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说客》

第18节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戴克喜欢接受挑战性的任务。这种任务如果涉及与匿名的鼹鼠压低嗓门通话来搜集肮脏的情报,他尤为乐意。我把与凯莉和克利夫·赖考有关的寥寥几条信息告诉他还不到一小时,他就洋洋得意地咧着嘴溜进我的办公室。

他向我朗读着他的笔记。“凯莉·赖考由于受到多种创伤于3夫前,我必须补充一下:在午夜,被送进圣彼得医院。此前,身份不明之邻居曾向警方报告,该女士家中发生相当激烈之争吵,并请警方派员速至其居所。警察发现此女遭受过严重殴打,正躺在室内一张沙发上。克利夫·赖考显然已经喝醉,情绪烦躁万分,最初甚至企图请警察品尝其妻已经饱尝过的美味。他挥动一根铝质棒球棍,此棍显然是他选用的凶器,但很快即被制服、拘留,并以袭击罪被警方带走。她则由救护车送至医院。她向警方做了简短陈述,大意为:他在棒球赛后酒醉归家,与其妻发生无谓争论,相互扭打并以其胜利告终。据其妻叙称,克利夫以棒球棍猛击其脚踝两次,并拳击其面部两次。”

昨夜我通宵失眠,一直想着凯莉·赖考,想着她那栗色的眼睛和被太阳晒得微黑的大腿。此刻,她遭受野蛮毒打的情景,更令我无比恶心。戴克正注视着我的反应,我只好装作不动声色。“她的手腕上绑着绷带呢。”我说。戴克随即自豪地翻开了笔记。他还有另一个消息来源提供的一份报告,深藏在孟菲斯消防署急救处的案卷中。“这是对手腕的概述。在袭击过程中某一时刻,他将其双腕按在地板上,企图强行与其交欢。可能由于饮酒过多,他的心情显然并非如其所想。警察发现她时,她全身赤躶,仅以一条毛毯遮掩。由于踝关节破裂,她无法跑开。”

“他怎么样啦?”

“在监狱里过了一夜。由其家人保释出狱。一星期内将出庭受审,但啥也不会发生。”

“为什么?”

“她多半会撤消指控。他们亲个嘴,又会和好如初。她会保持缄默,直到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这样的情况以前出现过。8个月以前,警方就曾接到同样的报警,同样的毒打,一切都相同,唯一的区别是:那一次她的运气好一点,只有几个地方青一块紫一块。那一次棒球棍显然不在他手边。警察把他们分开,当场把他们教训了几句,他们亲亲嘴,就跟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了。他们毕竟只是大孩子嘛,对吧,刚刚结婚的一对小情人。后来,也就是3个月以前,棒球棍投入了战斗,她肋骨断了几根,在圣彼得医院呆了一星期。这件事交给了孟菲斯警察局家庭暴力科,他们强烈要求从严惩处。可是她爱那家伙,拒绝提供对他不利的证词。只好一切作罢。这种情况一直都是如此。”

要理解这件事,需要一点时间。我曾怀疑过她家里可能有什么麻烦,却怎么也没想到会如此令人恐怖。一个男人怎么可以用一根铝质的棒球棍毒打自己的妻子?克利夫·赖考面对这样美丽的面庞,怎么会下得了如此毒手?

“这种情况一直都是如此。”戴克显然看出了我的想法,又重复了一遍。

“还有别的情况吗?”我问。

“没啦。不过,你可别跟她搞得太热呼喔。”

“谢谢,”我说。我觉得身体虚弱,头昏眼花。“谢谢。”

他站了起来。“不客气。”

布克为律师资格考试所花的时间比我多得多,这当然不足为怪。但他却因此很为我担心,这就是他的为人。今天下午,他准备在香克尔事务所会议室,进行一次马拉松式的复习。

我根据他的指示,在中午准12时赶到了会议室。事务所的办公室都是一式的现代装潢,里面的人都在忙忙碌碌。这家事务所最古怪之处是,所有人员无一例外统统都是黑人。在过去的一个月中,我到过许多事务所,我记得只见过一个黑人秘书,却没有见过一位黑人律师。而在这里,你却看不见一张白人面孔。

