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19章

作者:柳建伟

a师一团作为师步兵主力, 在反攻作战方案中,承担第一突击集团重任。反击作战的成败,一团能不能在两天内收复演习第一阶段就丢失的三号地区主要阵地,将起决定性作用。如能达此目的,即可利用三号地区距两军界河小凉河最近的地理优势,夺取河边0一号高地,将蓝军强行分成两个作战集团,尔后集中绝对优势兵力,伺机在二号或四号地区聚歼蓝军一部主力,逼其退出小凉河,最后进行越界作战。然而,三个步兵团中。一团的指挥力量最为薄弱。二团在简凡停职反省后,政委、参谋长、政治处主任三足鼎立,足以支撑大局。简凡倚仗是黄兴安的心腹,大权独揽,这几年在二团实际上已是孤家寡人。范英明认为,只要让简凡彻底出局,二团的工作根本用不着多操心,仅在简凡长期压迫下聚积出来的巨大反弹力,一旦爆发出来,注定是惊人的。因此,范英明只是做出让团参谋长代理团长的决定,把团参谋长以下的军事指挥官的提名权,全部下放到二团,让他们集体研究决定。同时,除向二团增派一些技术人员外,二团的建制不做任何变动。这一谋略的深思熟虑,让唐龙十分佩服。中国太大了,局部与局部的情况不尽相同,有的必须革命,有的则只须改良,甚至只用做些微调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一团的一号军事指挥官人选,范英明开始考虑的是引进,准备把三团长王仲民调去指挥一团作战。这个方案遭到刘东旭和唐龙同时反对。刘东旭认为如引进团长指挥作战,可能会造成一团思想上的混乱,因为范英明在一团的直接影响力远未消失,这么做会被误解为范对一团官兵的不信任。唐龙反对的理由在军事方面。这次反击作战,三团已不再处在预备队的地位,随时都会被投入一线作战,突然间离开王仲民,战斗力很可能被削弱。第二个理由是,焦守志在一团人缘极好,三个营长都把他当亲兄长看待,由他继续代团长,可以把全团的力量汇聚起来,焦守志的缺点是战争观念有些陈旧,战局混沌和不利时常常优柔寡断。如果给他配一位能干的参谋长,一团的军事问题,也就用不着多操心了。唐龙推荐的人选就是特务连连长李铁。范英明虽然觉得这是一个上佳方案,但又对李铁的全局把握能力有些放心不下,于是,红军新三巨头就决定到一团,在李铁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对他进行一次测试。

考场设在一团临时指挥所作战室。主考官是范英明和唐龙、刘东旭、焦守志和团政治处钱主任作监考官。李铁走进作战室时,浑身沾满了泥土,可见事先确实没做准备。

李铁举手报告说:“各位首长,一团特务连连长李铁奉命赶到,请指示。”

刘东旭问:“你在干什么,弄了一身泥?”

李铁道:“特务连正在做班与班带步话机协同作战演练,准备对付蓝军数字化班。”

范英明眼睛一亮,“就你小子鬼点子多。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李铁摇摇头说:“不知道。”

唐龙指着沙盘说:“我对范司令说你的特长还不在出手就能卸人一条胳膊腿上,认为你在很多方面比我全面、成熟,范司令和刘政委想对你的全面能力进行一次测试。”

李铁忙说:“我是个武人粗人,不行不行。”

范英明道:“你总不能当一辈子特务连连长吧?考试题目有点大:你认为我军打过小凉河,在军事上有哪些关键点?”

李铁笑着说:“各位首长,我就班门弄斧了,想得不好瞎想,说得不好瞎说,”

范英明骂道:“你个狗东西就知道贫嘴!你在我眼皮底下待了五年,你有多深水,我想还能看个八九不离十。要是没把握考到良好以上,趁早算了吧。”

李铁取了教鞭说:“机会难得,我还是硬着头皮试试吧,说不定我凿了个深潭你没发现。这次反击作战,关键点我认为有三个,这三个都与一团有关。再高我也不敢想,有唐龙一个司令助理就够了。”

范英明很严肃他说:“你哪几来的废话!”

