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11章

作者:柳建伟

演习停止后,蓝军司令部在第三天傍晚接到继续原地休整的命令。命令强调各级指挥员一定要严格掌握部队,要特别重视部队御寒问题。又过了两天,没有任何新的消息,协调委和指导委只演习中蓝军的表现也不置可否。种种异常,让蓝军的指挥员们忐忑不安起来。原来定下的在返回原驻地前搞的庆功会,也变碍遥遥无期了。这天一大早,楚大舒驱车来到蓝军指挥所。离老远,他就看见常少乐一个人在树林里打二十四式太极拳。白鹤亮翅、双凤灌耳……一着一式,都像模像佯。

楚天舒等常少乐做个收式吐一口长气说道:“师长,你还有闲心练拳。”

常少乐穿着衣服说:“练太极拳有好处,可以化解浮躁之气。高尔夫球也能解决这个问题,可惜现在咱还消费不起。大清早跑来干什么?”

楚天舒说:“五天了,干部战士都闲得筋疼。是让哭是让笑,总该给个说法吧?”

常少乐嘿嘿笑着:“说法,没有说法也就是说法,等呗。”

楚天舒说:“师长,我可是给下边许过愿的,打赢了,该有什么奖励,红口白牙说了。下边找我兑现,我怎么办?”

常少乐说:“君子一方,快马一鞭。堂堂上校团长,当然要兑现。只是眼下得闷几天。”

楚天舒道:“输了还好办点,一级训一纵,列兵流眼泪鼻涕,气一放,也就通泰了。这赢了又不叫乐,事就难办。再憋就憋出毛病了。”

常少乐说:“唱军歌呀。唱,一首接一首唱,唱一天,气也就泄了。”

楚天舒说:“上边老不发话,心里总不踏实。我是来吃定心丸的。”

说话间,两人走到一排木板房前。

常少乐道:“你没底,我就有底了?我有底还练太极拳干什么?”扬手擂了两下门,“太阳照住屁股了,还在睡。”

朱海鹏打开房门,睡眼惺松地看着两个搭档,“我正在做梦,你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常少乐从简易小桌上拿起一封封好的信,笑呵呵他说:“江月蓉女士收,两枚邮票,这梦恐怕与媳妇有关吧。”

朱海鹏伸手抢过信,“战役是你鼓动发起的,你又来冷嘲热讽。”

楚天舒问道:“战场形势如何?”

朱海鹏掂掂信说道:“情况扑朔迷离,只好孤注一掷。昨晚搜肠刮肚集结五千余兵马,准备作最后一次冲击,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常少乐伸出鼻子嗅嗅,把窗子打开了,“皮鞋一个钟头擦一次,你这袜子怕是十来天没洗了,能熏死蚊子。”

朱海鹏扔掉鞋刷子,“二十大没洗。两位大清早进宅。准没啥好事。”

常少乐说:“楚团长心里没底,来吃定心丸,我这儿没有,看看你这儿有没有现成的。”

朱海鹏走到门外,伸个懒腰,“一点消息没有,要有消息,不是大好,就是大坏。等着就是了。”

楚天舒说:“你这是江湖骗子开的葯方,吃了不治病。你到底是怎么看的?”

朱海鹏看看远处正在练拳的警卫连战士,“给我们的政策是特区政策,我们要是干砸了,当然要挨板子。我们没干砸,本来应该得到奖励,问题是我们用三十四个小时把一个甲种师打垮了,事情就复杂起来了。”

常少乐叹口气道:“他们要能支撑五天以上,哪怕结果还是这个结果,那就可以接受。我到c师四年半,军领导来c师六次,到a师十八次;军区领导来c师两次半,半次是秦司令路过c师,打个尖,看了一眼师养殖场,到a师十一次。”

朱海鹏道:“这数字很有说服力。这恐怕是问题的症结。”

楚天舒实际上已经很悲观,大清早赶来本是想听几句提劲的话,一听常少乐和朱海鹏都不乐观,悲叹一声,“上头要是叶公好龙。这可怎么办?”

正在说着,丁参谋跑步过来报告:“军协调委赵处长电话通知。”

常少乐伸出手说:“动用特急电话,会是什么事?电话记录呢?”

