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05章

作者:柳建伟

刘东旭想不到范英明拿给他看的竟是一份盖着一团大印,同意团长范英明与妻子方怡离婚的意见。他已经得到可靠消息,军区党委倾向选拔更年轻的师团级干部任红、蓝军司令进行演习。蓝军主力部队由c师担任已基本成定局,因为其他乙种师目前都没有装备自动化指挥系统和战场微波监视系统。红军由哪个甲种师担任、则取决于由谁担任红军司令。红、蓝两军司令,将在各集团军推荐的备选人员中经过考核择优任命。 a师能参加红军司令竞争并有取胜把握的只有范英明一人。因为这次考核,有一关是被推荐人详细向评委会阐述自己的演习方案,黄兴安怕无法过这一关。在这个时候,范英明和方怡离婚,于个人前途极不明智,而且要直接影响a师的整体利益。

刘东旭用埋怨的口气说:“范团长,这种非常时期,你怎么能出此下策。”走过去把门锁上。

范英明道:“本来,拿团里出的意见,也可以去办了。可我不想再违反组织纪律,这才来请师里签个意见。”

刘东旭背朝范英明站着,想了好一会儿才说:“能不能迟一段再说。这次演习,红军司令也可以由团级军官担任,你不知道?”

范英明冷冰冰他说:“知道不知道没什么关系,我只知道这与我关系不大。在一团一日,我保证一团不给师里丢脸就是了。”

刘东旭强压着火气说:“你和方怡的事,方副司令知不知道?”

范英明带着玩世不恭的口气说:“他已经恩准了,赏我一个‘滚’字。”

刘东旭哀叹一声,“a师没希望了。”

范英明讥嘲道:“想不到我的婚姻竟有改变a师命运的巨大力量。”

刘东旭咬着牙,掏出钢笔在一团意见后面写下“同意一团意见刘东旭”几个字,叭一声把证明拍在桌子上,忍无可忍他说道:“拿去吧,拿去换你的自由吧!《婚姻法》是国家大法,我这个小小师政委惹不起,只能开绿灯。这件事你也用不着吵得满世界都知道。我还要告诉你,这是一种不顾全局、极端自私的行为。你让我失望,也让全师一万二千官兵失望。”

范英明没有走,默默地站着。

刘东旭不客气他说:“你不要耽误你的时间也耽误我的时间了。这次机会千载难逢,我要倾尽全力让a师抓住它。你走吧。”

范英明悻悻地拉门出去了。在停车场,他恶狠狠地把车倒出来,上路时,把路上残存的一摊摊雨水溅出一片片水泥浆子。他根本没有考虑开这种出气车在别人会说出什么三道出什么四,甚至没有注意迎面开过来的同一型号的越野车上可能坐着某一位重要人物。

和赵中荣并排坐在三菱越野吉普上的高军谊,看见有车在他的辖区撒野,自然要显出他参谋长的权威。

高军谊大喊一声:“停车!我看看是哪个龟孙子敢这样撒野。”车没停稳,他就把车门打开,探出头去。

赵中荣把高军谊拉进去,“老高,别管了,那是范英明开的车,这种开法,可见心事重重呀。后院的火烧的吧。”

高军谊小眼珠子一转,“赵老弟,你看走眼了吧?”

赵中荣自信他说:“你别看我戴个眼镜,视力二点0,错不了。”

高军谊道:“你说这回竟选红军司令,优秀的团长也可以参加竞争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过,军区领导的子弟,只有范英明在这个线内吗?别走了恨,事后可有擦不清的屁股。”

赵中荣道:“只管把黄师长抬出去就行了。一个师,总该分个上下级吧?反正你们师里要是报了范英明,对谁都不利。我今天专程来,就是帮你把黄师长说动了心。”

两人到了黄兴安的办公室。

范英明出了师部直接开车回c市找方怡。

方怡和范英明从街道办事处走出来,各人手里都多了一个小黄本本。

方怡像是有些伤感,下意识地在手掌上拍打着离婚证书,停下来朝范英明嫣然一笑,“就这么闭幕,总觉得心里空得慌。你是不是觉得鸟出了牢笼,一下子海阔天空了?”

