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铛》

第九章

作者:柳建伟

三十五

“二哥,你简直疯了。你是拿几千条生命在开玩笑。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以为你这么做竹溪坝就太平了?荒唐,荒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竹溪坝又要血流成河了。你明白吗?”

周裕智从来没有像这些天活得潇洒痛快。心里头再也没有丝毫的惶惑不安。一切都是他说了算,他被这种难以置信的胜利、被乡民们不着边际的颂扬冲昏了头脑。他派了两个连的兵力把守了山口要地,打算在哀牢山竖起一竿旗子招兵买马。江西已经有人反了,他为什么反不得,他开始在梦中窥视更加显赫的地位。在和妻子温存的时候,常常能极富创造力地为妻子勾划出一幅幅气势宏大的蓝图。说话的时候表现出的将来天下非他莫属的气概,差一点儿让曹秋雁信以为真。女人甚至在想:当第一夫人似乎并不困难。

周裕智绝对想不到外交部这几天被他搞得焦头烂额。英、法两国大使提出了书面抗议,并威胁说:“有必要的时候,我们要把它看成是宣战后的第一声枪响。”政府官员在一间大会议室里召开了三天三夜紧急会议,在烟雾弥漫的空气里,他们决定这么答复英法两国政府:第一,国民政府热忱欢迎两国继续在中国国土上开办企业,这个方针没有改变;第二,那件事情是低层军官制造哗变的附带产物,已责成总参谋部严惩,要杀一做百,防止再度出现伤害友好感情的事件。

周裕智已经陷入自己的梦想中不能自拔,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三弟,”他笑笑,“不要以为你做了师长就可以教训我。我从来不认为你是一个充满感情的人,你本质上是一个寡情寡义的家伙。你给竹溪坝带来了什么?我至少给他们带来了安宁和光荣。父亲当然站在我一边,他现在是竹溪坝的乡长。”

周裕聪感到这场闹剧越演越滑稽,父亲竟坐在矿长的办公椅上,样子很威严。

周恩隆当了乡长后立即颁布了一项法令:没收洋人矿上的一切资产归竹溪坝所有;决定为冒顶死去的三百二十七个人修墓立碑。口气都是皇家气魄,只是没有“奉天之命皇帝诏曰”八个字。

裕聪拒不合作,周恩隆对这个儿子彻底失望了。

“裕聪,”周恩隆神色庄重地说,“你不再是我的儿子,我也不是你的父亲。”

裕聪百无聊赖地走过河南面那片草地,看到周围都是荒凉景象。所有的人都变得无法相认了。坝子上到处都是狂热的人群,对他的态度都冷若冰霜。院子内的菊花都凋零了,油漆大门已经斑驳。他看见杨雪娟正坐在太阳下放的一个竹椅子上修补鸟笼子,就站住了。

“四弟执迷不悟,我们家对不起你。”

女人望着那个鸟笼子出神,“都变了,跟影子一样。他活着和死了没什么两样。”

裕聪披上大衣,再没说话,领着他的骑兵排走了。

杨雪娟望着那个背影,心里道:“小哥哥,你怎么也变成这个样子?这都是为什么!”

三十六

十一月,周裕聪没接到任何调动他的命令,带着他的五千人马北上了。他越来越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只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再这么活下去了,只要他还能活上半年,一定要改变它。快到个旧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这次回来是想劝二哥悬崖勒马,再也不要当兵了。

个旧的街上到处都是兵,据他估计,至少有两个师。

“又调来一个师,真像是对付共产党那样兴师动众。”

“打仗这玩艺儿,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别看只有一个团,不好对付。”

听了两个低级军官的对话,他知道担心的事命里注定发生了。他带领一个骑兵连,沿着小铁路追了过去。

战斗像游戏一样结束了,双方几乎部没有损伤。守山口的两个连一听到消息就调转了枪口,大队人马开进山口的时候,裕智的副官已经把他捆得结结实实。气得裕智破口大骂:“你这个婊子养的!我周裕智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个毒蛇一样的小人。”副官并没有生气,以极大的耐心和宽容接受了这顿臭骂。尽管他对裕智知道他母亲做过娼妓大为吃惊,但这毕竟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听完后,他朗然一笑,轻描淡写地道:

“我早就想当团长,这样就能如愿了。”