丁参谋道:“赵处长不让记当,他说是陈军长的意思。秦司令、周政委和方副司令正在飞往k市, 军部已派两架直升机去接。三位首长只说看看演习部队。赵处长让我们做点准备。”

常少乐问:“没有了?”

丁参谋答:“没有了。”

常少乐又问:“没说先看他们先看我们?”

丁参谋说:“我问了,军部也不知道。”

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起来。军区一、二、三号首长一起出巡,十分罕见。三位首长先到哪里、将直接影响到对这次演习的结论。几个人勿匆来到作战室,盯着红色电话机看了好一会儿,没人去动。

常少乐看看表,“时间不多了,得赶快准备准备。”

楚天舒依然很悲观,“怎么准备?战士们都在休息,组织他们搞训练,肯定都心不在焉。再说,来不来咱们这边,还难说。”

常少乐不高兴他说:“谁说搞训练了?现在部队在休整嘛。来不来都得准备准备。海鹏,你不能闷着头不吭声呀。”

朱海鹏道:“来肯定要来。如果先到那边,到我们这里就是象征性地看一眼,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解决a师的问题。如果先到这边……”

常少乐急忙说:“你快说呀!”

朱海鹏道:“那就和小平同志南巡的意义相近了。我感觉应该按这个思路这样准备。”

常少乐笑道:“那我们就想到一起了。兵不能练,练是弄虚作假。不组织也不行,看出有组织更不行。海鹏,我给你安排个活,给蓝军营以上军事主官讲解一天这次战役的总体构想。”

朱海鹏眼睛亮了,“是个绝妙主意。时间来得及吗?”

常少乐道:“马上出动直升机把他们都接过来,上午九点,可以准时开始。政治主官留在氛搞外松内紧的各种文体娱乐活动。”

朱海鹏问:“你用什么办法让人看不出我们事先知道这件事?”

常少乐诡秘他说:“山人自有妙计。这件事我亲自到各部队安排。你们在这里布置布置。”

上午九点多钟,秦司令、周政委和方英达出现在协调委作战指挥室。

秦司令也不坐,也不喝饮料、茶水,盯着大显示屏看着,说:“把演习过程放一遍。”

赵中荣亲自操作,把演习主要过程显示了一遍。

周政委说:“不错。陈军长,陪我们到部队看看吧。”说着就往外走。

陈军长给赵中荣使个眼色,跟了出去。

赵中荣忙拉住梁平问道:“先去哪里?”

梁平说:“去蓝军。秦司令和周政委下午还要回军区,晚上飞北京开会。”

赵中荣又问:“a师呢?还去不去?”

梁平说:“可能也要去吧。”跟着人群走了。

赵中荣对一个参谋道:“通知蓝军,军区首长已飞他们防区,第一站到哪里不详,让他们小心。通知红军,军区首长随时可能到达。让他们更要小心。记着,不能让他们记录。”说罢,跑步追了出去。

四架直升飞机相继降落在一片草地上。山脚的林子里,错落着一片又一片帐篷。士兵们仨一群五一伙各个各的事情,有的在唱歌,有的在借助简易的自制器械进行体育锻炼,似乎对几架直升机的到来没任何兴趣。

一个左臂带着值日袖标的中尉跑步迎过去举手敬礼报告:“报告首长,‘二000对抗演习’蓝军步兵一团一营正在休整,请指示。”

秦司令举手还礼,“继续休整,不要打搅他们。我们只是走走看看。”

一行十几个人走到一片帐篷中间。三位军区首长分别进了三个帐篷。每个帐篷里都有一个值班员,一片帐篷设有一个游动哨,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周政委走出帐篷道:“陈军长,战士们一床被褥不行。天马上要冷了,再给每人配一床被褥,要预防流行性疾病。”

陈皓若明白演习还要进行了,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周政委道:“别怕,这些被褥由军区配发。”

秦司令和方英达朝围成一个圈正在喊着“加油”的一群士兵走去。圈内,两个士兵正扭在一起摔跤,背上有粉笔写出的”一排”、“三排”字样。

秦司令看见一排的瘦子竟把三排的胖子摔倒了,忍不住拍着巴掌走了进去,抓住瘦子的肩膀对地上的胖子说:“你败在放弃了自己的长处上。你要把马步扎稳了,就这个样子,然后再寻找机会。你总想用腿,这是不对的。”放开瘦子问道:“你们是不是在搞比赛呀?”