范英明难为情地一笑,“小怡,别把我想得太糟糕。说话没注意,伤你的地方,只能请你包涵了,每月给小龙一百元生活费,是必须的,我请求你不要拒绝。”

方怡低头想想,说:“我退让一步,你千万不要得寸进尺。十年后,如果我们还算朋友,你就一次性支付吧。每月从你那里接一百块,感觉太不好了,像是我们母子在靠你的施舍生活。我这么说,没伤着你吧?”

范英明只好说:“好吧。”

方怡用目光追随着一对办结婚手续的青年,又感叹一句:“就这么各奔东西,总感到少了点什么。用什么续个貂尾呢?”

范英明诚恳他说:“我请你吃顿饭吧。”

方怡摇摇头:“在月季皇后你已经把那顿饭定性为最后的晚餐。这样做你就食言了。如果你真有这个心,我们就去凤凰山来一次故地重游吧。”

范英明愣了一下,没说话。

方怡说:“你不是请了一天的假吗?中午我们去野餐,所有食物、饮料实行aa制,各开各的车。你看怎么样?”

范英明知道凤凰山是他们热恋的首页。从心情上,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去那个地方了。在潜意识里,范英明是把婚姻的失败归为方怡对爱情的背叛。方怡的用意是什么?是重温一下过去那份纯真痴情?是想唤起对她少女时代留下的美好回忆?或许是兼而有之?范英明想不出所以然,却又无法拒绝方怡的提议,说:“是个好主意。不过那个地方很荒凉了。通信分队已撤销很久了。”

方怡说:“可以说只剩下点烂砖头了。前天我已经去过了。还掉了一回眼泪。那天我就想,我们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吧!”

范英明感到头皮一麻,苦笑一下,“这个节目是你深思熟虑编排的吧。”

方怡站到自己的车前,“女士优先,我在前面带路吧。”

范英明忐忑不安地跟着方怡重游热恋故地的时候,黄兴安作出了竞争红军司令的决定。送走赵中荣,他把作战科长和唐龙召到自己办公室。

黄兴安道: “演习的事你们都清楚了。a师能不能争到扮演红军的任务,关系到a师的前途。 你们俩从今天起,把其他事情都先放放,集中精力,力争在两周时间搞个演习方案出来。”

作战科长和唐龙像是等更细的指示,站在那里没有反应。

黄兴安呷口茶儿吐出一片茶叶,“就这个事,你们去忙去吧。”

几天前,唐龙就知道了这次演习要选拔司令的消息,同时,焦守志又告诉他范英明就要离婚了。黄兴安要参加红军司令的竞也证明范英明确实已经开始夫宠,唐龙感到很失望。但黄兴安点名让他参与演习方案的起草,又出了唐龙的意外,似乎又让他感觉到一点希望。

唐龙问道:“师长,演习区域、指导方针、拟投入兵力数额、是否考虑空战因素、有没有第二后方依托,这些怎么考虑?”

黄兴安点着头道:“怪不得刘政委说你是个有头脑的人才。这一回,情况有些特别,只给了指导方针,任务给谁,要看演习方案,主要是防守一方的。指导方针通俗一点讲,就是检验一下我们这样的师能不能打赢以c师为班底组成的杂牌军。你们考虑得越细越好,省得我取舍时嫌材料太少。”

两人回到作战科值班室,张科长就对唐龙说:“给你十天时间,写个初稿。这几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唐龙说:“科长,总该商量个思路吧?”

值班员拿着值班记录报告说:“科长,军作训处来电话,说方副司令员一周内要到师里检查整顿情况。”

张科长一把夺过值班记录,“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报告?你刚分来,也不怪你。以后你要记住:凡有上级首长,特别是军区首长要来视察这种事,应该放下电话就挨个向师首长报告。”走到门口,又扭头说:“唐参谋,你就按师长的指示写就是了。”

