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04章

作者:柳建伟

军车在现代化都市的宽阔大道上奔驰。

江月蓉指着前面一个三岔路口说:“小孙,你在前面路口停下,宠物医院就在那条街。”

司机小孙说:“江姐,拐一下送你过去,等会儿我再来接你。”

江月蓉道:“不行,军区早上班了。你用不着接我,把箱子和脏衣服放到我们研究所传达室就行了。”

红色桑塔纳紧贴着人行道停了下来。

江月蓉拎着鸽笼抱看伤鸽子下了车,走了两步,又扭头喊道:“等一下。”放下鸽笼,紧跑几步到一个售货亭买了两包口香糖,一杯菠萝味酸奶,隔窗递给朱海鹏。

朱海鹏说:“你买这些干什么?”

江月蓉道:“压压满身酒气。劝都劝不住,硬要喝白酒,惹事。”

朱海鹏感激地看着江月蓉,插了吸管喝口酸奶道:“喝白酒?还不是为自己壮胆。一个戎马几十年的中将,火速召一个捅了娄子的上校,我只好向酒借个胆了。”

江月蓉叮咛着:“忘年交归忘年交,你能分清中将和上校的区别,不算醉汉。走吧。”

看着融入车流的红色桑塔纳,江月蓉又为朱海鹏担心起来。想着朱海鹏八成要到方怡的公司,江月蓉心里又很不是滋味,轻叹一声,弯腰拎了鸽笼,折向窄街,去找宠物医院。

朱海鹏在军区司令部大楼前的台阶下碰见了腋下夹个文件夹的童爱国。

童爱国问:“到机关办事还是找首长?”

“见方副司令。”

“你是热点人物,别往枪口上撞,我刚挨了一顿克,晾一晾再来吧。”

朱海鹏无奈地耸耸肩,“老人家十万火急召见,是麻是辣是烫,都得吃,晾不成。”

童爱国伸手拍拍朱海鹏的肩,没再说什么,匆匆走了。

梁平看见朱海鹏,马上把朱堵在走廊里,压低着嗓子说:“你可来了。上午会议于你不是十分有利,说话要当心。”

朱海鹏一连遭遇三次真诚的关心,心里不觉一热,说了声:“谢谢。”

梁平拉住朱海鹏的胳膊,伸鼻子嗅嗅,“别离太近说话,最近首长对酒特别反感,好在你喝得不算多。”

朱海鹏取下军帽,夹在左腋下,以手当梳理理头发,走进套间。

一面墙的防区地形图正中间,镶着石雕一样纹丝不动的中将方英达。地图两侧前,一边竖着国旗,一边竖着军旗。宽大乌紫的办公桌上,很显眼地摆放着一个古战车模型。整个房间呈现出庄重、肃穆、威严的气氛。

朱海鹏大声报告说:“副司令员同志,陆军学院战役教研室主任朱海鹏上校奉命赶到。”

方英达动也没动,入定般地站着。

朱海鹏喉结滚动一会,再次报告:“副司令员同志,陆军学院战役教研室主任朱海鹏上校奉命赶到。”

“听见了。”方英达慢慢转过身,冷峻的目光直射朱海鹏,“我没有听错,是朱海鹏上校,不是朱海鹏上将,一个中将,求见你这个上校可真难。”

朱海鹏张张嘴,没有说话。

方英达走到办公桌前,两手撑在桌上,身体微向前倾,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朱海鹏,“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朱海鹏笔挺地昂首站着,不回答。

方英达冷笑一声,说:“以你的聪明,应该能想得到。”

朱海鹏倔强地沉默着,硬不开口。

方英达火了,“你好大的胆,竟敢把军区批准的集团军演习计划视同儿戏。你说话呀!”

朱海鹏答道:“首长训示,我正在聆明,不能说话。”

方英达脸上掠过一丝笑容,“给你一个严重警告处分,不算莫须有吧?”