一个中尉走出来答道:“中将同志,一营二连一排三排正在举行摔跤比赛,现已赛过五场,一排暂以三比二领先,比赛是否继续,请指示。”

秦司令看看两队的队员,笑着说:“团体赛要讲究个排兵布阵,田忌赛马的故事知道吧?我看一排要胜。当然,赛场如战场,意外情况也会发生的。你们继续比赛吧。”

周政委走过来道:“没有发紧的感觉,挺好。一个乙种师,有这种素质,难得。”

方英达问:“值日中尉,你们营首长呢?”

中尉笑道,“营长在司令部开会,副营长在指挥所值班。刚才教导员和几个连首长在玩拱猪,不知散了没有。”

秦司令眼睛一亮,“拱猪很有意思,带我们看看去。”

一行人走到一个大帐篷门口,立即被里面的场景逗笑了。一个上尉脸上贴着两张纸每张纸上都画了两个猪头,站在中央说:“不行不行,还得爬半圈。”

赵中荣喊了一声:“搞什么名堂!”

几个人慌忙站起来。

秦司令收住笑,忙说道:“不要取,走出来让大家看看。”

一个少校四个上尉相跟着走出帐篷,排成一排。

周政委忍住笑,佯装严肃他说:“报报姓名。”

几个人脸都白了,按次序报着:“一营教导员童小林”;“一连连长赵乐”;“二连连长钱涛”;“一连指导员王大鹏”;“三连指导员钟来柱”。

方英达道,“你们紧张什么!把脸上的东西取掉吧。”

周政委说:“缺点只有一个,应该把帐篷的门帘放下来。战士看见你们这样,有损威信。”

秦司令笑着说:“这是真正的休整,很好。文武之道,都讲究个一张一弛。前一段你们打赢了,证明你们前几年的工作有成绩。但不要骄傲。”扭头对周政委和方英达说:“时间不早了,直接去见见蓝军的指挥官吧。”

军区首长刚走远,教导员童小林伸手打了一连长一拳,“你个狗ri的出的好主意,害得我差点得了心脏病。”

赵乐挠着头说:“担惊受怕一回,军区首长不是把咱们几个名字记一次不是?全区上千个营连干部,有几个能赶上这种巧宗儿?”

钱涛说:“三个中将一个少将,金星闪得我这眼现在还是花的。这一辈子不知能不能戴个一颗两颗金豆豆。”

钟来柱道:“别想那美事了,能升个一格两格,能把老婆娃子带出来也就行了。”

钱涛嘲笑道:“谁让你没出息,一个山妹子瞄你两眼,你就走不动路了。”

童小林说,“谁能看得了那么远。你没遇上来柱的老婆,遇上了你也腿肚子转筋。每回来柱家属来队打牙祭,我这心里就捏一把汗。”

赵乐说:“童教导,你眼还怪把细。全营一二十个家属,确实还是人家来柱的像个美人胎子。可我不知童教导你为什么要捏一把汗。”

童小林说:“我就知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且不说什么朋友妻不可戏,就我那口子那种吨位,整天守住我,我敢胡乱看风景?不过呢,家有丑妻是福分。”

钟来柱自信他说:“美妻也不会是祸。”

钱涛说:“如今你是深山藏娇妻,你当然不用操心。等你把她带出来,你就知道了。就你这个头儿,她也会说你半残废。女人的心,天上的云,城里人稠风多,三吹两挤,心就飞走了。cao他奶奶的。”

钟来柱说:“人跟人不一样。小时候在村里看大人抓破鞋,最騒的长一脸黑麻子。你是不是已经吃了亏了?”

钱涛骂道:“你可别胡说。我们温州,破坏军婚罪加三等。”

赵乐仍惦记着“捏一把汗”,“童教导,那个问题你还没正面回答。”

童小林说:“出早操,营长一喊向右看齐,只要我发现百分之六十的战士摆头慢半扣,我就知道是来柱家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