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出重围》

第09章

作者:柳建伟

东边日头西边雨。

蓝军指挥所的情形完全是另一种样子。常少乐端一碗稀饭,手夹一只馒头一棵大葱,蹲在指挥所门前一块大青石上,吃得吸溜喀嚓的,边哼着豫剧《定军山》的一个唱段。这别样的唱,先把江月蓉和刚换班下来吃饭的几个女兵吸引过来了。她们看着一手多用一嘴多能的常少乐吃得这样熟练,都撑不住笑将起来。

常少乐把碗朝地上一放,说念白一样拖着长音道:“何人在此喧哗——”

江月蓉笑得只好把碗一扔,一手指看常少乐,张着口却说不出话来。

朱海鹏擦着嘴从作战室走出来,“你们还乐,你们还是少乐点,得了阑尾炎,可不得了。常师长,他们一团滑得像条泥鳅,扔下不到一个连,主力又溜走了。”

常少乐严肃起来,“这么说,他们真要放弃一线?黄兴安让咱们长驱直入?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朱海鹏道:“他们恐怕真的不愿丢这个人。二号地区,他们还有一个多团在死守。你在唱戏的时候,我给他们准备了一道菜,留一个团守住三号地区的几个高地,其他主力现在都在向二号地区挺进。空中嘛,那里他们连高炮部队都没有,轰炸机可以随便炸。能咬住他们右翼,他们就进退两难了。”

常少乐道:“可惜咱们那些尖端部队还都在闲着。”

朱海鹏道:“我正要和你商量一下,走不走这步奇着。”

两人回到作战室,朱海鹏拿起一份电文道:“这是军区王记者第一天写的那篇文章。这老兄的文章历来很八股,新闻五要素向来清清楚楚。”

常少乐说:“你是什么意思?”

朱海鹏指看沙盘道:“我对照他的文章,画出了他们当天的行动路线,终点就在玉泉峰附近,在那里,他们参加了秦记者文章里写的战地舞会。你想,谁有权开战地舞会?”

常少乐说:“你说他们的指挥所在玉泉峰?”

朱海鹏道:“还不能确定,我已经安排人专门证实这个判断。”

常少乐用于在沙盘上量量,“离咱们占领的三号地区不足三十公里。他们来个地毯式轰炸不就解决问题了?”

朱海鹏道:“咱们的轰炸机太少,已经投入到二号地区了。咱们不是有特种侦察部队吗?让他们去露一手。是敌人指挥所,那就会是意外收获。如果不是,派架轰炸机,空投点汽油,他们也能全身而退。”

常少乐一拍巴掌,“就这么办吧。”

朱海鹏又说:“前线离我们已有几十公里,有些事情需要机断处理。我看在那里组织一个‘前指’,让楚天舒去统一指挥。”

常少乐道:“你决定不就行了。”

朱海鹏说:“这个命令应该由你来下。让一个团长直接指挥另外两个团长,你下的命令更有力量。再说,咱们现在……”

常少乐摆摆手,“你不用说了。中国人的臭毛病,只能同艰苦,不能共欢乐。顺风船有时候更难开。你想得真细。”

朱海鹏笑道:“实话实说,这是月蓉提的醒。”

常少乐说:“已经负起贤内助的责了,看来你这个战役也该发起总攻了。一鼓作气拿下来,省得别的人还日夜惦记。”

朱海鹏叹道:“这可是没把握之仗啊!”

江月蓉走了进来疑惑地看着两个窃窃私语的男人。

范英明发现有几架战斗机在附近像在做空中表演,心里不觉一紧,对秦亚男道:“你和王记者还是搬上来吧,那几架飞机有点不对头。”

秦亚男笑道:“那是战斗机!难道你们这次演习连空对地导弹也动用了?”

范英明说:“我很相信我的直觉。朱海鹏肯定嗅到点什么了。你们还是搬上来吧。在这一号地区,我们根本无法对付轰炸机。”

秦亚男说:“不就是丢几颗只会冒股烟的空爆弹吗?我不怕。”

范英明说:“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转身进了指挥所。

范英明面对一排电脑站一会儿,突然问:“曹参谋、一团有没有消息?”

