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08章

作者:柳建伟

秦亚男得到特别通行证,用的时间比一首《多瑙河之波圆舞曲》还要短。那个悠长舒缓的前奏刚刚开了头,她就感觉到方英达的快三舞步沾染着鲜明的俄罗斯气息,踮脚有点夸张,身体有明显向上快冲的过程。作为职业新闻记者,她很快就找出了话题。

秦亚男说:“方副司令,你的华尔兹老师,肯定是五十年代那些高鼻子的苏联军官。”

方英达笑道:“老了,这种特点也不明显了。我的老师是纯粹的俄罗斯姑娘,当然也有乌克兰和哥萨克姑娘。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头一年,扫舞盲就把我扫到了。”

这又是一个可以引伸开去的话题。秦亚男道:“刘伯承元帅是你的校友,那个学院盛产儒将。方副司令这步棋,在北京反响很大。我争到这个任务,可费劲了。”

方英达道:“我只不过还有点吃螃蟹的勇气,大气候、小气候催逼,不做不行啊。对全局来讲,这种演习,不过是一个卒子过了河。”

秦亚男要直奔主题了,“夹这里不到一天,感受良多。这鸡尾酒会和战地舞会,可以说是耳目一新。别的嘛……”

方英达笑道:“我们最缺的就是批评家。”

秦亚男道:“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另外还有职业歧视。”

方英达道:“请明说。”

秦亚男道:“部队改革,小的讲,是全军将士每个人的责任和义务;大的讲,应该是全民族的大事,至少和国营大中型企业一样,应受到全方位关注。可眼下承认部队也应做深度改革的不多。听说你们这次演习,我们记者还是只能在二线三线看看热闹,好像我们一动笔,泄出的都是机密。”

方英达说:“有些道理。这毕竟是军事行动。”

秦亚男道:“我这次来,实际上是想写一写基层干部战士在你主持的超前性演习中的心灵历程。你以为这一点不重要吗?”

方英达道:“实活对你说,低调处理,不做宣传报道的规定是我定的。”

秦亚男道:“是怕出问题吧?”

方英达说:“我有点累,抱歉了。不过,你说服我改变了主意。我可以给你们记者签发特别通行证,可以自由出入演习区域。只有一个限制,任何文字,都要报协调处审查。”

秦亚男扶方英达坐下,关切地问:“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喊个医生来。”

方英达强忍着癌细胞活跃时的阵痛,摆摆手说:“构思你的当代军人心灵史吧。”

第三天早上,秦亚男和军区报社的王记者一起,乘坐赵中荣派的专车去红军防区。车进入山地,秦亚男才又一次想起十年前那个把全部第一都拿走的范营长。

秦亚男说:“听说这个范司令刚刚和方副司令的三女儿离了婚?你知道这事不?”

王记者是那种地上的事全部知晓,天上的事也敢乱说八九的人,话匣子自然就打开了:“前一段这可是军区的头五号新闻之一……”

专车进入一团防区,秦亚男已经谙熟了范英明的历史和现状的重要情况。她很想马上见见这个范英明了。因此秦亚男更改了在一团待三天,从基层摸索起的原定计划,决定直接去红军指挥所。

这一改变,让一团、电子对抗营、通信站的充满期待的安排布置,都变成了无用功。

唐龙在一团沉寂了几天,向焦守志请了假,骑着一个摩托早早地离开了团指挥所。他的计划是去找李铁喝酒。到了特务连驻地,才知李铁带领大部分人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又骑了一会儿,竟看见不远处邱诸如正在撤什么横幅。唐龙这才承认本意是想来看看邱洁如的。

邱洁如见唐龙走近了,把笑脸藏下,故意刺他道:“不是拜拜了吗?又来干什么?视察吧,可惜我们又不归一团管。”

唐龙恨得直咬牙,却笑着说:“想你了,看看你不行吗?只准你使性子,我就不能有点小脾气?”

邱洁如一抿嘴,“谁让你比我大呢!怎么样,到一团还过得惯吧?”

