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06章

作者:柳建伟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大演习拉开了帷幕,一切角色就要各就各位了。集团军a、c两师团以上干部和军区配合演习各部队主官,黑压压一片坐在集团军小礼堂里,静候军区、集团军首长出现。仔细看去,那种一触即发的战争状态已清晰可见。红蓝两军分别占了半个礼堂,也不知是有意安排还是出于其种心态,所有各排一、二号座位都空着,形成一条楚河汉界似的隔离带。所有军官都像兵马俑一样沉稳地、纹丝不动地端坐着,两个集团射出的眼的余光,仿佛能撞出千万道电闪。大灯突然开启,几百副肩章反时出的金光,才把已经开始聚集的敌意遮掩住了。方英达,军区梁副参谋长、童爱国以及陈皓若为首的集团军首长,按职务步入主席台就座。

陈皓若用冷峻的目光朝会场扫一遍,用洪亮的声音说道:“现在开会。会议第一项,请军区梁副参谋长宣布命令。”

梁副参谋长站起来宣布道:“兹任命:某集团军陆军第a师参谋长高军谊任a师副师长;某集团军陆军第a师一团团长范英明任a师参谋长;军区陆军学院战役教研室主任朱海鹏任某集团军陆军第c师参谋长。”

这几项任命出乎很多人意外,在他们心中掀起的波澜,眼下只能从他们的眼神和面部表情中嗅到些许消息。高军谊脸色由枣红朝桃红变,仿佛他的血液的浓度突然间降低了几十个百分点,眼里的光渐渐微弱了。范英明面露惊讶,眼神似乎在说:是在动真的了。朱海鹏面部表情毫无变化,眼睛一直盯在通常开会挂会标的地方,似乎是在寻思这究竟是个疏忽还是这类会议本来就不该挂会标,对自己升任师参谋长充耳不闻。黄兴安的表情和眼神里泄露着零星的痛苦,似又在强行遮掩这些痛苦。刘东旭嘴角有几丝笑意在跳动,眼神渐渐变亮,似乎正在充电。常少乐的表情和眼神只能读出喜出望外。简凡紧闭双目,嘴在无节律地动着,像是进入了梦中磨牙的状态。楚天舒这时候的状态恰好能解释如释重负这个成语,朱海鹏可以高升,那么他的复职怕也指日可待了。一直躲在侧幕处倾听的赵中荣慢慢朝小角门踱去,他看见a师的唐龙正神着脖子,坐在一辆越野吉普里,像是聆听神谕一般虔诚。

陈皓若道:“会议第二项,请粱副参谋长宣布‘二000对抗演习’有关命令。

梁副参谋长道:“为了贯彻军委科技强军、质量建军方针,为了全面展示我区部队的训练成果,全面检验我区部队的作战能力,经军区党委研究并报总部批准,定于××年×月至××年×月, 在我区防区y省西南部举行‘二000对抗军事演习’,自即日起,某集团军暨全区所有配合演习部队进入二级战备状态。经军区党委研究决定: 任命某集团军a师参谋长范英明担任演习部队红军司令;任命某集团军c师参谋长朱海鹏担任演习部队蓝军司令。”

这项命令不过是把在弦之箭正式送了出去,并没引起更深层次的剧烈反应。

陈皓若道:“会议第三项,请军区训练部部长童爱国宣布有关演习的辅助命令和有关规定。”

童爱国道:“第一,此次演习代号为‘二000对抗演习’,演习任务由某集团军a师、 c师及军区有关部队共同承担,红军主要以陆军第a师为主体组建,蓝军主要以陆军第c师为主体组建。第二,演习在y省东起清凉江、西到沧浪河,南起五龙山、北到饮马岭之间山地、丘岭,平原约十万平方公里地域进行;红、蓝两军防区以小凉河为界,河东约八万平方公里属红军防区,河西约两万平方公里属蓝军防区;实际地面作战区域限定在以红土岭为中心两百公里见方的四万平方公里内。第二为保证这次演习能真正体现我军自改革开放以来的训练成果。真正体现我区部队现阶段的综合作战能力,这次演习不设导演部。第四,为使演习能顺利进行,军区成立演习指导委员会,组织、领导这次演习,军区副司令方英达中将任主任;某集团军成立演习协调委员会,集团军军长陈皓若少将任主任。第五,限两军于十五日内,上报详细布防方案。第六,红蓝两军司令在a师、c师党委领导下行使军事指挥权,各军可依照自己实际成立相应机构,组织、领导演习。”

赵中荣把第四、第六项内容牢牢记住后,从角门踱了出去,掏支烟点燃了。

唐龙见有人走出,忙拉开车门喊一声:“赵处长。”

赵中荣说:“小唐,你敢逃会呀!”

