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20章

作者:柳建伟

朱海鹏和常少乐围着沙盘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黎明时分,解毒工作还没任何突破的迹象,除了知道摩步团安然无恙外,其他部队现在何处,损失多大,尚不得而知。

朱海鹏用教鞭敲敲小凉河边上的一个山头说:“我们只要能守住这里,还可以维持小胜。”

常少乐瞅出一口牙说:“海鹏,我已经不奢望守住0一号高地了。能维持个平局,已经相当不错。这一夜,红军肯定没有闲着。高科技带来的新课题,我这个老朽这回可算开了眼了。”

朱海鹏扔下教鞭说:“咱们就保平争胜吧。田参谋,你让人去通知舟桥营,分成两部,在白玉滩和黑龙潭两处做好架浮桥的一切准备。”

常少乐笑道:“你好像特别偏爱这两个地方。名字漂亮是吗?”

朱海鹏说:“按原路返回,不是很有意思吗?但愿今天上午能把这可恶的病毒消除了。如果这样,我们至少还有两个步兵团、一个摩步团,还可以在三号、四号地区和他们对抗。”

正说着,显示屏亮了起来。

常少乐惊喜道:“快看,有救了。”

朱海鹏看见林总和江月蓉、程东明走了进来,忙迎上去,紧紧握住林总的手道:“谢谢,谢谢。这次演习的功劳,你们研究所有一大半呀。团指挥所的怎么个解法?”

林总说:“我们已经把解毒软件加进你们的自动化指挥软件系统,只用联络一下,那边的病毒自然就解消了。你们这次演习,提出了一个横向合作的好思路哇。”

常少乐说:“海鹏,你赶快和部队联系,我送林总去休息休息。”

林总说:“不用不用,有小江和小程引个路就行了。”

常少乐道:“你就让我们尽尽心吧。”

朱海鹏叮嘱道:“别忘了备点酒菜。”

方英达这一夜没睡多长时间,起了床直接去了作战室。显示屏上依然是乱七八糟的图形,童爱国、赵中荣歪在沙发上睡着了。一个参谋站起来要喊醒他们,方英达摆摆手,走过去把两个人身上的大衣向上提提,蹲下来仔细看掉在地上的一张地图。地图上标着一些醒目的红蓝色符号。

方英达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好!好一个遍地开花。”

重爱国和赵中荣惊坐起来同时喊道:“方副司令。”

方英达捡起地图看看,“范英明这时候用步话机,不是用得恰到好处吗?事情有一弊必有一利,蓝军若是带上这看上去过了时的步活机,这一晚,也不会损失这么大了。”

童爱国说:“这还是五点以前的战况,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肯定又有新成果报来了。”

赵中荣附和道:“是啊,蓝军这一晚也太惨了点,二十个数字化班,有十五个被消灭,损失四分之三。”

方英达说:“不过蓝军主力还在,还远没到认输的时候。”

突然间,显示屏出现了战场态势图。一个参谋报告说:“蓝军报告,他们已消除名叫司芬克斯的计算机病毒,现正在收拢部队。”

童爱国惊叫一声:“糟糕!红军的部队还在分散作战,下一轮恐怕要吃亏了。”

方英达笑着指着童爱国道:“你这个训练部长,身为裁判屁股可坐歪了哟!蓝军这一夜的作为,不是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吗?”

童爱国挠头自嘲道:“可能是我太想看红军赢一局了,没有留神屁股问题。”

方英达哈哈大笑一阵,“你呀,如果一个病毒就把蓝军制服了,这演习就不好看了。陪我出去走走,肯定还有一场龙虎斗。”

两个人一起出了院子,不知不觉就走到那个巨大的土丘跟前了。

方英达痴迷地打量着土丘,喃喃道:“爱国,你看它像个什么?”

