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铛》

第十一章

作者:柳建伟

四十二

杨雪娟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秋天竟会这么漫长。缕缕阳光把她求生的希望一丝一丝地撕碎了。难道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片土地都是春天播种秋天收获么?这种收获对她来说太可怕了。三个来月,她没有出过大门。“无论如何也要等到他回来,他会有办法。”

坝上的人们都为生计忙碌着。裕智死后,再也没有胆大包天的洋人来这里开矿。矿石又成了没有丝毫用途的黑石头。草地里的血腥早被几场大雨冲洗得干干净净。人们多少有点怀念大胡子罗尔了,因为有了他,农闲的时候才能多收入几块银元,可以让妻子和女儿穿上花衣裳。“洋人用这些石头炼金子。”有一天有人这么冒一句。大家一下子想起铁匠陈家里有火炉,都兴奋不已。独眼老人听了这个建议后热泪盈眶,连声说:“我怎么没有想到,这至少比打铁有赚头,烧火的木柴我们这里有的是,关键这和打铁不一样,需要大火把石头烧化了。金子最金贵,重得很,到时候,下面就是半锅黄金。”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振奋的设想,两天时间,砍的干柴挤破了那个小院,街道的青石板上都码起了一人高。第一天,把一口铁锅燃化了,众人并不灰心,想到挖个地窖,把干柴全部烧成了灰,那些石头却没有化掉,惟一的变化是变黑了,外面像是涂了一层猪油。一个半月的喧闹,把人们弄得焦头烂额。

狂热的人群带着满脸失望离开那个破烂小院的那一天清晨,程秀英爱怜地打量着杨雪娟的身子,最后惊恐万状地说:

“妹子,你有病。”

杨雪娟慌里慌张地摇头。

“你是有病,要不治会死的。你身上长了一个瘤子。”

杨雪娟执意不肯吃葯。程秀英去告诉周恩隆。老人的眼光顿时发蓝了。

“爹,裕慧家的有病,我给她配了葯,她不吃。她来咱家吃了不少苦,这回她有个三长两短也对不起她死去的爹,你劝劝她。”

晚上,老人把杨雪娟叫来了。三人都没说话。周恩隆斜眼看看昏暗处的杨雪娟,把玉石烟枪从床头的小桌上拿起来。程秀英捻起一根细细的钢针,放在烟灯上烧一会儿,插入瓷盘子上糖稀一样的云土里。屋内开始弥漫一种奇怪的香。杨雪娟看着程秀英不动声色地做出一个圆锥状油亮油亮的烟泡塞进烟枪。老汉贪婪地就着灯,吸了一大口。屋内的香气更浓了。程秀英端出一碗冒着热气的中葯汤。周恩隆咳了一口痰,说话了。

“裕慧死得早,你爹也走了,我们两家一百年前就算是一家,我是把你当亲闺女看。有病要治,你三嫂也是为你好。程天师精通医理,我知道。听话,趁热喝了吧。”

杨雪娟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散发着苦艾味的葯汤露出了狰狞的面孔。她知道报应要来了。程秀英捻着钢针微笑着看她。老人的目光闪烁着绿。一种荒谬的恐惧压倒了她。她的神志开始混乱,两条腿一软,给老人跪下了。

“爹,我没有病,你们饶了我吧。”

老人看着她,叹了一口气,“不要作贱自己,有病要治,你起来吧。”

她真诚的眼泪并没有感动程秀英。第二天晚上,程秀英用燃着鳞火的眼睛盯着她。

“谁想快活,除非踩着我的尸骨过去。”

这个女人的铁石心肠叫她胆颤心惊。后悔也来不及了,大嫂早不和她说话。曹秋雁把办法部想尽了,最后对她说:“国外有一种葯,很管用。只是你太不小心,发现晚了。哎,我也是,即便早,往哪里去买?不如你和老三双双飞走吧。”

四十三

秋天的收成很差,竹溪坝的人都觉得大祸又要降临了。不久就传出一个消息:收成不好,是坝子里要生出一个妖怪。坝子里人心惶惶。

八个多月了,裕聪还没回来,杨雪娟彻底绝望了。

一个傍晚,她隐藏在暮霭之中悄悄离开坝子。她沿着阿墨河向西,一直走到深潭边。站在大青石上面,她的心情忽然好起来。她很感谢三嫂给她的一切折磨都做得密不透风。正像她默默地来到这个坝子一样,她决定以同样的方式离开。这时候,她真诚地感谢坝子带给她的一切欢乐和磨难。她望着昏灰的天空,很想再听一声画眉鸟的鸣叫。她喊了一声“小哥哥”,任何清规戒律都约束不了她了。那个世界自有那个世界的法则。最后一次浮出水面,她心里想:“三嫂爱三哥才这么做。”她记起自己也曾希望过裕慧和程秀英早点死,就原谅了一切。

