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律师》

第37章

作者:约翰·格里森姆

德奥里奥的审判室在卡尔·莫尔特里大楼的二楼,与基斯勒法官的审判室相去不远。我的严重盗窃罪的案子在基斯勒法官那里待审,而且要经过复杂的程序。大厅里充满了刑事辩护律师和那些经常在电视中或巴士站点可以看到的平淡无奇的普通人。律师和他们的当事人挤在一起,那些人看上去几乎都犯了某种罪,我简直难以相信我的名字会和那些人一同出现在待审名录上。

我们什么时候到达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对莫迪凯来说似无此必要。我们不敢姗姗来迟,德奥里奥是相当守时的,但提前十分钟到达会让我受不了,唐纳德·拉夫特和阿瑟势必会对我指指戳戳,也许在开场前还会发些了无新意的议论。天知道他们还会带些什么人来,我可不想和蒂尔曼·甘特利共处一室,除非法官阁下已经到场。

我要在陪审团席位上找个位子坐下,旁听整个过程,不想被打扰。我们在一点差两分时进入审判室。

德奥里奥的助手在分发议程表。她把我们引向座位——我单独坐在陪审席上,对此感到满意;莫迪凯坐在与陪审席相邻的原告席上,我们的受托人威尔马·费伦早就到了,因为对即将讨论的问题没有任何补充意见,所以早已感到无聊。

被告席上各方的位置安排很策略。德雷克和斯威尼公司的人聚在一端;蒂尔曼·甘特利和两名律师在另一端;居中作为缓冲的是河橡公司的两名法人模样的人和三名律师,议程表中还列出了所有出席人的名单,被告方共有十三人。

我原以为,甘特利干过拉皮条的勾当,必定戴着戒指和耳环,穿着俗艳的衣服,谁知道不是这样。他身着漂亮的藏青色西装,穿得比他的律师好,正在看文件,对周围的人视若无睹。

我看见了阿瑟、拉夫特、内森·马拉穆德,还有巴利·纳佐,我打定了主意不为一切所动,但还是没想到见到巴利,公司派出了三名与我一同被动持的人质是在传递一条微妙的信息——被那位“先生”恐吓过的其他律师每个人都没留下精神创伤——我究竟怎么啦?为什么我在紧要关头就靠不住?

他们中的第五人名叫l·詹姆斯·苏布,是来自保险公司的一名律师。德雷克和斯威尼公司重金投保了过失险,但我怀疑投保范围是否适用。投保政策排除了故意行为,如律师帮办或公司股东的盗窃行为,或者蓄意违反某个行为规则的举动,公司律师的疏忽造成的损失在投保范围之内,蓄意造成的过失则不然,布雷登·钱斯不只是忽略了某条法规,或某则法律条文,或某条定规,他是在明知仓库占住者是事实上的租住户的情况下知法犯法,强行驱散了他们。

在德雷克和斯威尼公司与它的过失行为者之间暗地里必然有一场狗咬狗的争斗。让他们斗去吧。

德奥里奥法官于一点钟准时从里间出现了,在法官席上就座。“下午好。”他坐下时粗声说。他身穿法官袍,使我感到有点不伦不类,这不是正式的出庭,只是非正式的调解会。

他调好麦克风的音量,开口道:“伯迪克先生,请把门锁上。”伯迪克先生是穿制服的法庭保安员,在门背后警戒。观众席上空无一人,这是一个非常秘密的会议。

书记员开始记录。

“我的助手告诉我各方及他们的律师均已到场,”他说,瞥了我一眼,好像我是又一个受审的强姦犯,“这次会议的目的是为了调解本案。经过昨天与各方代理律师的多轮磋商,我认为在这个时间召开这样的会议也许不无益处。我从未在提出申诉后这么短的时间内主持调解会议,但既然各方均无异议,花这个时间还是值得的。首先是保密的问题,今天的会谈内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许透露给新闻界,明白吗?”他看看莫迪凯,再把目光移向我。被告席上的所有人都扭头对我们怒目而视。我想站起来提醒他们是他们先把消息透露给新闻界的,我们确实是施以重拳,但是是他们打出了第一拳。

