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铛》

第五章

作者:柳建伟

十八

裕聪站在山坡上,目光越过眼前的一片青冈树林。雾气丝丝地抽进天空,那个大寨子就在那个山坳里,晨光熹微之中呈出一片淡淡的青蓝。溪水安静地流淌,无数只小鸟在自由地鸣叫,水牛懒怏快地散步。他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里还要好的去处了。盘古开了天地,给人类创造的就是这样的生存环境。后来,在渊源千古日子的流逝之后,在人类拳头大小脑袋里的沟沟壑壑之中,智慧像孙猴子一样从干裂的岩缝里生长出来,接着就是没完没了的超凡而又神奇的发明,就有了战争,就有了流血的看不见血的心灵的死亡,当然还有爱情带来的各种瘟疫。人类发疯了,把智慧膨胀到毁灭自身的边缘。周裕聪首先想到了陶渊明的《桃花源》。古人已经知道逃离智慧了。

二十天来,他就希望能找到一片这样安温和闲散的天地。大部分的焦躁、迷惘、无所适从都丢到路上了,唯有孤独像影子一样追随着他。人与人之间就像高筑墙的一个四合院,相互间只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无法沟通。拆了围墙,无疑于扒开自己的胸膛。人都怕流血。父亲想的什么,他不能理解。他想寻找一个用眼睛说话的姑娘,父亲也不能理解。他和娟娟之间只有一步,乱伦的栏栅轻轻地一放,就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天河。

这里真好。一幢幢阁楼全是由树木垒成,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姑娘们十四岁生日那天,两颊泛着桃红,用三道红布把乌亮的头发扎在脑后,随着新婚之夜的决堤,红布才突然变成白色。好多天,裕聪都在沉醉,忽视了小伙子肩上也挂着能杀人的弓箭。这个寨子的人都讲僾尼话,裕聪可以讲日常用语。

刚进寨子的时候,年轻人都用警惕的目光远远追随着他,他感到后脑勺发凉,急得手舞足蹈地解释,也没能使后脑勺暖和起来。后来,一个门牙缺了三颗,双手抱着一个小水桶似的竹制水烟筒的老者挤进了人群,像打量牛犊一样看着他,又伸出一只青筋暴跳的手摸摸他背上的红绸子包袱皮,昏花的老眼亮了一下:“是汉人兄弟?很久以前,他们来过一次,一个人坐着小车,手里拿着一把鸟毛扇子,抓过我们的首领。你们的牛和马都是木头做的。”裕聪点点头,他知道老人讲的是诸葛丞相七擒孟获的故事。

为了向寨子的人证实他身上确实流淌着汉族人的血,他用了半个月时间,把全寨子耕地的犁都作了改装,这样,只用一头水牛就可以轻松地拉上飞跑。寨子里的小伙子有更多的时间练射箭,他们帮助裕聪在一个清澈的水塘边搭起一个小木屋。

他知道寨子里最漂亮的姑娘叫丹图。一年一度的射箭比赛决定姑娘们的终身幸福,谁的箭法最好,最漂亮的姑娘就属于谁。

单希去年射箭得了第一,丹图却没有嫁给他,对他说:“你再拿两次第一,我就嫁给你。”

裕聪觉得这是一件趣事。他发现寨里小伙子的弓都用青冈木做,这种木头质底不硬,一受潮就会变形。他被一股莫明其妙的心血来潮左右,用坚硬无比、弹性极好的楠木做了一张弓。这项工作花去他十五天时间。他在弓上雕了两条龙。

十九

丹图姑娘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外乡人。他几乎天天要游水。衣服上散发着一种奇怪的香气,天天早上蹲在水塘边用一根毛绒绒的东西清洗牙齿,她惊讶地瞪起水汪汪的一双大眼,裕聪告诉她:“这样,牙齿就不会像孟契老爹那样被虫子吃掉。”丹图好奇地亲亲他的嘴,闻到一股甜甜的香气。裕聪被姑娘身上那股水灵灵的鲜花气息感动了,撕下一块红绸子对丹图说:“用这个换掉你头上的布条,天仙也比不上你。”