曹参谋说:“军部刚刚发来第二份战报,蓝军已占领我三号地区一线阵地,一团只有不到一个连损失。刚才焦参谋长报告说,他已带主力右后撤二十几里,现在白马岭一带隐蔽待机。他还建议趁蓝军疲惫,赶快下令撤出一线。”

范英明厉声喝道:“为什么不报告?”

曹参谋支吾着:“看你心情不好……这也是刚刚收到。”

范英明接过电报,瞪了曹参谋一眼,转身进了作战室,把电报交给黄兴安道:“情况发生了变化,只能彻底放弃一线阵地。”

黄兴安把电报朝桌子上一拍,“这个焦守志好大胆子!竟敢擅自放弃一线阵地。给他发个报,让他给我夺回来。”

范英明指着军部战报说:“蓝军两个半团外加一个坦克营一个摩步营从地面攻击,空中有一个轰炸机大队,当时他们又无法和上级联络,我以为他们这种处置是妥当的。很显然,蓝军当时的意图是合力全歼一团。”

黄兴安余怒未消,“他们如果能紧紧咬住敌人,我们就可以集中兵力和他们在三号地区进行决战。至于他们该负什么责任,演习之后再说。目前,他们必须马上把阵地夺回来。”

范英明忍无可忍,态度强硬他说:“我认为眼下我们不应该再考虑一城一地的得失。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我们已经完全丧失了战场主动权和制空权。你说的与敌决战,只是一种美好的梦想。如果我们把主力全部投入三号地区,蓝军只需以空中力量切断我们的后勤补给线,这场演习的胜负就决定了。”

黄兴安恼羞成怒,解开衣服扣子,叉腰盯着范英明说:“好哇。我们都是过了时的老古董,该入土了,这天下是你们的天下了。你不就是说我影响了你的布防决心吗?可密码被破译该不是我的责任吧,我就是不明白,这战争已经新潮到一个甲种师无法和一个乙种师交手的地步了。”

范英明不亢不卑地道:“该谁负责任,日后会清楚的。我……”

刘东旭把帽子一摔,“小范!不要说了。现在不是讨论该谁负责的问题。你作为主帅,已经怯战了,三军将士还有盼头吗?至于眼下的体制适不适应战争,现在也用不着讨论。我们应该想办法,尽快摆脱困境。”

范英明低头沉思一会。看着黄兴安道:“师长,我说话态度不好,请你原谅。”

黄兴安也说:“都是正常争论,也没什么。”

屋内安静了下来,时间静悄悄地走着、走着、走着,就把一个个战机带走了。

刘东旭见两个人都成了哑巴,担心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忙主动说:“小范,你说说你的想法,老黄,你也耐心地听一听。”

范英明用悲哀的目光看着刘东风,“必须撤到二线趁蓝军主力在三号地区扑空之机,迅速把两翼部队撤出来。眼下,我们左翼四号地区有炮团,可兵力有限;我们右翼有一个半团,可没有火力支援。我刚才看见有战斗机在这一带低空飞行。这决不是一次无意义的飞行。我的意见是:部队在大黑前迅速撤出一线,路上挨点炸都没关系,然后趁夜重新组织二线防御;同时。我们撤出这个指挥所,马上转移到备用指挥所。”

黄兴安以极大的耐心听着,“你说完了没有?”

范英明道:“说完了。”

黄兴安说:“那我说一说吧。两翼兵力配备不合理是实。这是密码出了问题导致的。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组织力量把一团丢失的阵地夺回来。三团已有一个半营在二线一带布防,赶到那里用不了三个小时。飞机问题,我看是多虑了。被几架飞机吓得转移指挥所,日后会让人笑掉大牙。”

范英明说:“这是战争,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如果这是必要的,面子并不重要。电子战、信息战,我们是彻底失败了。这种失败实际上已经暴露了我们所有重要设施的具体位置。我们还能在演习中支撑,只是因为蓝军还没有精确制导战略性武器装备。我提出趁夜撤出一线,也是基于蓝军没有夜视技术高超的部队这个前提。刘政委,说句泄气的却很真实的话,蓝军若是有几年前多国部队的战斗力,我们早就失去在这里争论的前提,早该承认战败了。”

黄兴安冷笑着,“范司令,你的假设太多了!演习的实情是,蓝军已经黔驴技穷。我们是主力甲种师,当然要讲究个面子。”

刘东旭道:“现在的指挥所非常隐蔽,这里距一线有三十多公里,就是迁移,也用不着这样匆忙。 目前是该下决心的时候了,a师的前途和命运,都在你们二位手中捏着,还是尽快想点办法吧!”