法庭助理递给每人一份两段文字的秘密协议,每一份中都夹着分发对象的姓名,我签名后交还她。

律师在紧张状态下读不完两段文字,也不能迅速做出决定。“有什么问题吗?”德奥里奥问德雷克和斯威尼公司的那帮人。他们在找协议中的破绽。我们在这方面训练有素。

他们签了名,交给了法庭助理。

“我们根据议程表的安排来进行,”法官道,“第一条是陈述索赔的事实和理由,格林先生,你提请了诉讼,请你讲一讲,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莫迪凯站起来,没拿任何书面的东西,双手深插在口袋里,态度很从容。两分钟内他清楚地陈述了我们的案子,然后坐下。德奥里奥欣赏他的简洁。

阿瑟代表被告方发言。他不得不承认了相关事实,但对索赔提出了异议,他连篇累牍地谴责了“反常的”暴风雪,它笼罩了全城,给每个人的生活都带来了不便。

他还认为朗蒂·伯顿举措失当。

“她有许多地方可去,”阿瑟道,“许多紧急避难所都开放了。前一天夜里她和许多人一起呆在一座教堂的地下室里,她为什么要离开?我不知道,但没有人逼她那么做,至少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逼迫她的人。她的外祖母在东北区有座公寓。难道她不该承担某些责任吗?难道她不该想办法保护她的孩子吗?”

这是阿瑟唯一的机会诋毁一位死去的母亲。大约一年后,陪审团的席位上会坐满与我肤色不同的人,不论是阿瑟,还是任何一位头脑正常的律师,都不会持这样的看法:朗蒂·伯顿要对她孩子的死负哪怕是部分的责任。

“那她为何要开始流落街头呢?”德奥里奥厉声问。我忍不住要笑。

阿瑟并未气馁:“考虑到本次会谈的目的,法官大人,我们愿意承认疏散是非法的。”

“谢谢。”

“别客气。我们的意思是那位母亲应承担部分责任。”

“多少?”

“至少百分之五十。”

“那太高了。”

“我们不这样认为,法官大人,也许是我们使她流落街头,但悲剧发生前有一周多的时间。”

“格林先生?”

莫迪凯站起身来,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好像阿瑟是个刚入学的法学大学生,对法学基本原理还不甚了了。“这些人不能立即找到住处,雅各布斯先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被称为无家可归者的原因,你承认是你使他们流落街头,而他们正是在那里死去的。我很愿意与陪审团来谈这件事。”

阿瑟的双肩耷拉下去,拉夫特、马拉穆德和巴利听着每一个字,一想起莫迪凯·格林在法庭内对一个黑人陪审团侃侃而谈的情景,表情就变得极不自然。

“赔偿责任是显而易见的,雅各布斯先生,”德奥里奥道,“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将这位母亲的疏忽对陪审团说,尽管我不赞成这么做。”莫迪凯和阿瑟坐下了。

如果开庭审判时我们证明了被告方负有赔偿责任,那么陪审团会考虑赔偿数额的问题。这是议程表上的第二项。拉夫特拿出了那份关于陪审团裁定的赔偿额的最新行情的调查报告,想以此蒙混过关。他谈起了在现今的侵权损害赔偿制度下死去的儿童价值几何,但当他说起朗蒂的就业史和她一生损失的工资总额时就变得琐碎而乏味。他最后得出了同样的数目:七十七万美元,这也是他们前一天的报价,他认为这个数字不可能再高了。

“这不是你们的最终报价,对吗,拉夫特先生?”德奥里奥问,语气中似有所待,他当然不希望这是他们的最终赔付额。

“是,大人。”拉夫特答道。

“格林先生。”

莫迪凯重新站起来:“我们拒绝这个提议,阁下,那些先例说明不了什么,我只关心我能从陪审团那里得到的数额。那将比他们的报价高得多,我这么说并没有不尊重拉夫特先生的意思。”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怀疑他的话。

他驳斥了他们那种认为一名死亡的儿童只值五万美元的观点,他强烈地暗示道如此低的估价出于一种歧视,一种对不幸生为黑人的无家可归的儿童的歧视,甘特利是被告席上唯一没有感到局促不安的人。“你有个儿子在圣阿尔班上学,拉夫特先生。你愿意用五万块钱换他的性命吗?”

