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说客》

第40节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审前预备会议于1月中旬在基普勒法官的审判室里举行。他让我们围着被告律师席坐下,并且在法庭门口派了一个法警,阻止闲逛的律师进入庭内。他坐在桌子的一端,没有穿长袍,一边坐着秘书,另一边坐著书记官。我坐在他的右侧,背对着法庭;在我的对面则是被告律师团。这是12月12日录取科德医生的证词以后,我第一次见到德拉蒙德,而要和他以礼相见,我不得不化了很大力气克制自己。我每次拿起办公室的电话,仿佛都能看见这个衣冠楚楚、文质彬彬、受人尊敬的混蛋在偷听我的谈话。

双方都已提交了各自的预审程序草本,今天的任务是解决相互纠缠的难题。最终一致的程序将作为开庭审讯时的蓝本。

我在会前请基普勒看了从杰克逊那儿借来的两本工作手册,当时他并不十分惊讶。他已经把这两本手册和德拉蒙德提供给我的做了仔细比较。法官大人说,我并无必要通知德拉蒙德我已经知道他们隐瞒了文件的事。如果等到开庭以后,当着陪审团的面,把这抖落出来给大利公司当头一棒,我也一点儿都不违规。

那对他们将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我们讨论了证人的问题。我几乎把所有与此案有关的人全都列入了证人名单。

“杰基·莱曼西支克已不再为我的委托人工作了,”德拉蒙德说。

“你知道她目前在哪里吗?”基普勒问我。

“不。”我说的是真话。我向克利夫兰地区打过成百次电话,却一直没有打听到她的消息。我甚至还说服布齐,请他设法用电话寻找她的踪迹,而他的运气也和我一样糟。

“你知道吗?”他又向德拉蒙德问道。

“不。”

“那么,她是难以确定的啰。”

“就是。”

德拉蒙德和t.皮尔斯·摩尔豪斯觉得这很有趣。两个人咧着嘴巴相视一笑。假如我们把她找到让她在此作证,他们就不会觉得这么有趣啦。不过,这是颗远程炮弹,效果如何,目前难以预料。

“博比·奥托情况如何?”基普勒问。

“也难以确定,”我说。双方都可以开出自己认为有理由传唤到庭的人的名单。奥托此人虽说可疑,但如果他再次露面,我希望拥有传他上庭作证的权利。而且,我也已经请布齐打听他的下落了。

我们开始讨论作证的专家。我只提出了瓦尔特·科德医生和肿瘤门诊部主任兰德尔·加斯金。德拉蒙德提的是锡拉丘斯市的密尔顿·吉飞医生。我当初决定不录取此人的证词原因有二。一是去锡拉丘斯取证费用过于昂贵,第二,也是更为重要的,是他会说些什么我心里有数。他会说骨髓移植仍处于试验阶段,不能认为是合适的可取的治疗手段。瓦尔特·科德对这种说法很生气,他会帮助我准备对他提出质询。

基普勒对吉飞是否愿来作证深表怀疑。

我们对文书材料争论了一小时。德拉蒙德赌咒发誓地说,他们已把一切和盘托出。别人也许会相信他的话,可我却怀疑他撒谎。基普勒同样不相信他。

“原告曾经要求你们提供过去两年中现有投保人的数目、同一时期提出索赔要求的数目以及公司拒赔的数目。你们提供了没有?”

德拉蒙德倒抽了一口冷气,露出一副迷惑不解的神情说:“我们正在整理这些数字呢,大人。对此我可以发誓。这些数字需要的资料,散布在全国各地的地区办事处里。我的委托人有31个州办事处,17个地区办事处,5个区办事处,确实很难——”

“你的委托人有没有计算机呀?”

一记闷棍,哭笑不得。“当然。不过,这也不仅仅是敲几下键盘,什么数据都可以出来那么容易。”

“过3个星期本案就要开始审理啦,德拉蒙德先生。我现在就要这些数字。”

“我们正在想方设法呢,大人。我每天都在催我的委托人。”

“快把它拿来!”基普勒逼他。讲这话的时候,他甚至用手指着那位了不起的列奥·f.德拉蒙德。摩尔豪斯、希尔、普伦克和格罗的身子整整齐齐向下缩了几英寸,但他们的手仍在龙飞凤舞个不停。

接着又讨论一些不怎么敏感的问题。我们双方一致同意本案审理预定两周时间;虽然基普勒先前已经悄悄向我透露,他准备力争5天结案。这次预备会议开了2小时。

“先生们,现在谈谈你们和解谈判的情况吧。”我当然已经告诉过他,对方最后一次提出的数目是17万5。而且他也知道,多特·布莱克根本不想和解。她一个子儿也不要。她要的是血。

“你提出的最佳条件是怎么样的呀,德拉蒙德先生?”

