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10章

作者:柳建伟

黎明时分,蓝军警卫连赵连长带一辆车把黄兴安和王记者押回蓝军指挥所。常少乐和朱海鹏事先已经知道范英明等被红军狐狸部队救走的消息,正在布置对红军一团实施聚歼。因为简凡带走了红军二团一个半营,红军二号地区不到两个小时全部被蓝军占领了。

常少乐看见赵连长,瞪起牛眼讥讽道:“年纪轻轻,还很会保养身体嘛。押战俘的路上也忘不了喝二两小酒,眯瞪一会儿。”

赵连长噙着眼泪,立正说道,“我们没有完成任务,特来请求处分。”

常少乐一拍桌子,“处分?处分能解决什么问题。五个哨兵同时遭人暗算,传出去要让人笑掉大牙的。平日里叫你们练点武,只当耳旁风。怎么样,草鸡了吧?”

朱海鹏过来劝道:“常师长,别批评小赵了,要批还不如直接批我,这事是我弄糟的。能把黄兴安带回来也不容易。小赵,这件事你一点都没察觉?”

赵连长道:“范司令范英明一路都很正常,还几次提醒我注意这注意那。我也就相信他了,他提出在那里歇歇,我也没想到这是个计。到现在我也想不明白,他们的人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常少乐仍气呼呼他说:“越说越丢人。不明白的是他们为什么给你留个黄兴安,要不然,你现在就该进禁闭室了。这个范英明,还真是个人物,靠什么秘密武器联系部队?想不通。”

朱海鹏道:“单单把黄兴安丢下,耐人寻味。难道这次演习范英明根本插不上手?”

常少乐笑道:“你别猜了,人家黄师长大老远来了,咱们把人家晾在外面也不合适。你有什么疑问,当面问问他不就行了。”

两个人走出指挥所。看见四个持枪的士兵如临大敌一般,分立在汽车两旁,常少乐疾走两步,呵斥道:“走开走开,搞什么名堂。”过去亲自打开车门,赔着笑说:“黄师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愚兄已备了点压惊酒菜。”

黄兴安坐在车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王记者跳下车舒展舒展筋骨,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朱海鹏,你算把老哥折腾惨了,害得我走了几十里山路。”

朱海鹏拍拍王记者的肚子,“免费减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王记者由衷他说道:“你这回可是一举成了大名,把个甲种师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我得好好给你写一笔。”

朱海鹏看那边场面有些尴尴,忙走过去也赔着笑道:“黄师长、常师长知道你们饿了一顿,把饭菜早准备好了。”

黄兴安端坐不动,阴冷的目光直视前方。

常少乐爽朗地大笑几声,“兴安老弟,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这只是一场演习。给点薄面,下来喝几盅暖暖身子。”

朱海鹏接道:“我还想请教几个问题。”

黄兴安冷笑道:“别再假惺惺了。我只知道胜者王侯败者贼。你们那饭不好吃,我也没兴趣吃。 a师起码还有七千人能战斗,鹿死谁手,也还难说。请你们把我押到该去的地方。”

常少乐不冷不热他说:“是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诚心诚意请你们喝酒,你说是羞辱。这真是好人难做。你……”

朱海鹏拉拉常少乐的后衣襟,“黄师长,你别误会,从前线到军协调委,正好路过这里。赵连长,你带两个人,把黄师长护送到军协调委。”

王记者跑到车边对黄兴安说:“黄师长,麻烦你告诉赵处长,不用再派记者到蓝军了。我会好好给蓝军大书一笔。”

黄兴安倨傲地带着一只咕咕叫的肚子上路了。

常少乐愤愤他说:“倒驴不倒架,硬充汉子。好,咱就看看这只鹿最终变成谁桌子上的菜吧。丁参谋,你记一下。命令:一团、三团由二号地区向三号地区挤压,二团两个营先放掉敌左翼向三号地区迫击,全力聚歼敌一团主力。令空军轰炸机大队全部出动、趁敌炮团、摩步团在运动状态,用车轮战法炸烂它们。”走到门口,忽然扭过头对朱海鹏说:“抓没抓住主要矛盾?”