童爱国不加思索地答道:“像个大坟丘。”

方英达点点头说:“很好,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我死之后,很想埋在这个地方。”

童爱国嗫嚅道:“其实,其实它更像一个北方馒头,或者是女人的……”

方英达打断道:“你不是唯物主义者。我知道我的日子不多了。这几天感到特别有精神。你不要说这是病要好了,这是拍马屁。生命有一种状态,叫做回光返照。”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重爱国,“我们在谈科学。愣着干吗?一折好戏就要开锣了。”

童爱国答应一声,跑步跟了上去。天大亮了,东方的天际已露出一抹红光。

此时,朱海鹏已经仔细研究完战场态势,开始做反败为胜的安排。

朱海鹏道:“常师长,三比0,二比一,二点五比零点五,只有这三个结果,要你选,你选哪一个?”

常少乐狡黯地一笑,“我当然想要三比0,只怕人家未必肯答应。战场主动权已归他们了。”

朱海鹏又说:“现在就采取三十六计,可保二点五比零点五,若要力争三比0,结果极有可能是二比一,你又会选哪个?”

常少乐说:“我已经答应努力做个模范婆婆,这个家由你当。若要以我的脾气,如果有三比0的一线希望,我也不会坐享二点五比零点五。”

朱海鹏说:“痛快,和你合作真痛快。如今的态势是,他们一个半团在吃我们右翼三团,一个团在和我们一团顶牛,另一个多团已占了我们左翼。我们还剩被围半个团,一个摩步团,二团大部在右翼。在四号地区我们竟取得了局部优势。”

常少乐说:“他包咱,咱包他。他们肯定认为咱们还是瞎子呢!不打白不打。”

朱海鹏疑惑地看着常少乐,“你早胸有成竹了嘛,为什么不早说?”

常少乐笑道:“家不是由你当嘛。”

朱海鹏说:“那就准备啃骨头。一团在三号地区打援,其他的全部投入。摩步团有一个小时,即可赶到战场。”

战局确实出现了局部对蓝军十分有利的转机。这个时候,红军还在按原定计划行动。蓝军由二号、三号地区撤到四号地区的摩步团一听说红军有一个半团正在围攻三团,迅速朝敌背部插去。

这个计划一报到演习指挥部,立即引起一片惊呼。

赵中荣先说:“蓝军趁势过界河,不是可以维持平局吗?”

童爱国道:“这是战场决策者常有的心态,围棋术语管这叫气合。”

陈皓若担心道:“红军现在建制已乱,恐怕要吃点亏了。”

方英达道:“能争胜的保平,决不能成为名将。当年华东野战军打七十四师,也有是打是走两种选择。最后不是为战争史留下一个范例吗?整个战场态势,还是对红军有利,就看范英明他们如何处置了。”

范英明和唐龙此时尚未完全明白蓝军的意图,还谈不上如何处置。一夜战果统算下来,除了占领了二号地区,并在四号地区抓仕了蓝军一个团外,并没歼灭蓝军多少有生力量。蓝军战斗力最强的摩步团不见踪影,让范英明警觉起来。

一个参谋拿着几张电报报告说:“蓝军出现电报来往,很可能已解消病毒。”

唐龙夺过电文一翻,生气道:“这是半个小时以前就收到的,为什么不及时报告?”

参谋嗫嚅着:“刚才,半小时前没看仔细。”

唐龙说:“你真糊涂呀!”

刘东旭连忙问:“要紧不要紧?”

范英明冷静他说:“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他们的软件专家真够厉害的,十三个小时多一点,竟能解消这种病毒。各部队已经分散了,归建已经来不及了。命令各团,并用步话机通知到各连。凡在二号地区的部队,归二团统一指挥,凡在三号地区的部队归一团统一指挥,凡在四号地区的部队归三团统一指挥。”

唐龙问:“三号地区攻势发动不发动?”

范英明道:“给部队一点集结时间,也让他们喘口气,能控制住二号地区大部战场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看看早饭好了没有。”

李铁在一团指挥所突然间感到战场态势有些异常,没滋没味嚼了一块压缩饼干,抱着水桶咕咕咕喝了起来。

焦守志骂道:“你狗ri的想拉稀是不是?”

李铁用袖子擦擦嘴,“这几天我正便秘。焦团长,我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儿。”

焦守志问:“哪个地方不对劲儿?”