范英明道:“再签坚守一线的命令,我负不起这个责。”

黄兴安火了:“我是一师之长,这个责任由我来负。我还没把这顶乌纱看得比命还贵。”

范英明正要说出辞职的话,曹参谋进来报告:“二团急电,他们正面和右侧面发现蓝军主力,现在蓝军已开始对一线阵地实施地毯式轰炸,他们请求增援,特别是炮火增援。”

范英明几乎用哀求的口吻说:“黄师长,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还是下令撤吧,等蓝军对右翼形成包围,一切都来不及了。”

黄兴安不客气他说:“我说过由我负这个责。你的想法是不对的,又没有时间争论,你又不愿负责,这个决心就由我来下吧。曹参谋,你记一下:命令二团和独一、二、三营坚守阵地,等待援军,把敌主力拖在二号地区;命令三团二营三营,迅速向二号地区赶进;命令四号地区炮团两个营后撤,由三号公路向二号地区转移;命摩步团两个营,也由三号公路向二号地区赶进;命后勤运输队作好与敌在二号地区决战准备;严令一团趁敌主力攻我右惭,于天黑前夺回阵地伺机与左翼部队会合,切断敌退路。”

毫无疑问,仅从地面两军态势上看,这是一个计划周密的大构想,充分表现出了一个甲种师师长的气魄和素养。这个计划很快在演习指挥部有了评价。

赵中荣长出了一口气,“再不反应,就来不及了。看样子a师气势还在。”

陈皓若感到满意,点着头道:“这场大战的胜败,基本上决定了这次演习的骨骼,a师的形势会逐渐变好。”

方英达则表示了担忧: “这要看a师能不能构成决战的基本态势。如果蓝军先用空中优势,突袭a师后勤运输线,如果他们能在援军赶到以前,吃掉a师右翼……情况不容乐观呀!”

一参谋进来报告:“蓝军陆航大队已起飞准备空降至红军五号地区三号公路附近;摩步营已准备由二号地区五号公路迂回到二号地区与五号地区交界处;工兵营已赶赴二号三号结合部布置雷区。”

方英达用手捂着肝部,艰难地笑笑,“蓝军胃口不小,准备利用……”

赵中荣赶快过去扶住方英达,喊道:“快,止痛片。”

方英达摆摆手道:“不要紧,就一阵,挺过去就好了。你们要密切注意战场变化。”强撑着出了作战室。

蓝军确实下决心要在红军恢复制空权前,彻底解决红军右翼集团。从中午开始,蓝军空军对红军二号地区主要阵地实施地毯轰炸。按演习规则,这种地毯轰炸进行后,如不注入新的兵力,这一地区守军将作全部阵亡论。一号高地在受到三次地毯式轰炸后,简凡实在派不出兵力支援了。这次轰炸后,c师炮团的火力又在一号高地后面布了一道火力网。按演习规则,在这种情况下,作无法增援论。这样,一号高地上就阵亡了红军差不多一个营。朱海鹏为了把制空权的重要性特别强调出来,定下了以这种方法昼夜不停逐个占领各制高点的方案。这种方案可以使蓝军只用炸弹和炮弹,就可以全歼红军守军。

蓝军一个班到一号高地打扫战场时,看到的场面让他们感到震惊,甚至忘了这是一场演习。红军两三百具“尸体”以各种姿势躺在这面积顶多有两三个足球场大小的高地上。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这些红军官兵把各种各样的“死”扮得非常逼真。

蓝军上士看见自己的两个上等兵面露惧色,说:“别怕,这是演习,都是假的。”

一个小个子上等兵说:“我的妈,战争真他ma的吓人,这人说死就死呀,成片成片。”

上士喊道:“都起来吧,结束了。”

大个子上等兵道:“红军阵亡的将士们,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突出重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