朱海鹏哦哦应两声。眼睛一直看着林于那边。常少乐眯眼朝那边一看,江月蓉又在那里对树抒情,忙把王记者拉过去,“海鹏,你休息休息吧。”

江月蓉这些天表现出来的细腻、沉着、镇静,使朱海鹏产生了一种依恋的情愫。这种感觉在朱海鹏和别的女性交往中,还没有出现过。战局逐步明朗了,朱海鹏可以分出一些精力考虑一下个人生活了。发现了对江月蓉的依恋,他很快作出了这样一个判断;惜过了江月蓉这个女人,会是终身憾事。基于这种判断,朱海鹏下决心尽快捅破那层窗户纸。

朱海鹏陪着江月蓉走了一段,憋了一肚子的话,重要的一句还没挤出,嘴chún一抖,又是关于女儿的话:“是不是想银燕了?”

江月蓉仰着被初冬的冷气冻得粉红的脸,眯着的眼睛上沾着雾气的长长的睫毛一眨一蜂眨,语气悠悠地道:“想,真想,一个月零三天没听见妈妈两个字,这心里只感到空,空了好大一块。”

朱海鹏看呆了,只是呆呆地把目光追看那张脸看,看,看。

江月蓉像是感觉到了某种异样,猛地一扭头,“你怎么了?怎,怎么不说话?”

朱海鹏下意识地把目光躲闪了,“说话?昨天半夜我从‘前指’回来我就想说。”

江月蓉说:“说你挨方副司令的骂,说他也骂你玩过家家?”

朱海鹏惊奇地问:“你怎么会知道?我昨晚回来,你已经睡了。这话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常师长。你,你有特异功能?”

江月蓉笑笑,“直感。我想会是这样的。我为银燕想得很多,对她,我也常有这种直感,很准的。所以……”

朱海鹏终于获得了直视江月蓉眼睛的勇气,急急他说:“我,我想给你说别的,与演习没什么关系,我早就想对你说,可,可我一直怕你,伯你……”

江月蓉害怕似的急忙打断道:“你别说,你别说,你真的别说。我,我不想听,其实你用不着说,我,我……演习大局已定,我,三周年,我下周要去飞行团。我想先走几天。”

朱海鹏站住了,咬着牙说:“三个月前已过了三周年了。”

江月蓉脸色大变,“你记得真清楚。朱海鹏,你不觉得这个时候谈这些事不合适?演习还没有结束!”急匆匆地踩着荒草枯叶走远了。

朱海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失了魂一样。

范英明、刘东旭、秦亚男、李铁在黎明时分,赶到了红军备用指挥所。

一下车,范英明就急忙奔向作战室。

王仲民一见到范英明,惊喜之状溢于言表,迎上去抓住范英明的手使劲摇着,连声说:“奇迹奇迹。政委,你们真的回来了。”

范英明翻看着一叠电文,嘴里说:“快说说战况,先说不好的。”

王仲民道:“没什么好消息。简团长搞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昨天晚上带二团一个半营脱离了二号地区。”

范英明把电文一扔,“他敢临阵脱逃!”

王仲民苦笑道:“事实是这样,可没法这么定性。他走之前来电陈述理由,一是设法营救你们,二是趁敌包围圈没形成,出来接应援军。”

范英明说:“右翼不是完了?”

王仲民道:“已经完了。简团长率二团的人一撤,独立营人心涣散。三点二十,协调委已来了战报,右翼全部被占。”说着,眼圈红了。

范英明像个木偶一样僵出三四个动作,才坐在椅子上。

刘东旭一看范英明的表情,忙打气道:“英明,千万不要灰心。你要把这副担子挑起来。a师能不能走出低谷。全指望你了。你站起来,你站起来呀。”

范英明真的站了起来,“上报协调委,我与刘政委今晨三点被狐狸部队救回,现已回到指挥岗位。仲民,一团、炮团和摩步团情况怎么样?”