唐龙懒洋洋地朝椅子上一躺,呆坐一会儿,拎了两张报纸出了办公楼,朝几拢竹子掩映的两层白色小楼走去。他要找邱洁如商量商量。

一条贴着小楼斜向东南的小溪上,漂着一阵又一阵女兵的说笑声。这无忧无虑的青春的笑声,随着唐龙的靠近,神奇地把唐龙萎靡不振的样子改变了。

两个挽着裤管站在水里洗红地毯的女兵,老远就和唐龙招呼起来。

下士说:“唐大参谋,是不是闻到了肉香?我们中午吃粉蒸肉。”

中土嘻嘻笑着,“肯定是邱队长电话通知。邱队长,首长视察来了,快点迎接——”

唐龙在躶出水面的石头上几个跳跃,到了小溪对面,看着挽着裤管衣袖的邱洁如,大声说:“已经霜降了,寒气能侵到骨头里,快上来!”

一个长相悄皮的上等兵捏着鼻子学道:“已经霜降了,寒气入骨,快上来!”引得一群女兵笑成一拢风中摇曳的楠竹。

邱洁如弯腰穿着鞋子,仰脸嘎怪道:“大呼小叫的,也不注意个影响。你呀,怎么女兵都不怕你!”

唐龙笑着说:“你们为什么要大扫除?”

邱洁如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分队升格成信息处理中心了。站长要求有新气象。你不在班上,跑来干什么?”

唐龙一脸愁容,“摊上个苦差事,可能是个苦差事,已经推不掉,心里烦。”

邱洁如也严肃起来,“什么事?”

唐龙说:“范英明闹离婚真不是时候,消息一传出,这不,连竞争红军司令的报名资格也没有了。”

邱洁如说:“问你什么事,你扯人家离婚干吗?也不是他闹,我看八成是方小三出了问题。前些日子我去找她落实集资股的事,见到了昌达公司的总裁申昌达,这申昌达倒像是给方小三打工一样。方小三说这个申昌达还没结婚。”

唐龙说:“你扯得更远。怎么连方姐也不叫了?”

邱洁如霸道地说:“我是借这事给你提个醒,我看呢,这个例子就叫男人有钱变坏女人变坏有钱。范英明有什么错?当不了就不当,靠女人,靠一个可能红杏过墙头的女人当了司令,又有什么意思?”

“洁如,积点口德好不好。可这件事影响了我。”

“怎么就影响你了?”

“我不大喜欢范英明,可这次演习,除了范英明,没人是朱海鹏的对手。”

“还是没影响到你嘛。”

“为了和范英明接近,我费过不少心,可他就是没友好的表示。”

“你直说什么事吧。”

“黄师长要竞争红军司令,让我给他搞布防方案。”

“这不是在重用你吗?”

“我们张科长还要分七成功劳。这我倒不在乎。问题是,这次演习,目的是摸索科技强军之路,要动真格的。黄师长哪是朱海鹏的对手?在观念上,他们相差一百年。”

“你把方案搞得天衣无缝,不什么都解决了,别总是怀才不遇。”

“我不可能在现在这个体制下进入演习核心,方案再好,也是死的。只要一败,我就是替罪羊。可不干又不行,干不好更不行,所以我烦得很。没有导演部的演习,这可是几十年不遇的机会呀!我又想在这种演习中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队长,”一个女上士跑来报告说:“司令部通知,方副司令员要来师里视察,星期六、星期天不休息,训练照常进行。”

女兵们一片怨声载道。

邱洁如站在岸上说:“不准瞎议论。周六周日进行打字速度比赛。”

唐龙说:“又做过头了。”

下班号响了。

邱洁如说:“中午有粉蒸肉,在这儿吃吧。”

范英明和方怡在半山腰的一棵大银杏树下平静地吃完aa制野餐,说的都是关于山脚下那片废墟处曾经存在过的通信部队的话题。范英明知道方怡肯定又要演什么节目,可观察了两个多小时,又没发现方怡表现任何异常,心里不免有点毛焦火燎了。

方怡扯了一截餐巾纸擦着嘴道:“兵流水一样去了,营盘也不是铁打的。我们不说这些了,等会儿我让你猜猜这支部队最高首长方怡中队长的房间在哪里。”又是纯粹的怀旧。

范英明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方怡从小皮包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范英明,“你把这个交给你妹妹。”

范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