寨子里的小伙子都没注意到丹图身上的变化。丹图有一天对裕聪说:“你会射箭就好了。”

射箭比赛在秋天举行,裕聪离家已有半年多了。结果,单希又夺得第一。丹图突然问单希:“你能一箭射下两只小鸟吗?”众人以为这姑娘着了魔,才讲出这种不可思议的话。“汉人大哥就有这本领。”比赛失败的一干人正为只剩下一次机会懊丧,这下都吵着要见识见识。

裕聪一箭射下两只鸟。单希不以为然地说:“这是碰巧,有一回我也一箭射死两只野鸡。”裕聪一时好胜,又举起了弓。尽管寨子里的人对裕聪接连创造奇迹习以为常,看到半空中一箭穿着两只鸟慢慢坠落,仍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巴,其实,这种一箭双鸟的技术只运用了算术,估准了第二只鸟和第一只鸟的距离就行了。孟契老爹拿过裕聪的弓,看看两条龙,对大家说:“他造的是神弓。”单希一下子绝望了。

在一个菊花香气满野飘荡的晚上。周裕聪抵挡不住丹图姑娘纯粹得叫人心酸心疼的热情,在神秘的王国里又一次迷荡了。在浪漫的游戈当中,他弄不清楚在这一片肥沃的土地里为什么总是发生种豆得瓜的错乱。他刚要为自己的行为后悔,一切都晚了。

丹图骄傲地解下了头发上的三道红绸子。

共同的命运很快把一群年轻人聚集在单希的周围。事情发生得太快,喜庆的酒还没有酿,红绸子就飘然落地。“单希,他是汉人,你不能放过他。”单希没有理睬,黯然地说:“他射箭比我好”。“丹图说三次第一才能娶她,汉人只赢了一次。”“杀了他。”“他有神弓。”“孟契老爹瞎说,那是魔法,身上抹点鸡血,弓就不灵了。”单希认定周裕聪坏了寨子里的规矩,恐怕吹落三道红绸子也使了魔。他同意把寨子里的魔鬼干掉。

当夜,十几个人杀了十几只鸡,把身上抹满血腥包围了小木屋。他们扛着裕聪翻越十三道山岭,涉过二十一条小溪,在黎明的时候,把裕聪吊在一棵银杏树上。

他睁开眼睛看见东方天际尽头的一片鱼肚白,心里十分感激自己的生命能这样快地结束。那次赌博就把什么都预示了。“单希,射死吧!”单希看见周裕聪那双深陷的眼睛里射出两道神秘的阴郁,“晒死他,叫狼吃掉更好”。

五天后,单希再也不愿听到丹图牝猫叫春一样的哀鸣,他感到心里有几条小蛇在游动,一个人来到银杏树下。树上,只剩下两条白布在半空中飘荡。

二十

周恩隆得到裕聪的口信,已经过了四年,裕聪出走的第二年春天,有人传说裕聪在南面红河边上叫哈尼人吊死了。人们忽然想起了程秀英唱的巫歌。程秀英把她男人诅咒死了,竹溪坝的人都这么认为。在那四个多月里,程秀英成了坝子里最让人瞧不起的女人。她真诚悲伤的哭泣,连心最软的老太婆也感动不了,都说她是装的。裕慧听到这个消息,忽然记起了从童年到青年和三哥之间的情爱,为裕聪的死做了祈祷。四个月之后,又有消息传来:裕聪做强盗了。老人们开始摇头晃脑,模棱两可地评说着:“这个裕聪,多仁义的孩子,怎么会……”渐渐地,裕聪的生死对竹溪坝的人,已经无关紧要。人们把精力用于对付干旱,对付锡矿减工资,防备小苦瓜老婆铃铛一样的笑声,照料孩子,哪有时间考虑别人是否幸福。