王仲民道:“情况十分严重。炮团、摩步团主力滞留在二号与五号结合部地区,我已命他们抢占有利地形防敌空袭。那一带没有理想的地形构成炮兵阵地,只怕难以支撑太久。”

范英明看看沙盘,“这样不行。必须把摩步团主力推到炮团前边。如果炮团主力被歼,根本无法防御空中打击。把预备队全部推到茅草岭一线,全力保炮团不失,等待恢复部分制空权。如果一团能从三号地区突出来……”

王仲民递过来一份电报,“焦守志刚刚来的请示电,一团要想避免被聚歼,只有强渡小凉河,突到蓝军防区,可他们没有舟桥部队……”

范英明又坐下了,喃喃道:“如果一团全部被歼,这场演习也该结束了。”

刘东旭问道:“一点转机都没有了?”

范英明痛苦地摇摇头,“没有空中优势,越境作战根本不可能,过了小凉河,也要被困死饿死。眼下只能等待奇迹了。命令:一团拼死由三号地区向五号、一号地区突围,牵制蓝军对五号地区的进攻;预备队必须在中午十二点以前进至茅草岭一线;左翼两个独立营、一个炮营、一个摩步营完全放弃四号地区、运动至玉泉峰以北地区,构成新的左翼,坦克营向三团二营靠拢,构成新的右翼。”

王仲民道:“没有空中掩护,这太冒险了吧?”

范英明朝指挥所门口走去,“所以说,只能寄希望于奇迹了。”

坐镇指挥这次演习的方英达和陈皓若,此时完全放弃了仲裁人的立场,情绪完全被红军的战场形势所左右。范英明重新掌握了部队,并作出了一系列新的部署,又一次点燃了他们对a师的希望。

陈皓若盯着显示屏说:“如果红军能够构成这样一个新的防御体系,支撑到明天傍晚,等制空权恢复一半,可能会出现转机。”

方英达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这虽是个被动挨打的防御体系,目前也算上策了。”

正在说着,一个参谋进来报告:“蓝军出动五架轰炸机,前去轰炸沉水大桥。”

方英达看看屏幕上一闪一闪的沉水大桥,喃喃道:“朱海鹏和常麻秆没有睡觉呀。红军的左翼暂时运动不过来了。”

又一个参谋报告:“蓝军六架轰炸机分两组刚刚轰炸了红军一号、二号油库。”

方英达又坐不住了,走到屏幕前仔细看了看,奇怪地笑了一下,“奇迹恐怕很难出现了。”

朱海鹏因为早晨在江月蓉那里碰了钉子,心里不舒展,得知炸掉了沉水人桥、炸掉了红军两座油库,眼睛喷着火,禁不住大声说,”炸得好,炸得好。”

常少乐发现朱海鹏一脸杀气,不由得吃了一惊,劝道:“海鹏,我看还是给老军长留点面子吧。等他们重新布好防,咱们再动手。要不然,他们真的就无法还手了。”

朱海鹏道: “你忘了黄师长留了什么话?不彻底把a师打垮,这场演习日后怎么评价就难说了。留点面子,打个平手?这要是真的战争,谁给他们留面子?”踱了两步,缓和一下语气又说:“只有把a师打痛了,存在的主要问题打出来了,咱们这个角色才算扮成功了。”

常少乐道:“道理我都懂。可别忘了,人心都是肉长的。部队的主体,毕竟是a师这样的部队。方副司令的时间不多了,让他看到a师彻底垮掉,实在于心不忍。再说,有些问题积重难返,一下子都解决掉,恐怕也是一厢情愿。”

朱海鹏说:“那你说该怎么办?如今箭在弦上,能硬收回来吗?”

常少乐艰难他说:“这两大战场上出现的很多问题,都不是纯军事的问题。我们这种组合,相比起来就比较单纯。这里面的关键问题,我还没想明白。我只是觉得,单靠军事,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朱海鹏道:“我没考虑这么多。我想,必须把a师打疼,必须把上边也打疼了。如果不打疼了, 也就不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一下子把a师打垮了,方副司令感情上可能一时难以接受,但我想他最终会认为这是必须的。或许我这种想法太理想主义了。”

常少乐笑道:“你我也别争厂,不是什么原则问题嘛。你看这样好不好,如果打到一眼就能看出输赢的程度,上面还让继续打,咱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该糊涂就糊涂一下吧。”

朱海鹏说:“好,咱们就再打一路组合拳,打完了,咱们再看。说实在话,如果上面还是搞犹抱琵琶半遮面,硬要为a师找回面子,演习过后,我还是要到地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