三天后,她还在水潭里打旋儿,衣服被激流剥光了。她和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捞上来后,人们吃惊一个大门不出的寡妇肚子竟大了。

小仁武也突然病了,高烧不止。程秀英找到公公,冷冷地说:“这个家要断子绝孙了,老四家的怀了一个妖怪,仁武眼看叫缠死了,裕聪不回来就没办法。”

坝子里的老人也发现了这两件事的关系,都拥进周家大院。那时,杨雪娟躺在床上,身上罩了一张白棉布床单。几个老太太掀开单子,看见一个泡得惨白的大肚子。

“老哥,是真的,还在动哩。你救救小仁武救救坝子吧。”

周恩隆坐在圈椅里,黯然叹息:“家道衰败,非人力可以挽回。”

独眼铁匠挤进来,“大哥,仁武得的是邪病,当年我家小苦瓜也得过,请了和尚念经才治好的。”

周恩隆眼睛一亮,看着程秀英说:“你想点法子。”

程秀英说:“试试。”

当下在院子里摆了神案,程秀英披头散发作法,半舞半歌跳唱一个时辰,气喘嘘嘘地从神案上拿起一张火纸,装模作样看起来。

周恩隆忙问:“应了吗?”

程秀英烧掉火纸,“神的意思,要这个家的青壮男人杀死这个妖精,别的没法治。”

曹秋雁哭着扑过来,“狗屁神灵,你这个巫婆,人死了你也不能放过。我看见你叫仁武吃了葯才病的。”

“大胆!”周恩隆喝道,“家里的大事,妇道人家不要管。我还没死哩!去叫裕聪回来,快!”

四十四

离家半年多了,他又无可奈何地卷入军界,他的下属并入马师长队伍后,把这个师分成两大阵营,尿不到一个壶里去。马师长为这事处心积虑。想消化掉那几千人,又无甚良策,只好请裕聪出山。

马师长一见他就笑呵呵地说:“这是上峰的意见,意在精诚团结,一致抗日。”

训完队伍,马师长可以高枕无忧了,裕聪正式收到了免职命令。

后来,军部又翻出他上次无故参加平叛的事,左调查右调查,就是不让他走。马师长出面作证后,这事才不了了之。当天,他就急匆匆往竹溪坝赶。

他走进院子,人们的脸上露出惊喜。他掀开床单,看见那张没有血色,已经变得发青的脸上僵着一丝满意的笑。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永远关闭了。他抬起头,看见挂在耳房房檐下的破旧的鸟笼子在清冷的天空里瑟瑟发抖。

“几时下葬?”

程秀英掐着指头念叨一阵,对周恩隆说:“爹,现在就是好时辰。”

竹溪坝的人都出动了,盛况只有林素娥的葬礼才能相比。周恩隆坐在椅子里,几个青壮汉子面无表情地抬着。长长的队伍渐渐把尾巴漫过水泥桥。

裕聪看见人们把杨雪娟赤条条地扔在红土地上,再忍不住。

“爹,她再有过错,也该有口棺材,是我们家对不起她。”

几个老人拉住他的手,痛苦流涕地把一切都讲述了。他看着那一张张开合不休苍老得再也没有一颗牙齿的嘴,浑身开始颤抖。

“我不能干,你们饶了她吧。”

人们清楚地看见那肚子又动了一下,几个老人两腿一弯跪下了,接着忽忽拉拉又跪下一大片。

“大侄子,你救救竹溪坝,救救吧?”

“你命大,小时候就捞起过金铃铛。”

“你打了这么多年仗,一个指头都没掉。”

“你才能降住它呀。”

在一片恳求声中,他大笑不止。

周恩隆焦急威严地喝道:

“聪儿!你以为你做了师长就可以目无尊长吗?难道要我也给你下跪?杀一个孽种,救你的儿子,你都不干?你要把我气死?小二,把刀递给他。”

他懵里懵懂接过孔昭通留下的劈山大刀。他看见他自己杀了无数个人。他杀了林素娥杀了丹图杀了疤拉脸杀了罗尔杀了杰西,也杀死了娟娟……

那一道寒光彻底割断了他与人世的一切联系。

竹溪坝的人很吃惊,那个身首异处的妖怪没有长成青面镣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婴。

四十五

当天夜里,周裕聪把六颗黄澄澄的子弹擦了又擦。他站在那个红土堆前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

枪响的瞬间,他只产生了这样一个怪念头:为什么我没有勇气当众承认娟娟肚里怀着我的孩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铃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