拉夫特的鼻尖离标准拍纸簿只有三英寸的距离。

“我能使陪审团相信这些儿童每人至少值一百万,他们和在弗吉尼亚、马里兰上预备学校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这是很厉害的一招,一下子击中了他们的要害,人人都清楚他们的孩子在什么样的学校就读。

拉夫特的调查摘要略去了受害者临终前所受的苦楚。这样做的理由虽然没有明说,但很明显。他们平静地死去,吸着无味的一氧化碳直至飘然升上天国,没有烧伤和外伤,也没有流血。

拉夫特为他的省略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莫迪凯对朗蒂和她的四个孩子的最后几小时做了一番详细的描绘;对食物和温暖的寻找,漫天大雪和刺骨的寒冷,对冻僵的恐惧,母子抱成一团绝望的挣扎,对葬身于暴风雪的极度恐慌,栖身于一辆格格作响的破车内,汽车的马达转动着,眼看着燃油渐渐耗尽。

这绝对是一番活灵活现的描述,一个天才的说书人的即兴表演,作为唯一的陪审员,我说不定早给他开了一张空白支票。

“不要跟我谈什么痛苦与煎熬。”他对德雷克和斯威尼公司的人咆哮道,“你们根本不了解它的含义。”

他说起朗蒂就好像她是他多年的老相识。一个孩子刚生下就断绝了全部的希望,是谁造成了这些可以预见的错误?更重要的是,一个深爱她孩子的母亲正竭尽全力地想爬出贫穷的深渊。她直面自己的过去和吸毒的陋刁,正努力戒断毒瘾。这时,被告将她一脚踢回街头。

他的声调抑扬顿挫,义愤时声调高亢,愧疚时声音低沉。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每一句话都击中了要害。他给他们下了一剂猛葯,让他们事先领教一下他在陪审团前的风采。

阿瑟负责签发支票,口袋里的支票簿一定已把衣袋烧出了个洞。

莫迪凯最后使出了撒手锏,他大谈特谈惩罚性损害赔偿的作用——惩戒作恶者,以儆效尤,防止他们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反复抨击了被告所犯下的罪行,富人对穷人没有丝毫的同情心。“他们只是一帮占住者,”他的声音在室内回荡,“把他们扔出去!”

贪婪使他们无视法律的存在,合法的遣散至少需要三十天,那样与邮政总局的交易肯定吹了。三十天过后大雪必定过去了,街头也会变得安全些。

这是一件绝对应科以罚款的案子,他深信陪审团会赞同他的观点,我当然也赞同,此时此刻,无论是阿瑟,还是拉夫特,还是坐在被告席上的其他律师,全都怕了莫迪凯·格林。

“我们索赔五百万了结此事,”他给自己的发育画上句号,“一分也不能少。”

接着出现了短暂的冷场,德奥里奥做了些记录,回到议程上来。下面讨论被窃文件一事。“文件在你手上吗?”他问我。

“是的,大人。”

“你愿意交出吗?”

“愿意。”

莫迪凯打开他的破旧的公文包,取出文件,交给了那名助理,她转呈法官。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逐页翻看,足足有十分钟。

我感到拉夫特瞪了我几眼,但谁又在乎呢?他和其余的人急于拿回文件。

看完文件,法官言道:“失窃的文件已经追回,雅各布斯先生。现在我们手边有一件待决的刑事案,我已经跟基斯勒法官谈过此事。你意下如何?”

“大人,如果我们能就其它问题达成协议,我们将不再坚持起诉。”

“我想你不会有反对意见,布罗克先生?”德奥里奥道。

见鬼!我怎会有反对意见?“是,大人。”

“继续进行,下一项是关于德雷克和斯威尼公司对迈克尔·布罗克违反职业道德的申诉,雅各布斯先生,你愿意就此事发表看法吗?”

“当然,法官大人。”阿瑟“噌”地一下站起来,对我的不道德的行为做了一番谴责,他的口气不算不严厉,发言也不算太长,但似乎并无喜悦之情,阿瑟是律师之律师,律师界的元老。他对律师应遵守的职业道德不仅言传而且身教。他和公司永远不会原谅我的所作所为,但我毕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正如布雷登·钱斯的行为已经使整个公司蒙羞,我的操守失当也同样如此。

他最后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贫民律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