唐龙说:“婆婆没了,自由自在。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像是有什么要人要来。”

邱洁如说:“说是有两个记者要来,上边通知要表示热烈欢迎。忽然间,又说直接去师指挥所。又过一会儿,通知又来了。让我晚上带几个女战士去参加什么战地露天舞会。”

唐龙道:“真是糊涂!这些记者算不算我们师的随军记者?如果是的,也不该搞这些名堂。要是走马观花看一看就走,会发生什么事就难预料了。”

邱洁如问:“你是什么意思?”

唐龙说:“这和打仗没什么两样!算了,我操这些心干什么。晚上回来,让你们司机开慢一点,有几个急弯。”

邱洁如很感动,站在那里望了好一会儿。

范英明在备用指挥所得知师指挥所要为两个记者举行露天野战舞会的消息,马上往回赶。在山脚下,他就听到了悠扬的舞曲。来到一排简易房前,他强压一肚子火说:“曹参谋你去把刘政委找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刘东旭慌慌张张跑过来,“出什么事了?”

范英明道:“这是谁的主意?怎么能这样干呢!九十年代的战争,一个指挥所外边挂了那么多灯,同步卫星拍几张照片,至少能分析出这是一个重要的攻击目标。”

刘东旭多少放心,“这事我也同意。军里搞了舞会,赵处长又通知说方副司令对记者的采访很重视,要求全力配合。所以……”

范英明打断道,“军里?军里是裁判。这两个记者晚上走不走?”

刘东旭说:“可能不会走。军报的秦记者似乎是你的一个熟人,一直在打听你什么时候回来。”

范英明说:“我不认识什么秦记者。政委,现在只能做些防范工作。朱海鹏早准备好了,可一直没动,肯定有什么图谋。我们必须做到万无一失。这两个记者,在演习结束前,不能离开防区。”

刘东旭也受到厂感染,“你说他们可能无意泄密吧?你说该怎么办?”

范英明道:“先留他们在这住一天,我让警卫连给他们腾一间房,劝他们留下的工作由我来做。”

刘东旭说:“不行啊,他们是一男一女。”

范英明说:“那就再挤一间。你去设法拖住他们。我明天早上回来处理这件事。”

刘东旭又慌里慌张走了。

第二天早上,秦亚男和王记者吃过早饭,准备再去指挥所等范英明。

一个上士走过来行个持抢礼,“首长,你们不能随便走动。”

王记者掏出特别通行证说道:“我们是记者,是来采访的。这是干什么?”

上士说:“我们在执行命令,首长。”

王记者道:“我们要是硬闯呢?”

秦亚男拉住王记者笑着说:“我们要到指挥所发报,还要见你们范司令。上士,昨晚我们还在你们指挥所跳过舞,怎么睡了一觉你们就不认了呢?”

上士说:“首长,我们确实在执行命令。”

王记者火了,“谁的命令?”

上士说:“范司令的命令。”

正在争执,黄兴安堆着笑脸跑了过来,“昨晚两位睡得可好?条件简陋,委屈了。”

王记者掏出连夜赶写的稿子晃晃,“黄师长,我们点灯熬夜为你们吹喇叭,一觉醒来我们倒变成不受欢迎的人了。这叫什么事!”

黄师长连忙解释说:“误会,误会。是这样的,昨晚舞会结束,出了点小事,范参谋长就下了限制人员流动的命令。现在基本上快查清楚了,再委屈两位两个小时。”

秦亚男也把稿子掏出来道:“没关系。临来贵部之前,我和我们主编通了电话,商定开一个战地日记的栏目。我们急于找你们,是怕耽误了发稿时间。稿子由协调处审查后发回。这是写昨天见闻的一篇。”

黄师长按过两篇稿子,“我马上去处理这两篇稿子,等事情查清楚,亲自来接你们。”

王记者跑遍全区部队,还没受过这种冷遇,不咸不淡他说一句:“这笔,是可以画圆也可以画方。以往我们合作,都很愉快。”

黄师长再次赔笑道:“请相信我们决没有怠慢的意思。你们这些无冕之王有时候想请还请不到呢。”

