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说客》

第42节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最初的印象总是至关重要的。在8点半到9点之间,陪审员陆续到达。他们紧张不安地跨过双扇木门,几乎是呆呆地东张西望,沿着过道向前走去。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生平第一次走进法庭。我和多特单独坐在原告席上,面向正在渐渐坐满的铺着衬垫的陪审员席,背对着法官的座位。我们的桌上除了一本拍纸簿,别无其他。戴克没有和我们在一起,他坐在靠近陪审席的一张椅子上。我和多特不时耳语几句,脸上尽量露出一丝笑意。可我的心却紧张得怦怦狂跳,无法平静。

过道另一侧的情况与我们构成了鲜明的对比。被告席上坐着5个身穿黑色西服面孔铁板的男人,十只眼睛全盯着把桌子堆得满满的一沓沓文件。

我的以弱胜强的主题是明白无误的,而这场战斗现在就要开始了。陪审员们首先看到的是,我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势单力薄,财力明显不足。而我的矮小的委托人又是那么脆弱,不堪一击。我们远不是坐在那一边的富豪们的对手。

由于已经结束了取证的工作,我逐渐意识到由5位律师来为被告辩护,是多么没有必要。而且是5位非常优秀的律师。令我惊奇的是,德拉蒙德竟然没有想到,这会给陪审团留下何等糟糕的印象。他的委托人一定是犯了什么罪,否则怎么会兴师动众,用5个律师来对付区区我一个呢?

今天早晨,他们对我不理不睬。我也离他们远远的。但从他们脸上的温色和轻蔑的讥笑的神情,我可以看出他们正为我和陪审员们直接接触而感到惊恐万状。他们既震惊又气愤,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除了窃取委托人的金钱,律师能犯的最大罪过,也许莫过于和潜在的陪审员直接接触。这和非法窃听对手的电话相比,严重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装出了一副义愤填膺的蠢相。

法庭办事员领着陪审员们在一边排好队,然后在另一边随意地在我们前面坐下。在列人名单的92人中,今天有61人到场。有几位没有找到。2位已经去世。还有几位称病。3人以年事过高婉辞。基普勒又以不同的原因同意了几个人不做陪审员的请求。办事员每喊一个名字,我都做笔记。我觉得好像已经认识他们几个月了。6号是比利·波特,西部汽车商店的那位经理。据说此人昨夜给我打过电话,看看德拉蒙德如何对待他,那一定会是十分有趣的。

杰克·昂德霍尔和柯密特·阿尔迪代表大利公司,坐在德拉蒙德和他的伙伴们身后。这样就有7套黑色西服,7张面色严峻令人望而生畏的脸,虎视眈眈地盯着陪审席。放松一点儿吧,伙计们!我脸上一直保持着轻松愉快的神情。

基普勒走进法庭,全场起立。他向陪审员们表示欢迎,简短有力地谈了谈陪审员的作用和公民的义务。在他询问是否有人有足够的理由不愿担任陪审员时,陪审席上举起了几只手。他请他们每次一人分别走到法官席,低声向他陈述各自的原因。上了我的黑名单的5位公司主管中,有4人和他耳语了一番,他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我对此毫无惊奇之感。

这一过程化去了一些时间,我来此机会研究研究陪审员。从他们座位的情况看,我们大概仅需考虑前三排。这三排坐了36人,而我们只需要12名陪审员,外加2名做候补。

在被告席后面紧靠着的座位上,我看见有两个穿着考究的陌生人。我想一定是陪审咨询顾问。他们正仔细注视着陪审员们的一举一动。我们小小的计谋不知对他们的全面心理分析起了多大作用?哈,哈,哈!我敢打赌,两个疯小子在挑选陪审员的前夕,居然找陪审员们谈心,他们以前从无必要在分析时考虑这样的因素。

法官大人又打发掉7名候选的陪审员,剩下的还有50人。他接着又概述了案情,介绍了案件的双方及双方的律师。巴迪没有到庭。巴迪在他那破烂的福特车里。

基普勒接着又提出了几个非常严肃的问题。陪审员们假若需要做出某种反应,他请他们举手。你们有谁认识原告或被告,律师或证人?你们有谁买了大利公司的保单?你们有谁官司在身?你们有谁曾经状告过保险公司?