唐龙指指肩章道:“可惜没有资格。”

赵中荣说:“快了。你小子聪明。把军区空军邱参谋长的宝贝女儿绑在你的战车上,还怕飞不起来?邱参是少壮派,四十八岁的少将,进军区甚至进京都有可能。”

唐龙叹道:“没意思,我都准备向后转了。我和洁如,如今可是冰清玉洁,走不走到一起。还两可呢。”

赵中荣暖昧地笑笑,“胆子再大一点,思想再解放一点嘛。没听过这活吗?见了将军的儿媳要藏,见了将军的女儿硬上。你小子年轻啊,年轻真是买不来的财富哇。”

唐龙嗅出这种话的邪气,不敢再纠缠。换个话题说:“赵处长,有没有什么新闻?”

赵中荣踩死了烟头道:“范英明、朱海鹏都升成师参谋长了。全区同年兵,他们算是放了卫星。一个呢,和将军的女儿睡了十年;一个呢,十年前……嗨,说这些就俗了。”

唐龙感到意外,说道:“这么说,这一回要动真的了?”看出赵中荣情绪不太高,又说:“赵处氏,像你这种身居要职的少壮派,早晚能放大卫星。你看上去比他们都年轻。”

赵中荣又掏出一支烟递给唐龙,自己也燃了,猛吞一口,对着一片云吐几个圈,“看上去不到三十又有什么用?档案里,朱海鹏比我大四个月,范英明比我小一年零仨月。升正团,我比范英明早仨月,比朱海鹏早半年。三等功我立了四个,连点名批评都没受过。朱海鹏两个月前还挨个记过处分。真是重大改革呀。”

唐龙说:“这是长跑,领跑的常常拿不到奖牌。你也不要多想。这次演习,不设导演部。够他们喝一壶的。”

赵中荣哪里不知言多必失,只是觉得唐龙属小辈,才憋不住吐吐怨气,一听唐龙说话有板有眼,颇有城府,不禁又低头看看唐龙,改了口:“我是为他们高兴,也为部队出现新气象高兴。听说方副司令还重病在身哩。他一个要退二线的儿,还舍了命干,咱还有啥说。小唐,该方副司令作动员了,想不想听听?”

唐尤摆摆手说:“我还是等传达吧。”

赵中荣打开车门,拉出唐龙道:“会议是我组织的,咱们去后台。”两个人走进后台,方英达的动员已经开始一会儿了。

方英达喝一口茶水,站了起来,“演习的意义我就不多讲了,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文件已经把科技强军、质量建军的迫切性、必要性讲得很深,很透。我从来不低估部下的能力。部队传统,我也不讲了。为什么?任何一个团政委,都会比我讲得清楚。我在这里想表扬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常少乐师长。表扬他,并不仅仅是因为c师在他的领导下,只用几年功夫靠自己的双手搞了两套现代化的装备,更重要的是他这个人脱胎换骨了。我还想讲讲我自己。再有两个月零十天,我就要退居二线了,通俗地说,就是要下台了。一个就要下台的人,为什么还要冒着风险力主搞这次演习呢?我想你们会明白。不久以前,在一次演习中,一个甲种师被一个配了高科技装备的团,搞得非常狼狈。这件事我也不想再提了。我等着这个师用实际战果,证明它仍是一支常胜之师。”停了好一会儿,他又说,“我想当众披露一个事实:范英明同志已经与我的三女儿方怡同志正式解除了婚姻关系。他不再是我的女婿了,但他依然是我的部下,是一个人才,我不能不支持他,不能不提名让他参加红军司令的竞选。希望大家都能支持他的工作。总之,我希望这次演习能成为我军区军史上的一块纪念碑!”