秦亚男心里想:那就等等看吧。

黄兴安沉着脸回到指挥所,把两篇稿子交给简凡,“你看看这两篇稿子。老刘,小范也太不给人面子了!三个卫兵对付两个文人有个还是女的。”

刘东旭感到为难,说:“等小范回来再商量商量。他也有他的道理。”

黄兴安气鼓鼓地坐下,“演习就这么几无,以后日子还长,且不说秦记者的能力,就是王眼镜睁一只眼盯着咱们裤裆看,就有我们擦不完的屁股。”

简凡拿看稿子道:“多好的文章;看样子这个秦记者是准备连续报道。全部是写咱们师的精神风貌的。政委,你站得高,你再看看,看看有没有范参谋长担心的问题。”

刘东旭说:“我不看了,我再去给他通个话,让他尽快回来。”

黄兴安道:“我已经替他圆了谎,两小时后,我还要亲自去把两个记者请来。”

简凡看刘东旭去了机房,骂道:“得给他动点硬的,方副司令他也敢下放在眼里。你看这两篇稿子怎么办?”

黄兴安说:“你马上安排发给协调委。”

简凡说:“都不短,加密太耽搁时间了。”

黄兴安道:“不就是两篇新闻稿?常麻秆收到又能怎么样?”

范英明熬了一个通宵,看到备用指挥所正常运转了,这才想到去处理两个记者的问题。赶到警卫连驻地,看见三个流动哨正围着房子转。

范英明叫过来上士,压低声音说道:“你这是看犯人呢!”

上士道:“后面有窗户,所以……”

范英明自言自语说:“只能这么办了。”径直去敲一扇门。

秦亚男打开门,见是范英明,半带惊讶半带喜悦地直盯住范英明看,却忘了让开房门了。范英明下意识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开玩笑道:“是不是哪里不对,吓着了你?”

秦亚男芜尔一笑,“我是在想十年前见过的范营长和你有什么不同。”

范英明确实想不起来见过秦亚男,就说:“你就是那个三言两语能让一个中将改变主意的秦大记者吧,幸会幸会。”

秦亚男伸出手道:“我们已经幸会过了,不过那个时候你是大明星,我只是个还没走出追星族队伍的见习记者。”

王记者蹿过来打了范英明一拳,“你太不够意思了,竟敢关我们禁闭。”

范英明笑道:“我知道王大笔杆来了战区,怕有闪失,专门派一个班保护,你还不领情!”

王记者说:“算了吧。一场演习,至于搞得周吴郑王的!我们有特别通行证,不是什么间谍!”

范英明暖昧地一笑,伸出手道:“我是司令,责任重大,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假传圣旨。如果真是上级派来,我中午设宴给你们压惊。”

王记者掏出特别通行证,拍在范英明手里,“小秦,你的也给他。这小子原来把我们看成冒牌货了。”

范英明接过通行证,揣到自己兜里,“我知道这是真的,不过,这是我的防区,我得给你们换两张。”说着从口袋里又掏出两张通行证,“演习期间,你们可以带着它们,自由出入红军任何一个地方。”

王记者有些火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范英明道:“曹参谋,从现在起,你负责照顾两位记者的生活、工作。他们写的批评稿、表扬稿,你都要拿给我亲自过目。王大记者,秦小姐,这是一次特殊的演习,请你们接受这特殊的规矩。中午本司令设宴为你们洗尘。”说罢,独自一个人走了。

王记者跺脚骂道:“你狗ri的搞阴谋,存心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呀。”

秦亚男的目光一直追着范英明,喃喃道:“有意思,困在这里有什么不好?”

江月蓉、程东明破译密码没有丝毫进展。这天早上,朱海鹏按捺不住,又跑去催问。

朱海鹏迈进门,开门见山他说:“到底有没有希望,你们尽快给个回话。”

江月蓉一推桌上成堆的报文,“早给你报告过,这是在猜另一个人或者是好几个人的思想,有很大偶然性。”

朱海鹏道,“你们不是说中国人猜中国人的思想很容易吗?难道银行的密码系统……”

江月蓉腾地站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