有几位做出了反应。他们举起手,接着站起来与法官大人交谈。他们很紧张,但在两三个人开了头之后,冰层便开始融化。有人幽默了一下,于是大家全都轻松了许多。在短促的瞬间,我曾几次默默地自言自语,我属于这里。这我也能干。我是一个律师嘛。当然,我没有说出口。

基普勒给过我一张他要问的问题清单,我想了解的问题全部列在上边。这无可厚非。因为他也把同样的一份给了德拉蒙德。

我做着笔记,注意观察人们的表情,凝神静听他们所说的话。戴克和我一样干。这令人很不快,但陪审员们并不知道他是我的人,我对此倒颇为庆幸。

时间在基普勒发问的过程中缓缓逝去。等他结束时,已经过了将近两小时。我的心又开始紧张地怦怦跳动。现在是鲁迪·贝勒在真正的庭审中发表第一篇讲演的时候啦。这篇讲演将很简短。

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审判席前,朝他们热情地笑了笑,开始讲出已经练习过上千遍的那段话。“早上好。我叫鲁迪·贝勒,我代表布莱克全家。”头开得不错。在法官反复推敲了将近两小时后,他们巴不得听到一个不同的声音。我望着他们,热情而又真诚。“基普勒法官已经问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非常重要。我想问的他全问到了,所以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实际上,我只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诸位有谁能举出任何理由,说明自己不宜担任本案的陪审员?”

我没有指望会有人作答,我也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们一直看着我,已经看了两个多小时,我只想对他们问声好,再朝他们甜甜地笑一笑,如此足矣,决不啰嗦。人世间最令人讨厌的莫过于喋喋不休的律师。再说,德拉蒙德多半还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谢谢诸位,”我微笑着说。我又慢慢转身面对法官高声说,“法官大人,我认为陪审团很不错。”我回到座位上,一边轻轻拍了拍多特的肩膀,一边坐下。

德拉蒙德已经站了起来。他故作镇静,竭力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姿态,实际上却全身都在冒火。他做了自我介绍,开始谈论他的委托人。他告诉陪审团,大利公司是家大公司,而且每年的盈余都很可观。它不该因此而受到惩罚,你们明白吗?这对你们有影响吗?他是在对案子本身进行辩论呀,而这是很不妥当的。不过,他虽已贴近警戒线,却还没有越界,还不能向他开火。我拿不准是否要表示反对。而我已经下定决心,只有在有完全把握的情况下,我才会表示反对。他为自己设置的这条界线十分有效。他那流畅的语言,在乞求人们的信任。他那花白的头发,在显示他的智慧和经验。

他又谈了某些方面的事,听众毫无反应。他是在播种,接着就酿成大乱。

“下面,本人将要提出的,是今天最重要的问题,”他满脸严肃地说。“请诸位仔细听。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一个长长的、充满戏剧性的停顿。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诸位有谁已经接触过本案?”

法庭里死一般的沉寂,只有他的声音仍在空气中震响,久久不肯消失。他提出的不是问题,而是指控。我朝他们的座位上望去。希尔和普伦克正在朝我张望,摩尔豪斯和格罗在观察陪审员们的反应。

德拉蒙德像冰柱一样冷峻地站着。谁要是胆敢第一个举手说:“我!原告律师昨儿晚上到过我的家!”他会马上饿虎扑羊一样朝他扑过去。德拉蒙德知道这件事就要发生了,他硬是知道会发生。他将追问出事实真相,揭露我和我的腐化堕落的合伙人,并且提议给我以警告和惩罚,永远剥夺律师资格。本案的审理将推迟若干年。这样的情况就要出现了。

然而,他的肩膀却在慢慢地下垂。空气无声无息地从他的肺里向外冲。全是一伙说谎的混蛋!

“这非常重要,”他说。“我们非了解不可。”他的语调信心不足。

谁也不吭声,谁也没动弹。但是陪审员们全都瞪大了眼睛紧张地盯着他。他使他们极不自在。继续玩吧,老伙计!