朱海鹏道,“首长量刑太轻。朱海鹏愿为演习事件承担一切责任。违抗命令导致一个有光荣传统的甲种师丢尽面子,哪一项都该受到复员的处理。如在战时,该接受审判。”

方英达踱过来道:“你很理智,不像是一时冲动走了这步棋。”

朱海鹏道:“首长英明。这是朱海鹏处心积虑数年想做的一件事。看到演习方案,我就到c师进行了周密的策划。我的不可告人的目的c师师团领导始终未能察觉。出事头一天下午,我去煽动c师一团团长楚天舒实施这个计划。”

“你为什么要死保常少乐?”

“c师今天的局面, 寄托着海鹏对中国军队未来的希望。戏剧性的结局,证明我的判断没有措。常少乐留在c师,我到了地方后,这希望就不会破灭。”

“是不是小三找过你?”

“今天上午,她亲自去c师请我脱军装,任昌达公司总经济师,年薪二十万。”

方英达点点头道:“价码不菲呀!你真认为你在部队已经没了用武之地?”

朱海鹏答:“不是。”

方英达指着沙发说:“坐下。很高兴你有这个态度。这些年,我也有点官僚,对你面临的一些个人无法克服的困难缺乏了解。”

梁平走进来给朱海鹏沏了一杯茶。

方英达道:“我找你来,主要目的不是批评你犯了错误,而是想听听你对科技强军、质量建军的认识。我对你的实践能力低估了,你能拿一个甲种师开刀,证明这些年你思考了一些全局方面的问题。”

朱海鹏还不大适应这种促膝谈心般的气氮说:“是考虑了一些,毕竟站得太低。”

方英达笑道:“你急什么?每一个将军都是由士兵成长起来的。说说看。”

朱海鹏站起来,从办公桌上拿起一盒图钉,从一个盒子里抓一把红红绿绿的塑料佩走到地图前,钉了七八个牌子,然后拿起识图棒说:“方副司令,这就是我区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建立起来的含有高科技成分部队的分布情况。电子对抗团、快速反应师、特种飞行大队、特种技术侦察大队、陆军航空团。可以说,最先进的兵种,我区都具备了。自九十年代以来发展更为迅速。但是,它的总量还是大少了。你看它们整个像个什么形状?”

站在门口的梁平脱口说道:“一盘散沙。”

朱海鹏笑了一下,“言重了些,但形象。方副司令,恕我直言,我们在建立新型部队方面,存在着与经济建设上盲目引进类似的情况。”

方英达站了起来,“思路不错,讲下去。”

朱海鹏道:“这里面有一大部分兵种,放在我区,形象尴尬。有些仅仅只是证明我们也已经拥有,但基本上是为了展览给上级首长看的。在实战中它们能起到什么作用,常常被遗忘。”

方英达道:“提法很尖锐。”

朱海鹏继续说:“不幸的是,这些部队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未显示出优劣,恐怕就要遭淘汰。这样,当初建它就没有意义。科技强军、质量建军的目的,无疑是让这支部队能在高科技条件下打赢局部战争。高科技的发展速度很快,跟人学步是要挨打的。”

方英达严肃他说:“你在c师搞出那个监视系统,是不是已经自信能战胜a师?”

“就是a师动用了装备两年的自动化指挥系统,我也坚信c师一团必胜。”

“你把话说得太满了吧?我不是批评你武器决定论。我这些天也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希望能把坏事变好事,借这次演习件促一促全区一线部队的进步。”

“如果这次演习没有出现这个必然的戏剧性的结果,谁也不会轻易相信战场监视系统有什么大威力。如果一个乙种师拥有全区这些特种部队,它能打赢所有甲种师。”

方英达眼睛一亮,“实践才能检验真理,你是不是个赵括,还需要打一仗才能定。”

朱海鹏大喜,“那太好了。”

方英达说:“天不早了,你先回去想想,明天陪我到这些宝贝部队走一走。到底以什么方式进行对部队的全面检验,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走的。”

朱海鹏走出办公楼,就看见拎着鸽笼在花坛边上踱步的江月蓉。天已是傍晚。

江月蓉迎上来关切地问:“怎么样?”