布克陪着我在事务所里匆匆兜了一圈。尽管是吃午饭的时间,人们依然在快步疾走,文字处理机、复印机、传真机和电话机的声音响成一团。再加上嘈杂的说话声,门厅里喧喧嚷嚷的。秘书们正坐在办公桌边匆匆忙忙地吃午饭,而她们的办公桌上都千篇一律地堆满了一摞摞待处理的文书。律师和律师帮办们都彬彬有礼,但都忙得不能和你攀谈。事务所对每一成员的着装都有严格规定:男人必须穿黑西装白衬衫,女士必须穿单色的套裙。谁都不准穿色彩鲜艳的服装,不准穿短裤。

我的脑海中闪过了j.利曼·斯通事务所里的一连串镜头。这两家事务所是多么鲜明的对比!我赶紧把镜头切断。

布克告诉我说,马尔文·香克尔管理十分严格。他穿着讲究,精通业务,遵守时间甚至到了对自己苛刻的程度。而且他对合伙人及下属员工的要求,也不亚于他自己。

会议室设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我负责中饭,从尤吉酒家带来了几个免费的三明治。我们聊着家人朋友最多聊了5分钟。他对我的工作问了几个问题,但他知道适可而止。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几乎是一切。因为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所承担的在圣彼得医院的新使命,也不想让他了解我在那儿的活动情况。

布克已真的成了一个该死的律师啦!在规定的聊天时间到了以后,他看看表,马上就投入他为我们俩安排好了的紧张复习。在这个了不起的下午,除了喝咖啡去洗手间,我们将一刻不停地学习6小时!然后在6时整离开,那只是因为别人要用这个房问。

我们从12时15分至1时30分,复习联邦所得税税法。布克对税法一直学得比我好,因而他主讲。我们啃的是资格考试复习材料,税法困难的程度与去年秋天听这门课时一模一样。

1时30分,蒙他恩允,我去了一次洗手间,取了杯咖啡。然后就由我主讲联邦证据法,直到2时30分。材料很精彩。布克充沛的精力和认真的态度也感染了我,于是我们对一些枯燥无味的材料展开了闪电式的突击。

在律师资格考试中败北,无论对谁都将是一场噩梦,而对于布克,那将会是巨大的灾难。就我而言,即使考试失败,坦白地说,也不会等于世界末日来临。我的自尊心将被击得粉碎,但我一定可以重新振作起来。我会更努力地苦读,在6个月后,重新参加考试。只要我每个月都能捕捉到几个委托人,布鲁索肯定不会在乎。假如我能钓到一个严重烧伤的客户,他是肯定不会希望我再去参加什么资格考试的。

但布克却可能会陷入困境。我想,假如他第一次不能通过,他难免会受到马尔文·香克尔的白眼。万一第二次再不能过关,那他恐怕就要成为历史了。

2时30分正,马尔文·香克尔走进会议室,布克把我介绍给了他。他50出头的年纪,身材壮实修长,鬓角微白。他声音柔和,但目光锐利,大概连拐角后面的东西也可以看见。在孟菲斯城南律师圈子里,他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能见到他实是荣幸。

布克事先已做好安排,请他为我们讲一次课。他就民权诉讼及就业歧视滔滔不绝地讲了几乎一小时。我们听得非常入神,偶尔也做点笔记,提几个问题,但主要是凝神倾听。

他讲完就去参加一个会议。我们化了半小时,自己复习反垄断法与垄断企业。4时正,第二次讲课开始。

这次讲课的人名叫狄龙·基普勒,一位哈佛毕业的合伙人,擅长宪法。他讲得慢慢腾腾,有气无力。只有在布克插进几个问题、给他洒上一点胡椒面的时候,他才有点儿热气。我发觉自己仿佛正在深夜里的灌木林中游逛,拿着一根鲁思式的棒球棍,像疯子似地跳将出来,把克利夫·赖考揍了个半死。为了不再打瞌睡,我绕着桌子走着,猛灌咖啡,竭尽全力注意听讲。

将近结束的时候,基普勒反倒精神抖擞,生气勃勃。我们用问题向他发动连续猛攻,他话说了半句突然停下,惊恐万状地看着表说他得走了,一位法官大人正在某处恭候他呢。我们谢了谢他,他转身拔脚飞跑。

“我们还有一小时,”布克说。这时是5点过5分。“咱们干什么呢?”