“我换一种方式再问一遍,”他冷冰冰地说。“诸位昨天有谁与这位贝勒先生或者与那位戴克·希夫利先生谈过话?”

我一下蹦了起来。“反对!法官大人,这太荒谬啦!”

基普勒恨不得走下法官席,来助我一臂之力。“反对成立!你在搞什么名堂呀,德拉蒙德先生!”他直接对着话筒大声吼着,声震四壁。

德拉蒙德面向法官。“大人,我们有理由相信,陪审团被人收买了。”

“什么?他这是在指控我嘛!”我怒气冲冲地说。

“我不明白你在搞什么名堂,德拉蒙德先生。”基普勒说。

“我们或许该到你办公室谈一谈。”德拉蒙德边说,边用眼睛瞪着我。

“去就去。”我顶他道,仿佛迫不及待要和他较量。

“暂时休庭。”基普勒对法警下令道。

德拉蒙德和我隔着办公桌在法官大人对面坐下。其他4个特伦特与布伦特的人站在我们身后。基普勒一脸的莫名其妙。“你最好理智点。”他对德拉蒙德说。

“陪审团被人收买了。”德拉蒙德说。

“你怎么知道?”

“这我不能说。可我知道这是事实。”

“别跟我玩什么把戏,列奥。我要的是证据。”

“我不能说呀,大人。我说了就会泄露秘密情报的。”

“胡说八道!快告诉我。”

“我说的是真话,大人。”

“你在指控我啰?”我问。

“正是。”

“你疯了!”

“你今天怎么这样反常哪,列奥。”法官说。

“我想我可以证明所说完全属实。”他洋洋得意地说。

“怎么证明?”

“让我继续向陪审员提出质询。等我问完了,真相自然就会大白啦。”

“他们对你的问题无动于衷嘛!”

“可我才刚刚开始呢。”

基普勒陷入了沉思。等这一切结束以后,我要把事实真相告诉他。

“我希望能对几位陪审员一个一个地提问。”德拉蒙德说。这样的做法是超出常规的,但法官有权就此做出决定。

“你的意见呢,鲁迪?”

“不反对。”我巴不得德拉蒙德立刻开始追问我们放过烟幕的那几位陪审员。“我没什么需要隐瞒的。”我身后有两个混蛋听了我的这句话,咳嗽了几声。

“好极了!你在为自己挖坟墓呢,列奥!小心点儿,你别越轨。”

“你们在里头干了些啥?”我回到座位上时,多特问道。

“就谈了点儿律师的事。”我悄声说。德拉蒙德已经拉开架势。陪审员们个个都用非常怀疑的眼光瞧着他。

“诸位,是否有人和你们接触,谈论过本案,刚才我已经说过,这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如果发生过这样的事,请举起你的手。”他的语调活像个第一流的教师。

哪里也看不见有一只举起的手。

“陪审员与案件的任何一方,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接触,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事实上,这不仅对主动进行接触的那个人,而且对陪审员也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假如这位陪审员不向法庭报告的话。”他用恶狠狠的威胁的口吻说。

无人举手。无人动一动。除了一群脸上迅速露出怒色的人,别无所有。

他把身体的重量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上,抹了抹下巴,把枪口对准了比利·波特。

“波特先生。”他声音低沉地说,比利不禁一怔。他挺直腰板,点了点头,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波特先生,我要直截了当地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诚实的回答。”

“要是你的问题诚实,我的回答就会诚实。”波特气呼呼地说。此人性子火爆。坦白地说,我宁可离他远一点。

德拉蒙德愣了一秒钟,接着又没头没脑往前冲。“好吧。现在,波特先生,请你回答;昨天夜里你究竟有还是没有和鲁迪·贝勒先生通过电话?”

我猛地站了起来,摊开双臂,茫然不解地望着德拉蒙德,什么也没说;仿佛我是完全清白无辜的,而他却已经昏了头。

“绝对没有。”波特说,脸涨得发紫。

德拉蒙德身子向前伏在栏杆上,两只手紧紧抓着红木栅栏,低头瞪着不到5英尺之外坐在头排的比利·波特。

“你肯定吗,波特先生?”他问。

“绝对肯定!”