那5张脸上露出了颇为满意的表情,仿佛某种戏剧性的场面就要出现。“嗯,大人,就在今天上午,我的委托人授权我在此提出向对方提供20万美元了结本案。”德拉蒙德说时稍稍带点儿舞台腔。

“贝勒先生?”

“抱歉。我的委托人已经指示我不得和解。”

“数目再大也不和解?”

“完全正确。她要的是在那边陪审席上坐着陪审团。她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的儿子遇到了什么事。”

桌子对面是一片震惊和迷惘。我从没见过这么猛烈地摇头。法官本人也勉强装出一副迷惑不解的神情。

唐尼·雷落葬以后,我几乎没有和多特交谈过。我也曾试过几次,但说不上几句,谈话就难以继续下去。她既伤心又难过,这种心情我当然完全能够理解。她为唐尼·雷的不幸去世,责怪大利公司,责怪这个制度,责怪医生和律师,有时甚至还要责怪我。而我对此当然也能理解。她既不需要也不想拿钱。她要的是公道。我上次路过她家,她站在门廊里说:“咱要让那些家伙完蛋!”

“这太令人无法容忍啦。”德拉蒙德演戏一般地说。

“开庭审理是不可避免的啰,列奥,”我说。“你做好准备吧。”

基普勒用手指了指一沓材料,秘书赶忙给了他。他将一张名单给了找和德拉蒙德。“这是可供挑选的陪审员的姓名地址。一共92名,不过有几位可能已经迁离本市。”我一把接过名单,立刻埋头阅读。本县有100万人,难道我有可能认识这92人中的任何一个吗?他们全是陌生人。

“我们将在开庭前一周挑选出陪审员,所以请你们在2月1日做好准备。你们可以调查他们的背景,不过和他们做任何直接接触,当然都是严重的违规行为。”

“调查卡在哪里?”德拉蒙德问。每个潜在的陪审员都要填写一种卡片,提供有关年龄、种族、性别、工作地点、职业和教育水平等基本资料。开始挑选陪审员时,这往往就是律师所了解的有关陪审员的全部信息。

“我们正在准备,明天将寄出。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有啦,大人。”我说。

德拉蒙德摇摇头。

“我希望很快就能得到关于投保人数和索赔人数的资料,德拉蒙德先生。”

“我们正在努力,法官大人。”

我在事务所附近的那家食品合作商店一个人吃了午饭。吃的是黑豆和意大利调味饭,喝了一杯葯草茶。每次来这里,我都觉得食慾旺盛。我搅着盆中的黑豆,一边不慌不忙地吃着,一边盯着那张92人的候选陪审员名单。实力雄厚的德拉蒙德,将会组织一个调查组,探听这些人的情况,了解他们的生活。他的手下会偷偷拍下他们的房屋和汽车,摸清他们是否曾经卷入任何一桩官司,搞到他们的资料报告和就业史,挖掘出涉及离婚、破产或犯罪指控的可能的隐私。他的手下将翻遍公开的记录,了解他们购房时付了多少钱。他唯一不能干的只是和他们接触,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通过中间人。

等到我们大家在法庭上聚齐,挑选那12名候选人时,德拉蒙德和他的手下,对这批人当中的每一位,都将已建立起一部相当完整的档案。这些档案不仅将由他自己和他的手下仔细评估,而且一批专业的陪审顾问还将对其做彻底的分析研究。在美利坚合众国的法学史上,陪审顾问是相对说来刚出现不久的一种怪物。他们通常是些对于研究人性有一定技能的律师。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是心理分析学家或心理学家。他们在全国到处转悠,向那些买得起他们那贵得吓人的技能的律师出售他们的知识。

在法学院时,我听说过一件事:乔纳森·莱克化8万美元雇了一名陪审顾问,而陪审团的裁决却帮他捞回了数百万,所以他付出的8万不过是小菜一碟。

我们挑选陪审员时,德拉蒙德雇佣的陪审顾问肯定会到场。他们会不动声色地观察那些毫无警惕性的候选人。他们将研究他们的面孔衣着言行举止以及只有上帝知道的别的什么东西。

而另一方面,我却有戴克协助,他本人就是一名当之无愧的研究人性的高手。我们将把名单交给布齐和布克,交给可能认识其中一两名的任何一个人。我们将要打几个电话,也许要核对几个地址。我们挑选陪审员比对方要困难许多,我们主要只能根据他们在庭上的表现从中挑选。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级说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