周裕智被抓之后,副官的一个亲兵隔着窗子朝周恩隆打了一枪,这颗子弹准确地打断了他的坐骨神经。

平叛的部队看见叛军已经投诚,裕智叫两个士兵押着走过路基,他们便想冲进坝子,在手无寸铁的乡民中发发威风。他们被一队骑兵阻拦在阿墨河边。

李大眼横马立在桥头,双枪乱舞,对着红土地上的一群散兵高声断喝:

“我们师座有令,过桥者格杀勿论,师座马上就到。”

周裕聪下马后神情肃然地走到二哥面前。平叛总司令,保安第二师的马师长眼珠子咕噜一转,背着手走了过来。

“周师长,令兄是交给你,还是由我来办。”

周裕聪毫无表情,看着河北岸平静而安详的坝子,冷冷地说:“他罪有应得。”

周裕智吐他一脸唾沫,咬牙切齿地骂道:“周裕聪,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周裕聪迷惘地看了二哥一眼。他很清楚二哥就要被杀头了。战乱摧毁了一切,生活无法再从头开始。这些年竹溪坝像一条血河在流淌。他隐约觉得这条河再也无法干枯,一定要把坝子的血流尽似的。

马师长感到后背发凉,他为自己仕途上有这样一个冷酷的对手而悲哀。他决定当着裕聪的面除掉周裕智。周裕聪一有动作,就可以参他一本。

“周师长真是巨眼英雄,大义灭亲,正气凛然,这次平叛,首功当推仁兄。”

周裕聪苦笑一下,“效忠党国,亲娘老子也不能认。我要去看家父了,少陪。”

“上锋有令,要就地正法。”

“你看着办吧。”

三十七

周裕聪赶到家里,父亲刚被几个儿媳妇七手八脚救醒。

他一进屋,曹秋雁就红着眼圈问:“他们会枪毙裕智吧?他死了,我可怎么活。”

他目光很散,“二嫂,我救不了他。咱们周家,总不能一下子全完了。要死,也要一个一个轮。”

“三哥,你千万不能这么说。”杨雪娟急得什么似的。

程秀英已经看不得任何女人对自己的丈夫表现出关切,她把小仁武放到地上,“在劫难逃,都死了才干净些。”

老人像秋天里的蚊子,无力地哼了一声,他睁开眼,看见裕聪坐在床边。

“聪儿,你是对的。还没到时候,回家吧,种田度日。这个家不能没有男人。”

不用谁劝他,他已经决定回来了。老天爷像是和他开个玩笑,推着他从血雨腥风里转了一圈,在他额头上恩赐了三道深深的皱折,又要把他推转回来。

马师长的副官进了院子,他来请裕聪参加审判。

周裕智到死都没有理解弟弟的冷酷。他相信三弟要在哀牢山地区臭名昭著了。他是为竹溪坝复仇,为了家族和个人的光荣,勇敢地和死神亲嘴的。在这一点上,懦弱的三弟根本无法和他争辉。想到这些,他脸上就荡漾着几丝笑意。他脑子里甚至还有一段空闲,让他详细地又把妻子的种种风情雅致一一品味一遍。在最后可数的几个瞬间里,执行的命令已经宣布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原来是嫉妒弟弟的。他很想把这许许多多的怪念头讲出去,刚要张嘴,他就看见了射向他的那道青蓝色闪光,接着一缕遗憾的烧了他的心:妻子为什么不会生养?他后悔自己没能像弟弟那样到处潇洒地播种爱情,并获得了丰饶的收成。他什么也没喊出来就扑倒了。

裕聪一直沉默地坐着,这时他面向马师长问了一句:“听说你没放一枪?”

马师长对裕聪有点佩服了,就像一只慓悍的豹子会敬佩另一只更慓悍的一样,很快就把殷勤献上,他叫卫队把刘副官带了过来。

“你抓了周裕智有功,可你有罪在先,再说像你这种反复无常的婊子养的,留着也是个祸害,带下去,就地正法。”

周裕聪捡起桌子上的白手套,看一看半空中悬着的灰色的太阳。

“马师长,人非草木,谁能无情。我请求你恩准我埋毙家兄。”

“周师长,这就见外了。如果不是死命令,我马某人绝不会办这种绝情绝义的事。周师长,后会有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铃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