“我认为你和他通过话。”德拉蒙德说。他现在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已经越过了线。我还没有来得及表示反对,基普勒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对他训斥,那位比利·波特先生已经从座位上跳起来,朝了不起的列奥·f.德拉蒙德扑了过去。

“你敢说我撒谎,你这个婊子养的!”波特卡住德拉蒙德的喉咙,高声叫骂。德拉蒙德一下子摔倒在栏杆上,脚上一只饰有花纹的平跟船鞋飞到了半空中。妇女们在尖叫。陪审员们纷纷从座位上跳起。德拉蒙德被压在波特的身体底下,双手在乱抓,两脚在乱踢,拼命挣扎着还个一两拳。

t.皮尔斯·摩尔豪斯和m.亚历克·普伦克首先冲到了混战现场。其他人也接连赶到。法警手忙脚乱,和两个男陪审员一起竭力想把他们拆开。

我稳稳地坐在位置上,目不转睛地欣赏着这场扭打。等基普勒赶到栏杆边时,波特已经被人拖开,德拉蒙德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人们在第二排座椅下面找到了那只饰有花纹的平底船鞋,还给了列奥。他一边掸着衣服,一边恶狠狠地瞪着波特。被人拽住的波特,倒是很快就平静下来。

两位陪审咨询顾问惊呆了。他们的计算机模型告吹了。他们可爱的理论被抛到九霄云外了。他们此刻是百无一用了。

在短暂的休庭之后,德拉蒙德正式提出了将陪审员全部更换的要求,遭到了基普勒的拒绝。

比利·波特先生未能入选陪审团。他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法庭。我觉得他还没有把德拉蒙德揍过瘾。我希望他会候在外边,等德拉蒙德出去时把他干掉。

中午刚过不久,我们便在法官私人办公室开始挑选陪审员。现在这一程序已变得枯燥无味。德拉蒙德和他那伙人,坚决反对我和戴克昨晚在电话上提到的那些人进入陪审团。他们死心塌地地相信,我们已和这些人接触过,并且用某种办法说服了他们,让他们不露出一点儿口风。德拉蒙德那伙人对我简直是势不两立,连瞧也不瞧我一眼。

挑选的结果大遂我愿。6位黑人妇女,而且全都是做了母亲的。2名黑人男子,1位是大学毕业生,另1位从前是卡车司机,现在成了残疾。3名白人男子,其中2位是工会会员,另1位的家和布莱克仅隔4个街区。最后1位是白人女子,一位著名房地产商的太太。我无法将她排除在外,但有她我也并不担心。陪审团做出裁决,12人中只要有9人同意就成。

下午4点,基普勒请他们在陪审席就座。他们接着宣了誓。法官解释道,一周后本案即将开庭审理,他们决不可与任何人谈论本案。他随后采取的一个行动开始真把我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他的主意极妙。他问双方的律师,我和德拉蒙德,想不想对陪审团说几句。不列入记录。只是非正式地谈点儿案情。但别异想天开。

我当然感到有点突然,以前从未听说过会有这种事。尽管如此,我还是鼓起勇气,站到了陪审团面前。我讲了唐尼·雷,讲了保单,讲了我认为错在大利公司的理由。我话说得不多,5分钟便已讲完。

德拉蒙德走近陪审团。即使瞎子也可以清楚看出,他在陪审员们心目中引起的不信任感已经有多深。他为上午出现的糟糕事件表示了歉意,却又愚蠢地把主要责任推给了波特。一个多么自以为是的家伙!他根据他的观点谈着本案的事实,对唐尼·雷的死表示了遗憾,但是如果认为他的委托人有任何责任,那简直是荒谬的,他说。

我注视着他那一帮人以及大利公司的两位老兄。这伙人全部面有惧色。事实对他们不利。陪审团同情原告。法官则是个明显的敌人。他们心目中的那颗灿烂的明星不仅完全失去了陪审团的信任,而且屁股上还挨了鞭子。

基普勒宣布休庭,陪审员们打道回府。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级说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