李铁一本正经他说:“第一个关键,是一团如何以最快速度夺回演习第二阶段失去的0八、一0、一一、一三等几个高地。恢复第一阶段结束时双方的态势。第二个关键是,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重新夺回三号地区部分制高点。上面两个关键点,靠一团现在的兵力完成起来已经有些困难。”

范英明追问:“第三个呢?先别说困难。”

李铁用教鞭敲敲小凉河这边的一个山头,“如果拿不下这个制高点,我们根本无法取得彻底胜利。如果一团能在蓝军尚未完成反击作战集结时,抢占0一号高地,就可以以三号地区高地和0一号高地为两个支点,形成一道隔离带,把蓝军分成两个集团。到那个时候,胜利就露出鱼肚白了。”

范英明有些诧异地看看李铁,却转身问唐龙:“这是不是你们演的双簧?”

李铁道:“范司令也太隔着门缝看人了,作战方案如今团首长都不清楚,我这小萝卜头问唐助理,他会给我说?”

范英明点点头道:“你小子还真有点名堂,我把你看走眼了,总以为你满脑子都是小聪明。你能看出这些,证明你下功夫也不是一年半载,怎么就没见你表现过?”

李铁多少有点忘了形,“这方面你当团长的是权威,可擒拿格斗你就差了,接触时,多露点擒拿格斗的本领,首长只会高兴。”

范英明脸黑了几分,“想不到你还颇有城府!说说你认为必须解决的困难。”

李铁红看脸说:“我都能想到的,朱海鹏肯定早想到了。作为防守的一方,蓝军肯定会把最精锐的部队投到这个轴心线上。”

唐龙说:“他们未必敢彻底放弃左、右翼二、四号地区,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从两面夹击这个轴心线,他们连退过小凉河也退不成了。”

李铁说:“这个我也想过。可是,我要是朱海鹏,一定会在这个轴心线上布置单靠一个步兵团无法啃下来的兵力。第一个困难是,一团攻坚能力不够,需要配一个高炮连和低炮营,加强火力,保证能在一两个小时内全部收复一号地区阵地。”

范英明问:“这个四公里宽的河谷,你准备怎么过去,接近三号地区的主阵地?”

李铁说:“我已经算过那一带可以展开多少兵力。一五号高地右侧,坡度普遍超过四十度,坦克部队无法跟进。昨天我去清凉峰,发现那有一条山谷,可以运动坦克。在战斗打响后,只需把山谷五十米长的狭窄地段用炸葯拓宽,运动过去一个坦克营和摩步连,四公里宽的河谷只用半天就可以过去。”

范英明问:“你发现了这条通道,为什么不报告?”

李铁说:“这,这不是昨天下午才发现的吗?还没来得及报告。”

范英明说:“你考及格了。”

唐龙捣了李铁一拳,“你帮我们解决一个大难题。”从公文包里掏出三张纸递给焦守志,“这是范司令的两项任命和刘政委的一项任命。李铁,从现在起,你要履行一团代参谋长的一切责任和义务。”

李铁惊得张着嘴,指指自己的中尉牌牌,“差老鼻子了。”

范英明眯着眼看看外面阴沉沉的天,说道:“你急什么!秦司令代表军区党委授权我任命副团以下的军事指挥官,这基本上已经算是正式任命了。我告诉你,如果你打个一塌糊涂,你只能下连当战士。”

李铁笑道:“这种机会,我当然会用一百二十分气力去牢牢抓住。”

范英明说:“你先别得意。你既然有把握,那就再多挑点。反击作战,必须抑制住蓝军的二十个数字化班。这二十个班,都作预警雷达用,威力也很大。在上千平方公里的区域,对付这种小股部队只能用小股部队。以一团特务连为基础,再从二团、三团抽调三个排,组成一个反数字化纵队,交给你一团。由你李铁兼任纵队长。”

唐龙说:“是个好办法,我们也以班为单位活动,每个班各带一台步话机。”

李铁吐吐舌头,“我的妈,这个代参谋长可真不好当啊!”