朱海鹏说:“看来暂时用不着脱军装了。方副司令要我陪他视察高科技部队。方中将心中怕是已有个大计划,想让我帮他论证论证。”

江月蓉大喜过望,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朱海鹏问:“你好像对军队有什么情结。”

江月蓉边走边说:“我爸当了一辈子空军,离休前只是航校校长,空军大校。我哥在一次飞行事故中双腿致残,都没有圆将军梦,你过了这个坎儿……”突然住了口,低头走路。

这段话显然已经把朱海鹏当成自家人了。朱海鹏佯装没听明白,忙扯出另外的话题:“鸽子的伤要不要紧?”

江月蓉道:“医生说恢复一周就可以了。你一忙不知又要忙到啥时候,我先带回去养着。”

方怡的车悄然跟了朱海鹏和江月蓉一段,突然加速,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方怡喊道:“朱海鹏——”

江月蓉淡淡地瞥了方怡一眼,拎着鸽子独自走了。

方怡问:“你跑回来于什么?”

朱海鹏说:“你爸召见,不敢不来。”

方怡盯着江月蓉的背影,说:“女朋友?不错嘛。医院的?”

朱海鹏道:“别瞎说。合作者,信息工程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电脑专家。”

方怡说:“好像还因为破译密码立过一等功。拎着鸽子散步,很浪漫嘛。”

朱海鹏说:“没什么事,我走了。”

方怡道:“你也没什么事嘛,我送你回‘陆院’。”

朱海鹏说:“不用了。”撒腿去追江月蓉。

方怡双手扶着方向盘,望着渐渐接近军区大门的两个背影,目光复杂。

方英达在童爱国、朱海鹏的陪同下,视察了电子对抗团、快速反应部队、陆航一团,最后一站安排在特种侦察大队。

单兵飞行表演结束后,方英达走下运动场主席台,摸着一个单兵飞行器问朱海鹏:“这个兵种你知道多少?如果在战场上,你将怎样使用这支部队?”

大队长任建国说;“这可难不住朱海鹏。”

方英达瞪了任建国一眼。

朱海鹏道:“这是近距离侦察需要产生的一个兵种。它的作用是弥补卫星、电子侦察手段的不足,优点是飞行高度低,雷达不易发现,缺点是一次性飞行距离太短,对燃料的要求过高。在战场上,我只在近战时才会动用它,偷袭敌人重要目标。从发展前景上看,并不乐观,要不了多久,它的作用恐怕要表现在维护社会治安方面了。”

方英达背着手在小运动场上走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几个随行下属:“无论怎样看, 像a师这样的部队,才能体现中国军队的现阶段水平。它真的就无法对付一个高科技装备武装起来的团吗?不可能。不可能。”

朱海鹏偷偷观察了方英达,试着接道:“a师也是一支现代化水平很高的劲旅。在局部战争中, a师完全可以承担一个方面的作战任务。它潜在的作战能力,只有在剧烈的对抗中才能磨炼出来才能充分展现出来。如果把我们军区高科技含量比较多的兵种,按一定的比例,配属一个乙种师,其战斗力应该不弱于军事强国现阶段的甲种陆战师。如果这样两支部队进行一场无导演部的模拟实战对抗演习,一方面可以全面检验出我们甲种师的综合作战能力,另一方面,有可能寻找到一条立足中国国情的强军之路。”发现方英达等都在倾听,适时打住了。

方英达说:“说下去,这些不像是你忽发奇想的灵感。你把我引到这些特种部队,不就是想说这些话吗?”

朱海鹏咧嘴笑笑,“是首长教导有方。海湾战争中,多国部队中的美军,损失最小。通常我们都只认为这是高科技因素的作用。高科技当然是决定性因素。我还发现一个重要的数字比,美军一年在训练中的死亡人数,是海湾战争的近八十倍。”

童爱国道:“比八十倍还要多吧。九四年,美军训练中死亡人数接近三千。”

朱海鹏道:“安全不是不用讲,但许多年里,在训练中,我们把安全已经当成了目的。我们的训练动员,频率最高的四个字是:不准出事。出事自然是指伤亡人员,损伤装备。这次演习体现得很充分。一个甲种师演习,让一个乙种师的团配合,强度不够,伤亡事件也就避免了。a师因怕这样一个演习会损害自动化指挥系统,‘师指’进行的基本上还是地图作业。演习强度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