“去干杯啤酒。”

“对不起。该学不动产法了,要么就复习职业道德。”

复习职业道德,虽然是我的迫切需要,但我累了,而且也没有情绪再次被人提醒:我的罪孽是多么深重。“那就复习不动产法吧。”

布克跑到会议室的另一头,抓来了论述不动产法的书。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穿过圣彼得医院心脏地区曲曲折折的走廊,走到自助餐厅我喜欢坐的那张桌子旁边的时候,已将近8点钟。桌上坐着一位医生和一名护士。我买了咖啡,在附近坐下。那位护士长得非常讨人喜欢,但此刻却显得心烦意乱;看他们悄悄说话时的那神态,我敢断定,他们俩的事准是触礁啦。他年届花甲,做过头发移植手术,下巴刮得精光。而她只有30岁,现在是情人,将来显然也不可能升为太太。他们的这场悄悄话,可真不轻松。

我无心学习。今天已经学得够多的啦。但布克此刻仍呆在办公室里,为资格考试刻苦复习。这是让我学习的唯一动力。

几分钟后,那对情人突然离开餐厅。她泪水涟涟,而他却是表情冷漠,无动于衷。我走过去,坐在我那张桌旁我的椅子上,摊开笔记试图开始学习。同时,我也在等待。

10点过几分,凯莉来了。但今天为她推轮椅的却换了一个人。她冷冰冰地向我瞟了一眼,朝房间中央的桌子指了指。他把轮椅推到了那里。我望着他,他望着我。

我想这是克利夫。他和我差不多高,6英尺1英寸左右,但身体十分结实,而且已经开始长出一个啤酒肚。肩膀宽阔,肌肉发达,一件t恤衫紧紧绷在身上,像是专门为炫耀那双有力的手臂。紧身牛仔裤。棕色的鬈发太长,略显过时。手臂长满毛,脸上长满须,他属于八年级就开始刮脸的那一类。

他长着淡绿色的眼睛,面孔英俊,但看上去要比19岁大得多。他绕过被他用棒球棍击断的那只脚踝,走向柜台买饮料。她知道我在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便小心翼翼地打量周围的情况,最后朝我飞快地挤了挤眼睛。我差点儿洒了手上的咖啡。

不需要多大的想象力,就可猜出他们刚才谈话的内容。威胁,道歉,请求,进一步威胁。此刻他们双方都板着脸,显得很不愉快,默默地吸着饮料,虽然偶尔也说一句半句话,但在旁观者眼中,却像两个少年情侣,在噘着嘴进行每周一次的例行约会。一方说了很短的一句话,另一方则做出更短的回答。两人的眼睛都死盯着地板或墙壁,非绝对必要,目光决不落到对方身上。我用一本书遮住面孔。

她为轮椅选定的位置,使她可以望着我而不被人发现。而她的背却几乎对着我。他不时回头东张西望,但他的一举一动早已像电报一样传到我的身边,他的目光还没有来得及落到我头上,我已经在抓着头发,目不斜视地盯著书本了。

在几乎是完全沉默的状态中过了10分钟后,她说了一句什么话,引起了他异常激烈的反应。可惜我没听见。他突然摇着拳头,对她低声怒吼。她把他顶了回去。声音越来越高,我迅速发现,他们在讨论她是否要出庭作证,对他提出指控。似乎她尚未下定决心。似乎这确实让克利夫烦躁不安,因而他勃然大怒,暴跳如雷。对于一个大男子主义十足的南方乡村的红脖子,这当然不足为奇。她在叫他不要吼,他环顾四周,稍稍降低了点儿声音。他说什么我听不见。

在挑起他的怒火之后,她又使他安静了下来,尽管他仍旧很不愉快。他生着闷气;有好一会儿,相互不理不睬。

后来,她又重演了一遍。她叽叽咕咕地说了点儿什么,他的背立刻僵直,两手发抖,喷出满口的脏话。他们吵了一会,她闭了嘴,把他晾在一边。克利夫可不吃这一套,他的骂声变得更高。她叫他住口,别忘了这是公共场所。可他吼得更响,威胁说假如她不撤消指控,他就要对她如何如何不客气,他也许要下大牢,如此等等。

她又回敬了一句,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清。但他突然用手使劲一挥,把他的那只聚苯乙烯塑料杯摔到地上。汽水飞洒过半个房间;碳酸泡沫洒落在地板和别的桌子上。汽水弄湿了她的衣服。她吓得喘着粗气,闭上眼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级说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