刘东旭说:“要知难而进。”

范英明走出指挥所作战室,“守志啊,后生可畏。你呀,要学学常少乐,作战时,多听听李铁的。配属你们团作战的部队,明天到位。”

焦守志感叹道:“再不学习,就要被淘汰掉了。明年可一定要安排我出去学习学习。”

范英明说:“你那个老婆,也该好好调教调教,两次机会都是她搅黄的吧。在团部你那脸瘦得像刀条,演习这俩月反倒有点半月儿模样了,可见这个女人不养男人。”

唐龙和李铁都笑将起来。

焦守志挺着胸脯说:“这回她要再拖后腿,我就休了她。”

李铁说:“你能舍得?”

那边,刘东旭也在给一团政治处钱主任交代工作。

刘东旭说:“选个得力的营教导员负责政治处工作。总之,政治主官都要到位。你这个代政委,担子不轻啊。”

钱主任显然没想到自己能代理团政委,结结巴巴说:“政委,请你放心,我,我一定尽最大努力。”

刘东旭说:“师里这次算是大修一次,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思想政治工作一定要做到家。你觉得有什么困难吗?”

钱主任说:“最困难的工作,就是劝说裁减下来的人员离开。名单一公布,有不少人哭了。”

刘东旭道:“你们团只裁了一百二十多人,工作还好做些,二团要走两百七十多人,困难要多得多,可这个手术不动已经不行了。奉献精神和牺牲精神,这个时候更要大讲特讲。一切为了全师的整体利益。”

范英明在吉普车前喊道:“政委,还是早点到善后办,老兵们中午要走。”

a师演习精简整编善后委员会设在五号地区沅水大桥东侧的一个平坝上。 黄兴安兼任善后委员会主任后,一直没离开过这个地方。这一天,正好也是陆军学院教员和高级班学员来a师代职的报到日子。 一大早,黄兴安就指示手下在公路上挂出两条横幅,面向演习区的一条写着:“祝同志们一路平安”,背向演习区的一条写着:“热烈欢迎陆军学院的同志们”。几个战士挂好横幅后,跑过去布置欢迎会、欢送会两用主席台。主席台对面停着十几辆张了车篷和伪装网的大卡车。一团、二团被裁减下来的近四百人,将乘这些车于当天晚上赶到k市火车站,转乘k市直达c市的火车返回驻地。

简凡被停职后,一直待在二团指挥所。几年来在二团一手遮天惯了,他不相信他在团指挥所,平时对他不敢说个不字的副职和部门首长真的会抹下面子对他不理不睬。待了几天,他才发现他在二团的地位还不如一个牌位,二团的工作都在有声有色地开展看。他受不了这种冷遇,寻机发了几次脾气。部下脸上那些往日的敬畏,如今都换成了冷漠和嘲讽了。简凡愤怒了,他决定抗争。吃过早饭,新上任的几个团领导,在团政委的带领下,分头去各营送被裁减下来的人。简凡自己开着车去找黄兴安。吉普车驶上沅水大桥,简凡就发现了拿着扫把打扫卫生的黄兴安,很感到意外。黄兴安看见简凡走了过来,也没有停下来仍在一丝不苟地扫看。

简凡喊道:“师长。”

黄兴安没有答应。

简凡又走几步,“师长,你怎么干这种粗活!人手不够,调个班过来就是了。”

黄兴安换把铁锹铲着垃圾说:“粗活细活,都是人干的活。你这种思想要不得。”

简凡愣怔一下,跟着黄兴安转着,“师长,你就这么认了?把你排挤到这里,太过分了。”

黄兴安说:“是我自己要求来的。要说排挤,也是我自己把自己一步步排挤到这一步的。”

简凡仍不甘心,“师里这么搞,不对头。很多做法都不符合规定。唐龙那个小毛孩,不过是个副营职参谋,范英明一句话,他竟当上正团职的司令助理。这是军队,不能这样胡闹!”

黄兴安把铁锹朝地上一扔,提高嗓门说:“这是演习!是打仗。这是军队,唐龙懂得现代战争,所以他就该当司令助理。你这个观念得变一变了。”

简凡委屈他说:“全师就把我一个团职干部停了职,还不是为了全力支持你?我不服!”

黄兴安眯眼看着太阳叹口气,“这些天我想了很多,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