周恩隆对裕聪的死活根本不闻不问,好像不曾有过这个儿子似的。

二儿子裕智回来了。他因为战功卓著,已被晋升为少校团副。他留着小黑胡子,黑皮马靴亮得可以照见人影。两个卫兵朝门两边一站,他推开了门。曹秋雁愣半天,才认出眼前这位风度翩翩、气质高贵的军官是自己的丈夫。第二天早上,曹秋雁穿着丈夫带给她的丝织透明睡衣,惊喜道:“三年多不见,你简直无可挑剔,现在我真是喜欢死你了。”裕智斜靠在床上,慢慢摸着新刮的脸,“他妈的,怎么也恨不起来你。不过我这个人喜欢以牙还牙。”

吃过早饭,周恩隆问裕智:“将来这局势,你看能成事吗?”

周裕智用手拍拍手枪套,“爹,用这个摘个省长乌纱帽戴戴没问题。”

省长在过上是三品官,周恩隆觉得老二这两年是出息了。

这天晚上,周裕智站在河边看着南边辉煌的灯光目光复杂。他在家里住了十天就走了。

半个月后,费南多·吉尔在个旧遭人暗算,一颗子弹从他后背打了进去。死的时候,他已经是英国皇家陆军的中尉。

又过了两个月,周恩隆听说裕聪做了“红河哀牢山保家军”的总司令,再也顾不得做父亲的尊严,向裕聪递去了和解的秋波。雇的信使为了六块大洋,在路上受尽了折磨,把皱皱巴巴的信递给裕聪,六块大洋只剩下一个铜板。

信的大意是说:知道你迷途知返,为父十分高兴,如果军务忙的话,可以考虑把秀英送来。信上说的“老二媳妇不争气,裕慧执迷不悟”等句子含糊不清,裕聪很费解。

他不愿写信,拿了二十块大洋交给信使:“告诉我爹,我准备秋天回去住一段。”

二十一

一个土匪砍断了白布,把明晃晃的刀架在他肩上,第一句话就问:“你会不会写字?”

那时他还沉浸在对死亡的彻骨感受里,糊里糊涂点点头。

“算你妈的命大”。一个疤拉脸说。

他开始做这些土匪的军师,做一天可以活一天。军师也就是绑票之后写个黑帖,分赃时打个算盘的角色。经他的手,向四个富户下了八封黑帖,最后,两家送来了银元,撕了两个肉票。他曾想逃跑,又想过自杀,结果都没干,总梦见自己杀了人。稀里糊涂过了一年多。

有一天夜里,他们袭击了一个傣家寨子。分完了赃物,他又在想逃跑的事,墙的那一面是一间草屋,窸窸窣窣的响动一直没停,几个人鬼鬼祟祟进进出出。过了一会儿,李大眼提着裤子,跑过来喊他:“周大哥,该轮到你了,这回你可别推了,好得很。”他站起来,闭上眼睛,一拳把李大眼打翻在地。里面传来一个抱打不平的声音:“装什么蒜,你也干净不到哪去,大王正一个人消受呢。”

当他把疤拉脸淌着血的尸体拖到地上,看清那姑娘顶多有十三岁。小姑娘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不敢出声。他杀了人。推门的时候他并没想到要杀人。用脚踢踢疤拉脸,哼都不哼了。再看那姑娘,才发现姑娘光着身子,小猫一样蜷在床的一角。把姑娘的衣服扔过去,他有点清醒了。怎么办?如今他是自由了,可以平安从容地走掉。可这姑娘还是个孩子。还有好多好多女孩子。杀掉一个人,原来也这么简单。小姑娘呢?过了这一夜,她的一辈子就完了。现在我会杀人了。我走掉了姑娘怎么办?我能往哪里走?正在犹豫,一干人拥了进来。他把疤拉脸的手枪拿在手里,警惕地看着众人。“从今晚起,我是头儿,不服气的出来比试比试。”

他用两年时间,吞并了大小四十二股土匪。成立“红河哀牢山保家军”的当天,他制定了详细的法令。他当着六个大队长的面宣布:“再出现绑票、姦女人者,杀!我们要好好地干出个样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铃铛》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