吩咐女掌柜:“你去倒一碗醋来,给灌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康家小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