与会的几百名团以上军官有秩序地退出小礼堂,停车场开始热闹起来。

黄兴安一言不发,钻进自己的桑塔纳,马不停蹄回a师。

刘东旭一看。忙找到范英明说:“英明,你还是直接回师部吧,东西让团里派人送去。”

焦守志道:“政委,你总该给点时间让一团搞个欢送会吧。范团长高升,一团该表示表示。”

刘东旭说:“非常时期,这就免了吧。英明,明天上午开个常委会,你就算报到了。老师长的担忧有道理,是有点突然。”

范英明拉开车门,对司机说:“坐到后头。”熟练地发动了车子,扭头对刘东旭道:“党领导枪,有你这个党委书记支持,我这个参谋长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此时,赵中荣正在安慰鼓动高军谊。

赵中荣说:“老高,别泄气。从编制上说,参谋长是部门首长,副师长是师首长,应该算是高升了。”

高军谊说: “是啊,高升了,再升就升到干休所去了。从我到a师算起,二十五年有六任副师长,五个直接去了干休所,一个高升了,升到一个边远军分区当司令,前年得尿毒症死了。还是实际一点吧。年龄不小了,文凭是个函授大专,没法和你比呀。”

赵中荣说:“四十五岁,副师就干三年了。这种无导演部的演习,说出事就是大事……哎,你干吗急着回去,帮人抬轿啊?晚上到家里坐坐。”

高军谊苦笑道:“中将都帮他抬轿子,我敢不抬?我是要回趟家。你嫂子的厂搞优化,把她优化去看仓库了,库里的产品又卖不出去,工资每月又少三十。小兰也不争气,如今竟学着泡舞厅了。你嫂子又管不了她。如今这社会,嗨,难呢。”丢下赵中荣,急急走了。

c师返回的车队,又是另一番景象。几个车空着、两个车挤得满满当当。

当晚,常少乐设家宴欢迎朱海鹏,菜没齐几个人闲扯起来。

常少乐感叹道:“让你朱海鹏来当我的参谋长,想得深远啊!出乎我的预料。”

朱海鹏说:“很正常。”

常少乐道:“这样才真成一家人了。去年我就想把你要来当参谋长,可又怕你不肯屈就。洪政委上任三年,住院住了二十八个月。政治部副主任以副代正两年多,硬是扶不了正。想不到我竟能撑了下来。”

朱海鹏笑道:“是不是受到表扬。有些飘飘然了?”

常少乐捅了朱海鹏一下,“要是飘飘然了,能叫脱胎换骨?

在a师当参谋长时,听到这种评价,我会不知常二哥贵姓的。”

朱海鹏道: “向你请示一件事,用人之际,该恢复天舒的职务了。师党委应该马上写个报告。”

楚天舒道:“不着急。我虽下野了,一团的事交代给我,都能办。”

常少乐笑骂道: “看你能的。海鹏,你也别打这官腔。c师这小庙,也盛不下你。演习的事,我还是只当后勤部长。你有组阁权、人事调配权。总之,你按你的构想干。上面既然要求成立个机构,咱就成立个演习顾问委员会,我当主任。你就把手脚放开了干吧。”

朱海鹏间:“你好像还担心点什么?”

常少乐摇头叹气道:“老实说吧,我怕这回又弄成陪太子读书。范英明口试,司令员、政委义务当主考官,你口试规格就低多了;今大方副司令一不留神,又只说希望a师是常胜之师。 虽然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他们心里肯定是希望a师赢。c师输不起,我常少乐也输不起呀。你说能完全放心吗?”

朱海鹏道:“那咱们就破釜沉舟,让爹妈承认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组阎,我也就不客气了。 c师现在的硬件在全军数一数二,可软件太差。营、连干部懂养猪养鸡种菜的多,对高科技战争,可以说连一知半解都谈不上,这方面的素质,无法和a师相比。”

常少乐一拍朱海鹏的腿,“对呀!再学三年,我的营、连级干部还会有一大半跟不上。 可马上就要开仗,我能不犯愁?你有什么着,尽管在c师施展。几千人几年的心血,养不养得出一个果子,就看这一回了。”

朱海鹏道: “我准备建一个能配得上硬件的软件指挥中枢系统,对c师强行输血。楚团长当我的参谋长,其他团营主官实际作用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