李铁道:“三号地区的敌人似乎有阻咱们去四号地区的意图。”

焦守志说:“你是不是说,蓝军怕咱们去帮助吃掉他们右翼?”

李铁说:“这一夜我们没占什么便宜,除了重创他们的数字化班外,最大的收获是把二号地区占了。我们应该马上从二号地区和三号地区之间插过去,去把0一号高地夺回来。”

焦守志问:“你是不是准备当个钉子扎在那里,把他们都关进来?”

李铁点点头说:“就是这个意思。你带一个营在正面牵制他们,我带两个营开始行动。”

焦守志道:“像是具备决战的条件了。那就这么定了吧。”

一团开始分兵两路,擅自行动起来。

范英明、唐龙正在吃饭,曹参谋进来报告说:“王团长报告,他们背后发现蓝军摩步团。”

两个人扔下饭碗,跑进作战室。

唐龙看看显示屏又看看沙盘,自言自语说:“朱海鹏走了一步险棋,他还想赢啊。”

刘东旭端着饭碗跟进来问道:“出了什么情况?”

唐龙说:“蓝军突然间进行反击,把咱们三团和一个摩步营夹在中间了。在四号地区,他们的兵力占优,是个棘手的问题。”范英明面对着显示屏站着,一言不发地吸着烟。

战局突然问发生变化了。整个指挥所顿时沉寂了下来。两人两人间的窃窃私语,使这个院子充满了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紧张感。

唐龙也点了一根烟,踱出了作战室。刘东旭不想影响范英明静思,却又放心不下已经被夹住的三团,跟着唐龙走出指挥所。唐龙蹲在一棵树下,捡起一个小树枝,在地上画着一个战场形势图。

刘东旭弯腰问道:“小唐,情况是不是很不好?用不用增援三团?”

唐龙说:“大局上对我们有利。你看,我们已控制了二号地区全部。凡可以控制战场要点0一号高地,如果蓝军不抢这里,我们就可以控制住小凉河沿线。”

刘东旭说:“你们是不是都担心三团?”

唐龙道:“从四号地区来看,我们只有一个半团,而蓝军则有两个半团,加上他们有中部三号地区一个团可以策应,如不尽快增援三团,他们的处境很危险。”

刘东旭说:“范司令还犹豫什么呢?”

唐龙站起来说:“如果救三团,必须把二团和摩步团主力都投入到四号地区,四号地区兵力回旋余地不大,兵力优势不一定能导致胜势,但不救三团,蓝军又有可能孤注一掷吃掉它。”

两个人回到作战室,范英明还在那里站着,地上多了几个半截烟。

唐龙道:“范司令,该下决心了。三团所处地形很不利。”

范英明转过身道:“我们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利用三团做文章。可让一团留一部牵制住三号地区蓝军一个团,主力沿二号、三号地区交界处向小凉河推进,然后与二团主力一道,合力突破他们沿河阵地。如果三团能坚持到下午,我们便可以一举拿下0一号高地,尔后沿小凉河向二号地区攻击前进。”

唐龙惊叹道:“你的胃口真大,准备一次性解决问题呀。”

范英明道:“如果我们能把小凉河一线全部控制起来,他们在三号、四号地区就变成没后方作战了。”

曹参谋进来报告说:“一团报告,他们认为0一号高地在目前形势下至关重要,主力在李铁带领下;趁三号地区敌向四号地区迫击之机,已向小凉河一线插去。”

范英明一把抓下军帽在手中拍打着,“太好了。令空军轰炸蓝军小凉河与二号地区交界处阵地,配合一团、二团、摩步团攻占该地区。告诉王仲民,全力缠住蓝军主力,打光了都不要紧。”

在近五十公里宽的战场上,两军各按各的意图迅速接近各自的目标。上午十点半,战斗分别在两地打响了。双方的飞机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按照指挥所的命令飞向自己的目标。

中午,李铁率领的两个营登上了二号地区靠近小凉河的最后一座大山。李铁用望远镜朝山下一望,蓝军在二号地区的最后一道防线尽收眼底。

李铁说:“各连做一锅热汤,这顿饭要吃饱吃好。看他们的工事,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